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218章 生死血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在血冢城的骨山山頂之上,一個身著黑袍的身影正盤膝端坐在半空當中。

    此時的他雙目緊閉,手指掐訣。從他體內,散發出一股渾厚的法力波動。在這劇烈的法力波動之下,一圈圈黑色波紋蕩漾而開。

    在其身下,則是那口血色的泉眼。

    可不同以往的是,此時的血色泉眼原本“汩汩”往外冒的河水,似乎是因為此人周身散發的黑色波紋,竟然逆流而回。猶如時間倒流一般,盡數鉆進了泉眼當中。這古怪的一幕,若是讓常人看到,定然會驚駭的說不出話來。

    也不知道這番景象持續了多久,那黑袍人影的身姿仿佛亙古不變。

    直到某一刻,當滾滾而來的血色河水,最后一滴,也鉆入了泉眼。霎時,才見他微微抬起頭來。透過深邃的斗篷,好似能夠看到一雙擇人而噬的眼瞳。

    “開始吧!”

    其腰間鼓動,發出一陣低沉的腹語。

    話語落下后,就見他身影陡然消失。

    而在血族地域某處方圓上千里的荒蕪之地,此處正是六大勢力所有后輩弟子被傳送來的地方。

    恰在此時,方圓千里,突然間從地底冒出了一絲絲的血色霧氣。

    這些霧氣來的無聲無息,甚至讓人無法察覺,眨眼間就將所有人籠罩其中。

    “什么東西!”

    ……

    “這是?”

    ……

    諸多的人族修士眼中驚疑,自然不敢和這些霧氣接觸,紛紛祭出法器,或者是催發一層罡氣阻擋。

    不過有驚無險的是,這些霧氣好像沒有任何作用,只能阻礙視線而已。

    但是下一刻,眾人卻臉色鐵青,因為他們在霧氣中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當徑直向著某個地方走去時,發現不一會兒就繞回了原地。

    “幻陣!”

    見此一幕,所有人立馬反映了過來。

    而眾人嘗試想要破陣離去,可耗時良久,也沒有任何辦法。最終不得不承認,這陣法不是他們目前能夠破開的。

    就在所有人被霧氣籠罩之時,在距離他們不知多么遙遠的某處地方。

    “咔嚓!”

    頭頂虛空,突然間被撕開了一條漆黑的裂縫。

    數道身影從裂縫當中鉆了出來,仔細一看,正是六大勢力的為首之人。

    六人方一出現,就眼神四下掃過,數股強悍的神識席卷而開。

    可下一瞬眾人就神色一變。

    “中計了!”

    婆羅門陰翳老嫗,臉色沉的能滴出水來。

    他們之前順著殘余的空間波動,追到此地,撕開空間后卻發現此處四下荒蕪,哪里有任何人的影子。

    “諸位分開找吧!”

    化仙宗老者開口道。

    聞言,眾人立即四散開來,向著遠處疾馳而去。

    不過誰都心知肚明,血族地域如此龐大,想要找到那些人無異于大海撈針。

    既然血族將他們引到了此地,那么就做好了準備,不可能讓他們找到那些人族后輩。如今的舉動不過是死馬當作活馬醫而已。

    然而就在眾人前腳剛剛離去,三道身影后腳頓時顯現而出。

    其中一人,乃是妖異男子噬青。

    還有一個是一頭雪白長發的美艷女子。

    最后一個,則是一臉猙獰血槽,甚至血槽中還有肉芽蠕動的光頭大漢。

    “人族化嬰境修士的鮮血,我已經有一百年沒嘗過了,我等就按照計劃行事吧。”

