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2049章 幼雛出殼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卿凰點了點頭,又說:“再說了,咱們這邊還有這么多幫手,以及神獸們出謀劃策,要救出九嬰的魂體,幫它驅除邪氣,應該不困難。”

    “神獸們出謀劃策?”聞聽此言,關橫扭頭看了看那幾個家伙,他帶著幾分狹促揶揄的笑意說道:“呵呵,我對它們這個出謀劃策的話,有所保留,因為這些家伙通常都只會出些餿主意。”

    “你說什么?”聽到他這么奚落大家,御雷犴頓時有些不高興了,它大聲說道:“哥幾個,關橫這小子瞧不起咱們,罷了,以后咱們不理他也就是了,就讓關橫自己對付九嬰去吧。”

    “說的是,我們回去睡覺了。”話音甫落之時,眾神獸之魂都聚到了卿凰身邊,她立刻說道:“阿橫,你說的話稍微有些過分,還是和大家道個歉吧。”

    “哈哈哈,道歉?道什么歉?”關橫笑著說道:“我和它們鬧著玩呢,要說把九嬰找回來,這些家伙都得出力,因為事關復活芫歆公主嘛,九神獸誰敢不盡力?我就不信它們敢在關鍵時刻撂挑子。”

    “呃?!”聞聽此言,卿凰也覺得關橫說的大有道理,頓時不再言語了。

    “再說了,你們哥幾個也別拿話來噎我,咱們方才至多不過鬧點小別扭,大家不會太較真吧?”

    關橫抱著肩膀笑了笑:“既然如此,那我就給你們道個歉好啦,諸位以前出的主意都是奇謀妙策,其實我是非常、非常佩服的。”

    聽到關橫突然轉變態度,認了個錯,猰貐鑿齒它們也不好意思再說什么,大家隨便嘀咕了兩句,俱都不再計較。

    “呼,你這張嘴呀,總是惹麻煩。”卿凰松了一口氣,又伸手擰了一下關橫臉頰,他故意夸張叫道:“別擰、別擰,再這樣就毀容了。”

    “呸,你又不是什么帥哥,怕什么毀容?”卿凰訕笑著松開手,此時此刻,小黑、若桃和老猴都跑了過來,她懷里還抱著一堆果子。

    “姐夫,你瞧瞧,這就是六倀鬼它們用靈氣催生出來的酸果。”小黑帶著幾分壞笑,把果子遞到他嘴邊說道:“來,嘗嘗吧,我估計是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你估計?我可不相信。”關橫連連擺手說道:“靈氣催生出來的果實,咱可是不敢吃的,這種東西有悖大自然正常規律,味道肯定不正,還是拿去喂給癩斑犀它們吃吧,因為癩斑犀不在乎什么口感。”

    “嘁,你也太精明了,居然不上當。”小黑有些失望的掂了掂手里的果子,而后聳聳肩言道:“愛吃不吃,告訴你,反正老猴和犟駝已經吃了不少啦。”

    關橫扶額苦嘆說道:“別拿那兩個家伙相提并論,我可是個‘人’啊!”

    ……

    就這樣,眾人搜集了上百顆豹斑酸果帶在身上,就此出了石林,迅速返回了古柏樹屋那邊。

    “喂,大家可算是回來了,我還擔心你們趕不上瞧見小鳥出生的一刻呢。”此時此刻,古桑女從樹屋房間里跑了出來,她大聲叫道:“快過來呀,玄翎花鶄的蛋要破殼了。”

    “什么?!趕得真是太巧了。”關橫他們立刻把豹斑酸果遞給走來的柏翁處理,而后隨著古桑女跑進了房間。那兩個正在孵蛋的玄翎花鶄和另外兩只都嚇了一跳,有些慌亂。

    見此情景,卿凰馬上說道:“別著急、別著急,我們只是來瞧瞧而已。”

    “咔咧……”就在她剛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其中一個蛋殼已經開始徹底龜裂,緊接著,被里面的小家伙戳破了一個洞。“喂喂,讓我先看看……”

    “不對,我要看。”

    “噓噓……”見到四女爭執,關橫把食指放在唇邊低聲道:“都安靜一點。”

    “你們知道嗎?小鳥破殼之后,不管看到誰的笑臉,以后都會和那個人最親近。”

    關橫又接著言道:“所以嘛,你們還是整理一下儀容,放松心情,拿出最好的一面,讓小家伙感到世界是美好的,懂了嗎?”

