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481章 雙煞二魔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這……”

    二人眼中都露出一抹驚詫。

    要知道蓬島上溢散的不管是黑霧,還是白霧,都能阻擋神識,就連化嬰境修士也不例外,所以即使是幽冥仙子此時也無法知道其中發生了什么。

    略一思量,此女就看向一旁的墨香道:“去看看!”

    聽到此女的話,墨香神色依然沒有任何變化,點了點頭后就將此女的手掌輕輕放下,而后從胸口拿出了一只白色的絲巾,捂住口鼻就向著前方走去,從他的動作看得出他對于周遭的霧氣有些生厭。

    他的速度比起東方墨還要慢一些,顯然之前東方墨的慘叫讓他不得不警惕。

    不消多時,他的身形也消失在前方的白色霧氣當中了。

    至此,幽冥仙子右手食指繞住了肩頭垂下的一縷秀發,微微轉動起來,并目不轉睛的看向前方的朦朧霧氣。

    此女并沒有等待多久,約莫半刻鐘,身著白袍的墨香就從中信步走了出來。

    墨香徑直來到幽冥仙子身旁,開口道:“仙子,那小子在搞鬼,里面和以往蓬島現世并無二致,安全。”

    “哼,真是個小滑頭。”幽冥仙子撅了噘嘴,對東方墨戲弄于她有些不滿。

    “要不要墨香出馬,將他……”話到此處,墨香伸手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不用,他身中噬心蠱,解藥應該還要半年的量,活不長的。而且這么長時間,那滑頭應該早就跑遠了。只是可惜了那么一副俊俏的皮囊,還沒來得及享用呢。”幽冥仙子露出一抹惋惜的神情。

    “仙子放心,雖然蓬島龐大,但若是墨香在島上碰到他,定然給仙子抓來。”

    “嗯,你有心了!”幽冥仙子看向他撫媚一笑,風情萬種的樣子,常人看見必然難抵誘惑。

    語罷,此女轉過身來,就要回到軟塌當中。

    “哈哈哈哈……幽冥仙子好久不見。”可就在這時,身后忽然傳來一道爽朗的大笑聲。

    聽到這道聲音,幽冥仙子和墨香同時轉身,看向遠處天邊兩道破空而來的身影。

    當遠處兩人來到近前后,才看到這二人是兩個雙手倒背,約莫四十余歲的中年男子。

    二人中一個身著白衣,頭發也潔白如雪。另一個身著黑衣,而頭發則盡是純黑之色。

    可詭異的是,除了衣著和須發顏色的區別之外,這兩人的面目長得一模一樣,難辨區別。

    此時白衣男子一臉溫和的笑意,而黑衣男子則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

    “雙煞二魔!”

    看到兩人的剎那,幽冥仙子目光一凌。

    “這是你的姘頭?”而白衣男子卻瞥了一眼此女身旁俊美的墨香,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幽冥仙子并未回答此人的話,反而開口道:“你們兩個怎么來的這么快。”

    “哼,你以為只有你有先見之明來得早嗎。”白衣男子一聲冷哼。

    幽冥仙子本想開口說什么,可這時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黑衣男子,看向那四個抬著軟塌的壯漢,眼神忽的一變,隨即開口道:“這四個人應該是傀儡吧,不過好像不是一般的傀儡啊。”

    聽到此人的話,幽冥仙子俏臉徹底寒了下來,但她并沒有回答此人的意思。墨香撈開門簾后,此女就蓮步款款的走進了軟塌當中,隨著“起轎”兩個字落下,那四個神色木然的壯漢便邁動腳步,眾人繼而沒入了白色的霧氣當中。

    眼看此女消失,白衣男子和黑衣男子神色不盡相同,前者冷笑連連,而后者依然不茍言笑。

    可僅僅是呼吸間,白衣男子眉頭一皺,而后他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聲驚呼:“我想起來了,剛才那四個壯漢應該是人魁,幽冥這臭娘們兒多半是為了那處禁制。”

    “那處禁制?你是說……四象陣?”黑衣男子略一沉吟,沉著的臉上同樣露出一抹驚容。

    “不錯,嘿嘿嘿,據說天闕老狗對那處四象陣也很感興趣,倒不如將這個消息放給他,讓這二人狗咬狗,說不定我等還能從中撈點意想不到的好處。”白衣男子摸了摸下巴的短須,并嘿嘿一笑。

    “這是個不錯的主意。”黑衣男子點了點頭,隨即又道:“只是這次蓬島開啟的時間實在是太快了,處處透露著詭異,我們是現在進去還是再等等?”

