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580章 防范未然和動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對于太乙道宮又有一個長老離去,眾人只是多看了一眼,但并未在意什么,轉過身來,便繼續專心致志的打量著前方卜真人和婆羅門老嫗破陣的一幕。

    而這時遠在閣樓當中修煉的東方墨,臉上盡是震驚之色。

    地底本就漆黑無比,而此時正好又到了夜晚,影子的神通能夠完全發揮出來,因此此獸的目力,能窺破卜真人和婆羅門老嫗出手的具體場景。

    雖然他沒有聽到中年男子和那兩人的對話,可看到卜真人二人的舉動,以他的心智頓時猜到了什么。

    卜真人和婆羅門老嫗之前為破陣煞費苦心,應該不可能作假。

    現在二人竟然會主動修補陣法,必然是破陣時,發生了什么不為人知的事情,使得二人臨陣倒戈。

    僅此一瞬,東方墨就想到了陣法中那只陣靈。

    不用說卜真人和婆羅門老嫗,是和那陣靈之間達成了什么協議。雖然不知道三人到底有什么貓膩,可只要陣法修復完畢之后,這片星域就會被挪移到妖族星云。

    “能打動那兩個老東西的,除了修為提升之外,應該沒有別的東西了,難道是那陣靈有辦法讓這兩人突破到神游境?”東方墨如此想到。

    可不管怎樣,如今卜真人和婆羅門老嫗已經通敵。念及此處,東方墨心中一聲冷哼,就準備直接揭穿二人的陰謀。

    然而下一刻,他通過影子看到耄耋老翁從偷天換日大陣處離去了,這使得他微微一驚。

    心神一動之下,影子頓時在暗中遠遠的跟在耄耋老翁身后。

    緊接著,他就看到耄耋老翁從北辰院出來后,找來了那個身形高大的鹿長老,還有一個面容古板的道士。

    三人一同,直奔他所在之地而來。

    與此同時耄耋老翁手中還拿著一只法盤,不斷的打出法決。就見太乙道宮懸浮在高空那只虛空之眼,開始四處掃視著,最終虛空之眼的目光,落在了他所在的位置。

    東方墨眼睛一瞇,有一抹寒光閃爍。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他拿走了七妙樹和鐵翅金螂的蟲卵,那陣靈和卜真人二人達成協議后,多半會附加什么條件,諸如讓派人擒住他甚至殺了他之類的。

    想到這里東方墨身上彌漫出了一股殺機,而只是這片刻間的功夫,以那三人的速度,就要來到他所在的大殿了。

    “唰!”

    東方墨身形忽然一花,瞬移般出現在了大殿的正堂中。

    因為最近乃是關鍵時刻,他要逃走的話,需要通過太乙道宮好幾層嚴格把守的禁制。而耄耋老翁三人已經趕來,加上有虛空之眼的守護,這一招不但行不通,反而會打草驚蛇。

    只見他來到正堂后,伸手從腰間一探,拿出了一只雪白的瓷瓶,將瓶塞彈開后,他在桌上放置的一壺靈茶中,倒入了一種顏色駁雜的粉末,將茶壺搖晃了一番后又放在原處。

    接著他又拿出了以黝黑男子妖丹煉制的天雷子,法力鼓動之下,用一層青光禁制將天雷子包裹,使其散發的法力波動被隱匿,而后他將此物藏在了左側第二把椅子下方。

    做完這一切不過三五個呼吸的功夫,隨即他身形再度一花,就又回到了之前打坐的地方。

    恰在此刻,耄耋老翁三人的身影,就出現在了他所在閣樓中。

    耄耋老翁將手中操控虛空之眼的法盤收了起來,而后拿出了一張傳音符,只見他口中念念有詞,片刻后手腕一轉,傳音符化作一道黃光激射而出。

    緊接著東方墨面前就多出了一張震顫的符箓。

    見此,他伸手將符箓攝來,并一把捏爆。

    “方長老可否出來一敘。”一道蒼老的聲音從符箓爆開后的靈光中傳來。

    聞言東方墨心中微微一松,好在這三人應該不是打著見面就出手的打算,否則之前他做的那些準備就白費了,于是他一甩拂塵,邁步走了出去。

    當他來到大殿后,看到了耄耋老翁等三人盡數在此。

    “咦!白道友三位這么晚來,找小道是有何事!”

