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371章 天壇山脈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入夜,東方墨憑借著心神的感應,知曉影子就在城中,于是他就安心的調息了起來。因為實力大漲的原因,所以他恢復的速度極快,到如今已然恢復了七七八八。

    時間流逝,直到丑時。

    “撲哧!”

    影子化作了一道黑光,從窗外激射而來,融入了他的腳下。東方墨緊閉的雙眼眉頭一皺,隨即開始查看起影子帶回的畫面。

    只是五六個呼吸,他就“唰”的一下睜開了眼睛。

    原來那兩個萬蠱門的人,只是商榷片刻后,就分開了。其中青年男子向著城內某個方向而去,至于那中年修士,則向著城外離開。

    東方墨眼睛一瞇,沉吟片刻他不等法力完全恢復,就忽的起身,轉而向著城內而去。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線索,絕對不能斷。

    青年男子一路慢行,約莫半個時辰后,就來到了一處稍顯偏僻的庭院外。此時他四下一望,發現無人就伸手將腰間一只竹筒抓了下來,將塞子彈開之后,只聽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響。隨即從他手中的竹筒當中,鉆出了一只形似蚯蚓的烏黑蟲子。

    “吧嗒”一聲,蟲子掉在了地上,蠕動間就沒入了地下。至此,青年男子身形晃動,向后退去,轉身就消失在夜色當中。

    “什么東西!”

    約莫十余個呼吸之后,庭院當中突然傳來一聲爆喝,隨即一股劇烈的法力波動傳開。

    “哐!”

    三五個呼吸后,庭院的大門被一股渾厚的法力直接震開,一道身影駐足站在了門前。

    此人是一個年過半百的老者,老者一身青袍,看其修為赫然達到了凝丹境初期。

    此刻他本就黝黑的臉頰一陣漲紅,值得注意的是,在他右手的食指與拇指之間,隔著半寸距離,夾著一只形似蚯蚓的烏黑蟲子。

    那蟲子在他指間不斷的掙扎,身軀的兩頭都張開了圓形且布滿利齒的口器,煞是猙獰。

    老者方一出現就雙目一寒的掃過四周,同時一股強悍的神識轟然爆發,滾滾蔓延。

    然而片刻后,他卻什么都沒有發現,于是扭頭再次將手中的古怪蟲子打量一番。不多時,老者臉上忽的露出一抹嘲諷的神情。

    “劉甲小兒,別以為老夫不知道是你,沒想到你竟然敢在我神道門的地盤對老夫出手,今日不將你挫骨揚灰老夫就不信杜。”

    語罷,老者伸手一抓,從懷里摸出了一只造型奇特的玉盤。而后口中念念有詞,叨念出復雜難明的咒語,僅是呼吸間,其手指用力一捏。

    “砰”的一聲,那只烏黑的蟲子被他捏爆成片片血霧。不過奇異的是,這些血霧并沒有消散,而是凝成了一滴黑紅色的鮮血,滴落在玉盤上,并立馬就被玉盤吸了個干干凈凈。

    與此同時,玉盤上突然顯現出一個紅色的光點,看到這顆光點后,老者譏諷更甚,身形一花,向著前方追去。

    就在老者前腳離去不久,一個身形修長的道士,突兀的出現在此處,看著老者離去的方向,其嘴角一揚,跟了上去。

    大半日后,天色已經大亮。在天星城外數百里某個荒蕪的山谷當中,三個人影正酣戰成一團。

    其中兩人正是萬蠱門的青年男子,以及之前消失在城外的中年修士。還有一個,則是手持玉盤離開的老者了。

    讓人詫異的是,萬蠱門的二人當中,青年男子只是筑基后期修為,中年修士也僅僅是筑基期大圓滿,可這兩人聯手,竟然將那凝丹境初期的老者逼得節節敗退。

    此時一片紅色的蟲云,以及一片黑色的蟲云不斷翻滾,發出震天的嗡鳴聲,將老者夾在中間。老者手持一柄寶扇,不停的揮動,可即使如此,如今他的嘴角依舊鮮血溢出,臉色蒼白一片,只能勉強抵抗。

    “哈哈哈,杜老怪,你追殺劉某一年之久,讓我錯過了域外來使的降臨,你可曾想到你會有今日的下場。”只聽青年男子一陣張狂大笑。

    “劉甲小兒,你竟然敢在神道門對我出手,還用計將老夫引出來,老夫定然要扒了你的皮。”

    “老匹夫廢話少說,你明知道是陰謀還敢出來,如此托大也是你咎由自取。何師兄無需再保留了,速速與我將這廝斬殺之。”青年男子眼中兇光閃爍。

    “好!”

    聞言,中年修士一口答應了下來,隨即二人心神一動,各自操控著蟲云化作兩張大網,將老者瞬間包裹在其中。霎時,就只能看到蟲網中,散發出一股劇烈的波動。

    “啊!”

