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1601章 血脈禁制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當日殤長老三人,依靠紫裙少女的秘術,果然發現了扶桑長老此女。三人暗中跟蹤此女,果然就找到了銀河谷的入口。由此可見,此女必然有地圖在手。

    不過他們并未打草驚蛇,而是一路繼續跟隨,因為他們知道銀河谷的入口不少,其中大部分空間都不穩固。

    而當扶桑長老一連找到了三處銀河谷的入口之后,終于發現了一處可以通行的入口。

    至此,殤長老三人便沒有再隱匿身形了,直接殺出,打了扶桑長老一個措手不及。

    并且在幾人追殺此女,一同踏入銀河谷入口的過程中,這夜靈族的扶桑長老為了阻斷他三人的去路,特意將通道的空間引得坍塌。

    為此當先而行的殤長老,損失了一具分身。這讓他震怒交加,對扶桑長老更是殺機大起。

    眼看殤長老攔在面前,在扶桑長老身側的盔甲男子,此刻一步跨出,只聽“嘶啦”一聲,此人一記掌刀對著殤長老斜斜斬了過去。

    一道宛如實質的黑色刀芒,立刻劈向了殤長老的面門。如此近的距離,幾乎讓人避無可避。

    關鍵時刻,殤長老身軀鬼魅般一側,那一道黑色刀芒就貼著他的面門險而又險地斬了過去。殤長老鬢間的一縷長發,被無聲削斷,輕飄飄地灑落了下來。那道黑色刀芒一擊落空之后,則沒入了黑黢黢的后殿方向不見了蹤影。

    “哼!”

    殤長老一聲冷哼,接著他身軀一震,身上爆發出了一股淡綠色的煙霧,并擴散開來,猝不及防之下將他還有盔甲男子給一同罩在了其中。

    接著就看到殤長老詭異一笑,此人手指驀然掐動。一時間罩住盔甲男子的淡綠色煙霧,向著他的身軀無孔不入的鉆入進去。

    “唰!”

    然而讓殤長老驚駭的是,本應該舉立刻中招的盔甲男子,身形突然一花,瞬移般從原地消失。

    僅此一瞬,殤長老就感受到了一股濃烈的危機。

    于是他掐動的法決一變,面前立刻凝聚了一層罡氣。

    “噗!”

    下一刻就聽一聲奇異的穿透聲傳來。

    盔甲男子緊握的拳頭,結結實實轟在了殤長老激發的罡氣上。只見這層罡氣宛如紙糊的一般被貫穿,而后又是“嘭”的一道沉悶聲響。原來盔甲男子將罡氣貫穿的拳頭,順勢轟在了殤長老的胸膛。

    “唔!”

    此人發出一聲悶聲,腳步咚咚后退,一連退了十余步這才停下

    “找死!”

    殤長老抬起頭來震怒無比,而后口中念念有詞。

    只見依然將盔甲男子罩住的淡綠色煙霧急劇收縮,最終化作了一枚詭異的符文,“咻”的一聲一閃即逝,憑空出現在了盔甲男子的眉心,好似跗骨之蛆死死黏住。

    做完這一切的殤長老陰冷一笑,手指又一次掐動起來。

    而后就看到這枚符文飛速旋轉,就要沒入了盔甲男子的眉心。

    “砰!”

    可殤長老還來不及欣喜,就聽一聲爆響。盔甲男子眉心的詭異符文剎那爆開,化作了一片靈光消散。

    “不可能!”

    殤長老看到這一幕后,滿臉驚訝之色。

    但是緊接著他就反應了過來,臉色鐵青道:“傀儡!”

    此時他終于明白,為何之前他的咒符對此人沒有用了,這是一具傀儡,而并非血肉之軀。

    而他話音剛落,盔甲男子身形再次一花,向著殤長老殺了過來。

    在得知盔甲男子的身份后,殤長老自然不會再施展咒術對付他,只見他翻手取出了一件白色短尺,猛地一揮,一道白色鋒芒從此物上爆發,向著盔甲男子當頭斬了下去。

    見狀盔甲男子舉起了手臂,一拳轟出。

    “鏘!”

