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七百八十二章 換個方向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做人做事,交淺言深是大忌,以楊逸和雅列賓現在的關系,就算雅列賓說什么楊逸也不敢全信。

    但問題是雅列賓確實知道楊逸之前不了解的事情,而且他還知道清潔工的事情,如果他肯說出來,楊逸或許就能有所突破,可是他現在卻不肯說了。

    楊逸很失望,可他又能怎么辦,總不能逼著雅列賓說出來吧。

    雅列賓一臉的嚴肅,道:“我來告訴你一些可以說的事情,那就是灰衣人和清潔工曾是一個組織的兩個相護獨立的部分,灰衣人是做情報工作的,而清潔工是負責行動的。”

    雅列賓說的這些,楊逸其實已經知道了。

    “這個組織發源于歐洲并存在很久了,雖然在二戰中遭到了很大的打擊,但是這個組織在二戰后得到了更大的發展,但也是在二戰期間,這個組織分裂了,以灰衣人的為表象的一派留在了歐洲,以清潔工為表象的一派去了美國。”

    這個,楊逸其實也是知道的。

    雅列賓注視著楊逸,沉聲道:“但是在這兩派的眼中,蘇聯都是最大的敵人。”

    這樣楊逸就不知道了,不過知道不知道也無所謂,因為蘇聯都沒了。

    雅列賓繼續一臉淡然的道:“在歐洲,灰衣人應該是占據優勢的,但是在美國,清潔工曾經是占據了絕對優勢的,只是現在就不好說了,我不知道雙方的實力對比,但時似乎清潔工在美國還能維持一定的優勢。”

    這些,楊逸大概上也是知道的。

    雅列賓繼續淡淡的道:“我還可以告訴你,FBi可以算是清潔工的地盤,而cia則是被灰衣人滲透的很厲害,但是灰衣人談不上控制了cia,懂我的意思嗎?”

    這個楊逸就真的不知道了,不過,可以推測出來。

    FBi負責美國國內,cia負責境外,所以清潔工的大本營要是在美國的話,肯定對FBi滲透的更厲害。

    雅列賓想了想,道:“這些都是我個人的推斷,不過也可以算是有證據的推斷,如果你想對付亞倫可以從FBi下手,對于清理cia的叛徒這種事,FBi比cia可重視多了。”

    楊逸忍不住笑了起來,雅列賓說了個冷笑話,不過確實挺好笑的。

    雅列賓擺了下手,道:“其實清潔工的事情我了解的更多一些,不方便說的就不說了,可以告訴你的是,在19世紀末,清潔工的前身就進入了美國,一戰的時候是大規模進入的階段,到了二戰結束,清潔工也基本上完成了從歐洲向美國轉移,所以清潔工對美國的滲透是全方位的,而且是成功的,灰衣人對美國的滲透要晚一些,但因為美國的移民政策,灰衣人的觸手肯定能夠進入美國,而清潔工卻一定要斬斷灰衣人的觸手,如果你能聯系上清潔工,把亞倫的情報交給他們,清潔工自然會替你搞定一切。”

    楊逸看著雅列賓注視了很久,他想說什么的,但猶豫了一下后,他最終還是決定不說了。

    不過這次雅列賓卻開始追問了。

    “你想說什么?”

    “沒什么。”

    “不,你想說什么就說吧,我聽著呢。”

    楊逸呼了口氣,道:“有種被你當槍使的感覺。”

    雅列賓笑道:“不是被我當槍使,而是你想對付灰衣人,那么亞倫自然就是你的目標,而我呢……我說過我老了,沒有精力也沒有時間去查清這些事,所以我告訴你這些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楊逸只是苦笑了兩聲,雅列賓一臉誠懇的道:“你不必擔心我有什么陰謀,我很好奇灰衣人到底想干什么,所以既然你對灰衣人感興趣要調查,那我當然就可以告訴你這些啊,你肯定明白,灰衣人也好,清潔工也好,克格勃也好cia也好,任何秘密組織和間諜機構都一樣,只要沾上了就別想輕易甩開,我想知道亞倫到底是不是灰衣人,更想知道灰衣人的目標到底是什么,所以我告訴你這些,等你得到答案之后再告訴我,就算你不肯告訴我,可你也一定會干掉亞倫,所以我怎么樣都沒什么損失啊。”

    楊逸嘆聲道:“你倒是坦誠啊。”

    雅列賓微笑道:“這種事情上我向來坦誠。”

    楊逸點了點頭,道:“好吧,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也謝謝你的坦誠。”

    “不客氣,我在問你一下,你知道自己最主要的是該調查什么嗎?”

    楊逸毫不猶豫的道:“灰衣人的目標,我要知道灰衣人想干什么,只要知道了這個,那么灰衣人其實就不再神秘,而不再神秘的秘密組織,也就不那么難以對付了!”

    雅列賓一臉贊嘆的道:“沒錯,一語中的,直指要害,就是這樣,你最需要搞清楚的就是灰衣人的目標,不管灰衣人以前干了什么,也不管灰衣人以后要干什么,只要知道了他們的目標,那么灰衣人的行為就可以預測,只要可以預測,那就一切都好辦了。”

    楊逸忍不住道:“只是為了滿足你的好奇心吧,我們可不認為知道目標就能預測行為,最多是可以加以防范而已。”

    雅列賓笑道:“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知道怎么搞清楚灰衣人的目標是什么嗎?”

    楊逸猶豫了一下,道:“說實話我還不知道該怎么做。”

    雅列賓微微一笑,道:“我給你一個小小的提示,現在你知道清潔工和灰衣人曾經是一體的對嗎?那么灰衣人和清潔工肯定有同一個目標,最起碼是曾經有同一個目標,灰衣人和清潔工的分裂,有可能是各自有自己的追求,但也極有可能是因為在完成同一個目標的手段上產生了分歧而已,你覺得對嗎?”

    目標一致,只是對于完成目標的手段和做法有分歧,從而導致了分裂甚至成為了敵人,這種事情很正常啊。

    楊逸忍不住道:“有道理。”

    雅列賓繼續微笑道:“那么你是不是可以從清潔工這邊下手呢?我是說,如果你無法直接從灰衣人那邊查到什么,完全可以試著從清潔工這邊打開局面的嘛。”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三期稳赚中一肖 pc蛋蛋幸运28稳赚方法 49cc彩票官网 五星定位胆稳赚技巧公式 双色球复式胆拖计算器 11选5杀号稳赚技巧 20183d走势图 时时彩龙虎玩法 河内分分彩历史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