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1581章 佳人已逝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遙想當年,東方墨踏入古兇之地后,除了要找到身上的解毒之法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了要救下南宮雨柔。

    可最終他不但沒有成功解毒,反而還讓那夜靈族女子,占據了南宮雨柔的肉身給逃走了。

    當年在那片低法則星域上,南宮雨柔就曾見過骨牙,知道東方墨身邊有這么一只詭異骷髏頭的存在。

    因此之前在看到骨牙之后,此女應該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在東方墨看來,當年的南宮雨柔只有化嬰境修為,被巔峰時期可是有著歸一境修為的夜靈族皇族長老占據了肉身,不用說也知道此女最后的下場如何了。

    現在看來,南宮雨柔應該是被那夜靈族女子給奪舍了。

    奪舍之后,此女便能擁有了南宮雨柔的記憶。

    一念及此,東方墨深深吸了口氣,心中感到無比的凄苦。

    沒想到此生他第一次動情的女子,最終卻是落得這個下場,這讓他覺得修行一道,當真是殘忍至極的。

    任你風華絕代,任你天資卓絕,稍一不慎,便是萬劫不復的下場。

    他能夠一路走到這一步來,的確是極為不容易的。

    “好歹毒的女娃!”

    就在東方墨心中感到了萬般苦澀之際,只聽他一旁的骨牙忽然開口。

    聞言東方墨終于回過神來,他長長呼了口氣,壓下了心中劇烈的情緒波動,努力讓自己平復下來。

    佳人已逝,想再多也沒有意義了。就讓南宮雨柔這四個字,就成為他心中永遠的一道傷疤吧。從今往后,沒有誰能將他的這一道傷疤給撕開。

    只見他看向了骨牙,道:“什么歹毒的女娃!”

    “自然是她了!”

    骨牙看著躺在地上,那籠罩在黑煙中的夜靈族女子。

    “嗯?”東方墨眉頭皺起,露出了不解之色來。

    “這女娃賊喊捉賊,將這些人都給擺了一道。”只聽骨牙道。

    “這……”

    聽到他的話后,東方墨在看向躺在地上的南宮雨柔之際,目光就變得沉著了起來。

    沒想到之前的毒是南宮雨柔下的,此女使得扶桑長老還有畢良二人中毒,最后她在佯裝中毒不起的樣子,而在這種千鈞一發之際,那夜靈族老者還有夜靈族少年立刻就中計了。二人都以為是對方下的毒,因此自然不可能再給對方先出手的機會,此時瞬間暴起,拼殺了起來。

    東方墨臉色陰沉,這些活了無數年的老怪物,果然是人老姜辣,恐怕換做是他,也會瞬間就中計的。

    并且這時他立刻就想到了什么,只看他伸出手來,對著仰躺在洗靈池中白色小猴一抓。一股吸力立刻從他相信爆發,將此獸給隔空攝了出來,并抓在掌心。

    從讓此獸躺入洗靈池,到現在已經二十余個呼吸了,試了這么久,只要這洗靈池沒問題就行。

    對于他的舉動,白色小猴自然百般不滿,更是齜牙咧嘴起來。

    到東方墨卻一翻手,直接將此獸給封進了鎮魔圖。

    再看此時的夜靈族老者跟少年,那老者一聲低吼之下,五人所處的整個空間,都變成了漆黑如墨之色。即使是東方墨施展了石眼術,他也看不清其中的情形。

    至于另一處空間的殤長老,此人雙目瞳孔化作了兩個漩渦,繼續看向扶桑長老五人所在的空間。

    這時此人嘴角的戲謔之色更甚,似乎對于踏足洗靈池空間,還能看到這幾位夜靈族修士自相殘殺,感到頗為欣喜。

    畢竟夜靈族如今正跟陰羅族打得不可開交,這兩族的人可謂是水火不容。

    僅僅是片刻間,東方墨就聽到了從那一處空間的夜色中,傳來屬于夜靈族老者跟少年的驚怒之聲,以及砰砰的斗法聲響。

    顯然二人的拼殺,正處在白熱化的階段。

    這時的他也一陣心驚,雖然無法看清其中的情形,但他能夠想象這些歸一境修士斗法時的慘烈。恐怕稍有不慎,就是個身死道消的下場。

    東方墨僅僅是觀摩了十余個呼吸,就聽“砰”的一聲,仿佛重物撞擊的聲響。

    接踵而至,就是“轟”的一聲沉悶爆響。

    “嘿嘿……”

