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1568章 達成共識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蝠魔人女子眉頭一皺,因為東方墨的聲音竟然是從下方一株株大樹上同時傳出的,讓她無法找到聲音的源頭。

    念及此處,她頓時猜測東方墨多半是木靈族修士,只有木靈族人,才會有這種天賦神通。

    接著她就回過神來,聽到東方墨的話后,其嘴角勾起了一絲迷人的弧度。

    “你想如何商量呢。”

    “呵呵,貧道只想讓道友就此罷手而已,你我二人雖然所處陣營不同,不過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眼下可沒有必要拼個你死我活。若是道友能夠手下留情,有什么條件盡管提就是了。”東方墨的聲音再次道。

    而他所言倒并非是有意拖延,而是確有此意。

    這蝠魔人女子雖然追殺他不放,不過說不定此女也是擺在他面前的一個機會。只要能夠說服此女,那么不但是能夠解決眼下的危機,同時他身上人臉符文這個麻煩,說不定也能夠解決了。

    “咯咯咯……有意思,”蝠魔人女子忽然嬌笑了起來,酥胸更是因為她的動作而震顫著,“但你想讓我罷手,總得有點誠意吧,先站出來說話。”

    “好說好說。”東方墨打了個哈哈。

    “唰!”

    只見他的身形一花,就出現在了下方的黑色森林中,一株足有是三十余丈的黑色大樹之巔。

    這時的東方墨身上的血色火焰已經熄滅,就連身上的血霧都不知道被他什么時候給清洗干凈。唯獨手中依然握著天涯咫尺,并雙手倒背,含笑看著此女。

    眼看東方墨就這么大大方方站在她百丈之外,此女明顯有些詫異,本以為對方會推三阻四,現在看來倒是她小覷東方墨了。

    東方墨現身后,這蝠魔人女子并未立刻動手,這讓他心中一喜,暗道或許有戲。于是他便再次道:“道友想要什么條件盡管提吧,貧道雖然不算富裕,但只要是能做到的,一定不會推辭。”

    聽到他的話,蝠魔人女子似笑非笑道:“實不相瞞,你身上的所有東西我都感興趣,就連你這個人,我也很感興趣。”

    東方墨神色抽了抽,只見他臉色肅然道:“雖然貧道不是道友的對手,但是真要拼起來,貧道又一招可以瞬間將道友給重創甚至是斬殺,只是不到萬不得已,貧道不想那樣做。因為而今身在蝠魔人裂縫,可謂危機四伏,即使能夠將道友這個麻煩給解決,也會碰到其他麻煩,所以貧道才打算跟道友好好商量一二的。”

    面對東方墨威脅的話語,蝠魔人女子臉色不禁陰沉了下來,“是嗎!”

    東方墨嘿嘿一笑,“道友名叫紅煙吧。”

    “嗯?”蝠魔人女子詫異,“你怎么知道的。”

    東方墨并未解釋,而是話鋒一轉,“你應該知道血壟此人吧。”

    當聽到“血壟”二字,此女神情不禁微變,因為此人就是當初追殺東方墨而去的蝠魔人少年。后來這血壟更是音信全無,此女嚴重懷疑此人應該是隕落了。就是不知道這時東方墨突然提起血壟此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正在此女驚疑不定之際,這時就聽東方墨繼續道:“實不相瞞,此人便是死在貧道手中的。而貧道之所以知道道友的名諱,甚至對道友有所了解,也是搜魂此人后,從其記憶中知曉的。”

    “你覺得我會相信你嗎!”蝠魔人女子臉色陰沉。

    東方墨知道,只有讓此女明白他有重創她的手段,他才有跟此女談判下去的資格。

    這時他手掌一翻,就從掌心取出了一柄刀鞘來。接著他體內為數不多的魔元鼓動,注入了刀鞘中。

    霎時,只見刀鞘震顫了起來,從此物上還散發出了一股讓這名叫紅煙的蝠魔人女子都感到危險的氣息。

    并且就在此女為此感到驚訝之際,“嗡”的一聲,從刀鞘上瞬間爆發出了一股驚人的法則之力波動。再當東方墨將刀鞘遙遙對準此女后,此女頓時有一種毛骨悚然和心驚肉跳之感。

    事已至此,她終于對東方墨所說血壟是死在他手中的話,開始相信了起來。

    而且此女幾乎可以斷定,東方墨手中的這件寶物,是一件半祖之寶。

    僅僅是四五個呼吸的功夫,就見他手中的刀鞘氣息驟然收縮,最終此物靜止不動,變成了一件死物,并被他翻手收了起來。

    “多謝前輩了。”

    此時東方墨暗中向著刀鞘中的那位神識傳音道。

    至此,他便抬起頭來再次看著紅煙,眼中的笑意更甚了。

    “現在紅煙道友應該相信貧道所說不假了吧。”

    語罷他就不再言語。

    這時就聽紅煙一聲輕笑,“你既然將這等殺手锏都暴露了出來,那你覺得此物還能對我造成威脅嗎。”

