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223章 意外之喜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站在遠處,就會發現魁梧少年的身軀在不斷顫抖,不過兩三個呼吸,化作黑氣將他頭顱籠罩的血族童子,陡然一凝,沖天而起。

    不過此刻,其嘴中死死咬住一具身形高大的神魂,仔細一看,正是魁梧少年的樣子。

    但如今的他,不斷掙扎,眼中盡是驚恐。

    而另外四具禁錮其四肢的筑基初期魔魂,同樣沖上了半空,凝聚成四個血族修士的模樣,對著魁梧少年的神魂沖了過去。

    諸多的魔魂,頓時撞在了一起。

    “嗡!”

    只見遠處黑煙彌漫,朦朧的讓人看不清其中場景。

    “不要,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從黑煙中響起,隨即就沒有了聲息。

    以東方墨的眼力,自然看的清楚,魁梧少年的神魂,呼吸間就已經被五具魔魂給蠶食一空。

    “嗚……”

    五具魔魂發出一陣低沉的嗚咽聲,在半空飄來飄去,若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他們虛幻的身軀,更凝實了一些,而且渾身的氣息,也微微漲了一分。

    東方墨站在遠處,眼中異彩連連的看著這一幕。鎮魔圖的威名果然名不虛傳。筑基期修士,根本不堪一擊。這還只是五具魔魂而已,若是能操控更多的話,那威力即使是他也不禁一陣火熱。

    不過他雖然自信,卻也知道此術的兇險。越多的魔魂,就越難以控制,而且還越發容易遭到反噬。

    所以他自然不可能將每一個殺死的人,都練成魔魂供他驅使。而是要讓他們相互吞噬,不斷壯大。達到不求多,但求精的目的。

    剛才他所使出的,是五魔誅首陣,乃是鎮魔圖中唯一一種,依靠五具魔魂就能施展的魂陣。

    現在看來,他控制五具魔魂應該沒有什么問題。

    所以,他已經暗自決定,想要修煉另外一種威力更大的陣法,叫做九魂絕殺陣。

    想來以他的實力,鎮壓九具魔魂,也應該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

    而就在這時,只聽“噗通!”一聲。

    魁梧少年空殼一般的肉體,突然栽倒在地,身上早已沒有了生息。

    至此,東方墨回過神來,轉而看向另外兩處戰團。

    只見那筑基中期的婆羅門弟子,在看到這一幕時,被嚇得不輕,轉身就要逃走。

    可東方墨大手一揮,頓時五具魔魂沖天而起,向著遠處追了過去,眨眼就將他籠罩,將其神魂硬生生抽出來,被五具魔魂吞噬一空。

    再看南宮雨柔所在之地,那筑基初期弟子,在她詭異法器的攻擊下,早已堅持不住,渾身法力近乎透支,苦不堪言。

    此時看到東方墨轉首看向他,就準備開口求饒。

    然而東方墨并未給他說話的機會,五具魔魂再次沖了過去,他幾乎沒有任何抵抗之力的,就依然被吞噬了神魂。

    五具魔魂吞噬了三人的神魂后,自身實力漲了數分,也變的更為的凝實。此時鬼魅般的身形,在頭頂亂竄,狂舞。

    東方墨嘴角一揚,露出一絲笑容。同時右手攤開,掌心魔圖顯現。

    頓時半空五具魔魂,如若受到召喚一般,紛紛激射而來,鉆入其掌心。

    直到最后一具魔魂鉆入其中,其掌心的鎮魔圖才隱若下去,不見了蹤影。

    “呼!”

    不遠處,南宮雨柔輕輕舒了口氣,此時身形一躍,就來到他身旁。

    剛才的一幕,她自然看得一清二楚,被東方墨施展鎮魔圖的場景,同樣驚的不輕。

    此術的風險,果然和威力成正比。

    而東方墨自然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此時控制噬骨蠶,就準備將婆羅門三人的尸體吞噬一空。

    然而下一瞬,他卻有些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只見三具躺在地上的尸體,突然間血肉蠕動,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癟了下去,不多時就化作了三具干尸。

    “這是?”