    從前方夜色中,傳來了一聲冷笑。

    東方墨瞬間就分辨出來,這一聲冷笑赫然屬于那夜靈族老者。

    在他的注視下,只見那一處空間的夜色瞬間收縮,盡數沒入了那夜靈族老者的體內。

    只是而今的此人,胸膛有一個拳頭大小前后透亮的血洞,臉色也極為蒼白。

    可是除了此人之外,他已經沒有再看到那夜靈族少年的身影。

    唯獨在地上,有著諸多的鎧甲碎片,以及大量鮮血和碎肉。

    看到這一幕的東方墨瞳孔猛縮,沒想到這么短的時間內,這兩人就分出了勝負。而看架勢,那夜靈族少年的肉身都已經被打壞了。

    “嗖!”

    就在這時,只聽一道破風聲響起。

    而后他就看到了夜靈族少年巴掌大小的元嬰,出現在半空,此人驚怒交加的看著下方的夜靈族老者。

    “去死吧!”

    只聽夜靈族老者一聲低喝。

    話音落下后,此人食指抬起,向著半空夜靈族少年的元嬰狠狠指點而去。

    “嘭!”

    然而他動作尚未落下,忽然間一道藍光,從此人頭頂炸開,化作了一張大網當頭對著此人罩下。

    僅此一瞬,這夜靈族老者就覺得身軀一緊。只見他整個人,都被那張突如其來的藍色大網給罩住,此刻他雙手雙腳緊緊貼著,就連絲毫都無法動彈。

    此人唰地一下抬頭,這回就看到之前還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南宮雨柔,此刻竟然站了起來,并保持著伸手向著他一個指點的動作。

    “丹青,是你!”

    只聽夜靈族老者震怒道。

    那只剩下了元嬰的夜靈族少年,看著黑煙中南宮雨柔也驚怒異常。此女之前竟然使詐,讓他跟夜靈族老者以為下毒的都是對方,因此他二人二話不說就拼殺了起來,如今他還落得一個只剩下元嬰之軀的下場。

    “咯咯咯……承讓了。”

    黑煙中的南宮雨柔發出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接著就看到此女纖細的五指猛地一捏。

    “不好!”

    見狀,夜靈族老者臉色大變。

    但此人根本來不及有所動作,就見罩在他身上的藍色大網一個收縮。

    藍色大網宛如鋒利的網刀,直接切入了夜靈族老者的身軀。

    “噗噗噗……”

    當此物徹底收縮成一團拳頭大小的藍光之后,夜靈族老者的身軀,也變成了一塊塊切口整齊的碎肉灑落了下來。

    “嗖!”

    只見從這一堆碎肉中,此人巴掌大小的元嬰激射而出,同樣站在半空。這時看著身處黑氣中的南宮雨柔,露出了齜牙欲裂的神情來。

    對此南宮雨柔只是撇了撇嘴,之前她施展的毒,其實是難以對實力全勝的夜靈族老者和夜靈族少年得手的,這兩人中毒的幾率最多只有三成。

    不過她施展的毒,卻很容易讓重傷的扶桑長老還有畢良中招。略施小計之下,這夜靈族老者和夜靈族少年果然中計了,拼了個你死我活。

    就在此地的四人,看著她全都震怒無比之際,此女玉手抬起,對著頭頂那根石筍打出了一道法決。

    “咻!”

