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一百九十七章 安全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警察果然沒有檢查楊逸的后備箱。

    為什么楊逸敢于在警察的重重封鎖下敢于把一個大活人扔后備箱里,就是因為他斷定警察不會查他的后備箱。

    這是一次突發的危機,布萊恩他們三個人的身份很明確,三個白人持有武器,極度危險,警察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封鎖和搜索,還得把人疏散,他們那里有時間一個個檢查汽車的后備箱。

    當然了,楊逸也不敢就能保證警察不查他的后備箱,但這種事情怎么可能有萬全的把握呢,只要覺得有成功的可能,而且幾率不太低就行了。

    這次楊逸的判斷沒問題,警察果然只是看了一眼就放他離開了,因為后備箱里可藏不下三個人。

    開車使出了停車場,楊逸還能看到大批的警車在趕來,但這一切都和他無關,他給警車讓開道路,然后一溜煙兒的開上了主干道。

    車遠遠的開出去之后,楊逸才感覺手心里全是汗,剛才的做法還是太冒險了,楊逸肯定會緊張,但是這件事的收益也是很大,否則楊逸不會這么冒險。

    布萊恩沒有受到CIA的追捕,卻是被一群雇傭兵伏擊,如果能從這個人嘴里問出來是誰指示的這一切,那陷害布萊恩的鼴鼠極有可能就找到了。

    所以這件事跟楊逸其實無關,但楊逸卻還是替布萊恩做了,誰讓他恰好遇到了這個機會呢。

    現在還剩下唯一的問題,就是布萊恩他們能不能逃出來。

    沒有接到電話之前,楊逸也不知道該去哪兒,所以他開著車漫無目的的轉了一會兒,在一個工具店買了繩子膠帶,然后開著導航直接把車開到了城外,找了個僻靜地方把車停了下來。

    楊逸對自己的手法很有信心,后備箱里那個人在兩個小時以內絕對醒不來,說不定暈上幾個鐘頭也是可能的,畢竟后頸位置遭受重擊,一個不好就要死人的。

    把車停下,楊逸打開后備箱看了看他的俘虜,然后他用膠帶把俘虜的嘴纏了起來,再用繩子把人手腳牢牢地捆了好幾道。

    做好這一切,楊逸回到了車上,接下來要做的也就是等待了。

    天早已經黑透,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兩個小時過去,四個小時過去,足足等到了凌晨兩點鐘,當楊逸覺得布萊恩他們是沒能逃出來的時候,他的手機卻突然響了。

    “來找我們,小心些。”

    布萊恩很是平靜的說了個地址后,楊逸立掛斷了電話,他興奮的在空中胡亂揮舞了幾下手臂才發動了汽車。

    洛杉磯是一個非常大的城市群,楊逸離著布萊恩他們所在的地方很遠,他沒有直接去布萊恩所說的地方,在離著布萊恩說的地方還有有些距離的時候,他就給布萊恩打了電話。

    “我開著車,但我不能直接把車開過去,是否方便來接我一下。”

    布萊恩低聲道:“什么情況?”

    “我偷來的車,而且車上有人,不能開的太近。”

    “明白了,查爾斯去接你,把車開去我說的位置,查爾斯會在那里等你。”

    把位置說清楚,楊逸趕了過去,在他到時查爾斯果然已經在哪里等他了。

    看到了查爾斯的車,楊逸直接把車開到了查爾斯的車并行的位置,然后他低聲道:“這里沒有攝像頭吧?”

    “肯定沒有。”

    “那就好,下來幫忙搬個人。”

    楊逸下了車,把自己的東西都扔到了查爾斯開的車里后,看了看四周沒人,他才打開了后備箱。

    看著被扔在后備箱里的男人,查爾斯皺著眉頭道:“為什么要帶一個人來?他是什么人?”

    “來不及解釋了,把他扔進去,路上慢慢說。”

    讓查爾斯幫忙搬著把人換了輛車,等車開起來后,楊逸低聲道:“車上的人來歷有點兒意思,我聽到了他的電話,他在找你們,似乎和指示伏擊我們的雇傭兵有些關系。”

    查爾斯一下子精神了起來,他看著楊逸詫異的道:“你確定?”

    “我當然確定,你們是怎么出來的?”

    查爾斯急聲道:“不,這個問題已經沒有意義,現在我要知道這個家伙有什么價值。”

    楊逸把他聽到的復述了一遍,然后查爾斯就更興奮了。

    “這是個非常有價值的舌頭,太好了,我們可能就此解開一個長久的疑惑,你干的很不錯,謝謝,很難得你在當時的情況下還能做到這些,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查爾斯.米勒,很高興認識你。”

    楊逸和查爾斯握了握手,但查爾斯接下來卻不再說話了。

    開車到了一個很高檔的社區,確切的說是真正的別墅區,就那種大部分地方都是綠化帶和大樹,房子和房子之間距離很遠的高檔別墅區,緊挨著一片湖泊,環境非常的好而且還僻靜。

    查爾斯把車開進了車庫,然后他和楊逸把人抬了下來,從車庫里直接進了房子。

    當楊逸和查爾斯抬著人進屋的時候,保羅光著背坐在了餐廳里的一張椅子上,而布萊恩正在用針線給保羅縫合腰上的一道傷口。

    “怎么帶著一個人來了。”

    隨口問了楊逸一句,布萊恩繼續縫針,而保羅則是齜牙咧嘴的看著楊逸,卻是一絲兒聲音都沒發出來。

    查爾斯沉聲道:“頭兒,這個人很有價值,他可能知道是誰找來的那些雇傭兵。”

    布萊恩很訝異的抬頭看了一眼,隨后他點頭道:“很好,非常好,把他放在那里比較好?”

    “浴室吧,方便清理。”

    說了一句,查爾斯對著楊逸道:“跟我來。”

    兩個人把楊逸抓來的俘虜放進了浴缸,然后查爾斯不再管那人,帶著楊逸再次回到了餐廳。

    楊逸和查爾斯只是稍等了片刻,布萊恩給保羅縫完了針,隨即把東西放在了一旁的餐桌上,站起來去水龍頭哪里洗了洗手上的血。

    保羅呲牙列嘴的道:“終于結束了,疼死我了,給我來杯酒,我要去睡一覺!”

    查爾斯給保羅倒了杯酒,布萊恩拿了塊毛巾擦著手道:“保羅去休息,查爾斯,帶著我們的小兄弟去看看你的作品,我去審審那個你們帶來的家伙,希望能有些收獲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五分快三买大小单双 赢彩彩票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稳赢 必中腾讯分分彩全能计划 双面盘为什么不能提现 打鱼机赢钱方法 百变计划pk10手机版 11选5前二技巧 足彩2串1最有效技巧 带计划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