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496章 骸骨和匣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地底四象陣的位置,如今整個巖洞幾乎都已經崩潰,四處都是廢墟。

    “砰!”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塊巨大的碎石遭到了一股巨力轟擊,瞬間沖天而起,撞在了頭頂的巖層上,而后轟隆一聲掉落下來。

    “嘩啦!”

    隨即一只傷痕累累,粘滿鮮血和灰塵的手掌,從之前巨石被轟開的地方的某條縫隙伸了出來。

    這只手掌雖然鮮血淋漓,可卻力大如斯,將周遭的碎石塊,猶如豆腐一般刨開。

    不消多時,“轟”的一聲,一個披頭散發,身著道袍的身影,從廢墟中沖了出來,此人身形幾個旋轉,就落在了一處較為平坦的地方,落地時晃了幾晃后,才勉強站穩。

    而這人影,自然就是東方墨了。

    如今他氣息虛浮,氣喘吁吁,一身道袍被撕扯的七零八落,渾身上下遍布傷痕。

    他的肉身強度遠超幽冥仙子的預料,因此之前陣法的爆開,他只是身受重傷,被深深的埋了起來而已。陣法破開后,他終于能夠動用法力了,在法力的滋潤下,他很快就將傷勢壓下,并恢復了小半。

    此時,他四下環視了一圈,而后認準了某個位置,身形一躍就跳了過去。

    就見他雙腿晃動,將一顆顆巨石輕若無物的踹地拋飛起來。不消片刻,在他面前就露出了一個黑漆漆的向下延伸的石階通道。

    可看到眼前這條通道,他眼中反而露出一抹狐疑。

    之前他分明從這條通道當中,感覺到一股讓他悸動的莫名氣息,好似有什么東西,對他產生著強烈的吸引。但這時,他卻什么都沒有感應到。

    東方墨敢肯定,之前石階通道露出的剎那,那種感覺是實實在在存在的,他不可能感應錯。但此時,不知為何那種感覺卻消失了。

    按照他的打算,如今好不容易逃出了幽冥仙子的魔爪,還將身上的噬心蠱給解除了,自然是有多遠走多遠。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日后有機會他必然會找此女算賬。

    但現在他猶豫了,這絲猶豫的出現,只因之前他感受到的那股氣息。

    雖然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東西在吸引著他,可他心中有種直覺,這條石階通道下,應該有對于他來說,很重要的東西,若是不如一趟的話,他必然會后悔。

    念及此處,他一咬牙,心中便有了決定。

    不過做出決定后,他沒有立馬妄動,而是盤膝坐了下來,從腰間拿出了兩顆中階靈石開始狂吸。

    有著木靈大法的恢復力,這次他花費了一個時辰,就將體內法力恢復了七七八八,身上的傷勢雖然沒有痊愈,不過卻沒有什么大礙了。

    東方墨呼啦一聲站了起來,就向著面前的石階通道走了下去。

    他之前沒有聽錯的話,幽冥仙子口中說的天闕老狗,應該是指東海海域三大霸主之一的天闕散人。

    天闕散人可是和幽冥仙子一樣,都是化嬰境大圓滿的修為,絕對是這片星域最頂尖的存在。

    此人趁著幽冥仙子將陣法打開后,瞬間沖入了石階通道,就如幽冥仙子所說,必然是抱著坐享其成的打算。

    他不難從幽冥仙子的語氣中,聽出此女對天闕散人敵對的態度。那他跟在二人其后,說不定這兩人蚌埠相爭,他還能從中撈點好處。否則只有此女一人在通道中,沒有人有能力制約她的話,東方墨多半還要再三考慮一番,才會做出是否進來的決定。

    畢竟吸引他的東西再好,也要有命去拿。

    當然他也做好了準備,如果見勢不妙,他必然會轉身就逃。他鎮魔圖中,可是有著數百只凝丹境魔魂。而且他腰間的魔沙,應該也能對那二人產生威脅。

    步入通道后,周遭沒有任何光源,可不知為何,東方墨依然能勉強看清通道大致的輪廓。

    原來他腳下的石階,四面都是光光生生的石壁。通道一直斜斜向下,不知通往何處。

    好在東方墨并未走出太遠,只前行了千丈距離左右,他就看到了前方出現了一抹昏黃的光點,看樣子應該是通道的出口了。

    此時他將耳力神通發揮到極致,隱約還聽到了些許風聲,于是他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