    白色鋒芒在斬在此人的拳頭上,發出了一聲金屬交擊的脆響。

    但在此一擊之下,盔甲男子身軀只是顫了顫就站穩,拳頭上更是毫發無損。

    殤長老滿是難以置信,眼前這具傀儡的肉身強悍程度,簡直是匪夷所思。

    “咚咚咚……”

    盔甲男子可不知道此人在想什么,這時雙腳瘋狂邁動,向著殤長老逼迫而去,在此期間更是將雙拳揮舞的密不透風,一道道拳影向著殤長老罩去。

    驚怒交加的殤長老同樣將手中短尺飛快揮舞,二者眨眼就大斬在了一起,一時間戰圈中爆發出了一陣劇烈的法則波動以及聲響。

    僅僅是片刻間,殤長老就越發震撼。只因這具傀儡不但肉身強悍,而且實力更是恐怖,雙方交戰之下,他竟然絲毫無法占據上風。

    “唰……唰……”

    就在兩人交手之際,此刻后方紫裙少女還有那漁翁老者身形同時動了,向著背對著他二人的扶桑長老掠來。

    扶桑長老背后好似長了眼睛,此女瞬間轉身,雙臂抬起屈指一彈。

    “刺啦……刺啦……”

    兩道黑色的光絲,從她玉指上迸射而出,快若閃電地襲向了這兩人的眉心。

    那漁翁老者只是輕飄飄的一揮手,一股氣勁從他掌心爆發出來,拍在了黑色光絲上,此物“嘭”的一聲爆開了。

    而那紫裙少女則檀口一張,“呼呲”一聲,一股紫色火焰從她面紗下的口中噴涌而出,剎那將黑色光絲席卷在了其中。

    在紫色火焰的焚燒之下,后者頃刻間化作了青煙。接著紫色火焰去勢不減絲毫,扭動間化作了一條猙獰的火龍,張口向著扶桑長老整個人吞了下來。

    并且在紫裙少女祭出紫色火焰的剎那,整個大殿中都充斥著一種恐怖的高溫。

    眼看紫色火焰化作了的火龍當頭吞下,扶桑長老臉色一變,只見她足下一跺,身形向著后方倒射而去。

    “轟”的一聲巨響,當火龍一口落空之后,沖擊在了之前扶桑長老所站立之地,一時間整個大殿都劇烈搖晃了一下,一股恐怖的熱浪更是呈現環形鼓蕩而開,將眾人的臉面都映照成了紫紅色。此刻若是有神游境修士在此,在恐怖的熱浪之下,就會被頃刻間焚燒成飛灰。

    再看扶桑長老,此時落在了三丈之外,此女抬頭看向了紫裙少女,眼中滿是忌憚。不用說此女祭出的火焰,也是火魄了。

    但緊接著扶桑長老就一聲輕笑,此女身形一花,向后撲向了正跟她的盔甲男子大戰在一起的殤長老。

    尚在遠處,此女便一翻手,掌心多出了一柄四尺長劍。

    只見她身形凌空而起數丈,雙手緊握長劍,對著下方那具傀儡的后背凌空一斬。

    “嘶啦!”

    一道十余丈長的劍芒,頓時從長劍上迸發而出。

    與此同時,盔甲男子陡然一個側身,這一道十丈長的劍芒,就順勢斬向了后方的殤長老。二人的配合,可謂極為默契。

    好在殤長老的反應同樣不慢,此人將手中短尺一揮,一道鋒芒從短尺上爆發,跟十丈劍芒在半空交織在了一起。

    “鏘!”

    但聽一道震動耳膜的刺鳴回蕩在整個大殿中。

    “咚咚咚……”

    而在這扶桑長老蓄勢一擊之下,倉促應對的殤長老再次踉蹌后退。

    直到他后背“砰”的一聲撞在了一面墻壁上,這才停下來。

    “唰……唰……”

    趁此機會,扶桑長老跟那具傀儡身形一花,從殤長老面前掠過,向著后殿深處掠去。

    “刺啦!”

    關鍵時刻,一道銀光一閃即逝,跟著二人的方向,一同沒入了后殿通道中。

    仔細一看,這條銀光竟然是一條纖細的銀線,仿佛魚線一般。

    并且就在沒入了通道僅僅是呼吸間的功夫,此物頓時繃得筆直,發出了咔咔的拉拽聲響。

    “嘿嘿,走不了的。”

    見狀,那漁翁老者咧嘴一笑。而在此人手中,正好握著銀線的另外一頭。

    “嘭!”

