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288章 生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竟然是在他身后,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衣衫襤褸的道士。

    而此人正是東方墨。

    之前在墳冢的自爆之下,他將姑蘇婉兒一把推開,自己卻被墳冢自爆的威力完全淹沒。

    此時他體內骨骼碎裂了大半,經脈也有寸寸欲裂的趨勢。

    好在他也算是名副其實的體修。加上關鍵時刻催發了一層化藤甲,是以重傷,卻并不至死。

    此時他右手將長生須和不死根融合后,形成的拂塵舉起。一把甩出,眨眼就將那青年男子腰間纏繞。

    “咳咳……”

    可一陣劇烈的咳嗽下,其嘴角鮮血不斷溢出,顯然他的傷勢,比起姑蘇婉兒還要嚴重得多。

    但對此他毫不在意,反而手臂一顫,一股法力噴涌而出。

    “唰!”

    勒緊青年男子的拂絲,猛地收縮,就要將其攔腰勒成兩截。

    青年男子神色微變,此時身軀爆發一股澎湃的法力,就要將不斷勒緊的拂絲震開。

    然而他一震之下,卻駭然的發現拂絲甚至沒有出現絲毫波動,反而勒緊的趨勢更加迅猛。

    至此,其終于臉色大變。

    只見他手指伸出掐訣,口中念念有詞。

    隨著他的動作,遠處束縛姑蘇婉兒四肢的四股黑煙,剎那將她松開,更是相互融合成一團黑氣。

    “移形換位!”

    青年男子雙目當中精光閃閃,口中一聲暴喝。

    “噗!”

    恰在此時,束縛在他腰間的拂絲,也徹底勒成了一圈,將他的身軀擠成了兩截。

    可見此一幕,東方墨細長的雙眼微微一瞇。

    竟是此人掉在地上的兩截殘尸,突然碎裂開來,亦是化作了兩股黑煙。

    黑煙沖天而起,相互融合,蠕動間竟然化作了一只形似狐貍的陰靈。

    而再看遠處,之前束縛姑蘇婉兒的黑氣飄散開來,當中則露出了青年男子的身影。

    不過此時的他,臉色蒼白,氣喘吁吁,看向東方墨時,眼中又驚又怒。

    只因猝不及防之下,不想差點遭了此人的道。

    然而不等他有所動作,東方墨手臂一抖。

    纏繞成一圈的拂絲,忽然繃直,對著他橫掃了過去。

    尚未接近,拂絲爆散開來,就像一面巨大的蒲扇,重重一拍。

    青年男子一聲冷哼,其手指飛快掐動,呼吸間在其身前就由法力凝聚成了一面厚重的鐵盾。

    “當!”

    拂塵順勢抽在了鐵盾上。

    感受到一股無法抵抗的巨力從鐵盾上傳來,此人的身形直接倒射了出去。

    “轟”的一聲,砸在了不遠處一座墳頭之上。將那丈許高度的墳頭,轟的粉碎。

    東方墨僅僅是筑基中期,而且還身受重傷,此時實力無法發揮出全勝的一半。

    可他靠著拂塵之威,只是揮舞了兩下,就將筑基期大圓滿的青年男子給硬生生的抽飛。

    不得不說,其手中這件寶物,威力當真巨大。

    “嘭!”

    可下一瞬,在被轟碎的墳頭當中,一道身形突然暴起,緩緩走出。

    仔細一看,正是青年男子。

    此時他頭發稍稍有些凌亂。英俊的臉上,還有一條淡淡的血痕。

    其信步走來時,還優雅的彈了彈肩頭的灰塵。

    “我會將你的神魂抽出來,點魂油。”

    他在看向東方墨的目光,猶如看待一個死人。

    而此時的東方墨,不管是肉身之力,還是法力,都近乎枯竭。

    再加上他神魂本就受了嚴重創傷,因此一種前所未有的疲憊襲上心頭。

    就在他搖搖欲墜之際,那只形似狐貍的凝丹境陰靈,眼中忽的爆發出兩道幽幽的冷芒。

    隨即其狐尾一擺,向著東方墨電射而至。

    “影子,殺了它。”

    東方墨早已沒有多余的力氣,其頭顱低垂,有些無力的開口。

    在他話語落下后。

    “咕!”