    “是這樣嗎?”古桑女和卿凰、若桃、小黑聽了他的話,俱都老老實實放松了下來,不敢再繼續爭執,可是關橫卻趁機擠到了她們四個的前面,心中暗笑:“還是剛出生的小家伙先看看我吧。”

    “咯咧、啪嗒……”說時遲,那時快,一個小花鶄終于破殼而出,關橫和眾人齊刷刷圍攏過去,卻被正在孵蛋那兩只大鳥張開翅膀擋住,其中一只還對關橫叫了兩聲,卿凰聞聽,臉色都變了。

    “阿橫,這兩只大鳥都說了,孩子出生必須想看見父母,叫你……還有我們躲遠一點。”卿凰狠狠一擰關橫腰間的軟肉,在他耳邊低語道:“好啊,你支開我們,原來也是想讓小鳥先看看自己。”

    若桃幫腔道:“就是啊,公子,你太過分了。”

    “臭姐夫。”

    “死關橫。”

    小黑和古桑女也齊聲道:“自私自利,是沒有好下場的。”

    “呃,你們就知道說我。”關橫一指自己的鼻子說道:“我、我不是也沒看見小鳥嗎?”

    四個女孩齊聲說道:“你那是活該。”

    “咕咕……咕咕咕……”就在下一刻,幾只花鶄發出柔和叫聲,是在召喚大家可以過去圍觀了。

    “太好了,走走,去看一看剛出生小花鶄。”

    “哎呀,若桃,你粗聲大嗓門,記得說話時壓低一點,別嚇到小鳥。”

    “小黑,別用手去亂摸。”

    “古桑女,你靠得太近了,看看,小鳥都發抖了,往旁邊站站。”

    “卿凰,你……”關橫此刻說順了嘴,正想繼續挑一挑對方的毛病,可是卻被卿凰狠狠一瞪,他馬上把話鋒一轉:“你的形象最好,來來,咱們先瞧一瞧。”

    其余三女異口同聲叫道:“哼,你也太偏心了吧?”

    ……

    就在大家在房間里圍著幾只剛出生的小花鶄,七嘴八舌笑談的時候,吞鬼喵沒精打采的走到了另一個屋里,它看了看榻上昏睡小白貓,顯得十分焦急,忍不住喵嗚叫了一聲。

    下個瞬間,小白那只搭在榻邊、有氣無力的前爪突然動了一下,見此情景,吞鬼喵大喜過望,頓時疾奔了出去。

    “喵嗚、喵嗚!”數息之后,突然沖進花鶄房間的吞鬼喵沖著大家連聲鳴叫,小黑說道:“吞吞,別這么沒規矩,你會嚇到小鳥的。”

    “等等,吞鬼喵現在最關心的就是小白了……”關橫突然失聲叫道:“哎,會不會是小白突然醒了?”

    這句話甫一出口,他伸手抓住吞鬼喵的背毛,又說:“我先去看看。”

    數息之后,關橫快步跑進房間一看,小白果然晃顫著身子,從榻上勉強爬了起來。

    “喂喂,你才剛剛醒來,太虛弱了。”關橫急忙走過去,把小白貓抱在懷里說道:“是不是餓了?我去給你弄點食物來。”

    “喵嗚……”看著對方低鳴著搖搖頭,吞鬼喵此刻也跳到榻上,關橫立刻一拍腿:“對了,獵獬的金線分身可以給我翻譯你說的話,稍等。”

    獨角獵獬的金線分身可以縮在關橫耳中,讓他徹底明白各種獸類語言,不過關橫自從用這東西聽了一會犟駝和尸馬聊天對話以后,就沒再用過,因為那兩個家伙的嘴實在是——太碎了!

    此時,關橫讓獵獬分身停在耳中,他接著對小白貓開言:“來吧,你想告訴我什么事情?”

    “我、我好害怕……”小白貓突然呻吟一聲,語氣里帶著些許痛苦,旁邊的吞鬼喵急了,嘴里叫道:“親親,是哪里不舒服嗎?”

    “喂,你閉嘴,再啰嗦本少爺就把你扔到房間外面去。”關橫瞪了吞鬼喵一眼:“每回能聽懂你說話的時候,你都是在撩撥小白,這種事情什么時候做不行?非得挑在這個節骨眼上。”

    被對方這么一罵,吞鬼喵頓時把腦袋耷拉了下來,不敢再多嘴了。

    關橫又接著問:“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就是、就是那個怪物的吼聲,嚇死我了。”小白此時支支吾吾低語道:“我的腦子對于遇到你們之前的事情,記得不太清楚,可、可唯獨這吼聲,讓我記憶猶新,讓我害怕的發抖。”

    “什么?有這種事情?”關橫心說:“這小白貓是在什么時候見過九嬰的分身嗎?亦或者是本體也說不定。”

    “對了,你以前說過,自己曾經被魘化盟那個巴隆抓住,囚禁過一段時間對吧?”關橫突然問道:“難道說,是在那個時候遇到的九嬰?”

