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三十七章 仇恨與墮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東方的天空被一束耀眼的金光照亮,在托爾瓦薩邊界巡邏的巨魔正準備收縮防線,一枚箭矢從樹林深處出現,瞬間便穿透了瞭望塔上的巨魔胸膛。

    “敵襲!”

    “是精靈!”

    ……

    看著遠處的密林中出現無數嬌小的身影,那名被箭矢貫穿心臟的巨魔用盡最后的力氣吹響了號角。

    低沉綿長的號角聲穿透了叢林,在這片山嶺中不斷回響,遠行者的大部隊如同金紅相交的浪潮,瞬間便沖破了邊防線。

    絕對的人數優勢讓這些巨魔獵頭者根本無力抵擋,靈巧的游俠如同一柄柄利劍,朝著山嶺深處的托爾瓦薩急速行進。

    “瘋了,真是瘋了!”維里恩和其余幾名法師隱藏在大部隊之中,看著這些游俠對逃竄的巨魔獵頭者絲毫不加理會,悶頭朝著前方沖去,他不禁瞪大了雙眼。

    “這跟計劃不一樣!你們的上尉呢?”剿滅與攻堅戰是完全不同的概念,雖然維里恩是一次隨軍打仗,但是并不代表他不知道戰爭的危險。

    集火施法者和指揮官是贏得戰爭的快捷方法,每放走一名巨魔,維里恩心頭的不安就會濃烈一分。

    “大人已經在目標位置等我們了,我們必須趕在巨魔組織好防線之前攻破托爾瓦薩,法師,加快你的速度!”

    “不,這是欺騙!昨天不是這么說的!這不是我們的任務!”

    “法師,你要適應戰爭的變化,如果你想違抗軍令,我很樂意先斬后奏。”

    ……

    “不是讓你去談判嗎?!”老巫醫看著身前這名渾身染血的巨魔同胞,不敢置信地怒吼道,“為什么會弄成這樣?”

    “精靈,來了……”隨著巨魔開口,止不住的鮮血順流而下,吐出最后一口氣,他渾身一顫,直挺挺倒在了血泊中。

    “該死,他們一點都不在乎這個廢物俘虜,這些無情無義的雜碎!”年輕巫醫朝洛瑟瑪的方向吐了口唾沫,隨后抓起腰間的手斧就想上前。

    一把將自己沖動的兒子攔住,老巫醫開口道:“你想干什么?”

    “我要殺了他,剝了這個廢物的皮,讓那些精靈看看,這就是魯莽的代價!”

    “不,這個精靈還有用,我們必須用他拖延時間。”

    “父親,你還不明白嗎?祖瑪洛什那個家伙已經把我們放棄了!我們只是誘餌!是吸引那些精靈游俠的棄子!”

    老巫醫怔住了,看著自己的孩子對自己怒目相視,他心中的那絲希翼不禁動搖了起來。

    咻!

    疾馳的利箭撕裂空氣,只聽一聲布帛撕裂的動靜傳出,一枚帶血的箭矢從巫醫的眉心中央竄出。

    還不等老巨魔回過神來,那枚從箭簇上一直延伸到翎羽根部的刻痕綻放出耀眼的橘黃色光芒。

    “不!”看著貫穿自己孩子的箭矢噌的一聲騰升起火焰,老巫醫發出撕心裂肺的咆哮。下一刻,年輕巫醫臉上的木質面具被烈焰瞬間引燃,在騰升的高溫燒灼下,被火焰箭射中的巫醫哀嚎著倒地。

    僅僅片刻,巨魔的生命氣息化作了飛灰。

    修長笨拙的手臂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向前伸去,老巫醫一把將年輕巨魔的尸體抱住,由于動作幅度太大,連面具都掉在了地上,露出一張被刀疤幾乎分成兩半的老臉。

    兩個矯健的身影在他深褐色的眼眸中清晰起來。

    蘭洛斯將手中的六枚奧術飛彈朝前飛快擲出,只聽一聲聲脆響,一名剛剛轉身的巨魔瞬間便被碾碎了全身的骨頭。

    隨著一道光芒閃過,疾風之刃輕松斬下了他的頭顱。沐浴鮮血,蘭洛斯的呼吸再一次加重,眼中的猩紅流光似乎有了加深的趨勢。

    另一邊,哈杜倫連續數箭逼退了巨魔守衛,拔出彎刀便劃過了洛瑟瑪的身體。

    “喝!”低聲怒吼,洛瑟瑪使出渾身力氣掙脫了束縛,一個翻身穩穩落地。順手撿起長弓,搭箭射擊,整套動作一氣呵成。

    “我狼狽的上尉,需要幫忙嗎?”一刀擊殺身前的巨魔,哈杜倫來到洛瑟瑪的身后,兩人十分默契地靠在了一起。

    “咳咳,被這些巨魔的巫毒術坑了一把,那些霧氣影響了我的神智和判斷……”

    “算了,不提了,你最好還是去幫幫那個法師吧。”操起巨魔掉落的長矛,洛瑟瑪一個箭步沖了上出去。

    哈杜倫將目光放在了蘭洛斯那邊,只見后者在巨魔戰士的攻擊下不斷后退。盡管有攻速加成,但奈何力量和敏捷屬性過低,對抗這些有體型優勢的敵人,蘭洛斯處于極大的劣勢。

    狂暴不僅會影響蘭洛斯的身體,更重要的是,情緒。

    該死的雜種!

