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50章 難纏的莫千離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是你!”

    東方墨立刻認出了這人正是那叫莫千離的少女。

    “沒想到你區區四階的修為,居然能夠殺了這五階的吞天虎,著實有些讓我意外。”

    莫千離雙手撐著下巴,嘖嘖稱奇的說道。

    “你想干什么,宗門可是有規定,第一關同門不可相斗。”

    東方墨神色警覺,之前可是為了南宮雨柔那承諾,將這少女罵的不輕,此時法力空虛,就怕這少女對自己動手。

    “我自然知道,所以我才引來了這吞天虎,沒想到還是被你殺了。”

    “是你引來的!!!”

    東方墨一怒,方才就有所疑惑,如此強悍的靈獸為何這般快就會出現,沒想到是被莫千離這小娘皮引來的。

    “怎么,你罵了姑奶奶丑八怪,你以為姑奶奶是那么大氣的人嗎!”

    莫千離一聲冷哼,看向東方墨滿是寒意。

    “呵呵!莫仙子誤會了,之前不過是在南宮小娘皮的威逼利誘之下,才說出那番話來,實在是不得已而為之,還望莫仙子不要生氣才對。”

    東方墨臉色一轉,瞬間堆滿了笑意。

    “是嗎!”

    聞言,莫千離卻嘴角一揚,顯然對東方墨的話嗤之以鼻。

    “自然是真的,外人說三道四不必理會便可,難道莫仙子對自己的容貌還不自信嗎。”

    “哼,休要油嘴滑舌,小道士,姑奶奶明擺著告訴你,得罪了我,那就不會給你好果子吃。”

    “莫仙子切勿生氣,小道給你賠罪便是。”

    “不用了,姑奶奶此次故意拖在后面,甚至不屑跟那南宮妖女爭強好勝,便是為了陪你好好玩玩,你此時不就是打算拖延著時間恢復法力嗎,我看你方才也沒有真正動用幾分實力的樣子,現在也恢復的差不多了吧,既然如此,那就繼續玩吧。”

    語罷,只見莫千離拿出了一只半尺長的精美玉笛,同時放在紅唇邊輕輕一吹,玉笛頓時發出一陣悅耳的翠鳴,猶如婉轉的靈鳥啼叫。

    但隨著笛聲,東方墨神色陡然大變。

    他分明感覺到了周遭窸窣的聲響不斷,遠處更有幾聲獸吼逼近,顯然不少靈獸居然開始向著此處而來。

    “咯咯咯!小道士你慢慢玩吧,姑奶奶在前面等著你,你可要跟上來啊。”

    說著,只見莫千離居然足下一跺,身形竟然遁入了地下。

    “土遁之術?”

    見此,東方墨一驚,沒想到這莫千離還會這等術法。而且看其樣子,似乎也達到了小成的境界。

    “最毒婦人心。”

    暗罵一句后,東方墨也顧不得其他,身形閃動間,就同樣向著山頂而去。

    奈何四周靈獸已然聚攏,并且呈現逐漸縮小包圍的樣子。

    東方墨將手中吸干的靈石隨手一扔,同時拿出了桃木劍,身形極快的穿梭在大樹當中,這時周遭已經有數只靈獸逼近。

    “噗……噗!”

    桃木劍輕輕一揮,兩只靈獸瞬間被斬成了四截,同時其身形從幾截斷尸當中穿行而過。

    可這一耽誤,又是幾只靈獸圍了上來,其中不乏數只三階,還有一只四階的靈獸。

    東方墨面色大變,此時深吸了一口氣,體內法力猛然鼓動。

    四周的藤蔓迅速蔓延生長纏繞,將周遭靈獸堪堪阻攔片刻,而他趁機從中極快的遁離。

    但最終還是拼著后背以及雙腿,留下了幾道數寸的傷口,這才終于逃出了靈獸的包圍。

    這時,東方墨卻并未急著向山腰而去,反而橫向遁行出數里,這才找了一顆茂密的大樹隱若其中。

    看著足下不時游走而過的低階靈獸,便掏出了一顆乳白色的丹藥吞入了腹中,頓時感覺到火辣辣的傷口稍微好受了一些。

    “哼!小娘皮別落在我手里!”