    東方墨故作不解的看向耄耋老翁問道。

    “呵呵,沒什么,只是想來跟方道友敘敘而已。”

    “原來如此。”

    東方墨露出了些許奇怪的神情,而這幅樣子也正好在耄耋老者的意料之中。

    “三位請坐吧。”

    這時東方墨一招手,極為客氣的說道。

    聽到他的話后,耄耋老翁三人也沒有猶豫,便紛紛落座了下來。

    而三人以耄耋老翁為首,是以此人坐下的位置,正好是左側第二把椅子,東方墨則坐在了左側第一把椅子上。

    至于那鹿長老,以及一個他從未見過,背后還背著兩柄長劍的化嬰境中期古板道士,則坐在了右側的位置。

    東方墨伸手一攝,一壺靈茶便被他隔空操控著,微微傾斜,給耄耋老翁三人各自斟了一杯。

    “這叫竹九,乃是東海苦竺島上特產之物,即使在東域也珍貴至極,三位可以嘗嘗看。”

    將茶壺放下后,東方墨率先端起了面前的茶杯,而后放在嘴邊啜了一口。

    翠綠的茶液入喉,東方墨眼中盡是沉醉之色,巴扎了一下嘴巴,這才看向了三人。

    聞到面前靈茶的清香,即使是耄耋老者也有些心驚,因為這靈茶的確是罕見,僅僅是溢散的氣息,讓他體內法力運轉都變得更順暢,不用說也是極品靈茶了。

    但卜真人既然讓他寸步不離的監視著東方墨,他猜測東方墨應該有什么問題,因此他只是看了桌上的靈茶一眼,并沒有拿起茶盞的意思。

    不過另一側性格本就豪邁的鹿長老眼中精光一閃,直接將茶盞端起,放在嘴邊抿了一大口。

    靈茶入肺,鹿長老臉上露出一抹愜意,隨即又品了一口才將茶盞放下。

    至于那古板道士,或許是性格冰冷,他只是對桌上清香四溢的靈茶側目了幾分,并沒有品嘗的意思。

    這一切看起來極為的平常,沒有絲毫的異樣。

    耄耋老翁之前本想阻止鹿長老,可這壺靈茶他們來時就在大殿中,東方墨不可能做什么手腳,于是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怎么,二位不打算嘗嘗嗎。”

    看到耄耋老翁和古板道士無動于衷,東方墨眉頭一皺的問道。

    見此,耄耋老翁一擺手:“喝茶的事情,先放一邊。此次來可是有要事找方道友的。”

    “哦?有什么事白道友直言即可。”說著東方墨又啜了一口杯中的靈茶。

    “呵呵,虛與委蛇的話就不說了,我等三人是奉了卜宮主的命令,前來此地留下方道友的。在卜宮主破開陣法之前,方道友不能離開此地一步。”

    其話語落下,東方墨放在嘴邊的茶盞一頓,而后神色頓時冷了下來。

    至于鹿長老以及古板道士二人神色如常,顯然來時的路上,耄耋老翁已經對二人說明了來意。

    “這是什么意思!”

    只聽東方墨沉聲道。

    “嘿嘿,具體原由就連我也不甚清楚,我等只是奉命行事罷了,所以希望方道友不要為難我等三人。”耄耋老翁嘿嘿一笑。

    “要是小道非要離開呢。”東方墨打趣的看著三人。

    “非要離開?那就不要怪我等心狠手辣了。”話語落下,耄耋老翁眼中流露出一絲實質性的殺機。卜真人可是交代過,若敢反逆,殺無赦。

    見此東方墨并未動怒,而是一聲輕笑:“三位道友知不知道,現在卜真人和婆羅門門主,在偷天換日大陣之下,到底在干些什么勾當。”

    “嗯?你這話什么意思。”耄耋老翁臉色一沉。

    “哼,那兩人現在已經背叛了我人族,他們不但沒有將陣法轟碎,而是在想辦法將陣法修復。”東方墨一聲冷哼。

    “你覺得這等危言聳聽的話,我等會相信嗎。”耄耋老翁道。在他看來,東方墨如此舉動,無非就是想擾亂軍心,他好從中脫困。

    而此時一旁的鹿長老,以及古板道士看向他,也臉色陰沉了下來。

    “三位要是不信,盡可現在就派人去看看,就知道小道所說是真還是……”

    然而東方墨話還沒有說完,耄耋老翁直接將他打斷,并道:“好了,方長老這等欺騙三歲小兒的話就不用說了,你還是老老實實待在這兒吧。”

