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109章 陰謀敗露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嗯?”

    聞言,魁梧少年不禁疑惑。

    見此,公孫徒繼續說道:

    “你仔細看看你那兩個同門的尸體,頭顱上的傷口,是被我族弟手中法器金光螺所傷。”

    “然后呢。”

    “你再看看,我族弟頭顱之上的傷口,可是被你師弟手中銀槍所傷!”

    語罷,魁梧少年只是微微瞟了一眼,自然就看出了的確是被黑袍少年手中銀槍刺穿的傷口,于是道:

    “不錯。但這又能證明什么!”

    “證明什么?我剛剛來到此處,就發現了三人的尸體,那你覺得是我族弟被殺了之后,尸體暴起將你的同門擊殺;還是你同門被殺了之后,再用銀槍將我族弟的頭顱刺穿。不然為何三人都死了,卻都是被對方法器所殺,還能詐尸不成。”

    聞言,魁梧少年只是沉思片刻,便豁然驚醒。

    如此明顯的破綻二人都未發現。還斗了這么久。

    可沉思片刻后,卻說道:

    “或許你是故意為之,攪亂我的判斷,要知道你可是比我先到此處。”

    “哼,你婆羅門的人殺了就殺了,我還需要故意布置這番假象來蒙騙你嗎。”

    公孫徒不屑道。

    “你……”

    魁梧少年勃然大怒,可思量片刻后,卻也覺得地方所言有理。若換做是他,同樣不需要這般多此一舉。

    “看來,你應該是知道什么!”

    下一刻,只見他眼睛一瞇,看向公孫徒冷聲說道。

    “告訴你也無妨,我等之前在追殺一個太乙道宮的人,不過如今不僅我公孫家追殺此人的四人,死的死,失蹤的失蹤,就連你婆羅門也死去了兩人。”

    “所以,你懷疑是那個太乙道宮的人搞的鬼。”

    “不錯!”

    聞言,魁梧少年不禁陷入了沉思,暗自判斷,公孫家的這小子說的話有幾分可信。

    就在二人沉默之際……

    在數十丈之外的某顆大樹身后,一個身著道袍的身影,卻眉頭緊緊皺在一起。

    “沒想到露出了這么明顯的破綻。”

    此人正是東方墨。

    只見他摸了摸下巴,一想到之前自作聰明,畫蛇添足的舉動,就暗罵自己白癡到家。

    想到此處,不禁大意,突然將身側一根樹枝不小心碰到,發出了一聲輕微的聲響。

    “誰!”

    數十丈之外,那婆羅門的魁梧少年一驚,陡然看向了遠處一片黑暗之地。

    東方墨神色一變,沒想到此人靈覺如此敏銳。

    而這時,公孫徒也看了過來,眼中凌厲異常。

    見此,只見東方墨一聲冷哼,對著身前大樹一拍。

    大樹之上,三條枝椏突然活了過來。

    扭動間,猛然生長,撕破空氣,向著遠處激射。

    公孫徒以及魁梧少年,此時都警惕的看著前方密林。

    下一瞬,就見到三條枝椏鉆了出來,其中兩條對著二人眉心而去。

    見此,二人神色一變。

    魁梧少年拳頭一搗,一拳擊在那尖銳的枝椏之上。

    “嘭!”

    其拳頭上紫光大放,腳步向后退了半步才堪堪站穩。

    可眼前枝椏卻被他一拳打的粉碎。

    另一邊,公孫徒身形不動,在其身前幾只魔魂豁然一凝,融合在一起,將那尖銳的樹枝籠罩其中。

    枝椏刺入魔魂化作的黑氣,只見黑氣顫抖,居然將其刺穿,再次直取公孫徒眉心。

    公孫徒臉色微微一變,手中長袖揮舞,猛然一拍,終于將其拍的寸寸而斷。

    可二人沒有注意到,那第三根枝椏,卻詭異的一鉆,將年輕男子還有那兩個婆羅門弟子腰間的儲物袋一繞,串了起來。

    待二人反應過來,枝椏卷著儲物袋,瞬間沒入了遠處的密林,消失在黑暗當中。

    “找死!”

