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542章 我是她師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感受到此女的殺機,東方墨竟然一反常態的保持著平靜。

    接著他就開口道:“不知院首和她是什么關系呢。”

    “這和你有什么關系!”白衣女子言語依舊冰冷。

    聽到此女毫不客氣的回答,東方墨一愣,若是面對其他人,他的態度怕是會遇強更強了。可眼前的白衣女子當初救過他兩次,他如何也強硬不起來。

    心思轉動間,他忽然邪魅一笑。

    “恕小道直言,那小道破了她的身子,又和院首有什么關系。”

    “你……”白衣女子被他一句話噎的說不出話來。此女臉色微紅,甚至舉起了潔白的玉手,作勢就要一把對著東方墨拍下去的樣子。

    見此一幕,東方墨無動于衷,只是淡淡的注視此女。不過若是仔細的話,就會發現他握抓住拂塵的手掌,下意識捏的更緊了一些。

    片刻后,白衣女子緩緩將手放了下來,并倒背在了身后,看向東方墨道:

    “她是我師妹,我是她師姐,你說跟我有沒有關系。”

    “師妹?”東方墨張了張嘴,一副錯愕的樣子。

    如果刺客少女是此女的師妹,那她豈不是也是太乙道宮的人。并且按照輩分,刺客小娘皮還是自己的師姑。

    或許是看出了東方墨的想法,白衣女子又道:“你不要誤解了,我只是擔任太乙道宮院首一職,算是太乙道宮的客卿長老,本身并非出自太乙道宮,所以她也不是太乙道宮的人。”

    “這……”

    東方墨有些無語了,這層關系還真是錯綜復雜。

    思量片刻后,他話鋒一轉道:“院首今日叫小道前來,就是為了興師問罪嗎。”

    “你覺得呢!”白衣女子沒有回答他,而是反問了一句。

    “難道院首不搞清楚事實真相,就準備對小道問責一番不成。”東方墨看向此女又道。

    “你們之間的事情,她早已經告訴了我,所以來龍去脈我很清楚。”白衣女子回答。

    “既然院首清楚,那就應該明白此事乃是事出有因。當年那小娘……當年令師妹因為一些誤解,三番四次刺殺于小道,小道為此差點殞命。”

    “而后來小道破了她的處子之身,也是因為無意間修煉了陽極鍛體術。她刺殺于小道,小道只是破了她的身子,真要算下來,小道反而覺得是我吃虧了一些。”

    “你吃虧了一些?”白衣女子一臉怒容的看著他。

    此時她呼吸略顯急促,強行的壓下了心中一腔怒火,不過她的嬌軀卻不受控制的微微顫抖起來。

    “你可知道,這世間有比性命更重要的東西。”好一會兒后,才聽此女開口道。

    “哦?修行數十載,小道還真不知道這世上有什么是比性命更重要的。”東方墨古怪的看著此女。

    “呼呲!”

    其話語剛落,白衣女子心中的憤怒再也無法壓制,手掌隔空就要對著他一把拍去。

    東方墨心中一跳,連忙緊握手中拂塵,體內法力也運轉起來。即便此女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總不可能將命交給對方吧。就如他方才說的,這世上他最看重的唯獨這條小命了。

    然而就在白衣女子手掌即將拍下之際,她的動作卻再次硬生生的頓在了半空,始終沒有落下,好似陷入了掙扎。

    而在她手掌周圍,空氣因此都扭曲了起來。

    東方墨咽了口唾沫,沒想到他只是說出了一句實話,卻將此女激怒了。

    白衣女子震怒的看著他,良久以后她忽的將手掌放了回去,看向東方墨冷道:“好,我今日就告訴你,什么東西是比小命重要的。”

    “對于我等貞烈女子而言,清白之身,永遠比性命重要。”

    聞言,東方墨露出不置可否的神情,隨即他眼珠子轉動,微微一笑后開口:

    “照院首的意思,你等女子的清白之軀,算是自身最寶貴的東西了是嗎。”

    白衣女子沉吟片刻后,點頭道:“不錯。”

    “好,那小道也直言不諱了,在小道眼中,這條性命就是最寶貴的東西。令師妹想要我性命,而我取她清白,我等都想要對方最珍貴之物,這么算下來,是不是很公平呢。”

    “好個油嘴滑舌的小子,那你告訴我,如今你小命還在,可她清白卻毀了,這也很公平嗎!”

    聽到此女的話,東方墨神色一抽,一時之間竟說不出話來。

    足足好片刻他才搖了搖頭開口:

    “罷了罷了,此事早已過去多年,再提也于事無補。既然生米已經煮成熟飯,院首非要問罪的話,小道原意對令師妹負責,從今與她結成雙修道侶,這樣院首應該滿意了吧。”

    其話語落下,白衣女子鄙夷的看著他。

    “東方墨,說你是無恥之徒都小看你了,聽你的語氣,似乎還有些迫不得已的意思。就憑你想跟她結成道侶,你告訴我你有什么資格,或者你哪一點配。”

    并且不等東方墨開口,此女繼續道:“你是有顯赫的身世呢?還是有高深的修為呢?亦或者是你對自己這具因為修煉了某種功法,從而變得稍有俊俏的皮囊有信心呢?”

    東方墨眼中怒色閃過,可仔細一想,此女話語盡管難聽,可句句在理。

    他不過一介散修,而且還是一個被人從西域追殺到東域,又從東域攆回西域的喪家之犬。如何能夠配得上光是一個師姐,就有著化嬰境修為的刺客少女,在她身后必然有著一股強大的勢力。

    而且不說別的,僅憑那小娘皮的曠世容顏,恐怕想和她雙修的化嬰境修士都數不勝數。

    當然,真要說身世的話,他還有一個修為高的他只能仰望的老祖。可是他連這片星域都踏不出去,有和沒有又有什么區別。

    “怎么?說不出話了?”白衣女子趁熱打鐵的諷刺了他一句。

    “小道遲早會立足這片星域之巔,到時候你覺得我還不配嗎。”東方墨鎮定道。

    “咯咯咯……”

    白衣女子忽的捂嘴笑了起來,而后看向他道:“井底之蛙!”

    聞言,東方墨并未再開口。他自然明白此女為何會嘲諷他,心中一聲嘆息后,他也反應過來剛才所說的話,的確是目光有些短淺了。

    “你走吧。”

    這時,白衣女子突然下了逐客令。

    “可以。”東方墨點了點頭。但接著他看向此女又道:“不過臨走之前,小道還想再問院首一個問題。”

    “嗯?”白衣女子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他,隨即清冷開口:“說。”

    “她叫什么名字。”

    話語落下,東方墨平靜的注視著此女的眼眸,好似在等待她的回答。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双色球彩票大赢家基本走势图 广东时时结果 澳洲pk10计划在线计划 超级赛车是哪里开奖的 陕西快乐十分一等奖 极速赛计划一天36轮 2019时时彩改为20分钟一期 赛车7码滚雪球公式图片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方 北京时时官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