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248章 二對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在其陰冷的注視下,東方墨有一種像是被毒蛇盯住,隨時都能給予他致命一擊的感覺。

    他有預感,即使突破到了筑基中期,也絕對不可能是此人對手。

    其心中念頭急轉,隨即就開口道:

    “這位道友應該是金靈陣當中的陣靈,也是血極五子之一吧。”

    “呵呵,不錯。”

    聞言,矮小少年倒也不急于一時,而是呵呵一笑。

    “雖然我不明白道友為何突然攔住我,可小道有一事,不知當講不當講!”

    “哦?是嗎,那你就說出來老夫聽聽看。”

    “瞎話小道就不拿來誆騙你了。實不相瞞,我等有五人被利用,進入這五行循環大陣,以求將其中陣靈殺死。若是有人成功的話,那么外面利用我等的數個化嬰境修士,就會強行出手將此陣破開,到時候此陣必然會自爆。”

    語罷,東方墨雙目直視著他,就不在言語。

    “你所說的我當然知道,畢竟這陣法我可比你了解。可老夫也不瞞你,這陣法即使自爆,我也有足夠的實力自保。你如今說這么多,無非就是想拖延時間而已。因為在你看來,你絕非我的對手,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到此陣自爆時,你能夠借機逃出老夫的手掌,人族小娃,你說老夫說的對嗎!”

    其話語落下后,東方墨心中一驚,暗道果然姜還是老的辣,沉思間就再次開口。

    “雖然你說的有道理,不過小道只是好心提醒你罷了,如今你好不容易脫困,并且有了一具肉身,應該想想后路才對。在我看來,你我二人雖非友,但也絕非敵,大路朝天,倒不如各走一邊,你看如何。”

    “我看不如何!”

    矮小少年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你……”

    東方墨語氣一頓。

    “臨危不亂,還能急中生智說出這么一番話來,你倒也有幾分膽色。”

    矮小少年似是夸耀的說道,隨即繼續開口:

    “不過老夫也讓你死個明白,雖然奪了這小子的肉身,但是他的肉身實在太弱,相反老夫對你這具身體更加的感興趣。”

    至此,東方墨神色微微一變,知道此人若是看中的是自己的肉身,那么這一劫怕是避不過去了。只見其細長的眼睛一瞇,當中一縷寒芒閃爍。

    隨即道:

    “你想要小道的肉身,那就看你有沒有這本事了。”

    “哈哈哈哈,年紀不大,口氣不小。雖然不知道你之前用了什么辦法將木靈陣的陣靈殺死,可老夫如今實力無限接近凝丹境大圓滿,難道還奈何不了你這個小小的筑基中期修士嗎。”

    語罷,其不再多言,身形一晃之下,一道耀眼的金光閃過,眨眼就已經出現在東方墨身前三尺。

    東方墨對此人的速度大驚失色,可他自然早有準備,此時反手一抽,不死根毫無花哨的向前輪了過去。

    知道自己和此人的修為差距,所以這一擊,他幾乎將自己全部的肉身之力,以及體內法力都鼓動起來,盡數注入不死根當中。

    “呼!”

    看似毫無出其之處的不死根,劃破空氣,發出一陣呼嘯,向著此人太陽穴橫掃而去。

    可此人眼神只是淡淡瞥了襲來的木杖一眼,隨即其左手驀然抬起,就在不死根即將砸在他頭顱上時,比起常人長一大截的修長手指,一把將其死死抓住。

    “梆!”

    發出一聲干硬的撞擊。

    “力量還不錯。”

    此人手掌只是微微顫了顫,就將那股巨力全部消磨,而后看向他開口道。

    東方墨眼中閃過一絲震驚,暗道自己和此人的差距,恐怕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大。

    全力一擊,此人甚至沒有后退半步。

    于是其眼中閃過一絲厲色,便用力一扭。

    “咔咔咔!”

    只見不死根被此人抓住的那端,突然爆射出漫天的枝椏,就像是一根根鋼條,從手臂向著此人周身席卷而去。眨眼就將他身軀盡數纏繞,從遠處看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粽子。

    見此一幕,東方墨神色大喜,法力猛然鼓動之下,將其纏繞的枝椏,陡然一勒,開始瘋狂收縮。

    突破到了筑基中期后,其法力的渾厚程度,大漲三倍,此時拼命催動之下,就算是筑基期大圓滿修士也會被勒成一堆肉泥。想必凝丹境修士,也不可能安然無恙吧。

    然而就在他如此想到時,不知為何,此刻心中猛然一跳,一種不妙的預感浮上心間。

    下一瞬,只見將矮小少年纏繞的枝椏,從縫隙當中激射出一道道刺眼的金光。

    與此同時,東方墨渾身汗毛根根豎起,一種濃郁的危機感襲來。

    于是緊握的不死根猛地一抽,就要向后爆退。

    可他一抽之下,卻發現不死根紋絲不動,豁的抬頭,就發現金光已經耀眼到了極致。

    隨即“轟”的一聲。

    根本來不及反應,東方墨的身形就倒飛了出去。

    霎時,一道道金光,就像是一柄柄利劍,將不死根生長出的枝椏,全部絞碎。木屑漫天激射,切口光滑整齊。

    “噗!”

