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333章 邀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此話剛落在東方墨耳中,讓他神色再度一凌,而后看向此女沉聲道:

    “是又何如,不是又如何!”

    “呵呵,是師姐唐突了,不過師弟不必如此警惕。”

    黃衫女子歉意的笑了笑,知道擅自問他人修行功法實屬大忌,而后她開口解釋:

    “之前師弟不是問過我,是怎么發現你的。現在我可以告訴你,因為我同樣修煉了木靈大法。”

    “哦?”

    至此,東方墨極為詫異抬起頭來。

    隨即又聽黃衫女子道:

    “或許師弟還不知道我的身份,我乃是青靈宗隔代傳人。而木靈大法,則是青靈宗的鎮宗絕學。”

    此女話語落下后,東方墨更加詫異了。

    木靈大法他只有殘卷,還是當年他為宗門稟報了發現異卵降世,妙音院院首讓他在鐘姓道姑那里自己選取的。

    殘卷中,只有灌靈之術,以及半部感靈之術的殘經。

    但就是這兩種術法,尤其是當中的灌靈之術,能夠凝聚出生機,一路而來對他的幫助根本無法估量。

    所以,他這些年雖然一路逃亡,但不時都會打聽關于木靈大法的消息。沒想到今日在此地竟然從黃衫女子口中得知她也修煉過,而且此女還是覆滅在歷史長河中青靈宗的后人,這讓他如何不驚。

    “我之所以能夠發現師弟,便是因為感靈之術的原因。”

    又聽黃衫女子道。

    “感靈之術?”

    東方墨心中一跳。

    心道難怪如此,此術能夠感悟到木靈力的存在,當年他就是用此術發現了鹿茸根。

    他之前還以為是他隱藏起來,聽到二女談論他的消息后,震驚之余露出了一絲法力波動,繼而才被二女發現的,沒想到是因為感靈之術的原因。

    可發現他是一回事,看出他修煉了木靈大法又是另外一回事。

    于是他看向此女問道:

    “不錯,小道的確修行了木靈大法,不過師姐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其實很簡單,因為共修木靈大法,相互間會有一定的感應,能夠察覺到對方體內濃郁的木靈氣息。”

    “不過師弟既然問出這番問題,顯然對此并不清楚,若是師姐所料不錯的話,師弟所修行的應該是木靈大法的殘卷吧,否則你應該也對我的存在有所感應才對。”

    黃衫女子開口道。

    當聽到此女將自己所修的乃是殘卷都猜得清清楚楚,東方墨對她所說不由相信了幾分。

    “師姐果然神機妙算,不過小道好奇的是,我修煉木靈大法,對師姐而言有什么影響嗎!”

    東方墨目光平靜的注視著此女。

    在他看來,此女自稱青靈宗的后人,問他是否修煉木靈大法,應該是別有目的的。

    其話語落下后,就聽黃衫女子繼續道:

    “師弟說笑了,影響倒是沒有,我問起這個問題,不過是想幫師弟一把而已。”

    “幫我一把?”

    東方墨狐疑。

    “不錯!”

    黃衫女子點了點頭。

    “師姐還是不要再賣關子了,說來便是。”

    東方墨道。

    見此,黃衫女子沉吟一番,就接著開口:

    “木靈大法當中,有一種叫做還靈之術的術法,此術能夠將自己的肉體改善提高,使得肉身更加利于吸收容納木靈力,為自己日后修行打下一個堅實的基礎。”

    “恕小道直言,即使修煉這還靈之術,使得我的肉身強度提升,實力增強,恐怕對我目前的困境幫助也不大吧。”

    東方墨看了她一眼。

    “非也非也。”

    黃衫女子一聲輕笑,就圍繞著他踱步起來。

    “這還靈之術若只有這些作用的話,當然對師弟目前沒有多大幫助。可我要告訴你的是,此術在鞏固自己肉身的同時,還有一種奇異的神通,那就是會使得自己的容貌以及氣質,發生極大的改變,讓自身越發的趨于完美。”

    “換句話說,就是修煉了此術,除了神魂本源之外,你的模樣、氣息、氣質會大變。并且這種改變是根本上的質變,并非表面的變化。到時候即使是化嬰境修士,也別想認出你就是原來的東方墨。”

    “哦?還有這種術法?”

    聞言,東方墨極為詫異。

    即使是一旁的風落葉,美眸也露出感興趣的樣子。

    “當然,事已至此,師姐可沒有戲耍你的心思。”

    黃衫女子腳步一頓,看向他正色道。

    東方墨心智本就妖孽,黃衫女子說出這番話,他當然明白其中的意思。

    若天底下真有這種術法,能夠從本質上改變一個人的容貌氣息,那對于他目前來說,簡直就是雪中送炭,再合適不過了。也的確能夠解決他目前的困境。

    但此女跟他說這些,又是為了什么?天上不可能掉下餡兒餅,以他的警惕性格,猜測此女應該是有其他心思。于是繼續道:

    “若這還靈之術當真這般神奇,那小道說沒有興趣自然是假。只是,青師姐應該不可能將此術平白送給小道吧。”

    “呵呵,師弟果然真性情,那師姐也不拐彎抹角了,其實我是想讓師弟陪我走一趟。”

    “陪你走一趟?去哪兒?”

    東方墨不解。

    “青靈古跡!”

