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152章 血冢城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血族童子身形一動,站在半空中神識再次擴展,這一次,足足籠罩了方圓五千丈,將整片樹林都罩在其中。

    可片刻后,他還是沒有任何發現。

    至此,其神色終于有些難看起來。

    沉吟間,只見他突然看向了城門的方向,露出若有所思的樣子,隨即身形一花,就來到了城門前。

    看著城門口數百人進進出出,其眼睛一瞇,龐大的神識又一次席卷而開。

    霎時,數百人無一不感覺到自身被他人窺視,知道這是有人在用神識查看自己。

    心驚的同時,也有些憤怒,幾百雙眼睛紛紛掃過四周,最終落在了遠處一個約莫只有四五歲的童子身上。

    “嘶!”

    可在感覺到此人身上傳來筑基后期的強大法力波動后,不少人倒抽了一口冷氣,憤怒的神情瞬間消失,轉而有些慌張起來。

    雖說城中禁止私斗,可即使如此,他們也絕對不愿意隨便得罪一個筑基后期修士。

    而且這童子年齡看起來實在是太小了,能有如此修為,處處透露著詭異啊。

    在這些人當中,一個臉色有些陰冷的血族少年同樣將頭低下,做出不敢直視的樣子,然后繳納了一顆血石之后,就戰戰兢兢走進了城門。

    血族童子目光掃視了一陣,也沒有任何發現,其直接出現在城門處,根本沒有理會守城的血族守衛,大搖大擺的就走了進去。

    守衛修士幾次想要阻攔,可卻忌憚對方的修為而不敢開口。

    進入城后,血族童子毫無顧忌的將神識再次探開,籠罩了方圓數千丈,不少血族修士的身影紛紛出現在其腦海。

    而此時,之前那個臉色陰冷的血族少年就在童子一丈之外,心神早已緊繃,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直到數息之后,血族童子收回了神識,而后將目光向著周圍的人群一一看去。

    血色的瞳孔,爆發出了一股凌立的光芒,似乎任何隱藏在他的目光下都無所遁形。

    當他目光掃過一個臉色陰冷的血族少年時,突然間頓了一下。

    “糟糕!”

    這血族少年,正是東方墨,其暗叫一聲不妙,右手時刻放在儲物袋的位置,做好了準備。

    臉上依然露出一副驚恐的樣子。

    可下一刻,童子的目光就將他略過,繼續看向了其他人。

    就在東方墨大大松了口氣時,遠處突然一道身影激射而來。

    仔細一看,此人乃是一個皮膚黝黑的血族老者。

    “來者何人,敢在血冢城放肆!”

    老者方一現身,就看向血族童子,身上一股凝丹境初期的修為擴散而開,直接向著他壓迫而去。

    見此,血族童子轉過身來,看向那老者眼睛一瞇,下一刻就從懷中掏出了一只黑色的令牌,在老者眼前晃了晃。

    老者原本有些疑惑,可當看到那令牌正中有一個“青”字時,頓時睜大了眼睛。

    “原來道友效命于首領麾下,不過此城特殊,城中不可私斗,不管道友身份如何,還望莫要違背了規矩,讓我等難做。”

    說完之后,這老者竟然轉身就離去,走的極為灑脫。

    見此,血族童子臉色依然冰冷,片刻后竟然閉上了雙眼,露出沉思的神情。

    此時,東方墨加快了腳步離開,趕緊向著城中心的位置而去。

    拐角過后,更是倉促間隨意選擇了一座石樓,踏步就走入其中。

    在城門口,直到十余息之后,血族童子才睜開了雙眼。此時的他,已經將之前神識籠罩中,最有嫌疑的七百五十三人全部從腦海中過目了一遍,只待開始繁瑣的逐一盤查,他相信一定能夠將東方墨找出來。

    此時的東方墨已經走進了石樓,只聽此樓人聲鼎沸,好不熱鬧。

    于是他看似隨意找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坐下,不過若是有心,就會發現這角落距離窗口不遠,似乎隨時都能躍窗逃走,這自然是他有意為之。

    看了看門口的方向,發現血族童子并沒有跟來,其心中懸起的石頭,終于放下了一絲。

    這時候,一個約莫練氣三階的血族小廝走上前來。

    “這位道友,不知需要些什么!”

    “好東西,盡管拿上來吧。”

    東方墨刻意改變了自己的嗓音,沉聲說道。

    “好,稍等片刻。”

    于是那血小廝便下去了。

    此時,他才凝神聽起周圍人的大肆談論。

    “你們不知道啊,人族攻勢猛烈,三大主城相繼淪陷,十萬人死傷。”

    ……

    “可不是嗎,不少城主都死了,更不用說我們這些普通人,死的不計其數。”

    ……

    “如今我族將勢力退回,盤踞在第二道防線,不過我以我所看,用不了多久,恐怕第二道防線也會崩潰的。”

    ……

    “我看不一定!”

    ……

    “哦?道友何出此言!”

    ……

    “要知道人族來的突然,攻勢雖然猛烈,可我族第一道防線不過是倉促為之,第二道防線才能夠真正體現出我族的實力,所以短時間內破不了的。”

    ……

    “有道理!”

