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263章 死人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東方墨被此女抓住,二人轉瞬就踏入了第七層當中。

    由于他的身量比起此女而言,還要要高出半個頭來。

    因此,白發女子一手掐住他的脖子,身軀就不由自主的向著他靠近了幾分。

    東方墨甚至能夠聞到一股醉人香風左右身旁,這股味道似乎有一種迷幻的作用,使他不由自主的就吸了兩口。

    “落在我手里還不老實,小道士姐姐勸你不要亂聞,也不要亂看。”

    恰在這時,其耳畔傳來白發女子動人的聲音。

    一陣香氣噴東方墨的耳朵上,讓他有一種酥麻的感覺。

    “咦,你小子還有幾分手段,這捆仙索都能拿到手。”

    可下一息,白發女子忽的看向他束縛在上半身的一根金色繩索,微微詫異道。

    “要不是我等趕時間,否則這等寶貝豈能落在你一個小小的筑基期修士手里。如今倒是省事了,瞌睡遇到枕頭,也算你小子倒霉。”

    語罷,白發女子伸手一抓,直接把那金色的繩索從他身上取了下來。

    而后將身受重傷的他五花大綁。

    溫涼的手指不時觸碰在他上身赤.裸的軀體上,東方墨不僅沒有一絲愜意,反而有種如墜冰窖的感覺。

    因為不能動用法力的原因,此女只能用簡單的繩結將東方墨套住,不能發揮出此繩索該有的威力。

    繩索一端將東方墨反手束縛,另一端被她牢牢抓在手中,兩人相隔三尺左右的距離。

    對他手中的不死根,以及手腕上那條黑鞭,此女并未將其收起。

    想來是因為,以她的修為對上一個身受重傷的筑基期修士,不屑與此。

    不再被此女用手抓住脖子,東方墨也舒了口氣。

    終于沒有那種只要此女用力一扭,便會捏斷他脖子的危險感了。

    可其心中卻早已罵開,想不到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繩索,最先用來對付的,也是自己,當真是世事難料。

    “我勸你不要有什么小心思,這捆仙索別說是你,即使是以我的修為被束縛,也不一定能夠掙開。不過你放心,只要你聽話,姐姐會很溫柔。但你若是負隅頑抗,那我不介意給你點苦頭吃。”

    白發女子似是提醒道。

    “如今晚輩身受重傷,還被你五花大綁,又怎能翻出什么浪花。”

    東方墨臉上看不出絲毫端倪的開口。

    “不會就好,走吧。”

    白發女子微微一笑,轉而催促。

    至此,他在前,此女在后,兩人一路往前走去。

    東方墨心中念頭飛快轉動,想要找出一條脫身的良策。

    邢伍已經被光頭大漢纏住,照剛才的情況來看,恐怕他都自身難保,也就無法奢望了。

    而今自己不僅身受重傷,更是落在此女手中,不知道她要將自己帶往何處。

    可他心思縝密,忽然想到剛才光頭大漢提起過,要這白發女子不能將自己殺死,因為“他”要活的。

    能夠指示光頭大漢的人,想來絕對不是噬青。所以這個“他”,應該就是指那渾身籠罩在黑袍當中的血族大首領了。

    讓他奇怪的是,此人為何要指明活捉自己?

    雖然想不出緣由,但無論如何,東方墨都不會束手就擒。

    “哼,此地不能動用法力,那么此繩再了得,也就是結實了一點而已”

    東方墨對此女剛才所說,即使是她被這繩索束縛,也無法掙脫的話有些不屑。

    “想要用繩索就困住我東方墨的人不是沒有,但你這小娘皮還差了些火候。”

    此時手腕一轉,就反手將此女打繩結的方式,摸了個清清楚楚,眼中不禁閃過一絲狡詐的光芒。

    尚未修行時,他便行走江湖多年。對于捆綁,以及掙脫繩索這等江湖之術,可謂信手拈來。因此,他倒也不算說大話。

    不過唯獨有些麻煩的是,在光頭大漢那幾下狠砸之下,其臟腑都出現了些許裂痕,導致身受重傷,實力發揮不出一半來。即使掙脫,也不一定是此女的對手。

    好在其體內的血液飛速轉動,滋潤著受傷的內臟,使其快速恢復。

    于常人而言的重傷,可在他看來,不出五日時間,就會徹底痊愈。

    那時候,他便會想方設法逃脫此女的手掌。

    于是一路行去,他中途更是假裝不支,將不死根拿在手中,當做木杖一般駐在地上。

    甚至不時和此女說上幾句。

    “敢問前輩尊姓大名!”

    聞言,白發女子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道:

    “血蓮。”

    東方墨沒想到此女竟然真會回答他,于是繼續道:

    “原來是血蓮前輩,剛才晚輩多有得罪之處,還望前輩海涵。”

    “小道士你想說什么就直說吧,不用拐彎抹角。”

    白發女子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

    她乃是不知活了多久的人物,走過的橋,比東方墨走過的路還長,自然能夠輕易看出其心中在想些什么。

    “這個……倒是晚輩有些磨蹭了,恕晚輩直言,敢問前輩這是要帶我去何處。”

    東方墨臉上故作一絲尷尬,轉而開口。

    “第八層。”

    白發女子道。

    “帶我去第八層所為何事?”

    東方墨疑惑。

    “用你手中的最后一把秘鑰,將第八層的石門開啟。”

    “那石門中有什么?”

    “不知。”

    “前輩既然指明要晚輩手中秘鑰開啟那石門,又怎會不知其中是什么呢。”

    東方墨有些不信。

    “怎么,你是在質問我嗎!”