    東方墨神色微微一變,他自然看得清楚,三人渾身的血液,全部鉆入了地下,不知道流向了何方。

    見此,其眼睛一瞇,陷入了沉思。

    “我總覺得,我們此次陷入了一個巨大的陰謀當中。”

    南宮雨柔同樣注意到了這奇怪的一幕,此時開口說道。

    “走吧,船到橋頭自然直,不管是什么陰謀,總要看看才知道。”

    于是東方墨伸手一招,將幾人的儲物袋撿起后,噬骨蠶懸浮在他頭頂,二人向著遠處繼續走去。

    ……

    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在整片千里之地,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更多的地方,同樣在進行著血腥的屠殺。

    原本諸多的煉氣期修士,根本無法和筑基期修為的人族相比。因此,不少相同勢力的人,便打算抱團扶持,以求最后活下去的希望更大一些。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尤其是半空當中那黑袍身影,將數顆血團融入了身下血霧中后,諸多的煉氣期修士,幾乎陷入了癲狂當中,見人便殺,極為暴躁。

    眾人聯手的打算不僅直接落空,不少人更是對著身旁的同門突然出手。

    上一秒還能相視點頭,下一刻就向對方露出了猙獰的獠牙。

    尸體不斷倒下,鮮血成片揮灑,浸入了大地當中,匯聚在血河,緩緩逆流而上。

    唯有筑基期修為的人,即使同樣將心中的殺機放大了數倍,但依然能夠暫時控制自己。

    不過當遇到其他人的時候,還是會展開凌厲攻勢,血腥殺戮。

    見此一幕,半空當中的黑袍身影,籠罩在斗篷當中的臉上,勾起了一絲冷笑。

    這些煉氣期修士,本就是用來血祭的。他要的,是最后五個筑基期修為的人族。

    看到五萬多人,數量在不斷的減少,如今已經只有四萬一千多人后。他終于再次揮手,對著身下血霧不斷打出法決。

    頓時,千里籠罩的血霧,以那條干涸的血河為中心,開始緩緩收縮,范圍越來越小。

    看這縮小的幅度,果然不出兩個月,應該就會只籠罩方圓百丈范圍。

    其目的,自然是為了讓其中的人族,相遇的頻繁一些,殺戮的節奏更快一些。

    ……

    東方墨二人一路行走,沿途遇到的所有人,尤其是煉氣期弟子,無不眼中通紅,布滿血絲,根本不會顧忌二者的修為差距,就會向著他們殺來。

    而東方墨自然也不是心慈手軟之輩,直接祭出噬骨蠶將其吞噬。

    他知道這些人應該是心智迷失,才會如此。直至此刻,他也終于明白自己心中的殺機,為何會陡然大增。

    因為不僅僅是他,其他人同樣如此,看了看周遭的紅色血霧,他知道或許問題,就是出在這些血霧中的。

    不過對此他也無可奈何,只要沒有完全影響他的心智,就在他的可控范圍當中。

    一路走來,東方墨根本不用自己動手,噬骨蠶遇人便會展開吞噬,不管是煉氣期,還是筑基期,大都難以逃脫噬骨蠶的吞噬。

    即使有少數一兩個有先見之明,直接逃走的,東方墨也不會管他們,任由他們離去。

    直到噬骨蠶吞噬了近百個人族修士的血肉后,只見這些蠶蟲突然一頓,停在半空懸浮不動。

    “咦!”

    此時,東方墨有所感應一般,疑惑的抬頭,卻發現這些蟲子渾身上下,散發出一陣紅光,時明時暗的閃耀著。

    見此一幕,他瞬間就聯想到了育蟲之道當中所述的某個場景,眼中頓時露出狂喜之色。

    “要進階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北京pk拾手机软件下载 吉林时时彩什么时候有 重庆时时5星人工计划 幸运5app下载 山东11选5中奖情况 快速时时计划 泳坛夺金开奖结果 深圳福彩22选1走势图 广西11选5走 金福票极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