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176章 骷髏大軍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東方墨將不死根緊握在手掌,心中早已警惕,凌厲的雙眼不時掃過周圍,不放過一絲細節。

    耳力神通更是被他催發到了極致,四周的一切聲響,都難以瞞過他的耳朵。

    跟著骨牙往上前行了五千丈左右,他就感覺到周圍的迷障濃度,在呈幾何倍的增長,比起七萬丈的高度,恐怕濃郁了十倍不止,他能夠明顯感覺到迷障入體后,浸入他的血液,使其法力運作都變得遲緩,而且神智似乎都有些麻痹。

    照此下去的話,即使現在無事,恐怕不到八萬丈的高度,迷障就會直接影響到他的心神。

    見此,他一把將骨牙拘來。

    “人崽子干什么,想反悔啊!”

    骨牙被東方墨抓在了手中,此時叫囂道。

    “你不是說,你能夠將我體內的隱患解除嗎,現在就動手吧,那迷障已經對我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這個簡單!”

    骨牙還以為是什么事情,聞言后根本不以為意。

    只見他下巴一跌,張口一股綠油油的火焰就噴了出來,直接卷在了東方墨身上。

    霎時,一股比之周圍還要陰冷的氣息傳來。

    東方墨知道骨牙的火焰對他沒有任何作用,倒也并不驚慌,而是站在原地不為所動。

    綠油油的火焰直接從他皮膚當中鉆了進去,融入了其體內。

    “呲!”

    就像是一根被燒紅的火棍,插入冰雪的聲音響起。

    東方墨就感覺到體內的迷障,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融化”,不過呼吸間,就全部被清除。

    “咦!這么簡單!”

    其心中極為詫異。

    “當然,這些陰冥之氣跟骨爺爺的噬陰鬼炎比起來,就是小巫見大巫!”

    “而且骨爺爺已經將一股噬陰鬼炎留在你體內,只要你不將它逼出體外,那么四周這些陰冥之氣就不會對你產生任何影響。”

    骨牙傲然的說道。

    聞言,東方墨仔細感悟了一番,果然察覺到小腹當中,有一簇指甲蓋大小的綠色火焰,猶如燭火一般靜靜燃燒。

    他試了試,只要體內法力鼓動,就能夠將那火焰直接泯滅,或者逼出。其心中一喜,這樣他也不擔心骨牙對他使什么陰招了。

    最主要的是,有這火焰的存在,豈不是說他就能無視骨山上的迷障,和那些血冢軍一般,想在骨山待多久,就待多久。

    不同血冢軍的是,他還能夠一直吸收靈氣,而他們可不行。

    只要他找到穆紫雨,用這個辦法,二人就可以跟血族修飾耗下去了。他可不信這些血冢軍會一直待在骨山上。

    想到此處,他心中就有了脫身之策。

    于是將骨牙向前一拋,示意他繼續帶路。

    骨牙嘴中不斷發出怪叫,搖頭晃腦的向前飄飛。而東方墨則小心翼翼的,始終跟在他身后三丈的距離。

    “要不是一會兒說不定用的著你的地方,東方墨你個龜兒子,你以為骨爺爺會這么好心!”

    骨牙心中大罵。

    而此時的東方墨,對他所想毫不知情。

    就在兩人向上前行了數千丈,已然快要突破八萬丈的距離時。

    東方墨突然雙耳抖了抖。

    “唰……”

    豁然將目光看向了前方某個位置。

    剛才他分明聽的清楚,似乎有一股不合時宜的風聲響起,顯得以為突兀。

    就在他心中極為警惕時,突然間,周圍一股黑煙滾滾而來,就要將其吞噬。

    這股黑煙之前就分散開,融入四周迷障,趁著東方墨不注意,緩慢將他包圍,是以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察覺。