    東方墨落在十丈之外,此時張嘴就吐出一口熱血。

    然而就在他抬首的一瞬間,矮小少年身形快若閃電,已經出現在他面前,其右手一探,五根細長的手指就像是章魚爪子一樣,向著他面門抓來。

    電光火石之間,東方墨伸手一摸,一只小巧的龜甲向著前方祭了出去。

    “嗡!”

    龜甲迎風大漲,其上靈光閃耀。

    “啪!”

    然而下一瞬,一股巨力就拍在龜甲之上,將其狠狠拍飛出數十丈。

    即使將大部分力氣阻擋,可余下的小半,依然從龜甲傳遞到東方墨身上。

    這一次,他臉色一白,身軀緊緊貼著地面滑動,拉出了一條五六丈的劃痕。

    此時強忍著將一口已經到喉嚨的鮮血咽了下去。

    不過嘴角依然溢出了一縷殷紅。

    “能夠擋住老夫兩擊,果然有幾分本事,不過就此打住吧,你這具身體,老夫要定了。”

    矮小少年眼中帶笑,隨即再次化身成一道金光。

    “你也想占據小道的身體嗎。”

    東方墨血液當中一股暴戾,再次開始隱隱作祟起來。

    此時忽的想到之前木靈陣當中的陣靈,化作靈光進入他身體,最終刺激他的靈根變異,反將那陣靈吞噬的一幕。

    或許此人想要奪舍,也不見得就那般容易。

    可不到萬不得已,他絕對不會這么去賭。

    其一,他不敢保證自己還會進入之前那種巔峰的狀態。

    其二,此人并非屬木,而是屬金。對于木靈力的掌控,怕是難以對此人奏效。

    眼看金光電射而之,此時他一咬牙關,右手掐訣,忽的一抖。

    “咻咻咻!”

    一把把木劍連成一條直線,向著已經在三丈之外的金光激射而去。

    不止如此,東方墨手腕一轉,一團濃郁的生機融入了木劍當中。

    霎時,只見手臂長度的木劍,全部化作了凝固的墨色。

    “吟!”

    嘹亮的劍鳴之音傳來,每一把木劍的威勢,已經不亞于一般的中階法器。可在數量上,就有些讓人膽寒了。

    看著連綿不絕的木劍向自己激射而來,那金光只是微微一頓。

    “雕蟲小技,給老夫破!”

    隨即光芒大漲開來,就像是一顆刺眼的小太陽。

    “噼噼啪啪!”

    一陣密集的聲響傳來。墨色的木劍,在金光之下全部爆開,化作了木屑向著四周激射。

    東方墨心中狂跳,不想此人如此厲害。越是這樣,其體內法力越是拼命的鼓動,猶如洪水一般洶涌而出。

    一把把木劍在其掌心幻化,繼續激射而出,想要將其身形阻擋。

    然而似乎其所做只是徒勞,金光迎難而上,根本沒有阻礙一絲,眨眼就出現在東方墨近在咫尺的地方。

    金光當中,此人右手閃電般伸出,一把扣住了東方墨的手腕,將其手掌朝天一翻。

    “咻咻咻……”

    頓時其掌心幻化的木劍,全部向著天際刺去。

    同時此人一把將其法決打斷,使得木劍再也無法凝聚。

    如今的二人,幾乎貼著面門的站著。東方墨微微低頭,看著此人瞳孔中閃過的一絲幽芒,心中沒由來一跳。

    “老夫說過,你這具身體,我要定了。”

    下一瞬,矮小少年詭異一笑,就要施展某種手段。

    可就在這一瞬間,只見他似是感應到了什么,瞳孔猛縮,更是想也不想的用力一拽。

    在其一拽之下,東方墨身形一個趔趄。而借此機會此人已經躲在了他的身后,并且將他右手扣在其背上,讓他無法動彈。

    “呲!”

    關鍵時刻,東方墨耳朵一抖,聽見了一道讓他略微有些熟悉的聲音。

    驀然抬頭,只見一道銀光撕破了空氣,向著之前矮小少年站立之處刺了過來。

    仔細一看,這銀光竟然是一把細長的軟劍。

    不過因為矮小少年的將東方墨用力一拽,使得二人相當于是互換了一下位置。

    原本刺向他眉心的軟劍,卻是刺向了東方墨的胸膛。

    剎那間,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籠罩全身。

    因為從這軟劍上,東方墨同樣感覺到了一股生死危機。

    關鍵時刻,他豈會坐以待斃,就要強行扭動身軀,將這一劍躲開。

    “嘩啦啦!”

