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0011 冰霜使與黑玫瑰3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弗雷爾卓德·石灣鎮紅燈巷】

    吟游想不通這個對著火爐打了一輩子鐵、朝六晚七二十年如一日甚至對隔壁早年喪夫風韻猶存老板娘再明顯不過的暗示都熟視無睹的木訥大叔為什么會帶他來這種地方。

    逼仄的紅燈巷只容得下三四人并肩而行,兩側虛掩的門窗前拉著各式半透明卻花花綠綠的簾子,每隔一段距離便有那么一兩個穿著奔放、露出纖長胳膊和白皙腰肢的女人倚靠著門,在那里花枝招展。

    吟游面皮有些發燙,不自覺地埋下了頭,多綢的女人們哪兒會這么穿?想都別想!無非就是那么些個仗著自己青春靚麗的小姑娘從走販那里采購一些胭脂水粉眉墨唇彩,膽兒大的頂多再往耳垂上扎兩個眼兒,墜上那么一副閃閃發光的耳環,哪兒敢穿成這樣?那還不得被一些年老珠黃妒心不減的婦人在背后指指點點嚼爛舌根?

    他側眼瞧了瞧大叔,發現他依舊罩著兜帽,陰影下的眼睛直視前方,對那些發嗲放媚的鶯鶯燕燕置若罔聞,看不出一絲情緒,甚至有些個膽大的姑娘已經貼到他的身側,也被他當做了空氣。

    那些女人見勾引這老的不行,不由啐了一口,暗罵無能,然后又將目標轉移到吟游這邊,眾多目光在他面上與身下來回游移。

    他哪兒經歷過這般陣仗,一抬眼,旁邊一個看起來比吟游大近十歲的“嬸嬸”向他拋了個媚眼,一只纖手似乎無意間劃向自己兩腿根部,吟游不覺瞥眼看去,那女子穿著一身紅色旗袍,下半部分開叉到了腿根,露出里面白花花的豐腴大腿和下擺間若隱若現的黑色陰影。血液似乎都沖上了頭頂,吟游的臉瞬間紅到了耳根,只感覺脖子面皮耳根好像被澆了辣椒油,火辣辣的,那眼皮也似乎是看了不該看的東西,一陣陣的發燙,于是忙將頭垂到了胸口,眼觀鼻、鼻觀心,再不敢隨意抬頭了。

    賈克斯在臨近巷尾的時候停了下來,虛掩的門不一會兒便開了,里面走出一個女子,笑意盈盈地迎他進去,卻很識相的與賈克斯保持了距離。吟游內心掙扎了半天,好容易狠下心來,頭一低,牙一咬,想要跟上去,卻一頭撞上了某個柔軟的地方。

    從側間出來的女子著一襲深紫色旗袍,她被撞得小退兩步,然后雙手正了正胸部,帶著意味深長的笑意盯著他道:“小朋友可不能毛手毛腳的哦!”

    吟游只感覺被撞的額頭上傳來一陣陣溫潤的舒適感,鼻間還縈繞著濃郁的不知名香味,再一抬眼瞧見女子護胸的雙手便覺得自己似乎犯了大錯,于是一時間面色通紅,結結巴巴竟憋不出話來,他想要找到賈克斯,卻發現大叔早消失了蹤跡。

    那女子風情萬種地踱步過來,將退到巷子邊緣不知所措的吟游拉進了屋子,拉到了床邊。

    四角微弱的燈光在紅色的墻紙上來回折射,將整間屋子映射成昏暗迷離的紅色,空氣中彌漫著絲絲迷失心智的粉塵。

    “小弟弟,”女子語氣變得軟糯起來,“你來這里是干什么呀?”

    吟游起了一陣雞皮疙瘩,不由結結巴巴道:“我我……”他指了指更深處的屋子,“大叔帶我來的……”

    女子突然換了個姿勢,緩緩抬起左腳,在吟游眼皮子底下將一條腿斜跨上床,絲裙被她的動作開叉到極致,盡頭的陰影沖擊著吟游的的神經,他瞥眼間瞧見女子大腿根部隱約顯露出部分花紋,似是半朵黑色的玫瑰,于是眼皮燙的厲害,手足更加拘謹,像個犯錯的孩子一般埋首望地不敢直視。

    “那位大叔……他是做什么的啊?”