    一道靈光從此女指尖彈射,沒入了頭頂的石筍中。

    這時東方墨就看到,在五人身后,浮現了一個指頭大小的漩渦。隨著漩渦的旋轉,此物越來越大,最終化作了一條丈許大小的通道。

    “要么滾,要么死!”

    此時只聽南宮雨柔包含殺機的聲音響起。

    雖然在座的四人全都身受重傷,可這些人都是歸一境修士,即使兩人重傷,還有兩人只剩下了元嬰之軀,可有些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對付的,說不定就有什么壓箱底的手段。

    她的修為在此地乃是最低的,只有歸一境中期。因此不到萬不得已,此女可不想跟這重傷之后,只能拼命的四人斗下去,能將他們驚退的話,自然是再好不過的。

    此女話音落下后,扶桑長老等人臉色鐵青。

    “唰……”

    但就在這時,只見那身上有著灰色毒斑的畢良,身形一花,瞬間沖出了通道。

    見狀,那夜靈族老者跟夜靈族少年一咬牙,二人還是身形一動,亦是沒入了通道中。

    這兩人極為果斷,知道拼下去他們敗多勝少。此仇他們記下了,他日必然會奉還。

    至此,南宮雨柔將目光看向了最后的扶桑長老。

    可在此女訝然的注視下,扶桑長老屈指一彈。

    “咻”的一聲,一道靈光從此女指尖彈射,沒入了頭頂的那根石筍中。

    至此,丈許大小的通道再次化作了漩渦,并飛快縮小,最終徹底消失。至此,二女一同都被封印在了洗靈池空間中。

    看到這一幕,南宮雨柔訝然之余,看向扶桑長老就露出了一抹凌厲之意來。

    “扶桑,有點膽識!”只聽此女道。

    “丹青,你應該知道我渡劫失敗了一次,所以這洗靈池將是我唯一能夠突破到半祖境的希望,這次若是你與我爭搶,那你我二人就同歸于盡吧。”

    話到最后,扶桑長老壓下身上的毒斑,并將手中的夜靈珠舉了起來。

    “那你也該知道,本宮早已損失了肉身,而今不過奪舍了一個人族女子,若是不浸泡這洗靈池,他日同樣無法踏足半祖境。”南宮雨柔道。

    “既然你我二人都不肯退讓,那就動手吧。”扶桑長老眼中露出了一抹瘋狂之色來。

    聽到她的話,南宮雨柔卻陷入了沉吟,一時間沒有開口。

    “嘿嘿嘿……二位何必呢!”

    就在這時,一旁駐足觀摩的東方墨,終于出聲了。他刻意將嗓音壓低,避免殤長老將他給認出。

    其話音落下后,不但是南宮雨柔和扶桑長老,就連一旁的殤長老,亦是不解的轉身看著他。

    “既然二位都有必須要浸泡這洗靈池的理由,那不如一起享用就好了,何必拼個你死我活。”東墨含笑出聲。

    他之所以這么做,就是不想看到南宮雨柔的肉身,最終也徹底煙消云散而已。

    聞言,扶桑長老跟南宮雨柔二人具是一愣,隨即二人都陷入了沉吟當中。

    東方墨所言的確有些道理,一起享用的話,似乎比她們二人拼個兩敗俱傷更好。

    畢竟真要拼殺起來,二女誰也沒有絕對的把握,最后活下來的是自己。

    “嗯?”

    就在東方墨含笑注視二女之際,此時他眉頭一皺,因為他再次聽到了一道破風聲傳來。

    而這一次,破風聲傳來的方向,居然是他身后的通道。

    “嘶!”

    僅此一瞬,東方墨便臉色大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广东时时玩法说明 安徽11选五专家推荐号码 贵州生肖时时彩走势 老时时网易 今晚福彩4d开奖结果 广东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青海11选5往期开奖结果 四川时时爱乐 北京快乐8走势图彩客网 上海时时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