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329章 魔沙沉睡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他突然感應到他的那只本命靈蟲,竟然陷入了沉睡,

    此蟲比起另外一只血蠶而言,神通更加詭異,從它能夠破開凝丹境修士面對都無可奈何的結界,就能夠看出一二。

    加上它如今本就處在即將進階的邊沿,所以侏儒老者猜測是此蟲吞噬了東方墨的肉身之后,才開始進階的。

    但他仔細感悟一番,又發現在東方墨體內的血毒依然存在,這又引起了他的懷疑。

    于是他心念轉動,想要將此蟲召回,以便知道結果。可讓他意外的是,尚來不及有何動作,他的靈蟲就徹底沉睡了過去。任憑他如何聯系,都沒有回應。

    “該死!”

    侏儒老者看了看眼前的結界,他當然明白此蟲陷入進階的話,一時半會兒必然無法醒來,被困在結界中,那他唯有在外苦等。

    而更讓他憤怒的是,小半月后,他清楚的感應到他種在那道士身上的血毒竟然消失了。并且他陷入沉睡的本命靈蟲,生命氣息在逐漸的減弱。

    雖然靈蟲進階陷入沉睡,氣息會蟄伏起來,但生命力應該是成倍增加的,不可能會減弱。

    若是放在往日,他必然以為靈蟲是在向著失敗的方向進階。可一想到東方墨將血毒煉化,他心中猜測十有八九是這道士搞的鬼。甚至靈蟲突然進階,說不定也和他有關系。

    但他如今被阻隔在結界之外,根本無法施以援手,唯有干著急。

    就這般過去了二十余日,這些天侏儒老者臉色越發的難看。

    因為他的那只靈蟲,隨著時間的推移,生命體征越來越微弱,到了如今已經瀕臨死去的邊沿。

    此蟲他好不容易才培育而出,其自身的堅固程度,即使是法寶都不一定能夠撼動,那又是什么東西使得其生命力不斷的減弱呢。

    思來想去侏儒老者也沒有任何頭緒,一陣焦頭爛額。

    再看如今的東方墨,在服食了鬼靈花和培元果二十余日之后,此刻他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一雙如墨的瞳孔極為深邃,以往萎靡疲憊的樣子也一掃而空,并且隱隱發黑的印堂亦是徹底恢復了原樣。

    他深深的吸了口氣,終于沒有那種沉悶無力的疲乏感了。

    雖然他依舊能夠感覺到,他的神魂只是恢復了十之八九分。畢竟鬼靈花尚未完全成熟,藥效無法發揮到最佳。但即使如此他也有信心,這點神魂之傷,將來鎮魔圖吸收更多的魔魂后,就能借助其中的魔魂之氣徹底的將其治愈。

    如今的他,勉強算是恢復到了巔峰的實力。

    并且讓他意想不到的是,這一路而來,陽極鍛體術的突破,讓他的肉身有了一個巨大的改變,尤其是經脈的擴張,使他吸納靈氣的速度加快。

    加上之前凈蓮法王對他的點醒,他的心境同樣得到升華。不知不覺間其修為已經達到了筑基中期的巔峰境界,只差一步,就能踏足筑基后期。

    他修行不過十余載,就能夠有如今的成就,天賦絕對算上是出類拔萃的存在。

    但他深知路還很長,想要喝最好的酒,吃最好的肉,還要娶幾個穆紫雨那般姿色的小娘皮,沒有實力是絕對做不到的。

    三十歲之前突破凝丹境的大有人在,他這點修為又算得了什么。搖了搖頭之后,他便拋開了雜念

    此時豁然轉身,看向一側依舊不斷吞噬著黑色小蟲的魔沙。

    經過二十余日的時間,那只黑色小蟲已經被吞噬了一大半,如今只有留下了半截手指的長度。

    魔沙因為醉神散而散發的兇性,吞噬了此蟲,也算得到了釋放,不再有向著東方墨反噬的危險。

    東方墨心中稍稍的松了口氣,同時心神一動。

    “唰!”

    一道黑影閃過,影子直接融入了他的身下,他便開始閉眼感受著腦海中浮現的畫面。

    不出所料的是,結界內依然沒有任何動靜。不過讓他意外的卻是,影子卻沒有發現侏儒老者的身形。

    “咦!”

    東方墨眉頭一皺。

    在他看來,不說魔沙此人尚未奪取,單論那條黑色的蟲子還在他手中,以侏儒老者睚眥必報的性格,應該沒有離去的理由才對。

    不過念頭一轉他就明白了,此人的修為高深,若是隱藏起來影子必然發現不了,所以他應該是藏在某個地方,東方墨可不信此人會輕易離開。

    沉吟片刻后,他就將葫蘆拿了起來,此物本就是用來盛裝靈蟲的容器,所以自成空間。法力鼓動之下,就將磨砂還有那小半只黑色蟲子全部吸入其中。

    至此,東方墨看了看腳下六邊形陣法,其上有著些許自己留下的血漬,隨即他一甩拂塵。

    “唰!”

    拂絲四散而開,將殘留的痕跡掃的干干凈凈,他才緩步走出了閣樓。

    看了看四周,他隨意選擇一個方向,就破空疾馳而去。不多時,他果然就看到了一層如倒扣如碗狀的黃色結界。

    見此,他手指掐動,隨即手掌一揮。

    “咻!”

