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五百七十一章 股票分析師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你認識這樣的人,對不對?你一定有認識的人!”

    楊逸喜出望外,他看著一臉淡然的安東急聲道:“是不是,你一定有認識的人,否則你不會說這些話!”

    安東沉默了片刻,然后他終于點了點頭,道:“是的,我認識這樣一個人。”

    楊逸按耐住了自己的激動,然后他對著安東沉聲道:“何不介紹一下,讓我們去找他呢?”

    安東低聲道:“首先,我不知道他是否愿意為你工作,然后,我不知道他是否還愿意從事情報工作。”

    布萊恩突然道:“你怎么認識他的。”

    安東沉默了片刻,道:“我在克格勃駐柏林工作站實習過一段時間,在哪里,我認識了一個斯塔西的間諜,一個斯塔西的情報分析員。”

    布萊恩突然道:“克格勃會和斯塔西進行交流嗎?尤其還是一個黑魔鬼的備選人。”

    安東吐了口氣,道:“我監視他,當時東德局面已經不穩,克格勃開始做最壞的準備,而我的實習活動也是考核任務就是盯住斯塔西的一些重要人員,在必要的時候,可以下手清除。”

    布萊恩道:“好的,請說下去。”

    安東淡淡的道:“他是斯塔西的情報分析員,他只是個新人但是能接觸到核心情報,其實也沒什么好說的,后來的事情你們都知道,蘇聯無力自保,東德并入了西德,而我在中途被調去了烏克蘭工作站,所以我只是知道有這樣一個人,而他的能力還不錯。”

    楊逸沉聲道:“現在還能找到這個人嗎?”

    安東笑道:“兩德統一后,清除國家機關中一切前斯塔西成員,對斯塔西中罪惡深重的加害人提起刑事指控,并開放斯塔西檔案,所以斯塔西的成員過的都不好,非常不好,他過的當然也不怎么樣,失去了工作,離開了熟悉的一切,連自己的安全都得不到保證,不過,我認識的那個人還不錯,他只是個情報分析員,不在被清算的加害人名單上,但他知道太多的秘密。”

    安東答非所問,但他隨即就道:“大約是五六年前吧,我去過一次德國,我在法蘭克福見到了曾經監視過的那個人。”

    攤了攤手,安東微笑道:“所以我知道他叫什么,知道他后來在法蘭克福的一家投資銀行當了個股票分析師,但是他肯不肯繼續當間諜我不知道,肯不肯為你工作我也不知道。”

    楊逸非常感興趣,所以他沉聲道:“那么這個人能力怎么樣?”

    安東笑了笑,道:“能被我監視并被當做策反目標的人,你覺得他能力會怎么樣?”

    楊逸吁了口氣,道:“能找到他就行,我們至少應該試試。”

    布萊恩皺眉道:“讓一個股票分析師拋棄收入豐厚的工作?拋棄家庭和親人來加入一個小小的間諜組織?我不看好這件事。”

    安東淡淡的道:“不一定,我之所以會提起這個人,是因為我知道他很痛苦,看著自己的奮斗的目標在快速崩塌卻無能為力的痛苦。”

    布萊恩輕聲道:“時間是治愈一切傷痛的良藥,不管他當時有多么痛苦,但是在過去二十多年之后,他很可能已經忘記了自己的痛苦。”

    安東笑了笑,他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保羅,最后指向了布萊恩。

    “說這些話的時候,想想自己。”

    放下了手指,安東淡淡的道:“有些事情,不是時間能夠沖淡的,有些傷痛不是能夠被治愈的。”

    布萊恩沉默了良久,終于道:“是的,我們該去找到這個人,至少問問他的想法。”

    楊逸沉聲道:“他在那家投資銀行工作?”

    “德意志銀行。”

    從事有價證券交易,自行買入證券的公司就是證券公司了,而股票當然是證券公司交易的主要內容之一,同樣性質的公司名稱不同,在英國,證券公司就叫投資銀行,而德國用的是混合經營制度,投資銀行是全功能銀行的一個部門或者分支機構,所以安東說的投資銀行就只是德意志銀行下屬的一個分支機構。

    知道了在哪里工作,那么剩下的就就簡單了。

    楊逸沉聲道:“那么他叫什么名字?”

    安東淡淡的道:“漢斯,漢斯.施耐德。”

    楊逸看向了布萊恩,微笑道:“我們也是該去法蘭克福一趟了。”

    布萊恩揮手道:“那就去。”

    波爾就在法蘭克福呢,沒想到安東所說的這個人也在法蘭克福,挺好,楊逸能去法蘭克福尋找這個漢斯,順便還能去瞧瞧波爾。

    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那行程就已經可以定下來了,楊逸馬上給埃爾文打了電話,請埃爾文幫忙辦理去德國的簽證并安排飛機,因為這次是和清潔工的合作,所以撤離的時候想去哪兒清潔工都會幫忙,而且還是免費的,但是等到了德國,這次合作徹底結束后,水組織再想去哪里就得掏錢了。

    和清潔工這邊敲定了行程,楊逸看向了安東,笑道:“你還知道些什么,都說一下嘛。”

    安東想了想,道:“原來我監視他的時候,漢斯二十六歲,正在和一個姑娘在談戀愛,而那姑娘不知道他的真實工作,等我離開德國的時候他也已經和那姑娘分手,后來在法蘭克福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是股票分析師了,我能認出他來,但我沒有再次調查他,我只是扔出了他而已。”

    這個漢斯也已經五十歲了,已經過了作為情報分析員的黃金時期,而安東能提供的也只是二十多年前的資料,過了這么久,再把當年的一些資料拿出來也沒了什么意義。

    楊逸很是感慨,也很是無奈,如果不想從頭開始培養一個情報分析員,就只能找這種年紀偏大的人,因為一個正當年的情報分析員怎么也不可能加入水組織。

    不過有總比沒有好,年紀不是問題,薪酬不是問題,一切都不是問題,只要這個人真有能力,楊逸就算開個養老院也是心甘情愿,唯一的問題只是看人家肯不肯加入水組織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网上投注大小单双陷阱 pk10赛车计划免费版 北京pk10官网开奖 pc蛋蛋各种玩法 平特论坛 胆内有包 北京11选5预测技巧 超级大乐透加长版 平刷方案 必赢软件计划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