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356章 悍不畏死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老者速度何其之快,轉瞬就出現在青木蘭面前,只見其指尖上亮起了一顆紅色的光點,隨即對著青木蘭驀然一指。

    “咻!”

    一道紅色的光柱,從其指尖迸發,向著青木蘭眉心激射而去。

    見此,青木蘭神色微變,隨后閃電般從右手的桃花枝上,摘下了一朵粉紅色的桃花,向著面前輕輕一放。

    霎時,桃花靜靜懸浮在她面門三寸的位置,并徐徐旋轉起來。

    “噗”的一聲。

    老者指尖迸射的紅色光柱,眨眼就沒入了此女面前桃花的華芯當中。

    “唔!”

    剎那間青木蘭神色猛的一變,她感覺到一股巨力從身前傳來,使得她的身軀向后急退而去。

    “噔噔蹬……”

    腳步連連踩在大地上,留下了一串深深的腳印。足足后退了數十步,此女身形一晃,這才站穩。

    此時她面前的那朵桃花已經開始顫抖起來,甚至變得虛幻。見此一幕,她不敢再猶豫,口中一聲輕呼:

    “爆!”

    隨著她話語落下,顫抖的桃花“嘭”的一聲炸開。

    與此同時,激射在桃花上的紅色光柱,同樣寸寸欲裂,化作了片片靈光。

    不遠處的東方墨見此,臉色猛地一抽。

    老者施展同樣的手段對付他二人,他手忙腳亂之下才能堪堪抵擋。青木蘭雖說不敵,可卻如此輕松的就將這一擊擋了下來。看來此女實力比他想象的還要強,難怪能單獨將那凝丹境后期的長袍修士斬殺。

    想到此處,他突然就想起了剛才他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動用羅盤傳送離開。可關鍵時刻,卻被此女和那凝丹境后期修士大戰的余波所殃及,導致他傳送失敗的一幕。

    在他看來,這或許是一個巧合。但看到此女的實力后,這一切真是巧合嗎?東方墨不禁陷入了沉思。

    不過當他看到青木蘭此時受傷不輕,便猜到她即使能將凝丹境后期修士斬殺,必然也是手段盡顯,又哪里還有精力算計他,于是又將心中的猜疑,再度壓了下來。

    看向前方大戰的二人,其眼珠子轉動間,片刻后就放棄了趁此機會傳送離開的打算。畢竟對青木蘭有過承諾,他也不是一個言而無信的人,便將羅盤一收。

    此時的老者,看到他施展的一擊,青木蘭如此輕易的就抵擋了下來,眼中閃過一絲驚訝。暗道此女人不可貌相,實力比之前那道士還要強悍幾分。

    可即使如此,今日他也下定決心,必斬這二人,于是一聲冷哼之下,就要有所動作。

    然而青木蘭動作比他更快,手中桃花枝一揮,一股粉紅色的霞光彌漫席卷而開,眨眼就將二人籠罩其中。

    并且伴隨她的動作,彌漫的霞光越發濃烈,甚至還有一絲醉人的芬芳傳來,讓人聞之心神一陣搖曳。

    身在其中的老者并未發現,隨著時間的推移,被他吸入口中的芬芳香味,開始悄然在他體內游走,緩緩向著他眉心靠去,似要凝聚成一朵花骨朵的樣子。

    至此,青木蘭嘴角不知不覺翹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看了看周遭籠罩的粉色霞光,老者眉頭微皺,隨即他伸手一探,在他掌心就多出了一只四四方方,極為精致的白色印章。

    與此同時,老者向著青木蘭遙遙一指。

    “咻!”

    一道白光劃過,在青木蘭頭頂的虛空,那只精致的印章浮現而出。老者口中咒語連連落下,印章直接化作了七尺長寬的一方大印。

    至此,老者根本不給青木蘭反應的機會,手臂猛地向下一落。

    “呼!”

    大印帶著一股沉重的氣勢,向著青木蘭當頭砸了下來。

    對付兩個筑基期小輩,他竟然使出了本命法器,說出去當真是讓人笑話。不過事到如今他并不打算跟這二人糾纏下去,想要速戰速決,也只有如此了。

    再看青木蘭,面對凝丹境大圓滿修士全力一擊,即使她有著遠超同階修士的實力,也臉色聚變。

    只見她手中桃花枝不斷的揮動,周圍的粉紅色霞光就滾滾聚集而來,最后凝聚成一朵蘑菇云,向著頭頂的大印托舉而去。

    當大印砸在蘑菇云上時,蘑菇云瞬間向下凹陷。下一瞬,“噗”的一聲,青木蘭小腿以下直接沒入了大地當中。

    同時其臉色變得蒼白一片,體內氣息不斷翻滾,異常難受,不知不覺嘴角的鮮血又一次溢了出來。

    看到此女被鎮壓,老者一身長袍無風自動,發出獵獵的聲響,法力鼓動之下,抬起的手臂再度向下一按。

    “噗!”這一次青木蘭膝蓋以下,全部沒入了大地,蒼白的臉色立馬浮現了一抹不正常的酡紅。

    “我看你能撐到什么時候!”