    可只是三五個呼吸,一聲凄厲的慘叫就傳來,叫聲只持續了一半,便被滔天的蟲鳴聲給淹沒。

    “嗡嗡嗡!

    不多時,蟲云四散而開。仔細一看,其中老者的身影已經尸骨無存,唯獨留下了一柄寶扇,以及兩只儲物袋。

    青年男子眼疾手快,身形一晃,就出現在蟲云下方,將老者遺留的儲物袋以及寶扇撿了起來。

    此時的他,臉色亦是有些蒼白,花費了一日的時間,終于將此人斬殺,實在是解恨。這樁持續了十年之久的恩怨,算是徹底了解了。

    “師弟這是何意!”

    就在這時,中年修士看到他手持儲物袋以及寶扇的舉動,神色忽的一凌。

    聞言,青年男子抬起頭來,微微一笑開口:“何師兄誤會了,既然對你承諾過,若是你助我將此人斬殺,那此人所有的東西都是你的,師弟我又怎么可能反悔。”

    語罷,青年男子手臂一揮,儲物袋以及寶扇頓時向著中年修士激射而去。

    見狀,中年修士神色這才稍稍一松,而后臉上露出一抹驚喜,伸手一招就將儲物袋以及寶扇抓在掌心。

    “轟!”

    然而就在他手指剛剛觸及其中一只儲物袋時,只聽一聲猛烈的炸響突然傳來,一陣滔天的火光,頓時將他的身影淹沒。

    再看青年男子,早有準備的捏碎了一張黃色符箓,一層罡氣將他包裹。并且腳下一跺,向后退去。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可謂快若閃電。站在遠處后,青年男子看向前方翹起了一絲譏諷。

    待得火光消散,他才緩緩的靠近。只見在原地,出現了一個足有兩丈的深坑。

    “咦!”

    當青年男子看到深坑中一具焦黑的身形時,露出一抹詫異,沒想到中年修士并未立馬死去,只是一條手臂不翼而飛,并且奄奄一息的樣子。

    “為……為什么!”

    中年修士萬萬沒有想到,他會突然被暗算,此時眼中盡是不甘。

    “呵呵,師兄命還真硬啊,既然你問為什么,那死之前師弟我就告訴你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暗地里想對我做什么。要打我靈蟲的主意,那師兄就要做好承受師弟我怒火的準備。”

    “你……”

    聞言,中年修士眼中露出一抹怨毒。

    “行了師兄,你也不要覺得不甘,若是我晚一些時日對你出手,說不定到時候躺下的就是我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希望你也別怪師弟。好了,說了這么多,師兄安心上路吧,你的靈蟲我幫你養著。”

    話語落下,青年男子屈指一彈,一道綠光頓時激射而出。

    中年修士早已沒有了任何力氣反抗,只聽“噗”的一聲輕響,他的眉心就被輕易的洞穿。

    至此,青年男子哈哈大笑,不過就在這時,他的笑容陡然一僵。只見他胸膛處,一只手指大小的金色的螳螂揮舞著手中的鐮刀,將他的胸口瞬間劃開,隨即一頭扎進了他的傷口。就見從他的皮膚上,一個凸起的鼓包自下而上,向著他頭顱鉆來。

    “金螂!該死!”

    青年男子頓時反應過來,中年修士雖然已死,可他的本命靈蟲一時半會兒卻死不了。想到此處他驀然伸出食指咬破,猛的指點在額頭之上。與此同時,他額頭的蜘蛛立即活了過來,從他皮膚之下鉆過,向那顆凸起的鼓包而去,兩只蟲子瞬間在他體內展開了一場生死搏殺。

    片刻間,他的身軀爆開了七八個血窟窿。

    “噗!”

    青年男子張嘴就噴出了一口鮮血。

    足足十余個呼吸后,最終失去主人的金色螳螂,還是敗下陣來,被他的本命蜘蛛吞噬。

    “嗡!”

    中年修士死去之后,他所操控的黑色蟲云失去了主心骨,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即將潰散。

    見此,青年男子從腰間摘下了一只葫蘆,法力鼓動注入其中,瞬間就將那些四散而開的蟲子吸了進去。

    看著手中葫蘆,他神色大喜。隨即再度張口,在半空紅色的蟲云,化作了一股龍卷,全部沒入了他的口中,繼而被他咽了下去。

    做完這一切之后,他發出一陣劇烈咳嗽,嘴角鮮血不斷溢出,于是不再猶豫,立馬盤膝而坐開始調息。

    “啪啪啪!”

    但就在這時,一陣拍手的聲音突然傳來。

    “誰!”

    青年男子猛的張開雙眼,只見從他前方一顆大樹身后,走出來一個身著寬大道袍的道士。而來人,自然是東方墨了。

    “道友好一個借刀殺人,再黑吃黑,小道佩服!”東方墨踱步來到此人身前三丈,便駐足停下。

    “是你!”

