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26章 本命法器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高階法器!“

    見此,眾人驚呼出聲,眼中露出震驚。

    即便是祖念棋也大驚失色,看向葛云手中的黑魔锏眼中滿是忌憚。

    要知道方才那中品的化形符的威力就已經讓他有些頭疼,這黑魔锏可是高階法器,而且還是成套的高階法器,怎能不讓人心驚。

    似乎很滿意眾人的神情,葛云哈哈大笑,雙手握著黑魔锏就向著祖念棋揮舞而去。

    見此,祖念棋眼中寒光一閃,身形卻猛然退開,即便是他也只能暫避其鋒芒。

    “呼哧!“

    一道暗紅色的锏影橫掃而過,祖念棋避開之后,武斗臺上的青石瞬間被掃中,砸出了一個數尺深的溝壑。

    “嘶!“

    看到這高階法器的威力,眾人無不倒吸了一口涼氣,要知道武斗臺上那青石可是一種堅硬的鐵石制作,一般法器決不可能將其打碎,可在葛云揮手間,青石頓時留下一道道觸目驚心的深溝。

    “原來葛師兄所說的法器,竟然是高階法器!“火燁看著武斗臺上葛云手中的黑魔锏,眼中暗驚。

    “這就是高階法器的威力嗎!“

    東方墨心中滿是駭然。

    “不錯,這就是高階法器,而且葛師兄手中的高階法器還不是一般的法器能比的,而是成對的一套,比起單一的高階法器威力更甚一籌。”火燁解釋到。

    聞言,東方墨點了點頭。

    “話雖如此,可葛師兄本身只有七階修為,這雙锏落在他手中,頂天能夠發揮出三成的威力,若是能夠在筑基修士手中,這武斗臺在沒有陣法的加持的情況下,其威力怕是一锏之下就能夠將整個武斗臺砸成兩半。“

    木牙子繼續道。

    這次,東方墨著實震驚了,沒想到這高階法器的威力居然如此巨大。

    “可就算只能發揮出三層的威力,那也不是祖念棋敢硬接的,可以說,有這高階法器在手,筑基之下,若沒有同階法器對抗,葛師兄便立于不敗之地。“

    良子馬同樣點了點頭。

    “姓祖的這下要倒霉了。”

    木玄子一聲輕笑,葛云這番出手,也著實給在座的所有人出了一口惡氣,心中暢快的緊。

    隨即,眾人再次看向臺上。

    只見葛云手中雙锏頻落,每一下,都能夠將武斗臺砸的微微顫抖,同時只能看到武斗臺上一道白色的身影快若閃電般的閃躲,只是手中不時地飚射出一道月牙般的銀亮風刃。

    可那風刃在锏影之下,脆弱的不堪一擊。

    就在祖念棋再次躲開葛云的一道锏影時,身形頓下,眼中兇戾一閃。

    “別以為仗著法器的威力,就以為自己贏定了。”

    同時,就見其面色浮現一種不正常的潮紅,猛然張口,吐出一只黃銅小鐘,那黃銅小鐘造型古樸,卻不失精致。

    而當眾人看到此幕時,卻是豁然瞪大了雙眼。

    若說方才見到葛云拿出了成套的高階法器,眾人只是震驚,而見到這黃銅小鐘時,唯有用震撼來形容了。

    “這是本…本命法器。”良子馬等人目瞪口呆。

    “什么是本命法器?”

    見此,東方墨異常不解。

    火燁略顯苦澀的搖了搖頭,道:

    “本命法器乃是用自身精血鍛造的法器,時刻放在體內溫養,能夠隨著自己修為的提升而不斷的進階,日后成長空間,不可限量。”

    “一般來說,唯有到筑基期,真正踏入修行的大門后,以自身強大數倍的精血和修為才能夠開始祭煉。這祖念棋果真是個百年不遇的天才,僅僅是七階的修為,就能夠祭煉自己的本命法器了,而且看其法器威力,似乎還不小的樣子。”

    “那祖念棋的黃銅小鐘和葛師兄的黑魔锏誰更厲害?”