    魁梧少年一聲驚怒交加的爆喝,身軀一晃,四周阻礙的樹枝被其震得粉碎,毫不猶豫的就追了過去。

    公孫徒眼中殺機盎然,同樣緊跟其后。

    而此時的東方墨,身形卻早已在數百丈之外。

    剛才觀察了那么長時間,還有之前短暫的交手,他就已經確認,二人必然都是九階后期,甚至是巔峰的修為。

    若是對上其中一人,還有取勝的可能,可對上兩人的話,就沒有絲毫勝算了。

    是以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根本不與二人交鋒,身形就消失在遠處。

    公孫徒以及魁梧少年追了數十里路程,最終那道氣息便完全消失,任由二人尋覓也沒有絲毫發現。

    只見二人神色極其憤怒,和不甘。

    尤其是公孫徒,公孫家此行,加上他總共十一人,之前為了破除一道禁止,不想當中有兩只九階巔峰的靈獸,猝不及防之下,損失了五人才將其擊殺,損失可謂極為慘重。

    而今更是被東方墨殺了兩個,另外三人恐怕也兇多吉少,如今只下了他一個孤家寡人。

    至于魁梧少年,臉色同樣鐵青,這次婆羅門進入洞天福地的人,莫名死了一個。還有三個在完成宗門交代的任務時死去。剩下的六人分成了兩組,他這一組,到了如今也剩下了他一個,如何不惱怒。

    此時的東方墨卻渾然不知二人的想法,只顧著向著遠處逃遁。

    饒了一大圈之后,只見其眼睛一瞇,思量片刻,卻是向著南宮雨柔等人所在而去。

    在他看來,此時最好的計劃應該是獨自趕往中部區域,因為若是公孫徒也回去的話,說不定二人就會相遇,運氣不好,再加上那魁梧少年也在,指不定就是一個大麻煩。

    可他對此卻渾然不懼,公孫徒又沒有看到是他出手,到時候他打死不承認便是,他可不信公孫徒敢承認先派人殺自己,這不是自挖墻角嗎。

    而且南宮雨柔還欠他一個承諾,定然不會袖手旁觀。

    加上以如今的修為,還有術法的威力,即使不敵,想來逃走絕對不是問題。

    是以才毫不在意的敢往回走。

    如此,不過半柱香的時間,東方墨就回到了南宮雨柔等人身旁。

    遠處,三人依然盤膝而坐。

    此時看著東方墨回來,以及公孫家幾人盡數消失,南宮雨柔以及風落葉眼中疑惑不解。

    南宮雨柔本想開口詢問,但話到嘴邊還是咽了回去,只是點了點頭,便閉目調息。

    至于皂袍童子,看向東方墨則一臉莫名的笑意。

    見此,東方墨反倒樂的輕松,甚至不必花費口舌解釋一番,便不再多言,盤膝坐下。

    就在他剛剛調息片刻后,身側陡然響起一道聲音:

    “東方墨,要是你把那個黑色的鞭子換給我,我就把剛才你的事情保密,怎么樣?”

    豁然睜眼,只見皂袍童子湊在他耳邊,對著他眨了眨眼睛,小聲說道。

    東方墨眼皮一抽,這小子真是跟鬼一樣陰魂不散,剛才的事情,看來他已經知道,說不定就藏在暗處觀察。

    “沒門!”

    半響后,卻是毫不猶豫的否決道。

    “小氣鬼!”

    皂袍童子一翻白眼。

    “除非你用那小旗還有符寶,我可以考慮考慮。”

    片刻后,東方墨嘴角一揚,瞥了他一眼。

    聞言,皂袍童子反倒沒有如以往那般一口否決,眼珠子轉了轉,片刻后卻嘆息道:

    “給你你也用不了啊!”

    “小子,少唬我,你區區七階修為都能用,我如今九階初期,法力可比你渾厚,又如何用不了。”

    “說實話你也不信,懶得再給你解釋,我用十張黑泯符給你換,這次你總該滿意了吧。”

    皂袍童子繼續說道。

    而東方墨干脆閉眼,不再理會他。

    見此,皂袍童子切了一聲,也不再自討沒趣。

    ……

    這一夜,很快就過了。

    直到第二天一早,東方墨都沒有看到公孫徒的身影。雖然心中疑惑,卻也毫不在意。大不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于是四人馬不停蹄,向著中部區域趕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时时彩平台改号 上海基诺彩票怎么买 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任5遗漏 中彩网开奖直播频道 上海时时票结果查询 腾讯分分彩怎么开代理 南粤风釆36选7走势图 福建22选5玩法说明 大家乐湖北麻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