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370章 日夜兼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接下來十日,東方墨馬不停蹄,因為長時間的動用羅盤和遁天梭,即使他突破到筑基期大圓滿,依舊有些不支起來。

    這些時日,他總共經過了三座城池,每一座他都會暗中打探關于域外來使的情報,只是至始至終他都沒有任何收獲。

    “不行,必須先趕到中部區域再做打算,否則我絕對會錯過域外來使的降臨。而要離開這片星域,前往高法則星域的計劃,將全盤落空。”

    一個月后,當東方墨來到了一片郁郁蔥蔥的山嶺,此時他駐足站在一顆大樹之巔,神色有些難看的自言自語。

    經過這些日子不眠不休的跋涉,他也終于認識到了東域大地到底是多么的遼闊。在他看來,恐怕整個西域算起來,也就相當于東域的一隅之地吧。而西域所有勢力擰在一起,說不定還不如一個鬼魔宗強勝。

    調整片刻后,他搖了搖頭,再度拿出了羅盤,法力鼓動就要注入其中。

    可就在這時,他神色忽的一動,隨即轉身看向天邊某個方位。突破到筑基期大圓滿,如今他的神識早已超過十萬丈,達到了十二萬丈的籠罩范圍。在他的神識當中,他看到了一個煉氣期的少年,正駕馭著一輛奇怪的飛車,向著某個方向疾馳。

    這一路而來,雖然人煙稀少,可他不時還是能夠碰到一些低階修士。只是他急于趕路,并未和這些人產生交集。這一次沉吟片刻后,他身形一動,化作了一道清影,向著前方掠去。

    此時,一個約莫十歲出頭的少年,正神色緊繃的腳踏一輛飛車,從半空劃過。那飛車也不知道是什么法器,速度頗快的樣子。

    “唰!”

    就在這時,少年眼前一花,一道身影猶如鬼魅般擋在了他的面前。

    見此一幕,少年大驚失色,法力一收,飛車就頓在了半空,更是連忙抬起頭來。

    只見在他面前的是一個身著寬大道袍,身形修長的青年道士。

    當感應到這道士身上傳來一股高深莫測的氣息之后,他頓時明白這道士修為遠遠高于他,于是露出些許懼意,一拱手道:

    “晚輩見過前輩!”

    而東方墨打量著面前這個十一二歲,卻已經有練氣七階修為的少年,則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

    因為他的神識散開,將此子藏在身后的一張中階火雷符,看的清清楚楚,似乎見勢不妙,隨時都能將其祭出一般。

    不過他并未將少年的小動作道破,而是裝作不知的問道:“小輩,你可知距離此地最近的城池是哪一座。”

    聽到他的話,少年略顯得奇怪,不過還是如實道:“回前輩,距離此地最近的城池叫做嘯風城,乃是屬于萬家的勢力,向東約莫十萬里。”

    聞言,東方墨摸了摸下巴,從他之前購買的地圖上來看,此子并未說謊,于是繼續開口:“那你可知嘯風城中,可有傳送陣。”

    “傳送陣?”少年疑惑。

    東方墨則點了點頭。

    “傳送陣是有的。”而后就聽少年道。

    聽到他的回答,東方墨神色一喜,這些年的歷練,他自然學會了察言觀色,并未發現少年有任何隱瞞的痕跡。

    “此物給你!”

    于是大手一揮,一只精致的玉瓶激射而出。

    少年下意識的伸手將激射而來的玉瓶接過,并抬頭一看,可這一看,哪里還有東方墨的身影。

    接著他便眉頭微皺的將玉塞扒開聞了聞,旋即臉上就露出大喜過望的神情。四下觀望一番,發現無人后,就將玉瓶收起,腳下一踩,頓時向著前方疾馳而去。

    如今的東方墨,不斷的催動羅盤,十萬里之遙,他需要數百次傳送才能趕到。因為時刻要保證體內法力有一半以上,用以應對突發情況,所以即使他實力大漲,法力渾厚,也用了將近兩日的功夫,才終于看到遠處一條黑色的城墻。

    至此,他臉上露出一抹如釋負重的笑容,很快就來到了城外,繳納了一定的靈石,便順利的進入了嘯風城。

    嘯風城雖然沒有魔陽城那般巨大,不過依然繁華,筑基期修士,幾乎隨處可見。

    據說此城乃是什么萬家的勢力,對于這個家族他并未聽說過。四下一看,東方墨三步并作兩步,攔住了一個扎須大漢,微微一笑開口:“敢問道友,此城的傳送陣在哪兒。”

    扎須大漢無故被人阻攔,臉上露出了不快的神色。不過他只是九階后期修為,當感受到東方墨隱隱散發出的壓迫之后,他才將不快壓了下來,轉而開口道:“距離此城最近的傳送陣,在城中心的萬路閣……”

    “多謝……唰!”

