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八百六十章 明白人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威爾森果然有交易記錄。

    楊逸不止是試試,從威爾森的眼神和說話時的語氣來看,他就覺得威爾森應該是有交易記錄或者賬本這一類的東西的,而他必須把這東西拿到手,不為別的,為的是保住埃里克。

    為什么要把進行過的交易都留根存底呢,威爾森說的沒錯,這玩意兒就是罪證,可威爾森既然知道這就是罪證,卻為什么還是要留底呢。

    原因其實也簡單,和埃里克這等人打交道,威爾森總得防備著點兒,所以這交易記錄即是他的罪證,卻也是能威懾埃里克這種人的武器,如果有一天埃里克想要殺人滅口什么的,總得掂量掂量威爾森會不會拼個魚死網破。

    只是威爾森太扛不住事兒,只是被掰斷了幾根手指,腿上被攪出了一個血窟窿就痛痛快快的交出了自己的保命符。

    沒辦法,這就是威爾森這種人的局限所在了,他沒有混地下世界的打算也沒有那個實力,但他交易的對象卻全都是地下世界的人,而威爾森所能依靠的卻還是法律。

    威爾森不是秀才,楊逸也不是兵,但威爾森所能依靠的規則對楊逸不起任何作用,這就是問題所在,所以,威爾森就只能悲劇了。

    拖著一條傷腿,威爾森被楊逸半拖半架著來到了廚房,然后他從餐桌上拿起了一盒紙抽,把紙抽盒反過來,只能用一只手的威爾森哆哆嗦嗦的掀開蓋子,從里面倒出了一個黑色封閉的筆記本。

    要不是讓威爾森自己拿出來這個筆記本,楊逸還真不找到,他以為威爾森會把秘密記錄在電腦上,又或者是放在什么保險柜里,但是看來威爾森確實相信最危險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這句話,他把筆記本藏在了明處,要找的話還真不好找。

    楊逸拿到筆記本翻了翻。

    筆記本上分門別類的記錄了幾個人的檔案,姓名,相貌,交易內容和日期,最牛的是威爾森竟然還給每一個人的名字下面貼了照片。

    一張小照片,就是證件照那么大,很明顯是偷拍的,看著第一個就是埃里克的照片,以及每次交易的內容,楊逸突然覺得很好笑。

    把交易記錄的這么詳細,把每個人的檔案制作的如此完備,對威爾森來說卻又有什么意義呢。

    楊逸把筆記本合了起來,然后他把筆記本塞進了兜里,隨后他對著威爾森低聲道:“對不起。”

    威爾森愣了一下,他抬高了一些音量,道:“你說什么?你是什么意思!”

    看著威爾森驚恐的眼神,楊逸低聲道:“我說對不起,很抱歉今晚打擾你們了,現在沒事了,我不會傷害你的,你安全了,我這就離開。”

    威爾森有些難以置信,但他此時確實是難以遏制的狂喜,因為,只要不死就是好的啊。

    楊逸點頭道:“那么再見了。”

    楊逸轉身,他看著埃里克顯得極為驚愕,就在這時,楊逸卻是突然一個轉身,手里的刀以閃電般的速度從側方刺入了埃里克的脖子。

    刀鋒直刺后腦,威爾森瞬間致命。

    埃里克愣住了,楊逸扶住了威爾森,他將威爾森慢慢的放到了地上,然后他拔出了刀,對著一臉不解的埃里克道:“其實……我只是想讓在他臨死前能高興一些,讓他在幸福感之中死去。”

    埃里克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他長長的呼了口氣之后,點了點頭。

    威爾森必須死,他怎么可能活的下去呢。

    埃里克也沒有猶豫,他指了指離間的臥室,意思是還有一個呢。

    楊逸看著埃里克,低聲道:“不如你來?”

    埃里克猶豫了一下,然后他搖頭道:“我干這個不太在行,要不然還是請你一起做完吧。”

    威爾森死了,他老婆怎么可以活下去呢。

    威爾森的老婆或許是無辜的,或許不是,但是楊逸怎么敢留下后患呢,既然他不敢留下后患,那么威爾森老婆是否無辜還重要嗎。

    楊逸不想殺人,如果能不殺人的話他當然不會殺人,可是現在他別無選擇,什么是叢林法則,什么是地下世界,這就是了。

    但是楊逸不想親自動手了,倒不是他不忍心下手,而是他有別的理由。

    楊逸對著埃里克搖了搖頭,然后他輕聲道:“伙計,我真的沒想要殺你的。”

    埃里克的臉色突然變得煞白,他點了點頭,低聲道:“我明白了。”

    埃里克朝楊逸伸出了手,但楊逸卻是搖了搖頭,他的刀不會借給任何人用的。

    于是埃里克走到廚房拿起了一把廚刀,他從廚房到了客廳,從客廳走向了威爾森和他老婆的臥室。

    站在臥室門口深吸了口氣,埃里克把刀拿在手里晃了一下,隨即擰開了臥室的房門。

    楊逸沒有進去,他就站在了臥房的門口,而看到埃里克拿刀進去后,威爾森的老婆先是愕然,隨后就發出了一聲極為凄厲的大叫。

    威爾森撲了上去,他的手法不太專業,但是威爾森的老婆很快就停止了叫喊。

    埃里克臉色煞白,但是煞氣很重,他拿著還在滴血的尖刀轉身要走,卻是頓了頓之后,轉身又在倒在床上的女人身上又連刺了三刀。

    埃里克拿著刀走了,他在廚房里打開了水龍頭,開始仔細的清洗刀子,然后開始洗手,而楊逸卻是走到了床邊,伸手在女人的脖子上摸了一會兒,他拿起了手,對著倒在血泊里的女人低聲道:“對不起。”

    楊逸對自己的下手很信任,但他信任埃里克的決心,卻不信任埃里克的手法。

    確認了女人已經死亡的楊逸沒有就此罷休,他仔細的搜查了威爾森家里的每個房間和角落,確認這里不可能有第三個人后,他對著一直站在客廳里等他的埃里克低聲道:“可以走了。”

    埃里克呼了口氣,然后他低聲道:“不如放把火再走吧。”

    楊逸想了想,道:“可以。”

    埃里克看向了廚房,道:“用煤氣怎么樣?”

    “不好,煤氣會引起爆燃,但是想要徹底銷毀痕跡,還是大火更好一些。”

    埃里克點了點頭,道:“那就趕快吧,我們最好快一些。”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1326投注法禁忌 时时彩后三杀一码经验 我乐时时彩网 浙江12选5走势图表基本走势图 赛车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官方开奖结果 免费幸运飞艇计划软件下载 千里马免费计划官网 三肖二码期期准100 微信龙虎赌博押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