    只見光頭大漢舔了舔分叉的舌頭,看向離去的幾人,眼中露出嗜血的光芒。

    語罷,他更是隨意選擇了一個方向追了出去。仔細一看,他所追去的,正是公孫家男子所在的位置。

    而白發女子還有噬青,也各自選擇了一人閃身追去。

    與此同時,在血族地域中部,血霧籠罩的千里之地,遠處突然有一圈黑線由遠及近而來。

    過了足足半刻鐘,才看到這一圈黑線,竟然全部都是血族修士。密密麻麻數不甚數,其中不乏一些高階修士,眨眼就將血霧籠罩所在包圍起來。

    而那黑袍身影,猶如憑空出現,站在千丈高空,俯視著腳下大地。

    下一刻就見他揮手打出法決,對著虛空不斷勾畫。

    片刻間,半空中一張半透明的符箓顯現而出。那符箓上一條條古怪的黑線,就像是蠕動的蚯蚓一般。

    至此,黑袍身影不再猶豫,手掌化作虛無,一把拍在那符箓之上。

    “嗡!”

    符箓震顫,豁然間化作一道流光,融入了其身下的千里血霧當中。

    “呼!”

    清風吹拂而過,那血霧中似有一道道光華閃耀,使得血霧變的更淡了。

    在血霧當中的所有人族修士,有所感應一般,抬頭一看,發現已經能夠看得更遠。

    “咦!”

    不少人詫異之下,便向著遠處而去,想要沖破血霧的包圍。

    可任由他們不斷疾馳,卻仍舊逃不出這片千里之地。

    除了數百個人族凝丹境修士,幾乎是剎那間就反映了過來,身形沖天而起,眨眼就沖破了血霧的籠罩。

    至此,這些人眼中紛紛露出喜色,就要向著遠處逃遁。

    然而下一瞬,就看到了周圍一圈密密麻麻的血族修士守候。

    見此一幕,即使是以他們凝丹境的修為,也不禁頭皮發麻。

    “殺!”

    而周圍的血族修士,就像是早就收到了命令,見到諸多人族沖出的剎那,毫不猶豫的向著他們殺了過去。

    眨眼間,往往數十道術法,同時落在一個人身上。

    即使是筑基期修士的術法,數十道加起來,也不是一個普通凝丹境能夠抵擋的。

    況且這些血族當中,還有不少的凝丹境修士。是以這些人族毫無抵抗之力,身軀在術法的攻擊下,直接爆開,化作血雨灑下,發出滴滴答答的聲響。

    詭異的是,這些鮮血方一接觸地面,竟然浸入其中,消失不見了。

    而在那條干涸的血河當中,則出現一小股猩紅的血液。自下而上,緩緩逆流。

    “快退,退回霧氣當中!”

    這時,不知道是誰大喝了一聲。

    聞言,眾人立馬反應過來,紛紛向著血霧籠罩之地沖去。

    然而半空那黑袍身影一聲冷哼,其手指掐動間,之前那張符箓的光華,閃耀而出,形成一層肉眼難見的光幕,將眾人阻擋在外。

    借此機會,諸多血族的術法神通,再次落在這些人身上。

    “嘭……嘭……”

    一連串悶響,眾人身軀全部爆開,血雨成片灑下,浸入土地,再匯聚在血河中,使得其中血液更多了一些,繼續流淌。

    直到再無一個凝丹境修士之后,那些血族才收手,繼續將此地圍繞。

    半空中,黑袍身影豁然低頭,透過血霧看向眾人,猶如喃喃自語一般道:

    “五萬三千七百八十四人……除去五人,剩下這些人的鮮血,應該也夠了……”

    轉而只見他腹部鼓動,發出一陣嗡鳴,向著身下血霧滾滾而去。

    “生死血煉開啟,爾等最后活著的五人,可保住性命。”

    (這章刪了一千多字,改了很久,一會兒還有一章,應該很晚了,明早看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幸运飞船免费计划网页版 微信欢乐麻将刷豆 澳洲幸运5彩票正规吗 腾讯五分彩是合法的吗 海南体彩论坛4十1 合买江西时时 吉林省时时彩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是全国彩吗 提前开奖漏洞 四川时时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