    扎須大漢話還未說完,東方墨一抱拳,身形就化作了殘影,從他面前消失。

    如今他時間緊迫,容不得半點耽誤。

    因為此城禁止御空而行的原因,足足一個時辰之后,以他肉身爆發的速度,才趕到了扎須大漢所說的萬路閣。

    此時他身形一頓,看向面前這座高大的閣樓,只見一些筑基期,甚至不少凝丹境修士頻繁的進進出出,有些熱鬧的樣子。

    見此,東方墨一甩拂塵,大步踏入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他走進閣樓的剎那,一股強悍的神識頓時掃了過來,從他身上來回掃蕩了兩遍才退了回去。

    東方墨眉頭一皺,猜測那股神識的主人,應該是凝丹境修士,而且至少都是凝丹境后期修為。

    想來也是,如此重要的地方,怎會沒有高人看守。于是他搖了搖頭看向前方。映入眼簾的,是閣樓正中心一個數丈長寬的六邊形陣法,除此之外,閣樓并沒有什么裝飾和點綴,顯得空曠。

    而看到這座陣法時,東方墨眼前一亮,因為他從此陣上,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空間波動。而且不時就看到有人踏上其中,身形在一陣白光包裹之下,便消失不見了蹤影。時而還有一些陌生的修士,隨著白光閃耀,又從陣法當中現身。

    東方墨四下一望,就看到一旁有一個筑基期修士,正端坐在蒲團上,不時接過一些修士的遞來的儲物袋,而后又揮手連連對著身前一顆懸浮的石球打出法決。

    見此一幕,東方墨摸了摸下巴,便來到那筑基期修士面前,開口問道:“敢問道友,前往鳳陽城需要多少靈石。”

    聞言,筑基期修士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而后不冷不熱的回道:“三萬靈石。”

    “三萬靈石!”

    東方墨神色一抽,這些年他雖然殺人不少,也獲得繁多的靈石,可沒想到僅僅是傳送一次就需要數萬靈石,這傳送陣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玩得起的。

    不過他趕往中部區域迫在眉睫,又怎會在意這些靈石,只見他隨手一抓,就扔出了一只儲物袋。

    見此,筑基期修士接過,法力探入其中之后,不多時就點了點頭。

    “上去吧!”

    語罷,此人連連揮手,一道道法決沒入了面前的石球。

    東方墨神色一喜,而后依葫蘆畫瓢,照著之前那些人的樣子,大搖大擺的踏進了六邊形的陣法當中。

    約莫數個呼吸后,他就感覺到一陣白光將他包裹,隨即“嗡”的一聲,只覺周遭天旋地轉。要知道他本就有法寶羅盤在手,所以對于傳送并不陌生,只是這種遠距離傳送陣,尚未接觸過而已。

    約莫半盞茶的功夫,東方墨身形一個趔趄,終于感覺踏在了實地上。此時陡然抬頭,就發現自己依然在一個六邊形的陣法當中,不過此地自然不可能還在嘯風城了。

    走出傳送陣之后,他就向著所在的閣樓之外行去。他有意選擇傳送到距離嘯風城不算太遠的鳳陽城,就是為了沿途繼續打探關于域外來使的事情。

    因為若是只在一座城池中打聽的話,有可能會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從而招來不必要的麻煩。而且太過于閉塞,不利于消息的打探。

    就這樣,東方墨修長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摩肩接踵的人群當中。

    大半日過后,他才神色有些難看的,再次踏入了這座傳送閣樓。不出所料,多方打探他依舊沒有任何收獲。

    這一次他從鳳陽城繼續向著下一處城池傳送,不過沿途所過之地,都是向著中部地域而去的。因為這樣即使沒有打探到消息,可他至少距離目的地越來越近。

    一個月時間眨眼即過,這一日,經過了數十次傳送,東方墨終于來到了一座叫“天星城”的地方,此城屬于東域赫赫有名的神道門,而神道門便處于東域中部的地域范圍。

    不過因為東域實在是太大了,若只是說“中部”二字,那即便東方墨花費數年乃至更長的時間,恐怕也無法踏遍。

    到了天星城之后,此時的他已經極為疲乏。這段時間他艱難竭蹶,只顧著打聽消息和趕路,根本沒有歇息。

    可對比他渾然不在意,因為若是他所料不錯的話,如今距離域外來使降臨,已經過去了將近一年,他卻依然沒有任何進展。在他看來,即使如今他找到了具體位置,恐怕欽點之人的選拔,也早已結束,生米都已經煮的熟透了。

    “該死!”

