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九百五十三章 臥底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埃爾文問的問題太唯心了,楊逸根本無法回答,確切的說這問題根本沒有正確答案。

    既然清潔工以前派出去的人能保證絕對忠誠,可他們最終卻還是選擇了叛變,那么灰衣人肯定有什么特別之處,對于清潔工來說,為什么灰衣人能做到這一點可能才是他們最關心的事情。

    但問題來了,楊逸現在就不是清潔工能夠特別信任的人,那么他又怎么保證自己不會真的倒向了灰衣人呢,而且還是在清潔工付出了很大的犧牲之后。

    楊逸思考了良久,然后他終于頹然道:“我無法保證,我只能說自己絕不會被策反,可是我無法證明給你看。”

    埃爾文點頭道:“是啊,這就是最大的問題。”

    楊逸攤手道:“證明我自己的內心不可能,那么只能從外部環境著手了,你們派一個絕對信任的人在我身邊不就好了嘛,就像現在這樣。”

    埃爾文笑道:“現在這樣?你是指蕭苒嗎?不,我們從未期望蕭苒能把你的情報傳遞回來,她只是清潔工的合作者,不,她只是一個被選中執行任務的合作者,她不是清潔工,在第一次和你接觸的努力失敗之后,我們就把她放棄了,而第二次她主動向清潔工求救,為了救你而向清潔工求救之后,我們知道她不會把情報給我們的,所以她不是我們派去監視你的。”

    楊逸聳了聳肩,然后他低聲道:“你沒有其他什么要說的了嗎?”

    埃爾文一臉莫名的道:“什么?”

    楊逸看向了羅德里格茲,低聲道:“比如他。”

    埃爾文看了看羅德里格茲,然后他沉默了。

    沉默了片刻后,埃爾文沉聲道:“你知道了?”

    “是的,我知道。”

    “什么時候知道的?”

    “唔,很早之前,大約是在剛出獄不久的吧。”

    埃爾文吸了口氣,然后他笑了笑,道:“這個就有些尷尬了,被人當面指出了臥底的感覺不好受,其實你就只帶了他一個人來的時候,我就有些懷疑是不是被你看穿了,但我又覺得不太可能,可是真的被你指出來的時候,還是讓我感覺非常的尷尬。”

    楊逸低聲道:“一直把他留在身邊,就是在表明我的誠意。”

    “怎么看出來的?”

    楊逸皺眉道:“其實他隱藏的很好,并不是通過某件事看出來的,我只是覺得,作為一個小弟來說,羅德里格茲的表現未免有些過于完美了,當然這只是一個感覺,但是當水組織越來越有錢,每個人都在進步,而羅德里格茲卻始終還是一個完美的小弟時,我就在懷疑了,其實一直到剛才為止我都只是懷疑,并不能確定他是臥底。”

    說完后,楊逸笑了笑,道:“我一直在想,清潔工把我當成了一個……工具,暫時就這么說吧,我只是清潔工放出去的一個工具,任何能幫助清潔工對付灰衣人的人,都是值得拉攏的對象,可是就這么把人放出去不管了嗎?你剛才說蕭苒,她像是一個擺在明面監視水組織的人,可我知道她不會把任何消息交給清潔工,那么……清潔工會不會另有人選潛伏在水組織呢?”

    楊逸吁了口氣,道:“我開始想水組織里每一個人,我覺得他們都有可能是清潔工真正派來監視我的臥底,最后,我只能認為是羅德里格茲了,就因為他作為一個小弟太完美,我覺得他最不可能是臥底,因為他太……愣了,可是我唯一無法排除的就是他,那么我就只能懷疑他是臥底。”

    “這個理由過于牽強。”

    “是的,但我只需要懷疑,不需要確認,信任就是信任,心里有根刺無法信任,那不管他表現多好就都無法信任。”

    埃爾文嘆了口氣,然后他沉聲道:“其實這只是一個意外,一個巧合。”

    “哦?”

    “羅德里格茲,他的任務其實只是打入M13,在鵜鶘灣監獄加入M13,作為臥底為FBI收集罪證,當然不止是M13,他潛入任何一個有組織犯罪的幫派替FBI當臥底都可以,這是他能夠獲得減刑的條件。”

    楊逸愣了一下,然后他一臉釋然的道:“我就說嘛,我和羅德里格茲在監獄里認識,如果說清潔工那時候就盯上了我就未免太可怕了。”

    埃爾文微笑道:“羅德里格茲向FBI匯報他加入了一個幫派時,FBI還非常不滿,因為你在監獄里的幫派毫無價值,直到你們越獄,然后我們發現了你的價值,以及羅德里格茲的價值,所以他還是FBI的臥底,只不過……你懂的。”

    楊逸攤了攤手,道:“所以我懷疑他,不敢完全信任他,我把他留在身邊只是為了觀察,因為我想不到誰會在監獄里就派人接近我這個無名小卒,知道他就是你們的臥底,這讓我也放松了不少。”

    “沒想過是灰衣人的臥底?”

    “如果是灰衣人的臥底那我已經死了,還有,我不認為灰衣人全知全能,在我還沒有發跡的時候就安排個臥底在我身邊,而你們不一樣,既然你們早就可以派蕭苒接近我,那么你們在監獄里派個臥底給我也就正常了,我沒有想到他只是FBI的臥底,但我愿意相信這是一個巧合。”

    埃爾文笑道:“竟然被你拆穿了,還是當面拆穿,為什么不繼續裝傻呢,這樣大家的面子上都還好過一點。”

    楊逸嘆道:“因為我對他起了殺心,所以我覺得還是換一個人吧,我不知道他都對你們泄露了什么,現在我也不想知道,我這個人還是重感情的,我想殺了他是因為我要進行的計劃,但我又不忍心殺了他,于是我帶他來請你確認一下,現在很好,你承認了,我的疑惑解開了,我不想知道他都給了你們什么情報,我只是以后不想再看到他。”

    說完后,楊逸很嚴肅的道:“我覺得我表達了最大的誠意,我懷疑羅德里格茲卻還是讓他參與了所有重要的行動,你問我怎么保證不會被策反,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們可以另外派個可以信任的人來全方位的監視我,這是我唯一的答案。”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聚享游16不死模式 乐彩网排列三六码遗漏组六分析 有什么稳赚不赔的小生意养老 威廉希尔足球实时赔率 多玩娱乐彩票app合法的吗 香港5码工作室 36码特围网站 广东双色球电子投注单 山东11选5最准的计划软件 多赢腾讯分分彩全能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