    不少修士點頭贊同。

    “可若是這第二道防線也破了的話,恐怕我族危已啊。”

    ……

    “要知道經過這百年的繁衍,我族才有近百萬的人口,其中大多數還都是低階修士,如今死傷十余萬人,其中不少還是我族精銳,若是第二道防線崩潰,那么人族肯定會直接掃蕩我整個血族,到時候我等恐怕就危險了。”

    有人繼續說道。

    聞言,不少人都露出擔憂的神色,顯然這擔憂并非空穴來風。

    東方墨聽得興起,沒想到血族人數那么少,難怪僅僅七大勢力就敢打上門來,甚至一個南宮家就能將其阻擋在外。

    而不多時,那小廝就將一些血族獨有的靈獸精血以及各種食材拿了上來。

    自從有了辟谷丹之后,他已經很少有吃東西的習慣。到了如今的修為,雖然沒有的達到完全辟谷的境界,可十天半個月不用進食也餓不死。

    但為了掩飾自己的身份,他還是裝模作樣,淺嘗輒止了一番。

    發現這些東西的味道,也不算讓人難以接受。

    接下來他自飲自啄,又凝神聽了一陣,足足兩個時辰之后,這才算是對此城有些了解。

    原來此城叫做血冢城,正是他之前猜測的血冢之地所在,也是以血冢之地來命名的。

    因為血冢之地非凡的意義,所以此城有些特殊,城主都是采用的輪換制度來實行,每三年換一次。

    如今的城主叫夜麟,據說是一位凝丹境大圓滿的修士,只差一步就能夠達到化嬰境,和當初的枯崖老人一樣。

    此城中,有一條寬大的血色大河,貫穿了整座血冢城。

    據說此河,乃是由當年兩族大戰時,無盡修士鮮血匯聚而成。

    而在河的最上游,有一座骨山,乃是由無數的尸骨堆積,高達十萬丈,足以想象當年死了多少人。

    血河從骨山流下,每一天都有許許多多的修士從各個地方趕來,想要上骨山尋找機緣。

    而在這百年中,不少人也著實從山上帶下了一些東西,其中不乏法寶,功法之類的。

    或許是因為死的人太多,所以骨山上氣血極為充足,靈氣也盎然至極,更有不少血族修士都會選擇來此修煉,以求突破。

    可這骨山有點邪門,山上陰氣太重,常年有迷霧籠罩,這些迷霧能夠迷惑人的心神,若是待久了就會失去自我意識,從而枯死在山上,為其多添加一具白骨。

    即使是筑基期修士,恐怕也難以在骨山上待一個月,一般的練氣期修士,更是最多待上三天時間就不得不退下來。

    想到此處,東方墨豁然就想起了骨牙所說有一些東西對它有用,難道就在那骨山上不成?

    就在他皺眉沉思之際,只聽周圍一片驚呼。

    “快看,是夜公子!”

    “哪里?”

    “血河上不就是嗎!”

    聞言,東方墨舉目眺望,因為他坐在角落的位置,此時不得不站起身來才能透過窗看到外面的場景。

    還好諸多血族修士都站起了身,他才沒有顯得另類。

    “那是夜麟大人的獨子,三十歲不到,就已經筑基中期,甚至馬上要突破到筑基后期的修為了,實在是天賦異稟。”

    其中有血族修士開口。

    聞言,東方墨點了點頭,雖然這般歲數在人族當中,應該只能算作中等偏上的資質,可要知道血族修煉極其困難,能夠三十歲之前有這番成就,算得上天資不凡了。

    此時往前看去,就看到了一條百丈左右的巨大龍舟,懸浮在洶涌的血河之上。

    龍舟整體呈現灰色,其上雕刻雖說并不精美,可卻顯得古樸夯實,給人一種沉甸甸的厚重感。

    而在龍舟最前方的甲板上,則站著一個雙手倒背的黑衣青年,此人臉色蒼白,身形有些枯瘦,看起來就像是被女人掏空了精氣一般虛弱。

    其英俊的面目之下,眼中不時閃過一道暗紅的光芒。

    “肯定又是夜公子從前方帶回了人族女修。”

    “不錯,夜公子修煉的功法特別,需要許許多多的鼎爐,此次兩族大戰,雖然我族戰敗,可依然有不少的人族修士落在我族手中,其中自然有不少的人族女修。”

    “可不是嗎,據說那些人族女修,各個貌美如花,而且渾身精血充沛,吸上一口,絕對抵得上瓊漿玉液,更有不少都是處子之身,實在是鼎爐的上好人選。”

    說道此處,不少血族修士舔了舔嘴唇,露出饑渴的目光。

    “看看吧,夜公子每次回來都會將俘虜拉出來給大家伙兒瞧瞧,此次恐怕也不例外。”

    聞言,東方墨心中一動,更是往前走了幾步,想要看的清楚些。

    而這時,血河龍舟上,那英俊的夜公子看向河岸兩旁怕是不下萬人都望著自己,眼中閃過一絲冷傲,隨即對著身后拍了拍手。

    “啪……啪!”

    聞聲,甲板后方幾個血族女子立馬走上前來。

    這些女子大都是雙十年華,各個容貌秀美,此時兩兩一組,手中推著三輛輦車。

    “嘎吱,嘎吱!”

    輦車極重,輪轂被壓的發出聲響。

    在三輛輦車上,還各有一個囚籠。

    囚籠渾身用漆黑的鐵精打造,其上不少紋路,時而閃過光華,一看就被人下了禁制。

    而這時,眾人的目光,全部被囚籠里三道嬌媚的身影所吸引。

    見此,東方墨也將目光投了過去。

    只見第一輛輦車上,捆綁著一個身體玲瓏嬌小的女子,那女子皮膚白嫩,相貌秀美,可臉上卻是驚恐之色。

    第二輛輦車中,束縛的是一個身材有些高挑,神色慘然的人族女修。

    而當東方墨將目光看向那第三輛輦車時,瞳孔一縮,神色猛然大變。

    “怎么會是她!”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甘肃省十一选5 极速赛车刷5码 广东快乐时时 生肖时时彩开奖结果 彩民更懂网 排列3和值振幅 江苏11选5彩吧助手 福建十一选五怎么玩 烈火江西时时软件下载 云南实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