    被動讓蘭洛斯的怒火愈發騰升,右腳奮力一彈,精靈少年拉開距離,猩紅的雙眼頓時浮現出一抹綠光。

    邪能燃燒!

    吼——

    嘶啞的怒吼充滿了原始的力量,原本還想上前幫忙的哈杜倫不禁停在了原地。

    伴隨一道閃光,只聽噗嗤一聲,一條修長的手臂高高飛起,連帶著巨魔的大片肩胛骨。

    來不及哀嚎,疾風之刃在空中劃過一道駭人的弧線,又是一具無頭尸體癱倒在了地上。

    “嚯,兄弟,你揮刀的角度和力道都很不錯嘛,做什么法師?要不跟遠行者混得了。”哈杜倫十分隨意地將刀刃扛在肩上,有趣的目光不斷在蘭洛斯身上來回。

    “沒興趣。”將疾風之刃上的血跡甩干,蘭洛斯無視身邊的哈杜倫,提著刀就朝敵人沖了過去。

    “嘿,你不是說救完人就撤嗎?”

    “計劃變了。”一腳踩碎巨魔的腳趾,蘭洛斯借力高高飛起,趁對方因痛苦哀嚎而向后仰頭,疾風之刃輕松在對方的喉嚨上留下了一道猩紅的血線,“現在我們的任務是……”

    “殺光這些巨魔!”噴涌的鮮血如暴雨般傾瀉在身旁,蘭洛斯渾身上下都充斥著血腥的氣息。這種兇煞的感覺,讓哈杜倫的心跳都不由得漏了半拍。

    “畜牲……”緊緊抱著年輕巫醫的身體,老巨魔的目光不曾離開對方扭曲焦黑的面容半步,直到一抹屬于巨魔的鮮血濺落到他的手背,他終于看向了那三名在巨魔包圍圈中依然游刃有余的精靈。

    “我要你們償命……”

    “你們,都得死!”

    原本濺落在手背的鮮血突然呲呲作響,好似沸騰了一般。只見一道騰升的氣流逐漸在老巨魔的身邊涌動,下一刻,這氣流突然變得黯淡,黑色的能量迅速在他的面前匯聚起來。

    “咯咯,你果然還是選擇了我們。”由暗影能力組成的兩只干枯手掌向相反方向緩緩拉開,空間仿佛被撕裂的布帛,一道漆黑的傳送門逐漸出現在了空中。

    “除了我的兒子,其他的靈魂,任你食用。”老巨魔渾濁的雙眼沒有絲毫感情,唯有當他的視線放在那些精靈身上的時候才能看到一絲波動。

    恨,無盡的憤恨!

    “我只要他們的命!”

    皮質三角褲、抹胸,極其火辣的裝束將大片雪白粉嫩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小巧的黑色肉翅輕輕撲扇,彎曲的犄角,蹄狀的小腿,獵奇的外貌卻散發著一種讓人無法挪開視線的魅力。

    魅魔……

    為了復仇,老巫醫選擇了向曾被自己和神靈唾棄的力量低頭。

    “如你所愿。”從腰間抽出漆黑的長鞭,響亮的破空聲劃破天際,戰場中的尸體上不斷有慘白的能量朝魅魔身邊匯聚,褐綠色的兩個漩渦迅速浮現在她的兩旁。

    吼——!

    野獸的咆哮震耳欲聾,兩只丑陋的四腳怪物瞬間從傳送門中沖出。

    是地獄獵犬!

    盡管在狂暴的影響下,蘭洛斯很少去思考除了與敵人廝殺之外的事情,但是在如此濃郁而刺鼻的邪能味道刺激下,精靈少年卻莫名冷靜了下來。

    “咬死他們!”

    隨著魅魔一聲令下,兩只地獄獵犬低吼著朝三名精靈發起了沖鋒。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内蒙古十一选五 安徽快三遗漏时时彩 体育彩票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棋牌移动版世界 二八杠怎样做代理 江苏时时彩11选5 数吗喷绘赚钱吗 合数单双中特 600285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山西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