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1558章 逃走的半祖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隨著這股恐怖撕扯力的消散,再看下方,東方墨一頭長發以及身上的黑色道袍被吹拂而起,發出獵獵聲響,這時他嘴角含笑,身上卻沒有任何傷勢。

    只見他大袖一拂。

    “呼……呼……呼……”

    本命三石化作三尺大小,并旋轉著沖天而起。

    但聽“轟隆”一聲巨響,毫無花哨的轟在了那層生羅珠激發的光幕上。

    遭此一擊,紅色光幕終于靈光狂閃起來。

    見狀東方墨心神一動,三顆本命石旋轉著墜落,接著他體內法力毫無保留的鼓動。在三道厚重的破風聲中,三顆本命石再度沖天而起。

    “轟隆!”

    這一次,頭頂的紅色光幕震顫得越發猛烈,表面靈光都要熄滅一般,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

    東方墨眼中精光一閃,他右手抬起,屈指一彈。

    “刺啦!”

    一道淡若不見的細絲,從他右手的食指上激射了出去。

    “噗!”

    但聽一聲輕響傳來,而后就看到頭頂的紅色光幕驟然暗淡,表面更是浮現了一條條裂紋,接著“波”的一聲就碎開了。

    隨著東方墨隔空一攝,將紅色光幕穿透的碧游絲激射而回,重新纏繞在了他的指尖。

    這時他心神再次一動,頭頂的三顆本命石呈現跟上方十二顆生羅珠相反的旋轉方向,筆直的沖了上去,瞬間就沒入了十二顆生羅珠旋轉形成的漩渦中。

    “嗡!”

    僅此一瞬,就見十二顆正方向旋轉的生羅珠,旋轉之勢猛然一頓。

    但是此物形成的漩渦,卻是將三顆本命石給死死禁錮在其中,一時間三顆反方向轉動的本命石仿佛陷入了泥潭。

    東方墨嘿嘿一笑,而后雙手猛地向上一抬。

    “唰唰唰……”

    一根根銀白色的枝椏爆射而去,盡數沒入了生羅珠轉動形成的漩渦中,隨著下方那株古樹的一個抖動,無數的銀白色枝椏猛然一攪。

    “嘭!”

    霎時,終于看到十二顆旋轉的生羅珠轟然爆開,一顆顆飛了出去,打在四方的石壁上,發出了砰砰的聲響。

    至此,頭頂的通道才算是被完全給打開。

    東方墨對著本命三石一招,甚至沒有心思去將下方的化作古樹的拂塵給收回。只見他化身一道流光,向著頭頂掠去。

    此時生羅珠被轟散,此物散發出來的驚人煞氣,也不由一頓。下方尚未被完全侵蝕心智的青靈道宗修士,眼中的血絲終于不再繼續增加。

    “走不了的!”

    眼看東方墨沖天而起,十二顆生羅珠中,每一顆都傳來了噬魄的聲音。

    雖然十二顆生羅珠四散而開,可是下一息每一顆上都爆發出了一股血光,頃刻間就將五丈大小的通道給照的血亮。

    在這股血光沖擊之下,東方墨身形就像被一股巨力給轟在了身上,沖天而起的身形猛然向下墜去。

    并且當這股血光照耀在下方的眾人身上后,所有人的雙目瞬間變得血紅,口中更是發出了不似人聲的咯咯怪叫。

    恰在此刻,東方墨也正好落入人群中。

    此刻近四十雙眼睛盡數落在了他的身上,讓他有種不寒而栗之感。

    看到這一幕他大驚失色,即使是血脈之力爆發,恐怕他也不大可能是數十個被迷失了心智的同門的對手。

    就在他這般想到之際,數十人拉出一道道殘影,從四面八方向著他沖了過來,就要將他給淹沒。

    “嗡!”