    老者一聲冷笑,隨即不再有任何保留,法力猶如洪水宣泄,全部注入手臂,就要向下狠狠一壓,將此女直接擊殺。

    可就在這時,一只修長的手掌,悄無聲息的從他身后探了出來,看那架勢,似要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嗯?”

    老者有所感應一般轉身,就看到東方墨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他身后。他沒想到這道士被他重傷,還能再爬起來對他偷襲。

    “命可真硬!”

    老者并未驚慌,反而出聲譏諷。

    而看到自己行蹤暴露,東方墨臉上閃過一抹狠辣,而后五指一抓。

    “嘶!”

    一股強悍的吸力從他指掌間迸發。

    霎時,就見老者猝不及防之下,身形向前一個趔趄,仿佛主動送上去一般。

    可他臨危不亂,眼中閃過一絲冰冷的殺機后,在他指尖再度亮起了一顆細小的紅點。

    “呼呲”

    隨即他空余的左手化作一抹殘影劃過,竟然后發先至的,一指就要點在東方墨的掌心。

    而今東方墨法力全無,唯獨仰仗著肉身之力。當他看到老者指尖的那顆紅點之后,神色陡然大變。但想要抽回手掌已然來不及了,于是一聲暴喝,掌心一股相反的排斥之力滾滾爆發。

    “呼!”

    就在他的手掌距離老者的指尖還有三寸距離的時候,一吸一斥之下,老者身形被這股排斥之力向后一推。

    見此,東方墨神色大喜,腳下一跺,身形借力就要向后爆退。

    “咻!”

    可這時,老者指尖的紅色光點,突然迸射出了一道紅色的光柱。

    雖然這一招東方墨早有領教,可如此近的距離,他完全來不及反應。

    “噗”的一聲,掌心瞬間就被紅色光柱洞穿。

    更讓他駭然的是,紅色光柱穿透他的手掌后,竟然向著他的眉心繼續激射而來。

    關鍵時刻,他只能將頭顱一偏。

    “咻!”

    光柱幾乎是貼著他耳側激射了出去,一縷長發隨風飄落了下來。

    不知是因為后怕,還是感受到手掌上傳來鉆心的疼痛,東方墨額頭冷汗滴滴流淌。

    但隨即他眼中血絲彌漫,心中戾氣好似要噴發,一股嗜殺的暴戾隱隱躁動起來,導致他原本要后退的身形猛地一頓。臉上閃過一絲瘋狂后,在老者駭然的目光下,他腳下向后一踏。

    “唰!”

    身形借力不退反進,被洞穿的手掌,摩擦著那道紅色光柱,“嘭”的一聲,一把蓋在了老者的手指上。

    與此同時,從老者指尖激射的紅色光柱終于熄滅。

    “死吧!”

    東方墨一聲爆喝,手掌用力一捏,就要將老者的五根手指直接捏碎。

    “嗡!”

    可這時,老者手掌震顫,一股讓東方墨手臂發麻,甚至虎口崩裂的力量傳來。電光火石間,他將手掌直接抽出。

    東方墨掌心本就有一個手指粗細的大洞,如今整個手掌在老者一震之下,更是變得鮮血淋淋。

    “嘶!”

    劇烈的疼痛使得他臉色慘白,倒抽一口冷氣。可越是如此,他心中的暴戾,就越發的濃烈。

    “還差一點!”

    但他深知,此時的狀態還未達到他的預期。于是乎一咬牙,雙手緊握成拳,順勢向著老者面門轟了下去。

    “唰唰唰……”

    他的肉身之力何等恐怖,此時兩條手臂直接化作了數十道殘影,雙拳雨點一般落下。

    見此一幕,老者終于震驚,情急之下他手掌放在面前的虛空,五根手指猶如車輪一般劃動。

    就見虛空被他的五指,勾勒出一條條纖細的紋路。頃刻間,這些紋路就凝聚成了一張泛著白光的符箓。

    “噗!”