    白發女子一聲輕笑,可眼中卻閃過一絲冷意。

    “晚輩不敢……”

    東方墨連忙說道。

    此時其眼珠子轉了轉,覺得此女應該沒必要騙自己,所以對她所說不由信了幾分。

    “對了,之前晚輩在前面幾層,看到了每一層都會有不少的寶物存在,有的是法器,有的是術法,還有靈草丹藥等等。可在第六層,卻發現了很多的牢籠,其中囚禁的都是些什么人呢。”

    “那些人乃是當年我血族最為強大時,抓住的各族俘虜。”

    “原來如此。”

    東方墨點了點頭,倒是跟他所猜測的差不多,但他轉瞬就像是想到了什么,繼續道:

    “那這第七層當中,又是什么呢?”

    “你的問題可真是不少,想要知道這第七層當中是什么,你自己看吧。”

    白發女子似是不愿回答。

    聞言,東方墨忽的抬頭往前看去。

    但下一瞬,他就有些駭然的樣子。

    只見前方竟然有著一道道人影,目光所及之處,根本數之不過來。

    這些人男女老幼都有,眼中紛紛泛著奇異的血光。

    東方墨一眼就看出,他們全部都是血族。

    “怎么可能!”

    其一聲驚呼,實在想象不到此地為何會出現這么多的血族修士。

    要知道他們幾人來到此地,可是經歷了重重關卡。

    首先是骨山,然后是進入泉眼,打破五行循環大陣之后,被蝠門吞噬,走過死靈沙海,才進入血魔殿。

    但這些人又是從哪里冒出來的?難道原本就在此地嗎。

    “不對!”

    可隨即就見他眼睛一瞇。

    只因這些人雖然數量眾多,可卻都站著不動,就連臉上的神情都沒有任何變化。

    “死人?”

    他有些詫異的喃喃道。

    “咯咯咯,不用驚訝了,這些都是死人,空有一具軀殼而已。”

    白發女子嬌笑道。

    “那他們是?”

    “這些人曾經都是我族修士,不過后來因為某些原因,失去了渾身精血,只留下了一具空殼而已。”

    話語落下,兩人已經走近了人群,白發女子玉掌探出,對著遠處隔空一拍。

    “呼!”

    掌風呼嘯之下,一個約莫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身軀突然化作了粉末灑下。不止如此,粉末尚在半空,就消失不見了蹤影。

    見此一幕,東方墨眼中閃過一絲奇異的光芒。

    “失去了渾身精血?”

    這和之前在第六層當中看到的那些修士,可謂一般無二。

    因為血族以血道修煉,所以身軀可以說就是由鮮血凝聚而成。失去精血之后,就像相當于失去了整個肉體。那么此地留下的空殼也只是身體上留下的雜質而已。

    所以一觸之下,連齏粉都沒有殘留。

    在第六層牢籠當中的那些人,因為并非血道修士,所以精血流失,還會剩下一具干癟的尸體,一碰之下就化作了齏粉。

    “但這些人的精血,又去了哪里呢!難道跟第八層有關?”

    東方墨不禁想到。

    “這樣下去速度太慢了,走吧,我帶你一程。”

    正當他思緒萬千時,只聽白發女子突然說道。

    語罷,更是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兩人化作了一道模糊的殘影,從人群當中疾馳而去。

    所過之處,兩旁的“人”紛紛傾灑,而后全部消失。

    “該死!”

    一路而來,二人已經行進了三天時間。雖然東方墨傷勢恢復了大半,可他卻沒有絲毫把握。

    因為就算是全盛時期,面對此女他都不一定討得到好,更不用說現在了,畢竟他又不是邢伍。

    照此下去,他必然會被此女帶到第八層。

    若是他所料不錯的話,噬青以及血族大首領都在第八層等待,那個時候,他即使恢復過來,也無濟于事了。

    于是趁著被此女抓住肩頭之際,只見他手腕轉動,在后背打出繩結的地方,輕輕觸動了幾下。

    奇異的是,繩結竟然輕易的松開了。

    東方墨將松開的繩頭抓在手心,避免此女有所察覺。

    就在兩人剛剛轉過一根石柱后,此時他肩頭猛地一震。

    “轟!”

    一股巨大的排斥之力滾滾爆發。

    猝不及防之下,白發女子被他從手中掙脫。

    見此,東方墨心中一喜。

    因為金色繩索被一頭被此女抓住,于是他毫不猶豫的將手中另一頭松開。

    即便從此女口中得知,這叫捆仙索的法器,在化嬰境修士眼中也不是凡物,可和小命比起來,再貴重的法器都有所不如。

    松開的剎那,其身形連忙爆退。腳步邁動間,發出“咚咚”的聲響,就要向著來時的路奪命而逃。

    白發女子有些愕然的看著他即將消失的背影,片刻后就嫵媚一笑。

    “真是狡猾。”

    只見她手臂一抖,手中的金色繩索頓時鼓蕩起一團軟包,向著東方墨腳下纏了過去。

    東方墨雙耳抖動,對此早已有所察覺。

    身軀向著左側一晃,就輕易的躲開。

    見此,白發女子眉頭一皺,一副略顯不快的樣子。

    其玉足一踩,一道白色的殘影閃過,轉瞬就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可東方墨卻連忙閃到一根石柱后,眨眼就消失在“人群”當中。

    白發女子身形電射而至,只不過當她抬眼望去時,眼前都是栩栩如生的人影,至于那小道士已經不知道藏在了哪個地方。

    見此一幕,其美眸當中閃過一絲徹骨的寒意。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安徽时时是真的吗 江西时时中奖领不到 新疆时时五星基本图 快乐8彩开奖结果查询 好运快3下载安装 彩预测计划app 浙江快乐彩投注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 时时彩走势图号码规律 彩票兼职每小时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