    “當然是現在進去,當年那處陣法只破了一半便匆匆離開,這次準備充足,無論如何都要將其打開,早一時進去,多一份把握。要知道時間拖得越久,后面來的人就越多。這次雖然東域大亂,可東域一些老東西在暗中涌動,早就向著東海而來了。并且據說西域那片旮旯之地,暗地里也有些小動作,遲則生亂吶。”白衣男子道。

    “好。”黑衣男子只是簡單的答應了一聲。

    兩人拿定主意后,極為默契的腳下一跺,向著前方沖了過去,眨眼就消失在白色的霧氣當中。

    ……

    而此時在白色霧氣內,有一座龐大的讓人咋舌的島嶼,猶如憑空出現,漂浮在海面上。

    若是沒有朦朧的霧氣籠罩,就會發現這座島嶼巍峨壯麗,讓人生畏。

    島上斷崖蒼松,奇石屹立,濃郁的靈氣撲面而來,比起東域絕大多數地方都要適合修行。

    此刻,一個身著道袍的修長身影,手持一柄造型古樸的拂塵,正神色緊繃,小心翼翼的走在潮濕的大地上。

    地面上遍布枯黃的樹葉,每一次落腳都會將其踩碎,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響,在這落針可聞的環境當中,顯得有些刺耳。

    而此人不是東方墨還能是誰。

    之前他沖進白色霧氣后,就看到前方一片寬闊的陸地,不用說他也知道這就是蓬島了,于是他將影子放出,讓此獸先行探路,好在此獸并未發現什么危險。

    不過他已經決定,要徹底擺脫身后的幽冥仙子,因為留下只有死路一條。略一沉思后,他故意發出一聲慘叫,好讓此女心中生出忌憚。

    他猜測,多半此女會讓墨香那娘娘腔再來探路,不過他的目的也是如此,因為即使墨香發現此地沒有危險,而等回去稟告之后,他早就逃遠了。在這無法動用神識的地方,盡管幽冥仙子是化嬰境大圓滿修士,也絕不可能輕易找到他。

    而事實果然跟他猜測的相差無幾,不得不說東方墨還是有些手段的。

    擺脫了幽冥仙子,他就要專心于腳下的蓬島了。

    當踏上這片陌生的大地后,東方墨才發現以他的目力,只能看到百丈之外的距離。即使通過影子,能夠看清的距離依然只有五百丈左右。而且此地好似有著禁空的禁制,讓他無法御空而行

    “這就是蓬島?”

    看著周遭并無出奇之處的古樹,還有各種花草,東方墨覺得此地除了讓他有些心神不寧之外,就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了。

    思量片刻后,他法力鼓動,身形唰的一下就沒入了身旁一顆足有三人合抱的古樹當中,當他再度出現時,已經站在了古樹之巔。此時他放眼望去,發現眼前依舊是茫茫的霧氣。

    觀察了一陣后,他身形再度一花,回到了地面上。并且他雙目竟然一閉,而一股無形的力量,就從他身上向著四周滾滾而去。

    “咦!”

    僅此一瞬,東方墨就神色大喜,因為木靈大法當中的感靈之術,并沒有受到此地白霧對神識的那種限制,可以施展。不過他的感靈之術,只能延伸千丈的距離,就會被阻礙下來。

    對此東方墨依然極為欣喜,于是他將感靈之術發揮到極致,在他腦海當中,有浮現了一片綠蒙蒙的場景。

    然而綠蒙蒙的場景中,最多的是一顆顆綠色的小點,不錯所料的話,那些小點應該是周圍的參天古樹,因為這些古樹上盡是濃郁的木靈力。

    東方墨收回了感靈之術,轉而睜開了眼睛。將拂塵一甩后,順著之前影子探過的路,繼續往前走去。

    接下來,每當他走過千丈的距離,就會再次將感靈之術展開,看看能否有什么發現。

    就這樣前行了小半日后,他估摸著他應該深入蓬島數十里了。

    某一刻,當他走過一座土丘時,忽然間他耳朵抖了抖。隨即他想也不想的足下一點,身形向后爆退開來。

    “轟!”

    只見他之前站立的地方,出現了一個丈許大小的深坑,而在深坑當中,還有一個圓形的法器滴溜溜的轉動著。下一瞬,圓形法器就徐徐升了起來,消失在土丘之后。

    而在法器消失的地方,則走出了一個身著灰色長袍的老者。

    這老者留著八字胡,神色陰沉,眼神毫無波動。那圓形的法器如今懸浮在此人面前,仔細一看,竟是一只黑色的圓缽。

    “活死人!”

    看到此人的瞬間,東方墨眉頭一挑。

    他知道在蓬島消失后,那些沒來得及離開的人,當蓬島再次現世,他們同樣會現身。只是那時的他們,神魂早已消散,只有本能的意識在身軀中。

    這些人比起當年在骨山上,那些被迷障浸噬了心神的人不同,因為有意識的存在,這些人的實力和生前一樣,同樣能施展術法神通,以及各自的法器。

    所以,他們被稱之為活死人。

    在他眼前這個老者,顯然就是之前并未走出蓬島的人。

    雖然無法探出神識,可東方墨從此人之前施展的那一擊,判斷出他應該是筑基期修為。而對于筑基期修士,他自然不會有絲毫的懼怕。

    就在老者大手一揮,在他面前懸浮的圓缽,便再度對著東方墨疾馳而來之際,東方墨垂下的手指驀然掐動起來。

    “噗噗!”

