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三百一十四章 悲劇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好多事情本來都是邁克做的,但是在和楊逸一番長談之后,這些事情就變成楊逸的了。

    用邁克的話說就是放手去做,不要怕犯錯,楊逸想成長為一個真正的領袖,就得勇于承擔起責任來獨挑大梁,就算真犯了些錯誤那也是成長路上的必經階段。

    于是,所有的事情就全都成了楊逸的。

    首先是找房子,楊逸和凱特挑選了很久,最后在海德公園南面不遠的地方租下了一棟可以稱之為聯排別墅的房子,三層小樓,二百多平米有六個臥房,這地方是準備讓楊逸那幾個還在墨西哥的小弟們住的。

    然后又在海德公園北邊的的帕丁頓地鐵站附近租下了個小型的公寓,這個小公寓就是純粹的安全屋了,里面會放置一些武器,一些藥品和現金,一旦有事的話就可以在安全屋里躲避。

    在諾丁山,楊逸租了一個獨棟的別墅,這個別墅才是水組織成員現在的住所。

    現在水組織太窮,只能大家住一起了,等以后賺了錢,大伙兒手上都有了錢之后,才能一個個的搬出去,不必擠在一起過集體生活了。

    倫敦的房價高昂,租金當然也是極其高昂,而且楊逸租的還是繁華地段的大房子,這三處房子光是每年的租金加起來就得32萬英鎊。

    在簽了三個長期租賃合同,然后把錢付給房東的時候,楊逸的心里真是一抽一抽的疼。

    租房子的事情搞定,接下來就該全體從酒店里搬到租下的房子去住了。

    搬到水組織在倫敦第一個落腳點的時候,大伙兒誰也沒有表示什么意見,畢竟只是暫時的,擠一起就擠在一起吧,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搬到了新家,處理好了落腳點的事情,接下來自然是進行下一項亟待解決的事情。

    什么事情是最急于解決的?購買裝備?把墨西哥的小弟接回來?還是想方設法的接任務?

    對楊逸來說,現在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和凱特較量一番。

    初次見面就被凱特痛打一番,這是楊逸心里永遠的痛,在監獄里苦練三年,楊逸為了什么,從凱特身上找回面子是個極為重要的因素。

    楊逸不是個小心眼的男人,但問題是對于男人來說有些事情真是大方不起來。

    當然,以楊逸和凱特現在的交情來說,他是不可能噼里啪啦的把凱特痛打一頓的,但楊逸必須讓凱特知道現在她已經不是自己的對手。

    凱特和蕭苒作為女人享受了優待,她們兩個都有自己的房間。

    楊逸去敲響了凱特的房門。

    “進來,怎么了?”

    凱特正在收拾自己的新房間,她的房間很小,在里面施展不開拳腳,對楊逸這個擅長在狹小空間內動手的人來說這無所謂,畢竟他是在監獄里練出來的嘛,但楊逸覺得有必要給凱特一個更好的場地。

    “你換上便于運動的衣服,我在后面的小花園里等你,不要告訴別人。”

    楊逸沒有進屋,他對凱特說了一聲后,就自行先去了房子后面的小花園。

    這別墅帶一個很小的院子,院子里是草坪,四個角落種了些花草,雖然院子不大,但用來動手肯定是夠了。

    楊逸先到了小花園里,他活動了一下肩膀。

    楊逸信心滿滿,現在的他,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他了,雪恥就在今日。

    沒過多久,凱特穿著一身運動裝來到了小花園里。

    凱特一臉的自信,她扭了扭脖子,一臉興奮的道:“你想和我動手?”

    楊逸重重的點了點頭。

    凱特笑了。

    “很好,三年了我都沒機會和人交手,今天就讓我看看你學的怎么樣。”

    楊逸往后站了站,單手朝凱特招了招手,道:“來。”

    凱特雙拳一舉,然后呼一拳就朝楊逸打了過去。

    還快!

    楊逸吃了一驚,凱特怎么這么快。

    不再是優哉游哉的戲耍凱特了,楊逸拼盡了全力,就像在應對一個真正的殺手,他全力后撤并且扭頭才避過了凱特的第一拳。

    而凱特的第二拳已經來了。

    楊逸伸手撥開了凱特的拳頭。

    真正的交手,楊逸發現凱特的力量很大,大的不像一個女人的拳力,當然他也沒和其他女人動過手,但是凱特的力量絕對超過了他在監獄里交過手的大部分男人。

    不過比起張勇這類高手,凱特的力量還是小了,所以在力量上楊逸是有優勢的,但不是絕對優勢。

    可凱特的動作太快了,快的楊逸都難以置信。

    兩拳一出,凱特一記膝撞就朝著楊逸的小腹而來,楊逸雙手下壓格擋,如果只用一只手的話,力量不足于格擋凱特腿上的力量。

    然后凱特又一拳打過來了。

    楊逸擋不了也躲不開了。

    砰的一聲,楊逸臉上挨了一拳,這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以及鼻子上。

    凱特突然收手往后一退,她已經收了些力量,但是看著楊逸的鼻血開始慢慢的從鼻孔里出來的時候,她顯得很愧疚而且很心疼。

    “你沒事吧,對不起……”

    楊逸傻傻的站在原地,仍由鼻血流下,直到滴落在了衣服上。

    “你身上有傷,我……,對不起……”

    凱特顯得非常愧疚。

    楊逸身上確實有傷,他肚子上被巴斯捅了一刀,胳膊上被劃了一刀,但是這傷都是輕傷,這么些天過去都好的差不多了,楊逸動手會受到些影響,但影響確實不大,否則的話,楊逸怎么會把凱特叫出來呢。

    楊逸發現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凱特絕對比他想象的厲害很多。

    凱特伸手去摸楊逸的鼻子,然后楊逸才如夢初醒,低下了頭讓鼻血滴落在草地上。

    就在這時,楊逸聽到了樓上傳來的笑聲,雖然隔了玻璃聽起來不是很真切,但還是能聽到那瘋狂的笑聲。

    楊逸能夠殺了凱特,但他打不過凱特。

    殺的了卻打不過,這個說法矛盾嗎?不,一點兒都不矛盾。

    當凱特第一拳打過來的時候,楊逸可以用兩敗俱傷的打法拼著挨上兩拳,然后扭斷凱特的胳膊,或者一拳打斷凱特的肋骨,或者一腳踢翻凱特。

    但楊逸能扭斷凱特的脖子或者胳膊嗎?答案當然是不能,這是切磋,不是跟人廝殺,所以楊逸最擅長的綿張拳里好多技法就不能用。

    綿張拳是殺人的拳法,不是拿來比試的拳法,所以楊逸能殺了凱特,卻打不過凱特,于是他就悲劇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竞彩二串一倍投高手计划 北京pk赛车毫无规律 无极3彩票是不是个骗局 幸运快3计划app 传奇赌博出大小规律 彩票电子投注单怎么用 白姐透一码 时时彩后二技巧规律 有没有三分赛车的计划软件 北京pk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