    東方墨陽極鍛體術運轉,渾身爆發出了一股驚人的排斥之力,蕩在了這些人的身上。

    將這些人阻擋一瞬的剎那,只見他手指掐動,口中念念有詞,渾身上下頓時彌漫出了一股黑色的煙霧。

    電光火石間,從煙霧中兩只修長的五指探了出來,對著一個雙目血紅的少女,以及一個身著道袍的老者一把抓了過來。

    在這兩只手掌一攝之下,少女還有那老者身軀向前一個趔趄,仿佛主動送了上來。

    “啪”的兩聲,那兩只五指修長的手掌,就蓋在了少女和老者的天靈。而后一股精純的黑煙,便沒入了二人的天靈當中。

    僅此一瞬,兩人的身軀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漆黑如墨。二人的十指,也長出了鋒利尖銳的黑色指甲,泛著幽幽的冷光。

    下一瞬,抓住這兩人天靈的兩只手掌,掌心的吸力陡然變成了一股排斥之力。

    “呼啦……呼啦……”

    在這股排斥之力下,二人的身形頓時向著后方拋飛了出去,落入了人群中。

    恰在此刻,周遭數十個被東方墨陽極鍛體術散發出的排斥之力抵擋的眾人,手中也打出了一道道術法靈光,向著他轟了過來,瞬間將他給淹沒在了其中。

    “轟隆隆……”

    數十道術法靈光轟在了東方墨激發的血色罡氣上,爆發出了一大片璀璨的五色光芒,一股恐怖的撕扯力再度在通道中蕩開。

    “咻!”

    東方墨的身形宛如破麻袋一樣向著下方倒飛了出去。

    但是這一次尚在半空,他身軀就強行一扭,穩穩站定,將空間都踏出了一圈波紋。此時他嘴角含著鮮血,眼中滿是戾色。

    血脈之力爆發之后,他硬生生地承受了數十位攻同階修士的攻擊。

    抵擋下來眾人的這一波攻勢后,只見他咧嘴一笑,眼中滿是獰色的看著頭頂的數十人。

    在他的注視之下,這頭頂數十人中,爆發出了兩圈激烈的戰團。

    只見中了他絕靈咒的那個老者和少女,此時齜牙欲裂,尖銳的手掌不斷的插入周遭失去了理智的同門身軀中。

    而后就看到這些同門的身軀也變成了漆黑之色,并轉而對周遭之人下手。

    瘟疫一般的絕靈咒瞬間就從頭頂數十人中爆發開來,并且以一種恐怖的速度蔓延。

    “唰……唰……唰……”

    就在東方墨陰冷注視著這一幕之際,此時有三道人影,從上方的人群中激射而下,向著他殺來。這三人顯然是漏網之魚,沒有中絕靈咒。

    讓人詫異的是,這三人當中有兩個還是東方墨的老熟人,其中一個正是那司馬家的月袍青年。

    而另外一人,赫然是端木青。此女即使有著破道境后期修為,但也被生羅珠爆發出的驚人煞氣給侵蝕了心智,而今雙目血紅。

    這倒并非是此女實力太過于不濟,若非東方墨有一顆生羅珠在手,他也是無法抵御十二顆生羅珠爆發出來的驚天煞氣的,下場多半也是失去神志。

    至于最后一人,則是一個修為足有破道境大圓滿的中年男子。

    看著這三人東方墨陰冷一笑,竟然巍然不動的站在原地。

    恰在此刻,那滿臉猙獰的中年男子,將手中一只羅盤向著他當頭一照。

    “咻!”

    一道手指粗細的黑白二色光柱,向著他眉心迸射而來。

    東方墨翻手取出了逆星盤,同樣對著這道黑白二色的光柱一照。

    “咻!”

    當此物照耀在逆星盤的鏡面上后,頓時一個反射,以更快的速度向著那個月袍青年爆射了過去。

    “嘭!”