    東方墨問道。

    “按照常理來說,自然是黑魔锏威力更甚,可如今葛師兄只能發揮出黑魔锏三成的威力,而那祖念棋卻可以發揮出自身本命法器的十成威力,這可就難說了。”

    木牙子搖了搖頭道。

    于是眾人屏住呼吸,再次看向武斗臺上。

    只見那原本精巧的黃銅小鐘迎風巨漲,眨眼間就化作了一丈高度。

    其上可以清晰地看見花鳥蟲魚各種圖案,以及一些玄妙異常的紋路。

    “你已經逼得我使出了本命法器,足以自傲了。”

    祖念棋伸手一托,手掌一拍。

    “當!”一聲鐘鳴。

    那黃銅小鐘頓時飛射而出,狠狠砸向葛云。

    “廢話少說,誰勝誰負還是不一定呢。”

    見此,葛云臉上兇色一閃,毫無懼意,身體一轉,手中雙锏勢大力沉,狠狠拍在那黃銅小鐘之上。

    “當!”

    一聲更加嘹亮至極的聲響,化作了一股音浪,以武斗臺為中心,向著四周激蕩開來,東方墨只感覺到耳中一陣嗡嗡作響,腦袋都暈沉沉的。

    再看那黃銅小鐘,被葛云雙锏砸回,而葛云的身形也因此后退了數步,這才堪堪穩住身形,二者竟然不分上下的樣子。

    “哼,你以為你能抵擋我的本命鐘嗎,可笑至極,下面就讓你見識見識此鐘的威力。”

    祖念棋一聲不屑,同時雙手畫出一個半圓,那黃銅小鐘就懸浮在其面前滴溜溜的轉動。

    下一刻,祖念棋一掌拍下,讓人驚駭的是,那黃銅小鐘居然被拍散化作了一股黃風,肆虐整個武斗臺。

    葛云暗叫不好,沒想到那黃銅小鐘居然還有這種神通。

    而遠處的祖念棋此刻手指輪動,口中念念有詞,打出某種復雜繁瑣的手印。

    隨即,就見到那股黃風開始旋轉收縮,眨眼間就化作了一只由狂風凝聚的,高有數十丈的黃銅大鐘,正將葛云籠罩。

    “咄!”

    見此,祖念棋面色一喜,口中吐出一個奇怪的音節,同時,就見那狂風化作的大鐘猛然收攏,只是眨眼就再次化作了一丈大小,正將葛云死死罩在其中。

    葛云心中大駭,手中黑魔锏瘋狂揮舞,同時對著那不斷收縮的鐘壁狂砸而下。

    奇怪的一幕出現了,在這一番狂砸,武斗臺下的眾人并沒有聽到絲毫的聲響。

    而在黃銅大鐘之內的葛云,耳中卻傳來了一聲聲如若雷鳴的鐘聲,震得體內氣息翻滾。

    再一看不遠之外的祖念棋,隨著葛云手中黑魔锏的不斷落下,面色一陣蒼白。顯然正在承受這和本命法器同樣的攻擊,不過大半被它的法器所抵擋。

    見此,祖念棋不再猶豫,腳下一動,頓時化作了一道白影沖天而起,其身體倒掛,而后對著黃銅大鐘自上而下,狠狠一拍。

    “當!”

    一聲鐘鳴,黃銅大鐘之內的葛云嘴角頓時溢出了一絲鮮血。

    “當…當…當…!”

    隨即而來的是,祖念棋手中動作猶如雨點一般密集,一息之中連拍數十下,鐘內,陣陣鐘聲就像是潮水宣泄。

    葛云面色一沉,口中一聲爆喝,同時就見其雙手猛然燒起了熊熊火焰,那黑魔箭更是化作了燒紅的鐵棍一般。

    揮舞間,撒發出滾滾的熱浪,每一下砸在黃銅大鐘上,都會被燒出一塊通紅之色。

    二人就這般僵持著。

    “不妙!”