    接下來他放慢腳步,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小半刻后,他終于來到出口的位置。當他手持拂塵,異常警惕的踏出出口的剎那,隨即他就有些訝然起來。

    原來在他前方,居然是一條黑漆漆的懸崖。而他所在的位置,則是一處懸崖峭壁上開鑿出來的丈許寬度的石臺。

    雖然光線不太好,可他還是看到懸崖下盡是翻滾的濃霧。他有種預感,這懸崖恐怕深不可測,掉下去絕對有死無生。

    不過吸引他注意的是,在他腳下的石臺前方,還有一條漆黑如墨,足有手臂粗細的鐵索。

    鐵索繃的筆直,一直延伸到前方濃霧當中,看不到另一端的盡頭。但不難想象,鐵鎖另一頭必然是連接到某個地方的。

    東方墨向前走去,來到鐵索和石臺連接的石墩處。他將腦袋探出,向著翻滾著濃霧的懸崖下看了看,隨即咽了口唾沫,又將頭縮了回來。

    緊接著,他身形一躍,就跳上了石墩,并將一只腳踏在了鐵索上。

    “咔咔咔……”

    而后他就看到繃緊的鐵索搖晃起來,發出讓人牙酸的聲響。

    見此,他又有些猶豫起來。

    但這抹猶豫只是片刻的功夫,他便心中一聲冷哼,將另外一只腳也踏了上去。

    “咔咔咔……”

    鐵索搖晃的更加厲害了,好似隨時都會被繃斷。

    東方墨努力穩住身形,并未后退。他的嗅覺神通,聞到了幽冥仙子就是消失在這根鐵索上的,想來此女和那天闕老人,應該是順著這條鐵索,進入了那濃霧的深處。

    想到這里,他雙手平伸,保持著平衡,而后邁動腳步向著前方踏去。此地無法御空而行,這也是唯一的辦法了。

    盡管東方墨的速度不快,可他不多時還是消失在了翻滾的濃霧當中。

    而就在他前腳剛剛離開,忽然間石階通道中傳來一陣咚咚聲響。不消多時,只見一個背上斜斜背著一只巨大葫蘆,身著有些破爛短卦的巨大身影,邁動沉重的步伐來到了此地。

    仔細一看,此人是一個面目粗獷的紅臉大漢,其頭上寸草不生,身高足有九尺。而他兩道粗大的眉毛,竟然是雪白之色。在他背后的黃色葫蘆碩大無比,比起他的身形還要粗一圈。

    只是從紅臉大漢有些空洞的雙眼來看,此人分明是一個活死人。

    紅臉大漢來到此地后,幾乎沒有任何停頓的,雙腿彎曲一躍,直接踏在了那條鐵索上,而后他腳步邁動,很快就消失在前方的濃霧當中。

    在鐵索某一段的東方墨,此時他額頭上盡是汗水,將他破爛還沾滿了血漬的道袍浸透了。

    原來走上這條鐵索,不時就會刮起一股陰風,讓他身形難以保持平衡。好幾次他都走得驚心動魄,差點掉進腳下懸崖,繼而被濃霧吞噬。

    就在這時,他本就搖搖晃晃的身影忽然一個趔趄。

    遭此變故,他的身影就要向著左側傾倒下去,掉入懸崖。東方墨神色大變之下,他左手伸出,一拳對著虛空轟了過去。

    “砰!”