    此時黑煙突起,眨眼就將他整個身軀籠罩其中。

    原地只能看見一團一丈大小,不斷蠕動的煙霧,扭曲化作一個人形的身影。

    正是一只陰靈。

    與此同時,東方墨感覺到周圍一股粘稠到極致的壓迫,其身處黑煙中,就像是陷入沼澤一般,使他難以動彈。

    他立馬就想到了之前穆紫雨被陰靈吞噬的一幕,應該和自己如今所處的境況一模一樣。

    看來,陰靈同樣盯上了自己,如今更是直接出手。

    而且這只陰靈,比起抓走穆紫雨那只,似乎要強大的多。僅僅是從其身上傳來的波動來看,就已經不下與一般的筑基期修士了。

    就在他沉思應對之策時,只感覺周遭一股浸入骨髓的冷意,一縷縷黑煙鉆了過來,轉眼就要融入自己的身軀當中。

    東方墨不再猶豫,口中念念有詞,手指飛快掐動。

    就在黑煙臨近,距離他不到三寸的之時。

    在其體外,突然浮現出一層青蒙蒙的罡氣。

    “撲!”

    黑煙打在罡氣上,滾滾籠罩,將其緊緊包裹成一個橢圓形的黑色蛋殼。

    “咕嚕咕嚕!”

    但只是呼吸間,只見這些黑煙粘附在罡氣上,一陣蠕動之后,竟然化作比發絲還要纖細數十倍,豁然就鉆進了罡氣之中。

    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融入東方墨的身軀。

    “嘶!”

    一股如墜冰窖的感覺傳來。

    東方墨腦海中打了一個凌冽的寒顫,意識都被麻木。

    “叮鈴鈴!”

    關鍵時刻,只聽其腰間黃銅鈴鐺發出一陣脆響。

    鈴聲響起,東方墨渙散的瞳孔陡然一凝,恢復了神采。

    于是一聲低喝,手中凝聚出了兩團濃郁的生機,隨手就拍在了面前的罡氣之上。

    “嗡!”

    罡氣顫動,變成了極為凝固的墨色。

    籠罩的黑煙想要繼續鉆入,可卻無濟于事。吸收了生機的化藤甲,能夠將其盡數阻擋在外。

    而在其體內為數不多的黑煙,已經被他精純的木靈力給煉的干干凈凈。

    東方墨法力猶如潮水一般宣泄,身形一動,終于掙脫了那種泥濘一般的束縛,瞬間橫移了三丈距離。

    此時回頭一看,就發現那只陰靈依然站在原地。

    不過讓他差異的是,這只陰靈雙眼當中,已然有了一些淡淡的光芒,而且身軀更為凝實,頭上隱隱還有兩根彎角。比起之前抓走穆紫雨的要強大的多。

    這只陰靈看到東方墨居然從它的身軀當中逃出,猶如漩渦的眼睛凝視著他,似乎是在打量。

    東方墨同樣雙眼微微瞇起,與其對視。

    不過只是兩個呼吸,那只陰靈就化作一股濃郁的黑煙,再次向著他撲了過來。

    東方墨手中不死根舉起,猶如法杖一般對著那股黑煙遙遙一指。

    “咔咔咔!”

    不死根上鉆出了數根尖銳的枯枝,眨眼就刺入了進去。

    見此,其手腕一轉。

    “嘩啦啦!”

    幾根枯枝上生長出猙獰的木刺,一陣天旋地轉的攪動下,將那團黑煙攪散成零零散散的霧氣。

    就在東方墨神色一喜時,只見那些霧氣一頓,從四面八方涌了過來,無孔不入一般。

    “這……”

    東方墨大吃一驚,不過他反應自然不慢,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青影閃過,落在了十丈之外才轉過身來,眼中滿是詫異。

    他不知道這陰靈是否還有其他的手段,可從之前木劍不能將其斬殺,不死根也對它毫無作用,就看得出至少他拿這陰靈沒有任何辦法。

    于是心中萌生了退意,豁然轉身,就要離開。

    而當他看向前方,不知何時,已經沒有了骨牙的蹤影。

    “該死的!”

    從陰靈出現,到此刻他回頭,前后不過幾個呼吸,但骨牙卻消失不見。

    東方墨眼中異常凌厲,這老東西說不定就是想借此機會將他甩掉。

    “別讓我找到你!”