    “打、打鐵……”吟游咽了口唾沫,“咱家是……開鐵鋪的……”

    “小弟弟,你沒說真話哦……”女子一把捉住吟游的手,柔弱無骨的十指在他手心手背來回滑動,還帶著絲絲溫潤潮氣,然后又順著他的臂膀緩緩攀沿,帶著一股年輕人無法抑制的媚意,擦著他的面部,摸向他的胸前。

    吟游渾身變得僵硬,從未經歷如此陣仗的他正手足無措,衣襟中卻忽地竄出一物,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女子手上掠過。

    女子驚叫一聲,半坐在床上的身子頓時跌落下來,吟游當機立斷一個跨步閃了開來,任她摔在地上,轉頭一看卻是那藏在他懷中的牙牙,大概是被女子叨擾了好夢,這才氣勢洶洶地躥了出來。

    吟游解了燃眉之急,又見女子好像摔得不清,氣氛有些尷尬,于是忙揪住耳廓狐脖子后的厚皮,一股腦兒的塞進懷里,三步并作兩步逃離了屋子。

    屋子里的走廊遠比外面的巷道更加逼仄,只容一人通過的走道兩側有很多扇緊閉的門,那門又矮又窄,黑黢黢的,像是一塊塊森冷的墓碑。不過倒是有那么一些門虛掩著,賈克斯瞥眼瞧去,黑暗中有個一動不動的影子。女子將賈克斯帶領到最后面的一間屋子,然后轉身合上門,便不見了蹤影。

    與其說這是一間屋子,不如說是一片用簾子隔起來的空間,隔著簾子模模糊糊的,瞧不真切外面的光景,賈克斯也懶得去瞧,他坐在那凳子上,抄起桌上的茶壺,正要給自己倒杯水,側面的簾子卻忽地被掀開,穿著深紫色旗袍的嫵媚女子徑直走來,取過賈克斯手上的壺,稍傾半杯,聲音異常嫵媚,恭敬卻不畏懼,“奴家愿意為您排憂解難,任何事情——”

    賈克斯將半杯茶水一飲而盡,似乎覺得不解渴,于是拿過水壺再次給自己滿上一杯,道:“我需要獲取一些情報。”

    “奴家知無不言。”

    她當然不會不知道賈克斯的身份,相反,還了解透徹得很,若是連這個人都不認識,那么她們黑玫瑰,便沒有存在下去的理由了,這個遍布符文之地的情報點可不是浪得虛名的。如果說地眼掌控的是整個大陸的尖端情報,那么黑玫瑰掌握的便是人流集聚間的市井流言,換句話來說,地眼只為掌握有一定身份地位實力財權的人服務,黑玫瑰卻是為三教九流五行八作上到天子帝王下至農夫走販全天下所有人提供信息,并且所提供的信息要更加廣泛,一些地眼不愿意浪費精力或者說不屑于了解的消息,黑玫瑰都有渠道獲得。甚至在各大陸范圍內,你想要知道某一平民百姓在某一天、某一頓吃了些什么,她們可能都一清二楚,只要你有足夠的籌碼。

    而賈克斯之所以擯棄地眼而選擇黑玫瑰,是因為他信任人類,要比信任那冰雪中的東西,要多一些。

    “瓦洛蘭近二十年局勢如何?”

    “諾克薩斯十年前兵臨艾歐尼亞,無功而返,德瑪西亞嘛還是那么副古董模樣,反倒是阿瓦羅薩最近好像出了些亂子,那些自稱寒冰后裔的人,起了內訌……哦……諾克薩斯現在已經易主,新任統領名喚‘斯維因’。”

    賈克斯頓了頓,手指在杯沿轉了又轉,半晌才猶豫道:“南方呢?”

    “恕瑞瑪啊……”女子想了半天,“除了那些個宗教,就只剩下諾克薩斯搞出來的狼藉了。”

    “如斯維因這般新生代英雄,江湖上出現不少吧?”

    女子捂嘴嬌笑:“英雄又不是蘿卜白菜,哪兒來得那么容易!那斯維因也不知道是撞了什么大運,竟成了諾黨的統領,反倒是那嗜殺成性的僧人和那狂傲不羈的劍圣……都消失了蹤跡!”

    “有符文法師的消息嗎?”

    女子委屈道:“如您這般英雄人物,黑玫瑰哪兒敢窺探半分?”

    賈克斯瞥了她一眼,問出了最后一個疑問:“歷史上凜冬都是從長城以北登陸,為何這次……偏偏選中了多綢?”

    女子微笑的面容終于沉凝下來,符文之地大多數人都將凜冬當做一般的暴風雨雪寒氣潮流,然而只有接觸過其中辛密的人,才會知道它的可怕,她微皺著眉搖頭道:“上一次凜冬還是千年前……如今的符文之地沒有誰經歷過它,經歷過的都已經與世長辭——或者說‘永世長存’了,黑玫瑰的根基不在弗雷爾卓德,對這些冰雪也是知之甚少,您找錯地方了,我想這個問題霜衛要塞里的那些東西是最清楚不過了……”

    賈克斯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起身便走,他不需要支付報酬,因為他——賈克斯出現在這里的訊息,便是最昂貴的報酬。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天津11选5奖金 江西新时时彩历史数据 浙江飞鱼 李逵劈鱼手机版下载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qq分分彩是什么 快乐彩老11选5 双色杀红球好的专家 扑克牌图片 668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