    “九嬰?那是誰呀?”小白此刻緩緩搖頭,又繼續開言:“我好像沒見過你說的這個家伙。”

    聞聽此言,關橫微微一皺眉:“怎么,沒見過?”

    “對呀,而且,我說的是,聽過那種可怕的聲音,不過是誰發出來的,我真的不清楚。”小白貓說著,又感到有些疲倦,忍不住往關橫懷里縮了縮。

    它再次低語道:“這幾天我在做夢的時候,經常會在夢里聽見吼聲,好怕呀、好怕,現在我才知道,為什么自己想隨著你們去魘化盟的老巢,因為我就是在那里聽見的吼聲。”

    眼中閃爍著莫名慌亂之色,小白貓繼續說:“如果不弄清楚‘它’的來源,我怕自己到了死亡的那一刻,還會被這種恐懼籠罩。”

    “真可憐。”關橫和吞鬼喵不約而同開口,小白貓卻說道:“讓你們知道真相,不是為了可憐我這么簡單,關橫,你可是我的仆人,一定本小姐擺平這件事才行。”

    “是是是,現在你最大,行了吧?我的貓小姐。”關橫此時也是半開玩笑地說道:“那么,告訴本仆,你想要什么?”

    “呃,我還是困,不過在別的地方睡不踏實,就借你的懷里睡一覺。”話音甫落的時候,疲憊的小白貓已經在他懷里合上二目,呼呼睡著了。

    “喂,這樣就睡著了?你剛才不是還說自己做噩夢嗎?”關橫苦笑著搖了搖頭,他自言自語道:“被你這么縮在衣襟里,我還能做什么?算了算了,我也小憩一會吧。”

    說罷,他對吞鬼喵揮手說道:“去和卿凰知會一聲,如果她們要找我,就來這里。”

    “喵嗚——”聞聽此言,吞鬼喵一晃身就溜下了床榻,朝著門外跑去。

    此時此刻,卿凰和小黑、若桃、古桑女已經走出玄翎花鶄房間,她們還在議論五行靈禽的話題呢。

    若桃說道:“想不到,大花鶄想把窩巢重新搬到屋頂去,說是方便教給小鳥如何飛行,呵呵呵,有意思。”

    “是啊,想想當初,這四只花鶄好可憐,心臟都被人奪走一半,自己變成了半禽半尸的怪物,要不是阿橫救了它們,如今的小鳥兒也不會出世了。”

    卿凰嘆了一口氣,繼續言道:“要是毀滅一個生命,似乎相當簡單,可要是挽救它們,就困難得多了,希望我們的努力不會白費,即使是離去以后,玄翎花鶄這個族群也可以繁衍生息下去。”

    “對了,咱們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小黑突然說道:“光顧著逗弄小鳥了,有誰看見姐夫去哪里了嗎?”

    “喵嗚。”吞鬼喵此刻從遠處溜溜達達竄蹦過來,噌的一下落在了卿凰懷里,低低的叫了幾聲。

    “哦,我明白了。”卿凰笑著開言道:“阿橫正在陪小白呢,咱們也不要去打擾了,告訴柏翁,休息半個時辰,而后在上午出發就行了。”

    ……此時此刻,距離邪王血堡不足數里之遙的地方,一眼望去,全都是漆黑的帳篷。

    “噠噠噠——噠噠噠——”陡忽間,數騎從遠處疾奔而來,其中一個倏地勒住自己的坐騎,揚聲吼道:“魘化盟千人軍,全部出來集合!!”

    “噢噢噢噢——”說時遲,那時快,一陣陣驚天動地的吼聲赫然響起,黑壓壓的人群迅速集結,眨眼間就站在了這幾匹馬面前。

    五個全身黑甲、體表縈繞邪氣的壯漢邁著大步走來,齊刷刷躬身行禮:“參見‘谷曇’長老。”

    “哼,這些俗禮還是免了吧。”那個叫谷曇的長老面如黑鍋底,此時倒豎兩道掃帚眉沉聲說道:“如今,本盟竟然被寥寥數個強敵打上門,實在是有些丟人,我問你們,想不想把那些家伙斬盡殺絕?”

    霎時間,這群魘化盟千人軍頓時暴吼道:“想——想——想——想——”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前往遗漏 足彩总进球窍门 赚钱励志句子 二肖中特期期100准1 北京赛车pk10网站 申城上海麻将app 极速飞艇网页计划 腾讯欢乐升级拖拉机 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