    想到此處,東方墨緊緊握住了拳頭。

    不過他深知,著急也沒有任何用處,如今這種情況只有冷靜下來,仔細思量對策,同時暗中祈禱還有峰回路轉的可能。

    進入天星城后,東方墨從傳送陣閣樓當中走出,不多時他就隨意選擇了一處看起來極為繁華的齋樓走了進去。

    因為此城隸屬于神道門,所以比起鬼魔宗的魔陽城,在大小上也不遑多讓。

    踏入其中后,他就看到齋樓當中人聲鼎沸,極為熱鬧。這些年的經驗告訴他,只有在這種地方,最有打探到消息的可能。

    于是他找了一個中間的位置坐下,隨意要了點靈茶,就將耳力神通盡數施展開來。

    “我神道門這一次外門大比極為慘烈,最后只有不足兩百人成功進入內門,而這些人無一不是天資極高之人,有些人只是十五六歲,就已經是九階巔峰……”

    “上次神道門發布的任務,讓我等有機會前往峭涯山,獵殺低階靈獸,只是不知這一次,還有沒有好的任務了……”

    “據說神道門……”

    東方墨雙耳微微抖動,可他聽到的,大都是關于神道門的事情。這也難怪,此城本來就屬于神道門,因此這些人談論的,大都與此相關了。

    聽了一陣,他就覺得索然無味,便叫來小廝,想要一個雅靜的獨室好生調養一番,這些日子以來,他著實疲累。

    于是小廝就恭敬的領著他向著二樓行去。不過就在東方墨剛剛起身沒走兩步時,一個約莫二十五六歲的男子迎面走了過來。

    東方墨眼中光芒一閃,不著痕跡的瞥了此人腰間一眼。只見此人腰間掛著數只葫蘆,以及不少的竹筒。抬頭一看,在他的額頭上,還刻畫著一只栩栩如生的蜘蛛圖案。

    “萬蠱門的人!”

    東方墨從裝扮上,瞬間就判斷出此人的身份。

    此時,青年男子有所感應一般,忽的抬頭,一雙凌厲的雙目看向了他,并微微瞇起。

    見此,東方墨不著痕跡的收回了目光,轉而眼觀鼻鼻觀心,繼續跟著小廝向著二樓行去。

    青年男子淡淡瞥了他的背影一眼,不知在想什么,隨即同樣離開。

    要了一個獨室之后,東方墨盤膝坐了下來,而這一坐,就直到夜幕降臨。

    當暮色將整座天星城籠罩之后,在他身下的暗影當中,一道黑光一閃即逝,融入了周遭的夜色當中。東方墨對此一幕好似并不知曉,繼續閉眼修煉著。

    影子身為異獸,在夜晚的隱若神通,即使是化嬰境修士都難以發現其蹤跡,如今正好讓它出去打探一番,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獲。

    約莫小片刻后,一道黑影閃過,影子就融入了他身下的暗影。東方墨依舊巍然不動,不過腦海當中卻在查看影子帶回的畫面。

    “咦!”

    就在此刻,他忽的睜開了眼睛,眼中露出一抹詫異。

    原來從影子帶回的畫面當中,他“看到”了之前和他擦肩而過的那個萬蠱門青年,正在夜色籠罩的某條偏僻街道,和一個同樣裝扮約莫三十余歲的萬蠱門修士在一起。

    “何師兄,此次請你前來的目的,你應該猜得到。神道門的杜老鬼因為和我有著私人恩怨,所以他追殺了我一年之久,就是要讓我錯過域外來使的降臨。雖然以我的實力,角逐欽點之人的希望并不大,可他糾纏于我,就是將我唯一的一絲希望給破滅了,所以此仇師弟必報。”

    “劉師弟,這個我自然是知曉的,明人不說暗話,你此次讓為兄來,直接說目的吧。”中年修士嘿嘿一笑,大有深意的看著被稱為劉師弟的青年男子。

    “何師兄果然爽快,實不相瞞,此次請師兄前來,就是為了助我將此人斬殺……”

    話到此處,青年男子嘴唇微動,但卻并未發出任何聲音,似乎是以神識在傳音。

    不過對于這一切,東方墨并不在意,因為他聽到了最為關鍵的幾個字。

    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只見他嘴角上揚,而后看向腳下的暗影,猶如自言自語道:

    “去跟著這二人。”

    “撲哧!”

    話語剛落,一聲微不可查的振翅聲響起,影子又一次融入了靜謐的夜色。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海南飞鱼游戏官网 分分赛结果 排列三和值 福彩官网app 体育彩票新11选5走势图 上海时时号 拉人玩时时彩判几年 浙江景区排名 新时时彩几点开售 鞍山麻将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