    一股排斥之力爆發,他身形借力終于擺正,再度平衡在鐵索上。

    此時他驀然回頭看向身后,他能夠感覺到腳下的鐵索,傳來一股有節奏的擺動頻率。因此他立馬判斷出,必然是有人也踏上了這條鐵索。

    “難道是墨香?”他心中猜測。

    隨即他便轉過身來,轉而加快了腳步向前走去。不管是誰來了,以目前的情況,他都不可能和來人照面。

    當他又在鐵鎖上前行了一刻鐘后,他臉上忽然露出了一抹喜色。只因在他前方,又出現了一處石臺,而腳下的鐵鎖,正鏈接著石臺上的一處石墩。顯然他已經到另一端了。

    對此東方墨并未著急,依舊是步伐穩健且小心翼翼。最終當他終于踏在堅實的地面上后,他懸著的心才算放下,心中不禁長長的吐了口氣。

    定了定心神,他便抬頭一看,只見在他面前的赫然是一條羊腸小道,不知去往何處。

    東方墨沒有別的選擇,回頭瞥了身后一眼,他便收回了目光,轉而順著這條小道往前走去。

    當他行走了沒多久,他臉上就浮現了驚訝的神情。

    原來一路上,他時而就能看到一些大戰后留下的痕跡,隨之他還能感受到些許殘余的法力波動。

    他心中猜測,多半是幽冥仙子和天闕散人斗法留下的。

    對此他可沒有興趣,心中還巴不得這兩人最好斗得兩敗俱傷,魚死網破才好。

    于是他一甩拂塵,繼續向著前方行去。

    又前行了數千丈后,在他面前有了變化,竟然出現了左中右三條岔路。

    而到了此地,幽冥仙子和天闕散人斗法的痕跡,也消失無蹤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岔路中間,還立了一面石碑,其上銘刻著三個大字。

    “生死路。”

    見此,東方墨微微動容,僅僅從字面意思,他就大概才出了這三條路的意義。

    可他身后有追兵追來,他自然沒有了退路。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念及此處,他鼻子開始抽動,不斷的嗅著。他很快判斷出,幽冥仙子是向著中間那條路去的。

    至于最右側那條道路,則有一股陌生的氣味,不用說應該是天闕散人了。

    東方墨摸了摸下巴,而后沒有絲毫猶豫的,向著左側那條沒有人走過的岔路行去,并很快就消失在了道路盡頭。

    東方墨離開后不久,一個背著葫蘆的紅臉大漢也出現在了此地。

    也不知是否是巧合,紅臉大漢現身后,只是掃了三條岔路一眼,就直接向著最左側那條道路奔行而去。很快,他高大的身影也消失無蹤。

    東方墨一路極為小心,時刻防備不測。當他順著這條道路行走了四五里后,他陡然抬頭看向前方,隨即他眼中就流露出一抹詫異。

    原來在他前方,有一座高大的殿堂聳立而起。

    黑漆漆的殿堂,就像一只遠古巨獸,匍匐在前,給他心中造成一種沉甸甸的威壓。

    見此,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就邁動腳步向前走去。

    當他來到近前,再次微微抬首,赫然看到在殿堂的匾額上,刻著“乾清宮”三個古樸又有些陳舊的大字。

    僅此一瞬,東方墨呼吸一窒。

    他瞬間就想起了當年在洞天福地,三清老祖的寢宮,也是叫做乾清宮。他還從其中得到了一具疑似聞天獸的骸骨,以及一大塊溫神玉。

    “難道是巧合?”此時他心中這樣想到。

    久久都猜不出答案,他就一甩拂塵上前幾步,來到了巨大的殿門前。

    看著原本是朱紅色,卻因為年久失修,已經變成黑漆漆中還帶著一股腐朽氣味的大門,東方墨伸出手來,壓在大門上輕輕一推。

    “嘎吱……”

    沒想到大門被他一推,就輕易的推開了。

    東方墨雙目立馬向著其中看去,卻發現大殿內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于是他邁步踏了進去。

    “噗噗噗……”

    當他踏入大殿的剎那,隨著一聲聲輕響,周遭一盞盞燭火自動的點燃,將大殿照的亮晃晃的一片。

    有了光亮,東方墨就準備仔細打量這座大殿。不過下一瞬,他臉上的神情,就猶如凝固一般怔住了。

    原來在這座空曠的大殿正前方的一張蒲團上,盤坐著一具白色的枯骨。

    枯骨身著古樸道袍,其左手拿著一柄拂塵,右手則放在膝蓋上,頭上還挽起一朵發髻,并橫插了一根木頭簪子。

    不知為何,看到這枯骨的剎那,他心中生出了一種極為親切的感覺,仿佛他和這老道士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想必之前對他產生強烈吸引的,也正是這具枯骨。

    不過很快,東方墨的注意力就放在了這具枯骨面前的三只托盤上。

    在那三只托盤上,還有三件物品。

    左邊那只托盤內放的是一本古冊。中間那只托盤上置放的,則是一只玉瓶。右邊托盤上,乃是一只木匣子。

    不管是古冊還是玉瓶,這兩者一看都不是凡物。

    可東方墨的目光卻死死的盯著最后一只托盤上的木頭匣子,并且他臉上露出一抹難以置信的驚駭。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360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22选5规律 极速快乐十分 排三走势综合走势图 新加坡彩票官方网 重庆时时开奖视频软件 北京赛车pk和 排列五追号必中 怎样计算群英会下期号 广东11选五走势图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