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九百九十九章 同病相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一拿起槍,楊逸就會想起一個人。

    誰,除了公羊還能有誰。

    楊逸把槍又放下了,他嘆了口氣,把耳罩拿下來后,靜靜的看著靶子,然后突然從桌子上抓起了槍,對著靶子砰砰的就是一頓亂打。

    楊逸的槍聲把他身邊的人驚著了,誰呢,一個是旁邊同樣射擊的人,一個是巡場的安全員,說是巡場其實就搬把椅子在后面坐著的一個人。

    這里是CIA,當然不會有什么連開槍都不會的人,所以在這兒練習射擊其實就是練,不用教,練就行了,好槍手都是子彈喂出來的嘛。

    但楊逸的槍聲有些與眾不同,哪里不同,太快,快的太狠,打二十五米靶又是9毫米口徑的手槍,能打這么快的都不是一般人。

    所以安全員和楊逸旁邊的人都忍不住探過了頭,然后他們就看到了自動傳回來的靶紙。

    打了十發子彈,還不錯,好歹有兩發上靶了,一發三環一發七環,總算不是提了個光頭。

    站楊逸旁邊那個只是微微笑了笑,但是那個帶著安全員標志的人卻是忍不住就笑出了聲來,但是還好,他搖了搖頭之后又坐了回去。

    楊逸覺得有些臉紅,他仍然是一臉自若的換了個彈匣,然后重新舉起了槍。

    這次老老實實的打吧,慢慢打,瞄準了再打。

    其實楊逸要是好好打的話,現在他的槍法還行,算是不靠上但也不靠下那種,就一般人的水平,普通人練了很久之后能達到的最佳水平。

    一槍一槍的慢慢打,偶爾打個十環,但最次也是在八環,這要是打人的話,也算槍槍不離腦袋了。

    有個前提,不能是移動靶。

    就是打,打的手都酸了,楊逸終于停了下來。

    有進步嗎?沒什么進步,射擊這種事對楊逸來說無論如何也不能像開飛機那樣,學上兩遍就能行。

    有名師指導,布萊恩和保羅都是用槍的大行家,有必須用槍的環境,也有練槍的環境,但這槍法怎么就咋練也不行呢?

    楊逸心里真的很懊惱,很苦惱。

    主要是人比人氣死人,楊逸一練槍,就不得不想起公羊,然后他對自己的水準就會開始產生懷疑。

    怎么練都比不上人家,這練來還有什么意思。

    楊逸長嘆了口氣,他現在非常理解蕭苒的感覺,就那種你前面有座大山,怎么努力都翻不過去,就算坐飛機也翻不過去的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

    滿彈匣已經打光了,楊逸重新往彈匣里裝了十發子彈,然后他再次舉起槍,朝著靶子發泄式的連開了十槍。

    這次更慘,就一發上靶,應該是第一發吧,打的快了之后后邊的都打飛了。

    楊逸就不理解了,怎么公羊就可以打那么快,為什么呢?憑什么呢?

    忍不住重重的嘆了口氣,楊逸把槍放在了桌子上。

    其實也沒扔,但楊逸的力量有些大了,把槍放下去的時候發出了聲音挺大的。

    “喂,你在干什么?”

    楊逸扭了下頭,看他后面坐著的中年人站了起來,臉上的神色很有些不滿的意思。

    “怎么了?有什么問題嗎?”

    中年人走到了楊逸面前,他瞟了楊逸一眼,然后指著桌子上的槍沉聲道:“不要這樣對待槍,就算這不是你的武器,你也不該這么做,明白嗎?”

    楊逸呼了口氣,道:“抱歉,我有些……唔,抱歉,不會了。”

    楊逸道歉的態度還算真誠,安全員點了點頭,然后他沉聲道:“好吧,我看的出來你心情不好,否則你不會那樣開槍,你可以來這里打上幾槍發泄一下,這是發泄情緒的好方式,但是把子彈打出去就好,不要粗暴的對待槍。”

    楊逸楞了一下,然后他搖頭道:“我沒有心情不好,呃,現在是有些心情不好了,但我并沒有發泄情緒的意思。”

    “為什么打那么快?除了很不爽的人之外沒人這么干,有什么意義?除了浪費子彈有什么意義?”

    楊逸猶豫了一下,道:“有意義啊,我想練習一下速射,嗯,打的很快還必須很準。”

    安全員嗤嗤的就笑了起來,然后他揮了下手,道:“伙計,你真會開玩笑,這樣聯系速射?難道你沒上過射擊課嗎?”

    楊逸有些局促的道:“也不全是練習啦,是想看看我這樣打會是個什么水準。”

    “除了脫靶還能是什么水準。”

    楊逸忍不住道:“你在這里很久了嗎?”

    “很久了,大約十一年了。”

    “那你有沒有見過誰可以像我剛才一樣快速射擊,然后還能準確命中的。”

    “你說啥?快速扣動手指一陣亂打,還能準確命中?哈哈,開什么玩笑。”

    楊逸呼了口氣,道:“不,我見過,事實上我就是見過,速度跟我打的差不多,反正我聽著就是這樣,嗯,他能每一槍都打出九環以上。”

    安全員想了想,他拔出了自己的手槍,往前一步站在了楊逸的靶位上,然后朝著靶子砰砰的一陣快打,單手,幾乎沒有停頓間隙。

    打完之后,安全員呼了口氣,然后他按動了電鈕,等著靶紙回到眼前后,沉聲道:“就像這樣?”

    楊逸傻眼了。

    一發十環,一發八環,然后剩下的都是九環。

    楊逸用崇拜的眼神看向了安全員,大聲道:“法克,高手啊!”

    安全員翻了個白眼,然后他對著楊逸道:“你說的情況我沒看到過,但我能做到,可是有意義嗎?靶子就在哪里又不會動,如果是人的話,你對著他打一發和打十發有區別嗎?”

    楊逸的嘴角抽了抽,然后他低聲道:“移動靶,如果他打的是移動靶呢?”

    安全員怔了一下,隨即搖頭道:“不可能,那絕不可能,你在說笑了。”

    “不,是有可能的。”

    在旁邊聽著楊逸他們對話的人突然開口了,他離開了自己的射擊位,探出了身子,對著安全員一臉無奈的道:“有這樣的人,真的有,我見過,我差點死在他的手上,你問我為什么天天來這里練習射擊,我有告訴你原因嗎?”

    “沒有。”

    “事實就是我的自信被摧毀了,我失去了拿起槍的勇氣,唔,每當我拿起槍就會想起那個人,然后我就會覺得自己死定了,于是心理醫生建議我休息一段時間,然后我就每天來這里射擊,希望能找回自信。”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福彩12选5计算公式 老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时时彩全天免费人工计划 怎样稳赚包六肖 网络彩票有赚到钱的吗 聚宝盆计划app 宝贝全计划苹果版 时时彩0369平刷 澳门怎么玩 一发千万两尾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