    其腳下的暗影當中,傳來了一聲猶如夜梟的啼鳴。

    聽聞此聲,那陰狐激射的身形猛的一頓,好似被一股強大的威壓震懾,其眼中幽芒更是化作了一絲驚恐。

    “撲哧!”

    下一瞬,就聽一聲輕微的振翅聲響起。

    一道黑光一閃即逝,剎那就沒入了陰狐的眉心當中。

    “吱!”

    霎時,這只凝丹境的陰狐驀地發出一陣凄厲的慘叫,同時其虛幻的身軀,化作一團猛烈翻滾的濃煙。

    只是數個呼吸,濃煙就徹底不見了蹤影。

    “撲哧!”

    又是一聲振翅的聲音響起。

    再看東方墨的肩頭,不知何時一只神駿的夜隼站立著,管狀的瞳孔毫無情感波動的掃視著四周。

    此時青年男子臉色“唰”的一下,慘白一片。

    他能夠感覺到,他的靈寵已經徹底被那道士肩頭的靈獸吞噬。

    二者神魂相連之下,他同樣受創不輕。

    此時不僅是他,就連姑蘇婉兒也萬分錯愕。

    只因一路而來,她從未發現東方墨還有一只靈寵。

    但她也終于明白了,東方墨為何一路上會有諸多奇怪的舉動。甚至有時候,仿佛還能預測許多未知的事情。

    現在看來,都是他這只神出鬼沒的靈寵的功勞。

    “你們到底是誰!”

    這時,青年男子眼中流露出一絲淡淡的惶恐。

    他的靈寵可是凝丹境修為,盡管剛剛進階不久,只是凝丹境初期。可他無法想象,陰狐竟然無法在那道士靈寵的手中,堅持一招半式。

    尤其是那只靈寵,還只是筑基初期而已,這讓他如何不驚。

    能有這種逆天靈寵的人,身份必然不簡單。

    只是他不知道是,影子本來就是天地所生的異獸,并且是神魂之體,專克世間神魂。

    那陰狐雖然是陰靈,自然也能算作神魂一列。

    即使陰狐境界上比它高出一大截,可只要是神魂之體,影子就有著絕對的壓制。

    由于常年和陰靈打交道,加上鬼魔宗的功法特殊的原因。青年男子震驚之余,他隱隱從細節也看出,那道士的靈寵,似乎并非真正的靈獸,應該也是一只陰靈。

    可來不及細思,夜隼又是一聲震懾心魂的啼鳴。

    “咕!”

    隨即又是一道黑光閃過,向著他眉心刺去。

    影子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到此人肉眼根本無法看清,一股強烈的生死危機就已經傳來。

    千鈞一發之際,青年男子將一直拿在手中的那根蠟燭,舉在了面前,同時咬破舌尖,含住一口精血后,對著燭火猛的一噴。

    “呼啦!”

    其精血就像是易燃的火油,噴在燭火上后,一股黑色的火焰沖天而起,將沖來的影子直接淹沒。

    這蠟燭是鬼魔宗專門煉制出來,用以克制陰靈的。既然那道士的靈寵也是陰靈,那燭火對它就有絕對的效用。

    然而讓他失算的是,以往總能屢建奇功的燭火,對那道士的靈寵仿佛沒有任何作用。

    影子直接撕破了熊熊烈火,更是在他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晃眼就要沒入了他的眉心。

    至此,此人再也無法保持鎮靜。

    關鍵時刻,其眉心突然激發出一股黃色光芒,光芒當中甚至還有一顆顆符文飄飛出來。

    鬼魔宗弟子對付陰靈早已有一套,這是宗門內一種秘術,能夠抵擋對神魂的攻擊。

    就在他激發了秘術,準備抽身暴退時。其抬頭一看,一雙管狀的瞳孔瞬間落在了他的眼中。

    注視著這雙管狀瞳孔的剎那,青年男子只覺得腦海“嗡”的一聲,出現了短暫的失神。

    與此同時,其眉心那股黃色的光芒暗淡下去,飄飛的符文也潰散開來。

    “噗!”