    當看清東方墨的面容后,略一思索,青年男子陡然想起,昨日在天星城的齋樓當中,似乎見過此人,于是看向他露出一絲冰冷的殺機,繼續問道:

    “你是神道門的人?”

    感到受此人的殺意,東方墨目光同樣一寒。

    若是以往有人敢對自己生出殺機,恐怕他體內的血液,以及心中的戾氣就要沸騰起來。可自從念了靜心咒,不知為何,此時他并未如此,而是看向此人接著開口:

    “非也,實不相瞞,小道是無意間聽到你和那位道友的談話才跟著你的。”語罷,東方墨還下意識的看了坑中那具焦黑的尸體一眼。

    “談話?什么談話?”

    青年男子裝作不解,不過暗中卻在不斷的恢復法力。

    “呵呵,你應該知道域外來使吧。”東方墨不想與此人周旋了,直接問道。

    聽到他的話,青年男子神色微微一變。

    不等他開口,就聽東方墨繼續道:“道友只需告訴我欽點之人選拔的地點,小道便立馬離去,絕不打擾。”

    “我不知道什么域外來使,更不知道什么欽點之人!”青年男子一口否決。

    東方墨本要開口說什么,可這時他耳朵抖了抖,看向腳下某個地方,隨即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道:

    “看來道友如今的狀態還不錯,還有閑心把你的蟲子放出來,莫非你以為你能夠和小道一戰嗎。若是不然的話,小道勸你最好把你的蟲子收起來,否則我不介意一腳將它踩爛。”

    聞言,青年男子大驚失色,更是立馬將潛伏在東方墨腳下三尺的蜘蛛招了回來,這道士能夠一眼就看出他的隱蔽動作,實力絕對不簡單。

    本想直接將此人斬殺,可最后東方墨深深吸了口氣,還是忍了下來。

    不過即使如此,他也完全失去了耐心,只見他右手忽的抬起,掌心一面四四方方的圖案浮現而出。

    “呼……呼……呼……”

    眨眼間三道黑影鉆了出來,仔細一看,竟然是三只黑漆漆的魔魂。

    三只魔魂正是血童,玄機門華服男子,以及鬼魔宗那叫做連祁的筑基期修士。

    “鎮魔圖!”

    看到眼前這一幕,青年男子一聲驚呼,臉上盡是駭然。

    而兩只筑基期,以及一只凝丹境中期的魔魂,此刻猶如鬼魅般,在他上下左右穿梭,臉上盡是殘忍猙獰的神情。

    若非東方墨的操控,這三只魔魂早已向著青年男子撲殺了過去。

    青年男子手心緊緊捏著一張符箓,隨時能夠發出凌厲一擊。他看得出東方墨修煉的是真正的鎮魔圖,將魔圖刻畫的身上,并非是其他器物上。而且東方墨敢以筑基期修為,鎮壓凝丹境魔魂,那他必然有著遠超同階修士的實力。即使自己全盛時期都不一定是對手,此時他身受重傷更不可能了。

    “小道可沒有多大的耐心,現在開始我問一句,你答一句,若是敢有半分謊言,我不介意鎮魔圖中再多出一具魔魂。”東方墨看向此人冰冷的說道。

    聞言,青年男子浮現一抹憤怒,但最后卻牙關緊咬,臉色鐵青的點了點頭。

    “域外來使降臨到了什么地方。”東方墨神色一正。

    “東域天壇山脈。”青年男子道。

    “欽點之人又在何處選拔。”

    “據說也是在天壇山脈。”青年男子繼續道。

    “天壇山脈又在何處!”

    “在此地以北,約莫半個月的路程。”

    “欽點之人的選拔,是否已經結束!”

    話語落下,東方墨心弦都稍稍緊繃起來。

    “應該結束了。”青年男子苦澀的搖了搖頭,對此他也極為遺憾。

    對于他的回答,東方墨雖然早有所料,不過還是有些不甘,遂接著問道:“告訴我天壇山脈具體方位!”

    “此地往北,越過天蘭溝壑,而后……”

    于是乎青年男子將他所知道的,全部如實告訴了東方墨。

    半個時辰之后,東方墨身形一花,便消失離去,唯獨留下神色陰晴不定的青年男子。

    不過他前腳剛剛離去,此人后腳就拖著重傷的身軀,向著相反的方向離開。

    ……

    十日后,一道匆忙的身形出現在了東域中部一片叫做天壇山脈的地方。

    一路而來東方墨快馬加鞭,將原本半個月的路程,硬生生縮短到了十日。

    此刻他身形一頓,抬頭看向前方。甚至不需要去感應,他的目光瞬間就被遠處一處場景所吸引。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 南粤26选5天天开奖吗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360彩票 国标麻将单机版下载 排列三和值25点最大遗漏期 北京pk拾走势基本走势 老时时彩走势图热冷号 江苏时时彩开奖视频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 微信群狼群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