    只見從老者腳下,鉆出了兩根手臂粗細的藤蔓,藤蔓纏繞而上,瞬間就蔓延到老者的胸口。

    至此,東方墨手指猛地一捏。

    “咔咔咔!”

    就見老者的身軀,被猶如鋼繩的藤蔓直接絞殺,鮮血碎肉散落一地,浸入了大地當中。

    東方墨伸手一抓,此人的圓缽法器,還有落在地上的儲物袋被抓了過來。

    那圓缽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將其收起。而后拿起了那只儲物袋,并法力鼓動注入其中。

    不消多時,東方墨就神色古怪的從儲物袋中拿出了幾根干枯的草枝。

    若是他沒有猜錯的話,這些草枝應該是靈藥,只不過被這老者放在儲物袋中多年,如今早已枯萎。

    在他的儲物袋中,東方墨還發現了數萬塊靈石,以及一些其他雜物,而除此之外,便沒有任何值得注意的東西了。

    將此人的東西整理了一番收起來后,東方墨就邁步繼續向著前方走去。

    他一路上極為小心,依然是前行千丈距離,就會施展一次感靈之術。正因如此,他所走過的地方,地形地貌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一路上他遇到了三個活死人,不過這些人修為最高的只有筑基后期,還有一個甚至是煉氣期的修士。毫無疑問,這些人都被他輕易的解決了。只是他們身上,同樣沒有讓東方墨看得上眼的東西。

    據說在蓬島上,還有化嬰境的活死人,所以東方墨異常的警惕。

    不知為何,當他前行了數百里后,他總覺得此地似乎有些熟悉,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尤其是之前走過了一處數百丈高的瀑布,以及一條悠長的峽谷時,那種感覺尤為的強烈。

    東方墨摸了摸下巴,琢磨了片刻后,他臉上猛地露出了一抹震驚。

    而后他伸手一抓,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一張兩三個巴掌大小的獸皮地圖。

    此物乃是他當初在蛇島上,斬殺了那個和萬蠱門女子一同的黃袍男子后得到的。當初他并未覺得這張地圖有什么特別之處,于是就隨手將其放在了儲物袋中,可此刻他忽然想起,之前他前行的數百里路程,和他手中這張地圖上某個地方標注的,有八九分相似。

    此時他將地圖拿出來,立馬就看到了地圖上一處刻畫有瀑布的地方,而在瀑布不遠處,果然有一條狹長的峽谷。

    東方墨覺得天底下不可能有這么巧合的事,于是他將地圖仔細查看了一遍。

    若是這張地圖就是此地的地形圖的話,那按照地圖上的描述,在他前方不遠處,會有三座呈現三角形狀的山峰。為了印證自己的猜測,他將地圖收起,而后心神一動。

    “撲哧!”

    此時在半空的影子雙翅一展,白霧中劃過,便消失無蹤。

    不多時,東方墨通過影子,果然看到了前方有三座呈現三角形狀的山峰。

    至此,他臉上露出了一抹狂喜之色。他手中的,竟然是一張蓬島的地圖,那豈不是說,他終于不用像無頭蒼蠅一樣亂轉了。

    當他再次拿起地圖,看到其上標注的一些紅圈以及紅點后,東方墨對這些特殊記號所表達的意思,也隱隱有了某猜測。

    眼珠子轉了轉后,他就向著地圖上標注的,距離他最近的一個紅色圓圈而去。同時,他心神一動,影子當先而行,為他探路。

    約莫兩日時間,東方墨就來到了一處景色優美,迷霧朦朧的山谷。

    而這時,在山谷內他隱約看到一座拔地而起,足有三層高,但有些破敗的閣樓。

    見此一幕,東方墨大喜過望。

    “撲哧!”

    可這時,影子卻毫無征兆的沒入了他腳下的暗影,并就此蟄伏了起來。

    東方墨被這一幕弄得有些意外,但此刻不知是否是巧合,一陣輕風吹拂而來,將閣樓外一些白色的霧氣吹得四散而開。他下意識的抬頭,當看到閣樓外的空地上,極有規律的盤坐著二三十個身影后,他臉上陡然浮現一抹駭然。

    “這……”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注册会员即送28元彩金 江苏麻将透视眼镜 重庆时时彩规律总结 北京pk赛车 快乐十分复式金额表 新疆时时结果四 网赌分分彩忠告 陕西11选5视频 北京时时仪骗局 幸运赛车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