    東方墨眼睛一瞇,他知道這三人是不可能相信他的,而現在他也失去了和三人耗下去的耐心。

    偷天換日大陣有卜真人二人的修復,說不定隨時能夠開啟。這種情況下,他要做的自然是將消息散布出去,而后想辦法逃之夭夭。誰知眼前這三人,還有陣法處那些化嬰境老怪,是不是都被那陣靈蠱惑收買了,雖然這種情況的幾率很小,可他不得不防。

    消息散布出去,即使那些人也通敵,那他沒有損失。若是沒有通敵,那些人必然不會放任卜真人二人的動作不管。

    于是他目光掃過耄耋老翁三人,神色陰沉道:“再問一句,三位真的打算將小道留下嗎。”

    “不錯。”耄耋老者看著他似笑非笑的點了點頭。

    “既然諸位不仁,就不要怪小道不義了。”東方墨忽然邪魅一笑。

    “哦?聽方道友的意思,難不成還想對我三人出手嗎。”耄耋老翁譏諷的看著他。

    “唔!”

    然而他話語剛落,一旁的鹿長老身軀一個趔趄,臉上忽然浮現出一顆顆花花綠綠的斑點出來。

    “茶里有毒!”

    見此一幕,耄耋老翁和古板道士臉色頓時大變。

    “你找死!”

    耄耋老翁轉過身來,看向東方墨臉上森然的殺機不加掩飾。

    只見他手中的拐杖閃電般伸出,對著東方墨的眉心點了過去。

    對此東方墨早有防備,電光火石間,他腳下狠狠一跺。

    “嘭”的一聲,地面直接被他踏的龜裂,他的身形借力斜斜彈射了出去。

    “轟!”

    與此同時,一聲山崩地裂的巨響傳來。

    竟是耄耋老翁座下的椅子忽然爆開,隨之一股毀滅性的雷光,瞬間將他的身形淹沒。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快到連眨眼的時間都沒有。

    要是從遠處看,就會發現東方墨所在的這座大殿,即使有陣法的守護,也轟然坍塌。

    一條條電弧四處彈射,籠罩了整座山頭,照亮了大半個太乙道宮。

    化嬰境妖族的妖丹煉制成的天雷子,威力不用說也知道有多強。

    “嗖!”

    此時一個修長的人影,從坍塌的廢墟中沖天而起,頓時站在了半空,仔細一看正是東方墨。

    如今他嘴角含笑,眼中還帶著一絲莫名的興奮。因為早有防備的原因,所以他提前躲開,而且又在周身撐開了一層罡氣,因此天雷子爆炸后產生的余波,并未傷及他分毫。

    “唰!”

    在他之后,又是一道身影沖天而起,來人是那面色古板的道士。

    不過此時的古板道士比起東方墨來,就有些狼狽了。

    雖然天雷子不是在他身下爆炸的,可他如今道袍破碎,臉上還有些許焦黑的痕跡。尤其是臉色,看向東方墨沉的能夠滴出水來。

    “唰!”

    不止如此,緊接著一個高大的身影亦是沖開了廢墟,搖搖晃晃的站在半空。

    東方墨扭首一看,就看到臉上盡是斑點的鹿長老,此時他正抓住了渾身血肉模糊的耄耋老翁,看著他齜牙欲裂。

    “咦!這樣都不死。”

    當東方墨感受到耄耋老翁身上,還有一股微弱的氣息后,臉上盡是詫異。

    隨即他就猜測,這些活了無數年的化嬰境老怪物,誰沒有一些壓箱底的手段,能將他重創至昏迷,已經算是不錯了。

    “嘶……呼……”

    此時東方墨聽到了一聲長長的吸氣而后是吐氣的聲音。

    轉身一看,正是古板道士。不茍言笑的他,似乎在極力壓制心中一股怒火。

    只見他雙手食指中指并攏,口中低聲念念有詞,隨即他背后兩柄劍鞘,忽然開始震顫起來。

    而后他雙臂向著頭頂一指。

    “咻……咻……”

    從他背后震顫的劍鞘中,兩柄三尺長劍激射而出,古板道士面無表情,此時雙手同時向著東方墨遙遙一指點。

    “吟……”

    嘹亮的劍鳴之音響起,仿佛能攝人心魄。以東方墨的眼力,只能看到兩道模糊的白光驟然出現在他左右,并向著自己兩側太陽穴刺了過來。

    這種匪夷所思的劍速,讓他瞳孔為之一縮。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360彩票图表走势大全 广东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新浪棋牌中心官网 彩票走势图新浪爱彩 北京赛pk10走势图 澳洲幸运5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 手机游戏世界杯 准确的后一万5个万能码 黑龙江体彩11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