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454章 拔刀相助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看著身形猶如鬼魅,突兀出現在她身側的青年男子,不僅是少女一愣,就連諸多向著此地掠來的南陽山修士,動作也紛紛一頓。

    不過緊接著,這些人身形閃動,就將青年男子和少女,一并包圍起來。

    而突然出現的青年男子,自然就是凌亦了。

    “你……你是誰!”

    少女嘴角淌著鮮血,看向凌亦錯愕的問道。

    凌亦仰頭深深的吸了口氣,再度看向少女時,他眼中的淚花已經消失。

    “同是天涯淪落人。”只聽他微笑開口。

    不等少女回答,他左手一翻,就將少女手中的匕首奪下,并在少女一聲驚呼當中一把摟住了她的纖腰。

    “走吧,我帶你去殺人。”

    語罷,他舉起了手中三尺青峰,身軀原地一轉。

    “嘶啦!”

    一圈犀利的青色劍芒以他為中心,猛地蕩開。

    “噗噗噗……”

    僅此一擊,將二人團團圍住的數十個南陽山修士,紛紛被腰斬,鮮血頓時嘩啦啦的猶如雨下。

    這些人并未立馬死去,低頭看著自己的半截身軀,還有流淌出來的臟腑,眼中先是一抹驚恐,緊接著一陣陣凄厲的慘叫傳來。

    “啊……”

    只是眨眼的功夫,他們的意識就漸漸的模糊了下去,而后撲通撲通的墜地聲響起。

    “大膽,竟敢阻我南陽山行事,殺了他。”

    遠處雙手倒背,站在半空的長髯老者目光一寒,看向凌亦滿是殺機。

    其話語落下后,又是數十個南陽山修士圍了上來,方一接近,這些人手中術法連連,各色靈光轉瞬就要將其中的凌亦和少女淹沒。

    “唰!”

    凌亦的身軀就像一柄出鞘的利劍,青光一閃,驟然從原地消失。再度出現時,他已經在數個筑基期修士身前。

    “吟!”

    一聲悅耳的劍鳴之音響起,在他面前的數人,依然保持著催發術法的姿勢,可緊接著他們雙目一瞪,在脖子上便有一條血線浮現而出。

    隨即數顆大好人頭滾落了下來,鮮血如柱的噴出了丈許的高度。

    此時,尚在凌亦懷中的少女,看著這些南陽山修士輕易被斬殺,終于反應了過來。

    眼中淚水就像斷了線的珍珠,顆顆墜落。在她口中,還發出了低聲的啼哭,仿佛心中的屈辱,得到了宣泄。

    凌亦就像當初屠殺天云城中的南陽山修士一般,身形閃動之下,沒有人能抵擋他一招半式。三尺青鋒劃過,每每總能奪走數條人命。

    一個凝丹境初期修士剛要爆退,“噗”的一聲,在他眉心頓時一朵血花浮現,頭顱被刺了個對穿。

    而一個筑基后期的老翁,正催發了一面冰晶小盾擋在頭頂。下一息,一道劍光自上而下一斬。

    “嘶啦!”

    此人連帶冰晶小盾,一同被劈成了兩半。從眉心裂開后,兩半尸體墜下,鮮血灑滿了半空。

    凌亦沒有華麗的劍招,每一式都樸實無比,就像凡人的武技。可即使如此,卻沒有人能阻擋他半步。

    鮮血殷紅,殺戮殘忍。但這一次,和之前夏家族人的自爆不同,是不可一世的南陽山修士,被一面倒的屠殺。

    看著血淋淋的一幕,少女身軀止不住的顫抖。她心中的仇恨、委屈、怒火再也無法遏制,全部發泄在凄婉的哭泣中。

    “快走……”

    約莫十余個呼吸,數百個南陽山修士已經被屠殺了一半之多,如今只剩不到兩百人。眾人神色驚恐,沒有絲毫猶豫的,轉身立馬向著遠處逃遁。

    凌亦雙目冰冷的發指,看著四散逃走的眾人,他手臂高舉,手腕一轉,頓時在頭頂挽出了一朵華麗的劍花。

    而后他手臂一抖,法力猶如洪水宣泄。

    “咻咻咻……”

    只見華麗的劍花盛開,一道道虛幻的青光,以凌亦為中心,爆射了出去。

    一連串利劍入肉的聲音響起,一朵朵鮮艷血花乍現,還伴隨著一聲聲凄厲的慘叫傳來。

    逃遁的眾人紛紛低頭,就看到自己的胸口在一道青光閃過下,就出現了一個前后透亮的窟窿,緊接著身軀紛紛栽到了下去。

    僅此一擊,逃遁的南陽山修士沒有一個存活著。

    “凌亦,是你!”

    見此一幕,一聲暴怒的聲音響起,站在遠處的長髯老者,神色駭然的看著殺神一般的凌亦。此時,他終于認出了這個南陽山絕殺榜上排名第一的劍修。

    凌亦抬頭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隨即手臂一擲。

    “咻!”

    其手中三尺青峰化作了一道流光激射而出。與此同時長髯老者神色再變,想也不想的拿出一張黃色符箓,并一把捏碎。

    “嘣!”

    符箓爆開的剎那,立馬化作了一只黃銅大鐘將他罩在其中。

    “叮!”

    當三尺青峰刺在大鐘上時,一聲脆響立即傳來。

    然而長髯老者尚來不及欣喜,“咔嚓”一聲,黃銅大鐘竟然裂開了一條手指粗細的縫隙。

    凌亦手腕轉動,三尺青峰頓時向著前方激射而去,而后一個迂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再度刺在了黃銅大鐘上。

    “波!”

    這一次,在這勢大力沉的一擊下,黃銅大鐘不堪重負,碎裂成了片片靈光。

    “嘶!”

    老者倒抽了一口冷氣,身形一晃,就要向著遠處逃離。此人曾經重創過化嬰境修士,他絕對不是其對手。

    然而他剛要有所動作,身軀陡然一僵,渾身汗毛根根豎起。

    只見一柄懸浮的三尺青峰,已經悄無聲息的抵在了他的眉心。長髯老者的額頭被刺破了一個小口,一縷鮮血順著鼻尖滴滴落下。

    凌亦抱著少女,緩緩的向老者走去。最后他抓住少女的玉手,握在了三尺青峰的劍柄上。

    長髯老者怎會束手就擒,法力鼓動,身形就要向后爆退。

    但忽然間,抵在他眉心的三尺青鋒,又深入了他皮肉半寸,老者神色大駭,終于不敢再挪動半分。

    看著這個下令將夏家族人全部屠殺的罪魁禍首,少女身軀顫抖著。

    她想起了被數十個筑基期修士轟殺的婦人。想起了拼著自爆,也要拉南陽山修士同歸于盡的中年修士。還想起了只為她搏得最后的時間,便飛蛾撲火般沖出去的族人。

    如今長髯老者就在她的劍下,只要她稍稍用力,就能將此人斬殺。

    “我要殺了你!”

    少女沙啞的哭腔,悲憤連天,好似在告慰族人的在天之靈。

    “噗!”

    她手掌猛地向前一推。

    就見長髯老者張了張嘴,但最終卻什么都沒有說出。其身軀從半空墜落下去,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體。

    這一劍,少女似乎用盡了全部力氣,將長髯老者斬殺后,竟然嬌軀一軟,暈厥在凌亦的懷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山东时时销售 时时彩单双走势图 江苏11选五前三组最大遗漏 湖南彩票定制开发多少钱 福建时时网上购买 澳洲幸运app下载 快乐10分开奖结果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门图 秒速时时精准计划群 平安彩票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