    良子馬見此,心中一凌,葛師兄原本體內靈力就不如祖念棋渾厚,此刻更是操作遠遠高出自己實力的高階法器,長久下去必然靈力不支。

    果不其然,在這番鐘聲之下,葛云的起初尚能夠抵擋,但片刻后,就見其耳孔流淌出一縷鮮血。

    “哼!”

    祖念棋一聲冷哼,身形一退,手中印法再次一變,就見到那黃銅大鐘之中猛然間一股狂風肆虐,不止如此,狂風當中的一把把風刃對著葛云上下左右劈砍而去。

    葛云一咬牙,將火紅的雙锏揮的密不透風。

    “噼噼啪啪!”

    只聽一陣聲響,就見到哪密密麻麻風刃被葛云的锏影阻擋在外。

    但不過是片刻間,在其身上依然多出了數道細小的傷口。

    見此,祖念棋嘴角一揚,法決再變,就見到那黃銅大鐘還在不斷收攏,隨之而來的便是更加密集的風刃,不肖片刻,葛云渾身上下已經有了數十道傷口,浸出的鮮血染紅了衣衫。

    就在祖念棋還要施展某種更加驚人的手段時,這是在武斗臺之外,傳來一道渾厚的聲音。

    “罷了!勝負已分。”

    聞言,祖念棋雖有不甘,可卻不敢再長老面前太過放肆。

    是以手中法決一收,其伸手一招,黃銅小鐘被他收了回來,而后被張口吞入腹中。

    “呼!”

    見此,良子馬火燁等人終于舒了口氣,還好有長老出面,不然葛師兄不死也非得重傷不可。

    再一看此刻的葛云,著實狼狽,其氣喘吁吁,頭發凌亂,渾身上下盡是數十道細密的切口,鮮血流淌,染紅了一身的衣衫。

    “哼,今天算你走運。”

    祖念棋此刻雖說臉色有些蒼白,不過氣息到算是平穩,看向葛云眼中冷色凌然。

    而葛云卻駐在原地,看向祖念棋滿是復雜的神色,原本以為仗著高階法器在手,自己便處于不敗之地,沒想到這祖念棋如此了得,體內竟然溫養著本命法器,而且絕對不是剛剛祭煉的樣子。

    看來其天才之名,果然不是空穴來風。

    “敗了就失敗了,我葛某人心服口服。”

    葛云竟不管渾身上下鮮血流淌,開口說道。

    聞言,東方墨倒是對著葛云點了點頭,此人雖說相貌丑陋,可這份豪氣,不是祖念棋這人能有的。

    “葛師兄敗的不冤,那祖念棋的本命法器威力著實了得,更能夠激發出法器的神通。而葛師兄因為自身實力不夠,只能夠仗著黑魔锏本生的強大與其對抗,根本無法激發出黑魔锏的隱若神通,哎……”

    良子馬嘆了口氣。

    而祖念棋卻沒有再看葛云一眼,轉身腳下一跺,身形沖天而起,就此離去。

    “祖師兄威武。”

    “不愧是我妙音院的傳奇人物,祖師兄實力果然強悍。”

    “不錯,想來祖師兄的實力即便在整個太乙道宮也足以排進前五之列。”

    妙音院眾女見到祖念棋戰勝了手持高階法器的葛云,終于露出欣喜地神色。

    “咳…咳!”

    而眾人始終沒有注意到,在角落里有一個氣息虛浮,一臉病態的青衫少年看向祖念棋離去的身影,嘴角掛起的一絲耐人尋味的笑意。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安徽时时视频直播 2019时时彩开奖时间调整 老时时网易 腾讯分分彩计划龙虎玩法 搜狐彩票博客 安徽时时分析软件 下载极速快三走势图 十一选五湖北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时时财神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