    老者陡然張嘴,噴出了一口精血在符箓之上。

    霎時,符箓猶如活物一般震顫起來,最終迎風膨脹成丈許大小擋在他面前。

    “砰砰砰……”

    下一瞬,東方墨狂風驟雨的拳頭就落在了符箓之上,發出一聲聲猶如捶打胸膛的沉悶聲響。

    然而在他連綿不絕的攻擊下,這張符箓只是微微有些顫抖,除此就并無大礙的樣子。

    至此,東方墨終于沒有了耐心。

    “刺啦!”

    從他破碎的袖口當中,一條三尺長度的黑芒突兀的竄了出來,悍然抽在面前這張符箓上。

    “叮!”

    然而即使是無往不利的黑鞭一抽,依舊只是聽到一聲金屬交擊的脆響而已。

    東方墨手腕抖動,黑鞭被他揮舞成了一股肉眼難見的黑風,全部抽在符箓上同一個位置。

    “叮叮叮”的脆響頓時連成一片,讓人心神都為之一陣搖晃。

    一切看似繁瑣,實則呼吸之間。

    老者將東方墨暴起一擊擋下,卻對他悍不畏死的糾纏極為不耐。淡淡瞥了一眼苦苦支撐的青木蘭,隨即右手猛地一招。

    “呼!”

    青木蘭頭頂的大印,被他操控著呼嘯而來,至此,老者看向東方墨怒聲道:

    “滾!”

    其話語落下,大印狠狠向著前方撞了過去。

    東方墨猛地抬頭,就發現他對這方大印已經避無可避。

    “哈哈哈!”

    可他非但沒有絲毫畏懼,反而張狂大笑。在老者猶如看待白癡的目光當中,他的將黑鞭一收,一雙肉拳直接向著大印轟了過去。

    “嘭”的一聲。

    沒有任何意外,東方墨的身軀瞬間倒飛了出去,砸在數十丈之外的大地上,身軀將地面拉出一條觸目驚心的血痕。

    “哇!”

    隨后張嘴就噴出一大口熱血。

    即使他修煉了陽極鍛體術,但此刻他渾身不少地方依然出現了血淋淋的傷口。尤其是一雙拳頭,更是露出了森白的骨頭。

    然而他還來不及調息,猛地抬頭,就發現那方大印竟然如影隨形,剎那就出現在他頭頂。

    “呼!”

    猶如他操控本命石,對之前那長袍修士的致命一砸,此時老者的大印同樣帶著無匹的威勢從天而降。

    東方墨身受重傷,他甚至能夠感覺到體內臟腑都有些碎裂。

    “還不夠!”

    但他預想中的木靈根變異,依舊沒有出現。

    此時他看著頭頂氣勢洶洶的大印,拼著再次噴出一口鮮血,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

    同時雙腿彎曲,渾身一股強悍的排斥之力鼓蕩。在大印落下的剎那,其身軀陡然繃直,一雙破碎的拳頭,自下而上再度轟了上去。

    “轟隆!”

    在青木蘭不可思議,以及老者極度不屑的神色下,只聽一聲巨響傳來。伴隨著腳下一陣晃動,在原地出現了一個十余丈的深坑。東方墨猶如螳臂當車,直接被大印砸入了深坑中。

    老者身形一花,瞬間現在在半空,此時他伸手一招之下,大印從深坑中漂浮起來。

    神色漠然的看了一眼腳下的深坑,他好似看到一道修長的身影,正奄奄一息的躺在其中。

    “還沒死。”

    見此一幕,老者閃過一絲訝然,隨后右手向下再次一壓。

    “呼!”

    大印帶著千鈞之勢向下急墜。

    “轟隆隆!”

    這一次,大地晃動的更加厲害,在原地十余丈的深坑,被砸成了數十丈。

    “該死!”

    青木蘭神色大變,在她看來,這一砸之下東方墨必死無疑,那就意味著她將獨自面對一個凝丹境大圓滿修士。

    即使她能僥幸將此人斬殺,可沒有東方墨的幫助,她要找到那株血羅妖將極為困難。

    老者在這一砸落下之后,更是心狠手辣的手腕轉動,操控著大印猶如磨石一般,碾壓了數個呼吸,這才伸手一招。

    至此,他甚至沒有多看腳下一眼,就轉首看向青木蘭道:

    “到你了小女娃!”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极速赛记录全天 澳门百家樂app网址 2019白菜网彩金 如何看福利彩票走势图 天津时时结果记录表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网页版 天九牌大小顺序图片 梅西鞋是啥牌子 单机麻将不联网免费 秒速飞艇提前30秒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