    然而不等他有何動作,只見刺向他胸口的軟劍突然一擺,就像是詭蛇一樣扭動。

    貼著他胸口繞了一個彎兒,以一個極其詭異的角度,再度向著其身后矮小少年的眉心刺去。

    “咦!”

    此時,在東方墨身后的矮小少年,原本一臉譏諷的神情,略顯得驚訝,似乎對這攻擊有些意外。

    可他動作也不慢,空余的左手伸出,食指以及拇指突然化作了黃金之色,就在那毒蛇一般的軟劍距離他眉心不足三寸時,左手舉起,兩根手指猛然一夾。

    “叮!”

    硬生生將那軟劍死死捏住,使其難以寸進。

    天賜良機之下,東方墨怎會錯過這個機會,右手猛地一抖,一股巨大的排斥之力激蕩。

    猝不及防之下,矮小少年扣住他的手掌被震開。

    不止如此,東方墨膽大包天,將其手掌震開的一瞬間,掌心忽的再爆發出一陣吸力,隨即反手將此人的手腕鎖住,使他無法后退。

    根本不用轉身,只聽“呲”的一聲,再次傳來一道刺破空氣的聲響。

    不過這一次是從他袖口當中激射出一道黑芒。

    如此近的距離,加之矮小少年以一敵二,略顯分心。

    黑芒就像是一道黑色的閃電,向著他頭顱穿透而去。

    至此,矮小少年神色終于一變,關鍵時刻,他只來得及將頭顱一偏。

    “啪”的一聲脆響。

    三尺黑鞭抽在他耳畔,將空氣都抽的一聲爆鳴。

    躲過這讓人防不勝防的兩擊之后,矮小少年也微微收了輕視之心。

    此時他一聲冷哼。

    被東方墨抓住的右手,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往前一推。

    同時東方墨就感覺到一股巨力傳來。

    然而此時他不驚反喜,嘴角一揚后,就一把松開此人手腕,借力化作一道青光向前沖去,再次出現時已經在三丈之外。

    當東方墨移開之后,矮小少年才發現其眼前多出了一個身著夜行衣,渾身上下都被包裹,只露出一雙冰冷眼眸的刺客。

    “老夫就說剛才有種被窺視的感覺,原來還有一人。”

    只見他雙眼寒光一閃,掐住軟劍的左手,用力一擰,想要將軟劍折成兩截。

    可那軟劍也不知是什么材質,即使是彎曲成一個半圓的形狀,也沒有絲毫斷裂的意思。

    不止如此,軟劍上更是傳來一股反彈之力。

    不知為何,矮小少年從這軟劍上察覺到一股詭異的氣息,讓他有一種微微心顫的感覺,于是屈指一彈。

    “嘩啦啦!”

    將軟劍一把彈了出去。

    借助著這股反彈之力,那刺客猛然向后爆退。

    “呼啦!”

    身形一花之下,就消失在空氣當中,甚至沒有留下一絲波動。

    隱若身形的本事,當真是匪夷所思。

    此時東方墨甩了甩發麻的手臂,眼中滿是驚疑。

    他和矮小少年出手本就幾個呼吸,而那刺客的出現更是電光火石。

    只是他分明從那刺客身上,感覺一股即使是他也看不透的修為波動。

    “筑基后期!”

    東方墨心中一跳,細長的眼睛微微瞇起。

    當初他第一次遇到此人時,此人不過是筑基初期修為而已。

    如今竟然比他修為還要高深,所以至少也是筑基后期。這也能夠解釋的通,為何水靈陣當中,沒有一絲水靈氣,恐怕已經被此人吸干了。

    自己都沒做到的事,此人做到了。其手段遠遠超過自己想象,于是心中已經做出了決定,將來面對此人,絕對不可掉以輕心。

    至于這刺客如今并未向著自己出手,而是看似幫助自己對付那矮小少年,東方墨不用猜也知道此人心中打的如意算盤。

    恐怕此人就算筑基后期,也絕對不是矮小少年對手,自己若是身死,他也必然會被發現。所以不過是利用自己,二對一的話,兩人才有一絲活下去的希望。

    雖然與這刺客生死不共戴天,可東方墨心思轉動之下,倒也明白此一時彼一時。如今他何不也利用此人一把,若是能夠逃出此地,再殺他不遲。

    于是暗自做出了決定。

    “很好,你們兩個本事都不錯,難怪能夠殺了凝丹境的陣靈,不過今日你們依然難逃一死。”

    遠處,矮小少年話語落下之后,渾身上下突然一顫,皮膚就像是涂抹了一層金粉。

    看上去,其整個人猶如金汁澆筑而成。

    從他身上,陡然散發出一股鋒銳的金屬性氣息。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3d三天计划毒王胆码 黑龙江p62最新开奖结果 王中王王中王一码中特准吗 腾讯二手手机回收 福彩3d马后炮解太湖字谜 如何攻击时时彩服务器 今天快乐十分推荐号码 新疆11选5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 江西老时时杀号定胆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