    “當然不能,”東方墨深以為然的搖頭。

    眼看他如此坦然,紅煙反倒訝然更甚了。

    “即使道友知道了貧道的手段,對此有所防備,但動起手來,再不濟道要逃走還是有幾分把握的。只是貧道修煉的功法出了些問題,所以身上時刻都會散發出一股血煞氣息,沿途會引來不少的蝠魔人修士,這才不得不停下來跟紅煙道友商討一二。”

    現在東方墨不但將斷刃這一記手段展現出來,更是說明了他的顧忌,這般毫無隱瞞,應該會讓此女相信他幾分,也能讓此女打消他是在玩什么陰謀詭計的念頭。

    果不其然,聽到東方墨的話后,紅煙一時間陷入了沉吟。

    但緊接著此女就想到了什么,再次輕笑,“剛才你也說了,此地是在蝠魔人裂縫。那你也應該知道,只要我愿意的話,頃刻間就能召來諸多的歸一境修士,那樣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翻不起風浪,還不是會落在我等手中。”

    東方墨搖了搖頭,“話雖如此,但常言道眾樂樂不如獨樂樂,若是那樣的話,貧道落在了諸多蝠魔人修士的手中,紅煙道友也分不到多少好處吧。”

    “咯咯咯……”紅煙捂住檀口一陣嬌笑,“你倒是油嘴滑舌得很,但不得不承認,你所說的確有些道理。”

    聽到她的話,東方墨表面看似淡定,但實則心中卻松了口氣,畢竟他也是很忌憚此女真的叫來了諸多的蝠魔人高階修士,那他的確是插翅難逃。

    就在他這般想到之際,又聽紅煙開口,“現在言歸正傳,你覺得你有什么條件,是可以打動讓我不對你出手的。”

    “那就要看紅煙道友想要什么了。”東方墨打了個推手。

    “我想要你身上的那種咒術,若是你肯將此術交給我,我便放你一馬。”只聽此女道。

    “可以。”東方墨點頭。

    “哦?”紅煙沒想到東方墨竟然如此爽快。

    可就在這時,又聽東方墨道:“不過紅煙道友想要這種咒術的話,還得答應貧道兩個條件才是。”

    “你是不是將角色搞反了。”紅煙冷笑。

    “紅煙道友放心,這兩個條件并非多么的強人所難。”

    “那你姑且說來聽聽。”

    “其一,此術交給你之后,道友必須發下毒誓不得外傳。”只聽東方墨道。

    “可以。”紅煙想了想后就點頭,無論如何先將這種秘術給弄到手再說。

    “其二,在未來的一個月時間內,紅煙道友必須保護貧道的周全。”

    這一次紅煙看著他就有些玩味了。她之所以能找到東方墨,是因為東方墨身上時刻都散發出了那種血煞氣息。用他的話來說,是他修煉的功法出了問題。東方墨要她護其周全,應該是他的修煉功法的麻煩,在一個月內還無法徹底解決。換句話說,就是東方墨身上散發出來的血煞氣息,還會持續一個月之久。

    “好,此事我也答應了。”這時就聽此女道。

    東方墨心中一喜,“既如此,那我等還是先找個地方坐坐吧,想來要不了多久,就又有不少的蝠魔人修士被貧道身上的這股氣息給引來,那時候即使道友能夠將他們給打發走,說不定也會造成不小的麻煩。”

    “那就到我的行宮去吧,那地方可沒有人敢來。”只聽此女道。

    然而東方墨顯然早有打算,只聽他道:“呵呵,雖然紅煙道友跟貧道初步已經達成了共識,但貧道生性膽小,所以還是換個地方吧。”

    紅煙對此嗤之以鼻,“那你覺得哪里合適呢。”

    “就選擇血壟的行宮吧。”東方墨道。

    “血壟的行宮?”紅煙訝然。

    對此東方墨并且解釋什么,他吞噬了血壟的記憶,所以對于此人的行宮自然極為了解,其中有什么門道甚至是機關,他比這這紅煙都更清楚,因此也就不怕此女給他下套了。

    而且血壟此人已經隕落,其行宮便無人坐鎮,此女前往的話,以她歸一境的修為絕對能夠震懾血壟麾下的那些破道境領主。

    “那就以你所言。”只聽紅煙道。

    “如此甚好。”東方墨大喜。

    “嘶啦!”

    就在這時,只見紅煙伸手一抓,此女面前的虛空頓時被她給撕開。

    “為了節約點時間,請吧。”只聽此女含笑道。

    聽到她的話,東方墨眉頭微不可查的一皺。

    但接著就聽他打了個哈哈:“既如此,那貧道就卻之不恭了。”

    語罷他竟然身形一花,拉出了一道殘影后,一閃就沒入了此女撕開的空間裂縫中。

    見狀蝠魔人女子眼中異色閃爍,隨即她就嘴角勾起,亦是踏入了其中。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三分赛走势 今天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 福彩3d试机号969 31选7开奖结果今天19172 新时时彩讨论群 北京时时高频票 时时彩开奖号码是怎么产生的 广东省20选8快乐十分开奖 高频一分赛记录 金7乐今日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