    趁此機會,影子眨眼沒入了他的眉心。

    霎時,只見其雙目當中,浮現一片渾噩之色。

    下一息,影子從其后腦激射而出,轉瞬就消失不見。

    再次出現時,它已經站在了東方墨的肩頭。

    不過在其爪下,死死的抓住一具虛幻的小人身影。

    仔細一看,那小人身影正是青年男子的神魂。

    “啊!”

    青年男子這時才驚醒過來,其驀地一聲慘叫。

    他根本無法想象,即使是他,在這道士的靈寵下,同樣沒有絲毫抵抗之力。

    “這絕對不是陰靈!”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實力的陰靈。

    在這靈獸的爪下,他的神魂都在顫栗,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于心間蔓延。

    東方墨低垂的頭顱緩緩抬起,有氣無力的看了看此人被影子抓住的神魂,開口道:

    “此地是什么地方!”

    可對他的話,青年男子即使心中驚恐,但眼里依然露出一絲怨毒,不愿開口的樣子。

    見此,東方墨右手手臂抬起,掌心忽的浮現一面四四方方的圖案。

    “鎮魔圖!”

    看到其掌心圖案的瞬間,青年男子眼中露出一絲驚駭欲絕的神情。

    他對這種非大毅力不可修煉的逆天術法,可是早有耳聞。

    宗門內有不少天才之輩都想嘗試修煉這種魔功,但這些人最后的結果,大都毫無例外,全都被魔魂反噬致死。

    而且他知道被鎮魔圖煉化之后,神魂連步入輪回的資格都沒有。

    “我沒有多余的時間跟你費口舌。”

    東方墨看向他,目光徹底的冰冷了下來。

    感受到這道士話語的當中的寒意,青年男子終于恐懼了。

    “這里是鬼……鬼魔宗!”

    只聽他顫聲說到。

    “鬼魔宗是什么地方!”

    ……

    接下來的小半個時辰,此人將東方墨的問題,一一相告,更是不敢有任何隱瞞。

    而東方墨也終于知道如今他二人身處何處了。

    讓他驚喜的是,他們已經到了人族東域,應該徹底甩掉那些化嬰境修士了。

    可讓他憂愁的是,此地乃是鬼魔宗的鬼冢之地。

    盡管鬼冢之地并非在鬼魔宗的宗門之內,而是距離鬼魔宗還有一定的路程。

    但此地絕對算得上是鬼魔宗一處重地,甚至還有化嬰境修士坐鎮。

    按照此人所說,只要順著關谷走出去,就能離開鬼冢的范圍。

    可讓東方墨擔心的是,外面那位化嬰境修士,可不是吃素的。

    之前有姑蘇婉兒那件異寶還好說,如今那件異寶早已毀壞,二人又如何能夠避開化嬰境修士的耳目。

    況且這般大的動靜,早已引起了那位化嬰境修士的注意。出去多半是死路一條。

    “怎么辦!”

    姑蘇婉兒緩步來到他身邊,開口道。

    “趁著那化嬰境修士還未反應過來,想辦法沖出去吧。他所在之地,有萬里之遙,只要小心點,逃走的機會應該有五成。”

    東方墨眼睛一瞇。

    “但是外面還有諸多的陰靈,你那符箓的動靜太大,必然暴露。”

    “不用怕,這蠟燭正好一用。”

    東方墨之前就將青年男子手中那根蠟燭攝了過來,雖然這蠟燭燃燒了三分之一,可余下的應該能夠堅持他們走出去了。

    “只要你們放過我,我愿意給你們帶路。”

    此時,青年男子忽的開口說道。

    “哼!”

    然而東方墨看向此人,卻一聲冷哼。

    他暫時沒殺此人,是擔心那化嬰境修士,有辦法能察覺到此人生死。

    若是那樣,恐怕會立馬將其引來,反而得不償失。

    “連祁,查的如何。”

    就在他陷入沉吟之際,不遠處青年男子肉身上,腰間的一只玉佩,突然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

    聞言,東方墨和姑蘇婉兒相視,無不色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局王七星彩ios下载 彩票超级赛车怎么玩 黑龙江十一选五电子版走势图 新疆时时将结果 肖一码′期期准 今天湖北精彩十分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五星综合走势图 幸运农场技巧计划 天津11选五前三走势图 深圳风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