    一想到莫千離居然引來靈獸,將自己弄的這般狼狽,東方墨頓時一肚子火氣。

    而現在只要不在靈獸的包圍圈當中便好,即使是有一兩只不開眼的,他也能夠輕易解決,不會造成多大的麻煩。

    如此,數個時辰當中,東方墨繼續隱若身形,小心翼翼的橫向前行了十余里,只為了徹底擺脫莫千離,避免再次碰到她。

    直至夜晚降臨,他繃緊的心弦終于放松了一絲。再經過了一夜的打坐恢復,身上的皮外傷終于結痂,并無大礙了。

    第二日晨時一到,東方墨立馬起身,向著山腰而去,但下一刻,其神色看向前方陡然一僵。

    “小道士你可真能躲,害得姑奶奶找了你一個晚上,我還以為你死了呢。”

    只見莫千離此時正俏生生的站在其面前,手中拿著一只白色的玉笛,看向他一臉的笑意。

    “怎么,想的小道一晚上睡不著嗎!”

    東方墨眼中閃過一絲凌厲,沒想到這莫千離這么難纏,卻毫不客氣的開口。

    “你……無恥!”

    “說著,莫千離素手一抬,就要對東方墨動手。

    見此,東方墨嘴角一揚,翹起一絲弧度。

    莫千離已然爆發之際,手中動作卻是一僵,隨即神色漸漸緩和了下來。

    “哼,差點著了你的道了,想逼姑奶奶對你動手,引得長老出面,真是打的好算盤。”

    “我便說你舍不得吧。”東方墨卻是搖了搖頭。

    “看你還能嘴硬多久。”

    見此,莫千離不再理會他,再次拿起了玉笛,輕輕放在嘴邊吹奏起來。

    對此,東方墨早有所料,此刻想也不想的拿出了一張風行符,一把拍在了身上。

    身形一晃,憑借著小成境界的木遁之術,加上風行符的助力,急速向著山腰而去。

    見此,莫千離眼中露出一絲不屑,伸手拿出了一只玉葫蘆,同時扒開了那葫蘆塞子,只見一只拇指大小的白色蜜蜂鉆了出來,莫千離將那蜜蜂輕輕一抖,那蜜蜂發出了嗡嗡的聲響,翅膀一抖,化作了一道白光,向著東方墨所逃出的方向追了過去。

    “這次看你還能往哪兒躲!”

    莫千離腳下一跺,同時拿出了玉笛,憑著和那蜜蜂的感應,緊隨東方墨之后,不時吹奏玉笛,引來諸多的靈獸圍堵。

    東方墨心中大罵莫千離這個臭娘皮,當真是小人和女人不可養也,看來以后再也不要輕易得罪她。

    可他身形著實不慢,不多時就已經遁出了數里的路程。

    而這時,周遭的靈獸不少被那笛聲吸引,聞聲而來。

    東方墨再次陷入了靈獸的包圍當中,再看莫千離,此時哪里有她的氣息,似乎是隱若了起來。

    “噗呲!”

    東方墨手中桃木劍猛然揮舞,將眼前一只靈獸劈成了兩半,同時身形一閃,躲開了一只三階靈獸的攻擊,從一側鉆過,再次向著山腰而去。

    就在他好不容易逃出了靈獸的包圍,身側再次傳來了悠揚的玉笛之聲。

    “莫娘皮,你我打個商量如何。”

    東方墨嘴角一抽。

    “哼!沒得商量。”

    “難道你就不想在第二關的時候親自對我動手嗎,你引來這般多的靈獸,小道實力低微,若是被逼到極處,說不得只有捏碎那傳送符箓,到時候即使你想要親自動手也沒有機會了。”

    “實力低微嗎,我看你雖然不過四階修為,但法力渾厚的程度居然堪比五階修士,這些許的低階靈獸,又怎么能夠奈何你。”