    當這道黑白二色的光束刺在此人的眉心,月袍青年的頭顱轟然炸開,紅白之物四處飛濺,無頭尸體更是軟綿綿從半空墜落而下。

    至此,當年被他斬殺了分身的此人,而今第二次死在了他的手中,從此這位司馬家的月袍青年,也徹底的生死道消了。

    “咻!”

    就在這時,第二道黑白二色的光柱從中年男子手中羅盤上激發,再次向著東方墨爆射而來。

    東方墨依然是簡簡單單的將逆星盤擋在面前。

    “咻!”

    這一條黑白二色的光柱一個反射,這次原路而回,轟在了中年男子手中的羅盤上。

    但聽“轟”的一聲,此人手中的羅盤還有雙臂陡然炸開,接著在他丹田的位置,還多出了一個前后透亮的大洞,此人亦是身軀從半空墜落了下去。

    這些人喪失心智之后,完全就是一具只知道殺戮的傀儡,幾乎沒有什么靈智可言,所以如此輕易就死在了東方墨的手中。

    這時就只剩下了最后一個向著他沖來的端木青,此女而今距離東方墨已經只有三丈不到。

    看著此女東方墨滿是嗜殺之意的眼中,竟露出了一抹遲疑之色。

    思量間他翻手取出了一只黑色的轉經輪,此物正是當年他跟慕寒浸泡道源池的時候,在那片低法則星域上,從那個偷襲他的和尚手中得來的。

    此物乃是一件佛門的法則之寶,但是東方墨沒有修煉過可以驅使此物的佛門功法,于是就將此物用魔氣侵蝕,煉制成了一件魔寶。這辦法還是他從那魘魔族的魘姬手中知道的。

    方一將此物取出,他體內魔元鼓動,而后將轉經輪一轉。

    “嗚嗚嗚……”

    霎時,就聽此物發出了一陣低沉的嗚嗚聲。當一層黑光將沖來的端木青給照耀后,一股法則之力亦是從轉經輪上彌漫而出。

    僅此一瞬,此女就身軀一僵,并且眼中也浮現了一抹渾噩之色,不再是之前那種瘋狂。

    東方墨不過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看看能否阻擋此女,畢竟端木青當年給他留下的印象還不錯,加上二人在蝠魔人裂縫之外共事了數十年,算是有點交情,就這樣將此女給斬了似乎有點太不近人情。

    當然,若是不行的話,那他一樣會辣手摧花。

    好在從眼下的情形來看,他手中的這件法則之寶,還是能夠將此女給禁錮的。

    見狀東方墨陡然抬起頭來,看向了頭頂的方向。而這時頭頂數十個青靈道宗的修士,全都身中絕靈咒,各個身軀漆黑如墨,眼中滿是嗜血。

    于是他舔了舔嘴唇,就要再次催動秘術,讓這些身中絕靈咒的人各個自爆。如此的話,應該就能夠將頭頂十二顆生羅珠給沖開。

    可他還來不及動作,但聽“咻咻”的破風聲傳來,頭頂十二顆生羅珠,竟然全部沖天而起,瞬間就消失在了通道中。

    這十二顆生羅珠直接從地面上五丈大小的洞口掠出,并向著百里之外的某個方向爆射而去。

    在百里之外,蝠魔人那位半祖境修士,亦是雙翅狂振,向著某個方向急遁而去。

    這時的此人嘴角含著鮮血,胸膛更是出現了一個大洞。其中肉芽蠕動,在不斷生長著。

    生羅珠跟此人匯合之后,噬魄一撈之下就將十二顆生羅珠抓在了手中,接著其速度驀然大漲,一閃就消失在遠處虛空盡頭。

    看架勢,這位蝠魔人的半祖境修士竟然逃走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彩票七乐彩中奖规则 云南时时购买平台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计划 30选5开奖结果湖北 彩票图表走势大全 秒速时时没有官方 最新注册送38彩金 彩9彩票安卓 南粤36选7好彩3 手机淘宝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