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五百六十一章 氣死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樸智一的失血速度沒那么快,所以他肯定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但絕不至于現在就暈。

    所以樸智一就是在裝暈,或許楊逸他們走了之后樸智一也活不下來,但楊逸不想留下個尾巴,在占據了絕對優勢的前提下,因為大意而讓敵人活了下來,這種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發生。

    于是楊逸就拿刀捅了樸智一,但就像他說的那樣,他習慣確認敵人是不是已經死了。

    于是樸智一就悲劇了。

    “我沒想到,你竟然真的試圖用裝死來蒙混過去,這是有多天真啊……”

    楊逸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感慨,而樸智一抓著肚子上的刀,用極是憤怒又微弱的聲音道:“都這樣了……你還用刀刺我……壞蛋!你這個壞蛋!”

    遺憾的是,樸智一雖然失血很多但沒沒道致命的地步,雖然肚子上挨了一刀,但是,那也不是致命的位置。

    “我是壞蛋嗎?”

    反問了樸智一,楊逸點了點頭,道:“我確實不是個好人,但跟你比起來我就是天使了,祝你死后下地獄,另外,我是故意的。”

    怕樸智一聽不懂,楊逸揮了下手,道:“我是故意刺你肚子的,通常我都是直接割喉,那樣更快,但我不想讓你死的太快,你明白嗎?”

    樸智一只是喘氣,楊逸擔心他可能會被氣死,而不是失血過多或者其他什么死因。

    “喂,你要堅強一些,可不要死的太快。”

    樸智一已經沒力氣和楊逸對話了。

    很有些遺憾的楊逸沖著安東道:“偽造一下現場吧,我知道你對這個比較在行,謝謝。”

    安東聳肩道:“一把火燒了多省事兒。”

    楊逸很是為難的道:“可是我想讓人看到這里的現場,一把火燒了的話,就太便宜梅哲仁了吧,我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樸智一是被殺的而不是自殺。”

    安東吁了口氣,道:“那就麻煩了啊,好吧,我慢慢搞。”

    安東慢慢的清理痕跡,從任何有可能留下的指紋再到腳印,而楊逸呢,他就看著樸智一慢慢的咽了氣。

    當樸智一徹底一動不動之后,楊逸蹲下去割斷了樸智一的脖子。

    樸智一最后動彈了一下,他的頸動脈里甚至都沒能噴出血來,因為他的血已經流的差不多了。

    “生命力可真頑強啊!”

    感嘆了一聲后,楊逸擺了下手,道:“走了。”

    離開別墅還不能直接離開,楊逸他們還得收拾留在外面的東西,痕跡也得清理干凈,而在叫著安東幫忙一起清理外面的痕跡時,楊逸沉聲道:“現在可以說了,安德森研究會和那個CA公司都做了什么?”

    “幫助梅哲仁當上了總統。”

    楊逸驚訝的停下了手頭上的工作,道:“我不相信灰衣人有這么大的能量。”

    安東聳肩道:“可樸智一就是這么說的,當然,和你想的可能有些不一樣,具體是這樣的,梅哲仁決心當上總統,而安德森研究會主動找上了他,達成協議后,安德森研究會就開始操縱選票了。”

    楊逸非常緊張,道:“怎么操縱?”

    “很簡單,影響和操縱網絡輿論,創造對梅哲仁有利的話題,打擊他的競選對手,安德森研究會能搞到梅哲仁競爭對手的黑材料,再把梅哲仁包裝一下就行了,樸智一是這樣說的,而且安德森研究會發揮了非常大的作用。”

    楊逸低聲道:“灰衣人的觸手伸的這么長,竟然開始操縱大選了,這是個非常大的收獲。”

    安東的審問全程都有錄音,這就是證據,如果楊逸打算把證據拋出來的話,必然會引起一個世界范圍內的震動。

    原本楊逸是真想把梅哲仁拉下臺的,但是到了現在,他開始覺得這么做是否合適。

    清理痕跡的時候必須細心,免得留下什么蛛絲馬跡把火燒到了自己身上可就不好了,所以楊逸不再思考會讓他分神的事情,而是專心清理痕跡。

    一切收拾好天都快亮了,楊逸他們回到路邊開上自己的車,而安東也不必再監視樸智一,所以全體回酒店好好睡上一覺。

    回到了酒店,布萊恩和保羅也已經在了。

    保羅本來已經睡下了,但他很關心樸智一是怎么被處理的,而在楊逸詳細描述了一下樸智一的遭遇后,保羅沉默了好久,才低聲道:“便宜他了。”

    氣哼哼的說了一句后,保羅才沉聲道:“卜存宰沒法再盯了,至少現在不行,必須放一放,等他離開總統官邸后我們才好繼續監視,否則太容易暴露了。”

    楊逸點了點頭,道:“樸智一已經解決了,接下來我們可以專心監視卜存宰,反正卜存宰的行蹤也不是太難查,所以稍微休息兩天吧。”

    弓弦兒不能一直繃著,該松也得松一下。

    不過其他人都能休息了,楊逸卻還不能休息。

    楊逸給埃爾文打了個電話,這么大的事情,肯定是要通報給清潔工的。

    等著埃爾文接通電話后,楊逸低聲道:“大收獲。”

    埃爾文低聲道:“有多大?”

    “非常的大,灰衣人在操縱選舉,我這里有錄音發給你一份,聽到之后你就明白了。”

    埃爾文低聲道:“我知道了,請把資料發給我一份,還有,關于樸智一……”

    楊逸低聲道:“他已經死了。”

    埃爾文很是有些遺憾的道:“死了嗎?好吧,其實我認為他活著會更有價值的,但是已經死了那也什么都不用說了。”

    “關于CA信息資源公司,你打算怎么處理?”

    埃爾文低聲道:“深入挖掘,你有沒有興趣接下這個任務。”

    楊逸很是遺憾的道:“我很想親自去調查CA信息資源公司,但我們現在還不能去英國,我不想這么早就揭露自己的身份,所以,我不能去調查CA公司。”

    埃爾文道:“明白了,那么我們會親自處理的。”

    “如果你們有了收獲,能不能告訴我一下?”

    埃爾文思索了很久,道:“一般來說,我們是絕不會把這種情報告訴任何人的,但是我們的合作關系不太一樣,CA公司的情報是你們提供的,好吧,我會申請一下的,如果申請通過,那么關于CA公司有什么進展我會通知你。”

    楊逸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低聲道:“謝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北京pk拾软件安卓 最好挣钱的棋牌游戏 2019世界杯指定投注平台 50可提现支付宝的棋牌 时时彩三码不定位公式 pk10冠军位置技巧规律心得 广东南粤36选7历史开奖结果 江西十选五 微信单双群主怎么赚钱 虎口拔牙胆包天打一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