    說著,莫千離繼續吹奏,更多的靈獸聞聲而來。而每當靈獸圍聚之時,莫千離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等東方墨再次脫險之后,她又再次出現。

    周遭靈獸越來越多,東方墨不得盡力繞開,實在避不開的,唯有出手斬殺,這般下來,速度自然大打折扣,久久之后,身上或多或少也添加了幾處傷口。

    “若是你再這般苦苦相逼,我便對你出手了,即使是長老問起我也有個說法,是你吸引靈獸對付我在先。”

    “那你動手啊,我正好求之不得。”莫千離一聲冷笑。

    “當真是丑人多做怪!”

    聞言,暗罵這小娘皮果然沒有這么好唬弄。

    隨著時間的推移,周遭的靈獸實力也越來越強,東方墨倍加感覺到吃力了。

    就在這二人一前一后都飛速向著山腰而去時,在偏峰之外的大殿之上。

    絕塵長老等人正看著眼前的迷你山峰目不轉睛,尤其是看到一個少女正手持一只玉笛,緊隨一個小道士之后,引來諸多靈獸對其阻礙,眼中神色各異。

    “那女娃好像是莫家的人。”

    一個五旬的道士淡淡開口。

    “這般做有些不太好吧。”

    當鐘長老看著那小道士居然是東方墨時,此時眉頭一皺。

    “雖然有些不妥,但也不算違規。”

    另外一個中年道士同樣說道。

    于是,眾人都將視線看向了主持這次大比的絕塵長老。

    不過絕塵長老古井無波的臉上,卻是微微翹起一絲笑意,眾人不知其心中所想,卻也沒有開口多問,唯有靜觀其變。

    而這般追逐,足足持續了一整日,東方墨體內法力早已消耗了七七八八,在他看來這般前行了起碼不下近百里的路程,再有數十里的樣子,應該都快要到了山腰了,照這般速度,哪里需要十天,兩日功夫便足以到那斷臺,可見東方墨被逼到何種程度。

    可他哪里知道在其身后的莫千離,心中更是驚訝萬分。

    “可真能跑。”

    莫千離可是仗著土遁之術,以及一種極為巧妙的隱若神通,即使是五階的靈獸,也不一定能夠發現她的蹤跡,一路到此也頗有些吃力。

    可東方墨僅僅是四階的修為,不僅硬生生的抗下來的,一路披靳斬棘,更是屢次逃出靈獸的包圍。

    一日的功夫,到山腰的距離,居然被他走過了一半,這如何讓她不吃驚。

    此時天色逐漸黑了下來,就在東方墨再次拿出了兩顆靈石開始吸收,同時心里早就罵了莫千離不下一萬遍之后,身形跳過一顆大樹時,心中猛然一跳,同時下意識的倒射而開。

    “噗!”

    可依然晚了一步,只見一只毛茸茸的爪子抓過他的胸膛,即便是他側身躲過,手臂依然被抓出了一道血淋淋的傷口。

    同時,就見他身形瞬間拋飛了出去,砸在一顆大樹之上,落地時,臉色一陣蒼白。

    此時抬頭一看,只見一只通體漆黑的靈猴正看向他齜牙咧嘴,眼中滿是兇戾。

    “黑魔靈猴!”

    東方墨大驚失色,之前在萬靈山脈就見到過一只筑基期的黑魔靈猴,那實力強悍的黑衣青年根本不是其一合之將,此時這只身高不過半丈的黑魔靈猴雖說沒有筑基期,但絕對不是五階那么簡單。

    與此同時,莫千離的身影也追了過來,當看到眼前這只黑魔靈猴時,笛聲驟然一頓,眼中露出一絲驚駭的神情。

    同時想也不想的抽身爆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号码走势 无网单机麻将 8号彩票官网 七彩彩票app 福彩辽宁快乐12助手 北京时时赛车公式 香港开奖现玚结果直播香港 浙江6十丨体彩 山东时时网 澳洲幸运8是不是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