    東方墨身形一晃,就化作了一道殘影,輕易的將身后陰靈甩掉,向著山頂急速而去。

    不多時,就已經沖出了數千丈,眨眼就進入了八萬丈的高度了。

    到了此地,周遭的靈氣已經濃郁到一種肉眼能夠看見的地步,不過迷障也同樣粘稠,隨著靈氣鉆入其身軀。

    讓他微微松口氣的是,其體內那簇火焰,依然在不斷的燃燒,每當有迷障進入后,就會被焚燒的干干凈凈。

    東方墨看著腳下成片冒著煙霧的灰白色枯骨,眉頭微微一皺,似乎此地不但靈氣濃郁,那種陰氣也濃郁到了發指的地步。

    不知為何,到了此地,他心中始終有一種時刻被窺視的感覺。

    就在他心弦緊繃時,只見周圍數十丈范圍的骸骨中,一股股濃郁的黑煙,平地而起,急劇冒了出來。

    下一刻,那些黑煙凝聚扭曲,化作了數十上百只一丈高大的人形身影,正是一只只陰靈。

    東方墨心中狂跳,看著如此多的陰靈,他終于知道之前為何有一種被窺視的感覺了。

    于是將化藤甲再次融入了兩團生機,法力鼓動,雙眼警惕的看著四周。

    恰在此時,那一只只沒有神智的陰靈,全部對著他撲了上來,四面八方,將其退路盡數封死。

    東方墨倒抽一口冷氣。

    關鍵時刻,伸手往儲物袋中一抓,拿出了一只毫不起眼的短劍。

    一手握著劍柄,法力鼓動注入其中,對著撲來的黑煙一撩。

    “呼呲!”

    霎時,只見一道足有數丈長的火紅劍光沖天而起,對著前方黑煙斜斜劈了過去。

    “吱吱!”

    劍光瞬間就將當頭的三團黑煙從中斬成了六截。煙霧中發出似乎是驚恐的叫聲,立馬消散,不再撲來。

    東方墨一愣,看了看手中的短劍,沒想到還真的有效果。

    此劍正是他當初進入宮門時,葛云送過他的那把火離子。

    這火離子只是低階法器而已,自從他實力提升之后,就幾乎被他遺忘在角落。如今境況危機,才想到此物,沒想到一試之下,居然對付這些陰靈有著奇效。

    于是手起劍落,眨眼間在其周圍火光漫天,一道道紅色的劍氣劈,斬,撩,刺,將一只只陰靈的身軀劃開。

    那種驚恐的叫聲此起彼伏響徹心間,眨眼周圍所有陰靈就消失不見。

    “呼!”

    東方墨長長的吐了口氣,這么一番下來,其體內法力著實消耗不少。

    “咔嚓咔嚓!”

    可就在這時,一陣嘈雜的聲音在其四周響起。

    東方墨神色一凝,雙目四下掃過。

    下一瞬,他就瞪大了眼睛。

    只見周圍不少的枯骨在一股股黑氣的包裹下,飄飛了起來。每一根骨頭拼湊,組成了一具具骷髏架子。

    這些骷髏架子有的頭顱上還有裂縫,有的肋骨上斷了一小節,空洞洞的雙眼顯得極為詭異。

    看著周圍密密麻麻的骷髏大軍,細數之下怕是不下百具。當聽到迷障深處還有更多異響傳來,他猜測甚至數量絕不止于此。

    當將最后一根骨頭組裝在了身上后,這些骷髏大軍邁動腳步,將腳下枯骨不時踩斷,發出咔咔的聲響。

    東方墨頭皮發麻,在其駭然的眼神中,向著他包圍而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安徽合肥11选5开奖结果 新疆25选7今日开奖号 排列3012路走势 大乐透83期历史开奖结果 內蒙古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北京pk记录排期 3d乐彩连线图 15选五加奖走势图 浙江快乐彩二维码 秒速赛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