    一把青綠色的凝實木劍,頓時向著那層結界激射而去。

    “嘭!”

    可當木劍刺在結界上后,連一絲漣漪都沒有波蕩出來,自身就爆開成片片靈光。

    東方墨摸了摸下巴,而后左右看了看,便再次向著右側疾馳。

    當他前行了十余里,又催發了一把木劍刺在結界之上。但最終的結果一般無二,依舊是木劍爆開。

    就這樣,他開始不斷的嘗試,幾乎圍繞著大湖轉了一整圈,甚至連頭頂的結界都沒有放過。

    然而最終的結果并沒有意外。雖然侏儒老者被阻擋在外,可他同樣也被困在其中。

    想到此處,他轉身離去,不多時就回到了湖中心的小島上。踏進“風居閣”后,他就開始在閣樓當中仔細的搜尋起來,想要找出一些蛛絲馬跡。看看此地的主人是誰,又是否有打開結界離去的方法。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他還是沒有任何發現。

    接下來,他依然不死心,在周身撐開一層青蒙蒙的罡氣之后,他直接潛入了湖底。

    雖然依舊沒有任何突破口,可他很快就發現了一些不一樣的地方。

    因為在湖底有一座龐大的陣法,這座陣法他隱隱有些熟悉,只是略一回憶,他就想起了此陣和當年在血魔宮,骨牙教他布置的那座聚靈陣何其的相似。

    二者在布置上幾乎一模一樣,只是眼前這一座要龐大無數倍。

    若是其他陣法,東方墨恐怕一竅不通。但是聚靈陣的話,他當年曾布置過一次,能夠看出些許門道來。

    當他轉了一圈之后,就發現此陣的陣眼,通向那座島嶼,而且他暗自猜測,應該是閣樓中他之前盤坐的六邊形陣法。

    想到此處,他身形沖天而起,再度來到了島嶼上。

    驗證一番后,果然就發現這聚靈陣,聚集靈氣之地就是他盤坐的那個六邊形陣法。

    “難怪會布置一層結界,如此巨大的聚靈陣,花費必然不小,當然會將其保護起來。不過能過布置這種龐大陣法的,應該是某個強大的勢力,否則一般人不可能有這種手筆。”

    東方墨如此想到。

    略一思量后,他就走出閣樓,轉而來到島嶼上某個偏僻的地方盤膝坐下。

    說不定此地的主人隨時會來,若是他被發現的話,不管對方是誰,恐怕都不會輕易的讓他離去。

    就這樣,時間眨眼又過了一個月。

    在此期間,東方墨的狀態已經調整到前所未有的好。并且他將腰間的葫蘆拿出來查看了一陣,發現那只黑色的蟲子已經被魔沙吞噬的干干凈凈。

    自從通過影子傳回的畫面,看到侏儒老者那只黑色靈蟲能夠咬破結界對他偷襲,東方墨就想嘗試,看魔沙能否同樣將這層結界噬咬開。

    可讓他喜憂參半的是,魔沙在吞噬了黑色蟲子后,竟然陷入了沉睡。從上次的經驗來看,他當然知道此蟲是要進階了。

    這也難怪,侏儒老者的黑色蟲子本來就不是一般的靈蟲,比起魔沙而言,兇殘的程度都不遑多讓。

    更不用說它們還連帶此蟲,吞噬了一顆指頭大小的靈料了,進階也算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只是如此的話,他要破開這層結界離去,就不知要等到什么時候了。

    ……

    “噗!”

    而就在東方墨有些焦灼的時候,在結界之外的侏儒老者,臉色忽然間變得慘白一片,并張嘴就吐出了一口鮮血。

    “怎么可能!”

    此時他感應到他的本命靈蟲竟然沒有了任何生命氣息,顯然已經死去。他和此蟲心神相連之下,自身遭到了重創。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必然是那些噬骨蠶。”

    侏儒老者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終于知道為何他的蟲子生命體征會慢慢變弱。正是以為那些噬骨蠶在將此蟲緩緩的吞噬的原因。

    而且他敢肯定,是東方墨用了什么詭計,讓他的蟲子陷入了沉睡。此蟲毫無反抗之下,才會被吞噬的。否則以他本命靈蟲的堅硬程度,不可能如此輕易死去。

    “我一定要讓你嘗盡世間所有的痛苦!”

    侏儒老者眼中盡是怨毒,咬牙切齒道。

    此蟲花費了他畢生的精力才培育出來,靈蟲死去,對他來說就像是自己的子嗣被人殺了一般,他如何甘心。

    于是他將剩下的那只血蠶放出,以此蟲的奇特本事,時時刻刻監視著這片結界。他既然無法破開,想必那實力只有筑基期的道士也不可能出來。

    他要在此地等下去,無論如何,這件事情都不可能善罷甘休。

    可這一等就是兩個月的時間,就在他心中怒火幾近滔天之際。這一日,他忽然像是感應到了什么,猛地抬頭,就看到天際有一個黑點漸漸變大。

    七八個呼吸后,他就驚訝的發現,那黑點竟然是一輛巨大的輦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国标麻将番种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 群英会2019年6月20号走势图 京东彩票如何兑奖 新疆时时大奖 山东快乐扑克3复式玩法 福彩3d最新今天开机号 2元彩票网络11选5 上海时时信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