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九十四章 經歷很豐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楊逸不知道雇傭兵的圈子,但他覺得既然是第一傭兵團,那應該就是最好的,而張勇既然能在最好的傭兵團里獲得最高的評價,那他當然也是最好的。

    沉默了片刻,張勇嘆聲道:“但天使傭兵團是終究要滅亡的,雖然他們確實非常厲害,但只要他們不肯改變,那就終將滅亡,但以我的了解,耐特和他的天使不可能發生改變,我和他們終究不是一路人,我對他們的理想完全不感冒,退出是對我們都好的選擇,所以我就退出了。”

    楊逸點了點頭,道:“這就是你當雇傭兵的經歷?”

    張勇沒有回答楊逸的問題,卻是一臉感慨的道:“回頭想想,有時候我也會后悔,陪著一幫瘋子瘋到底其實也是不錯的,一群生死與共的戰友死在一起,也未嘗不是一種幸福,如果我知道自己后來會是什么鬼樣子,那我就真的陪他們瘋下去了。”

    楊逸又不知道張勇后來變成了什么樣子,所以這話他當然沒法兒接,而張勇卻是繼續道:“不當雇傭兵之后我瞎混了一段時間,在我把錢花光了之后,我覺得得找點兒事情做,主要是賺錢,當時有個機會,我就接下了一單活兒,是暗殺,這是殺手的活兒,但我可以勝任這工作,于是,一不小心我就當了兩年的殺手。”

    “殺手?”

    “是的,殺手,不專業,但是比他們做的也不差,就是手法上有點兒區別,不過這沒什么大問題,我因為當過傭兵的緣故,和那些殺手比起來我的手法更加直接,也就更加干脆利落。”

    “呃,有什么區別呢?”

    “雖然都是殺人,但區別還是很大的,首先殺手更愿意謀劃很久,在不被任何人發覺的前提下出手一擊致命,真正頂尖的殺手能把死亡原因看起來像是一場意外,你絕對找不出一絲謀殺的痕跡,而我呢,就是接了活兒然后直接把目標殺了,管他那么多,能狙擊就狙擊,能夠靠近就一刀抹了脖子。”

    楊逸立刻道:“那這區別確實還是很大的。”

    “沒錯,所以我只能接一些簡單的活兒,比如說黑幫仇殺找我就沒問題,但真正賺大錢的活兒我就接不下來,很簡單,比如說要讓一個大人物看起來很正常的死去,這種事我就做不來,而那些真正的專業殺手就能做到,但是這需要很長時間,需要精密的安排,有時候還需要好幾個人配合,所以這些殺手都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就吃三年,而且還沒人查的出來,這個我確實比不上。”

    給楊逸簡單介紹了一下自己和職業殺手的區別后,張勇突然一笑,道:“又跑題了,我這是說你的性格呢,怎么又扯到了我的經歷上,說正題,我認識一個殺手。”

    “嗯。”

    “這個殺手了不得,他獨來獨往,接下的任務絕沒有失手,他跟你真的跟你很像,看起來一切都很完美,他是我見過最聰明的人,他真的什么都會,可是生命在他眼中根本沒有任何意義,他是一個純粹的殺手,在他眼中一個嬰兒和一只螞蟻沒有任何區別,簡單來說就是根本沒有人性。”

    “作為一個殺手,這樣不是很正常嗎?”

    張勇笑了笑,道:“正常嗎?當然不正常,因為我認識的這個人死了,自殺了,他就是有一天起床以后,在吃早餐的時候,突然對我說了一句話,他說人生真無趣啊,然后一手拿著勺子吃麥片粥,另一只手用刀片割斷了自己的頸動脈,然后他繼續吃麥片粥,直到他栽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就那么死了。”

    楊逸聽的目瞪口呆,道:“這么牛的一個殺手,就這樣死了?什么都不為就死了?”

    “是的,他就這樣死了,死在我眼前,我當時和你一樣震驚,因為他完全沒有任何自殺的理由,他有很多錢,很多很多的錢,他的身體很好,但他就是這樣死了,我沒有救他,因為我根本救不了他。”

    長呼了一口氣,張勇看著楊逸很是有些傷感的道:“他不算是我的朋友,但那時我真的把他當朋友,我沒想到他會自殺,當時我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是后來我就明白了,這沒什么不可思議的,當他漠視包括自己的生命時,那他離死也就不遠了,活著也是一具沒有感情的行尸走肉,真的還不如死了清凈。”

    楊逸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張勇看著他道:“你知道嗎,那個殺手他是從小被訓練出來的,他就是被當做工具訓練出來的,而你,你天生就是個當殺手的料,你冷靜,機智,果斷,這些都是優點,可你要是一直這么在殺戮的路上走下去,那就很可能像我說的那個殺手一樣,最終也只能走上一條不歸路,這樣的人生,是你想要的嗎?”

    楊逸沉聲道:“這樣的人生不是我想要的,但我不得不要,不過,我會努力保持對生命的尊重,不管是對別人還是自己。”

    張勇點了點頭,微笑道:“你們這種聰明人,聰明到了天才的地步,如果你能當一個科學家,當一個醫生,那是所有人的辛運,如果你當一個賭徒,至少對普通人也沒有什么危害,但你要是成了一個不在乎任何人生命的瘋子,偏偏你還是個天才,那就是普通人的不幸了,說實話我是挺怕你這種聰明人的,我見過他們瘋狂起來有多么厲害,所以,我還是想說這些,因為我不愿意教出一個沒人性的瘋子來。”

    楊逸指了指自己,笑道:“那你就不用擔心這一點了,我覺得自己還是很正常的,不過我一定會記住你的話,因為我也確實不想成了一個瘋子。”

    張勇點了點頭,然后他站了起來,對著楊逸笑道:“待會兒你會換一間牢房,到時候我們就開始訓練吧,就這樣。”

    楊逸急聲道:“能不能跟我講講你哪位殺手朋友一樣厲害的殺手,我覺得以后我肯定需要很厲害的殺手,所以我想多了解他們一點。”

    張勇滿臉遺憾的攤開了手,道:“很遺憾,我覺得你可能再也找不到那么厲害的殺手了,嗯,他是一個叫做暗影的殺手組織培養出來的,但是現在這個暗影已經不存在,我認識的那個殺手他連名字都沒有,他只有一個號碼,22號,就這些,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稳赚包六肖怎样赚钱 北京pk10直播软件下载 北京pk万能计划手机版 车车计划软件免费版 幸运飞艇计划助手 pc28官网预测 赌场龙虎稳赢技巧 多赢软件 每天计划软件 三分快3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