    黃衫女子口中淡淡的吐出四個字來。

    “青靈古跡又是什么地方。”

    東方墨依舊疑惑,只因他對東域知之甚少。

    而接下來,黃衫女子就頗費口舌的給他講解了一番。

    到了最后,東方墨也終于知道了,青靈古跡就是當年青靈宗的宗門舊址。

    青靈宗破敗之后,那地方就被東域無數修士掘地三尺的搜刮了一遍。尤其是最初的數十年,因為青靈宗的聲名赫赫,使得諸多化嬰境修士都眼紅起來,并且紛紛出手掠奪。凝丹境修士更是不少,至于筑基期修士則數不勝數。

    雖然無數年過去了,那地方早已荒蕪,到了如今即使有人前往,也只是一些煉氣期的修士去碰碰運氣而已。

    原本他以為青靈古跡,應該和太乙道宮的洞天福地差不多,隱藏在須彌空間當中,甚至還有諸多的禁制。可現在看并非他所想的那樣,青靈古跡幾乎是完全敞開,毫無遮掩可言。

    沉思了小片刻后,就聽東方墨道:

    “若情況真如師姐所說,那青靈古跡應該沒有什么值得好去的。因為即使有東西,恐怕也輪不到我們,早已被無數前人奪去了。”

    “師弟所言我當然知曉,我這次前往也只是碰碰運氣而已。并且我們要去的,是有著青罡風肆虐的深處,那地方雖然同樣被人搜刮過,可去的人終歸要少些。”

    黃衫女子解釋。

    “原來如此,只是小道不知,為何青師姐非要小道同行呢。”

    東方墨點了點頭,但又開口問道。

    聞言,黃衫女子嘴角一揚。

    “師弟應該還不知道吧,若是兩個修煉木靈大法的人,同時施展感靈之術的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說不定我們運氣好,還真有收獲呢。”

    “竟是這樣。”

    東方墨有些古怪的樣子,不想感靈之術還有這種能力。而這也能夠解釋的通,為何此女會邀他同行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次僅僅是想讓師弟幫一個忙而已,師弟可以考慮一下再給我答復,不管如何,師姐絕不強求。”

    黃衫女子又道。

    至此,東方墨也不做作,就閉口不言,開始琢磨起來。

    黃衫女子自然不會打擾,而是緩步坐下,端起了茶盞小品了一口,靜候他的答復。

    在東方墨來看,若是按照風落葉的意思,由風家庇護他的話,他暫時應該沒有什么危險。

    可若是按照黃衫女子的計策,修煉了還靈之術,就能徹底渡過他目前的難關,并且永無后患。

    照常人來選擇的話,恐怕必然會選擇第二種。

    但不知為何,看到黃衫女子那張微胖,甚至有些黝黑的臉頰,雖然時刻笑吟吟的模樣給人一種親近之感,可他總覺得此女并非表面看起來的那般簡單。而且關于青靈古跡的事情,此女應該也隱瞞了些什么。

    生性多疑的性格,讓他有些猶豫不決起來。

    而只是片刻后,他就有了定計,轉而看向黃衫女子嘆了口氣道:

    “哎……雖然小道對師姐所說的術法很有興趣,也想將自己的麻煩徹底解決。但說出來不怕師姐笑話,小道歷來貪生怕死,將小命看的異常緊要,所以承蒙師姐美意了。”

    語罷,他還對著黃衫女子歉意的拱了拱手。

    聽到他的話,始終在一旁不動聲色的風落葉,不著痕跡的瞥了他一眼。

    在她印象中,東方墨雖然沒個正經,但從數年前洞天福地中他出手的狠辣,以及關于他在西域鬧得沸沸揚揚的傳聞來看,他絕對不可能是什么貪生怕死之輩。而他之所以拒絕黃衫女子的提議,顯然是不信任此女。

    黃衫女子在他話語落下后,并沒有任何意外的樣子,反而開口道:

    “既然師弟有自己的打算,師姐當然不可能勉強。不過相見既是緣,加上師弟又和風師妹關系莫逆,這還靈之術就當是師姐的禮物,依舊送給師弟吧。”

    話語一落,就見此女伸手一探,在其手中就憑空多出了一只青色的玉簡,而后此女手臂一揮。

    “咻!”

    玉簡就向著他激射而來。

    “砰!”

    東方墨下意識的伸手,就將此物抓在了手中,轉而詫異的看向此女道:

    “青師姐這是何意?”

    “呵呵,其實不管師弟答不答應,我都會將此物送給你的,剛才不過是為了一己私心,還望師弟莫要見怪。”

    說著黃衫女子還站起身來,向著他盈盈一禮。

    見此,東方墨極為錯愕,他完全想不到黃衫女子在他拒絕邀約之后,依然將此物給他。

    至此,他心中不禁因為剛才對此女的猜疑感到羞愧,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之腹了。

    “咯咯,師姐將此物給你也并非是上演苦肉計,師弟拿著便是。若是不避諱的話,可以現在就修煉此術,正好我對木靈大法有些心得,說不定可以對師弟指導一二,此術一生只能修煉一次,只需七七四十九日就能練成。”

    看到他有些愣神,黃衫女子不禁捂嘴嬌笑起來。

    “咳咳,既如此,那就多謝師姐美意了。”

    東方墨老臉罕見一紅,于是一拱手,就將玉簡放在額頭,開始查看起來。

    無論如何,先看看此術是否如黃衫女子所說的那般神奇再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qq分分彩全天免费计划 秒速时时正规吗 舟山飞鱼近期开奖结果 2019年062期 山东老11选5开奖结果 pk走势图技巧 万人彩下载 福四川时时直播 小魏走势图时时彩 vr家用游戏机全套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