    但漁翁老者還來不及欣喜,一股巨力忽然從銀線上傳來。僅此一瞬,此人在巨力一拽之下,身形向前拋飛了過去,沒入了通道中。

    “咚!”

    而后一道沉悶的撞擊聲從中傳出,在殤長老跟紫裙少女的注視下,這漁翁老者的身軀倒飛了出來,重重砸在了地上。

    “哇!”

    此時他張嘴就噴出了一大口鮮血,在他胸膛的位置,更是粉碎了一片,胸膛都差點被轟穿。

    看到這一幕,殤長老還有那紫袍少女臉色不禁大變。尤其是殤長老,對于那具傀儡的實力更加忌憚了。

    “追!”

    很快殤長老就反應了過來,瞬間向著通道中追了過去。

    現在他們不單單是要搶奪地圖,而且不能落后扶桑長老半步,否則若是大批游靈聞聲趕來,他們就會被堵在后方。

    “唰……”

    緊跟在殤長老上后的,是那紫裙少女。

    漁翁老者此時劇烈咳嗽一陣之后,此人翻手取出了一只玉瓶,將其中一股藥液咕嚕咕嚕地咽入了口中。

    只見他胸膛的傷勢,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而后此人身形一花,最后一個沒入了通道中。

    ……

    就在幾人在大殿中激斗得不可開交之際,此刻在后殿走廊的最深處,南宮雨柔還有東方墨二人,正看著丹室中的那一瓶瓶在半空激射的丹藥,滿是灼熱之色。

    這些丹藥的數量有上百之多,而能夠出現在此地的,恐怕每一瓶都不是凡物,拿出去絕對能夠引得歸一境修士爭搶。

    下一息,就見一連狂喜之色的南宮雨柔足下一邁,一步踏入了丹室中。

    但就在此刻,異變突起。

    一股看似溫和的銀光,從丹室中大亮,照耀在了此女的身上,而后此女就感受到了她跨入丹室的腳步,重若千鈞,難以挪動分毫。

    對于這一幕,此女顯然早有所料,只見她一咬牙,體內法力毫無保留的鼓動,第二只腳再次踏入了丹室中。

    而當此女整個人都跨入丹室后,在那股銀光的照耀之下,她身上就像是背負著一座巨山,堪稱舉步維艱。

    不止如此,那股銀光照耀在她身上,她的身軀更是有一種灼痛之感。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股灼痛之感越來越甚。

    這股銀光是一種禁制,那位銀尊留下的東西,都是給他的四個子嗣的,自然布置了一些手段,避免這些寶物落在外人手中。

    這層銀光其實是一種血脈禁制,凡是身具他血脈的后輩,踏入其中都不會受到阻礙的,不過其他人嘛,就會像南宮雨柔這樣了。

    此時東方墨看著背對著他,舉步維艱的南宮雨柔,眉頭微微皺起。一路走來,此女似乎目標很明確,不但有辦法能夠避開游靈,而且到了此地后,她更是想也不想地就選擇了丹室打開,對于另外兩間藏寶室看都沒有看一眼。

    是以東方墨不禁想到,此女的目標,十有八九是為了眼下這間丹室中的某種靈藥。

    “小子,你的運氣來了。”

    就在東方墨這般想到之際,此時從他袖口中忽然傳來了骨牙的聲音。

    “嗯?骨道友什么意思?”東方墨神識傳音道。

    “嘿嘿,這丹室中的禁制是一種針對血脈之力的禁制,只要不具備那銀尊的血脈,那么誰踏入其中都會被嚴重阻礙的。不過在你身上,卻有一件寶物,可以輕易將這層禁制給隔開,讓你在其中暢行無阻。”

    “什么?貧道身上的寶物?”東方墨大驚。

    接著他就狂喜起來,并且心思飛快轉動,回想骨牙所說的那件能夠隔絕眼下禁制的寶物,到底是什么。

    然而任他左思右想,他也想不出他身上有這么一件寶物。

    但僅僅是片刻間,東方墨猛然驚醒。

    “難道是……”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时间 福建22选5走势图 北京时时是国家的吗 时时彩免费源码 幸运武林基本走势 四川时时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竞彩篮球大小分支 体彩胜平负规则 福彩20选5复式计算器 新时时彩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