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583章 九符冥壇陣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只見在眾人眼前的,竟然是一只巨大的蟾蜍。這只蟾蜍渾身烏黑,身軀表面遍布讓人頭皮發麻的黑點。

    此時雖然匍匐在地,可一雙血紅色的雙目看向眾人,毫不掩飾眼中的嗜殺。而觀其修為波動,赫然有著化嬰境大圓滿。

    “哼,即使有此獸在,今日你也在劫難逃。”卜真人看向東方墨冷冷的說道。

    聞言,東方墨不為所動。

    而就在拔弩張,卜真人準備欺身而進,先發制人之際。

    “嗷!”

    那巨大的蟾蜍赫然仰頭張嘴,噴出了一股黑色的光柱。

    這股光柱比起偷天換日大陣所激發的紅色光柱要小的多,然而這股黑色光柱同樣威勢不凡,激射向了頭頂,穿透了星域結界,沒入了蒼穹當中。

    與此同時,在這片星域不同的八個地方,同樣有一道黑色光柱忽然沖天而起,射入頭頂消失不見。

    若是在星域之外,就能看到九道黑色光柱,和那兩道紅色光柱截然相反,是射向了另外一個方向,沒入了一片虛無之處。

    而在那片虛無之處,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其中其實是有一片暗黑色的龐大星云的,只是肉眼難以看清罷了。

    就在這九道黑色光柱沒入那片黑色星云之際。

    “轟隆!”

    挪移的星域在兩道紅色光柱,和九道黑色光柱的左右拉扯下,竟然頓了下來。使得東方墨等人腳下的大地,猛地動蕩了一下。

    僅此一瞬,眾人神色再度大變。

    以他們的修為,都感覺到腳下的大地靜止了下來。

    眾人全都想象不到,東方墨拿出的那張符箓,會變成一只巨大的蟾蜍,而這只蟾蜍噴出的黑色光柱,還能將偷天換日大陣挪移星域給阻擋下來。

    其中卜真人和婆羅門老嫗二人,更是下意識的相識了一眼,二人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抹震驚。

    僅此一瞬,兩人身形暴起,就要對著那只巨大的蟾蜍施展凌厲手段將其斬殺。

    “嗡!”

    然而就在這時,巨大的蟾蜍周身,忽然有一層黑色的光罩,就像一個氣泡一般由小而大撐起,隨之一股罡風猶如波紋一般彌漫而開。

    “噗……噗……噗……”

    靠近的眾人,包括東方墨在內,被那股罡風觸及之下,全都鮮血狂噴的倒飛了出去。

    卜真人和婆羅門老嫗,也是被那股罡風掀飛,眾人全部在百丈之外才停下來。

    “這是什么東西!”

    只見卜真人看向那巨大的蟾蜍,神色驚怒。僅僅是一股罡風就能將他掀飛,不用說他也知道那層護住蟾蜍的罡氣,有多么的強悍。在他猜測,就算是他全力出手,恐怕都不一定能夠將那層罡氣破開。

    “哈哈……哈哈哈……”

    此時東方墨沒有在意嘴角的鮮血,而是忽然仰頭一陣大笑。

    眾人聽聞之后,終于從震撼中恢復過來,而后看向他神色各異。

    有的驚疑,有的憤怒,有的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方道友,不,應該叫你東方道友吧。這到底是什么東西,你是否要跟大家解釋一下呢。”

    此時卜真人,看向東方墨沉聲問道,言語中滿是冰冷。

    他亦是感覺到腳下被挪移的星域,停止了下來,今日發生的諸多事情,可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讓他心神劇烈的晃動。

    “你算什么東西,我為什么要跟你解釋!”東方墨看向此人眼睛一瞇,一縷實質性的殺機更是毫不掩飾。

    “找死!”

    卜真人勃然大怒。

    電光火石間東方墨一聲獰笑,只見他陡然張嘴,喉嚨鼓動之下。“咻”的一聲,一條血線,以一種恐怖的速度,直直射向了卜真人的眉心。

    卜真人看到這條血線后,神色頓時大變,因為他從這條血線上,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危機。

    關鍵時刻,他亦是霍然張嘴,一面乳白色的晶瑩龜甲激射而出。

    “叮!”

    下一刻,那龜甲就斜斜的飛了出去,并且其表面上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凹痕。

    “蹬蹬蹬……”

    在那股巨力下,卜真人腳步連連后退,臉色更是微微一白。

    卜真人心中震驚無比,因為即便是同階修士,也休想將他的白麟盾擊飛,更不可能在上面留下一個凹痕。東方墨之前那一擊的威力,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而見此一幕,周遭的人看向東方墨無不駭然,因為東方墨只有化嬰境初期,卻能一擊將化嬰境大圓滿的卜真人擊退,雖然有著出其不意的先手,可即使這樣也足夠駭人了。

    “嘶啦!”

    而做完這一切之后,東方墨竟然一把撕開了面前的虛空,而后大步踏了進去。說走就走,沒有絲毫停留。

    之前偷天換日大陣,已經將太乙道宮的所有禁制幾乎全部撕開,此時他自然能夠輕易撕開虛空了。

    “解藥你且拿著,從此恩怨兩清。”

    就在眾人尚未反應過來之際,那道裂縫中忽然一只玉瓶飛出,向著不遠處那身上盡是毒斑的鹿長老激射而去。

    見此鹿長老神色一變,在玉瓶距離他還有數丈時,他揮手一拘,將此物定在了半空。

    他臉色震怒無比,對于東方墨所說的恩怨兩清的話,更是驚疑不定。他從之前中毒后,就感覺到身上奇癢難耐,不管他用什么方式也無法驅毒,而且渾身法力也疲軟了下來,是以又不敢真將那玉瓶一巴掌捏爆。因為,此物不是解藥也就罷了,若是,捏爆豈不是自掘墳墓。

    此時裂縫中的東方墨可不知道此人在想什么,他身影一花,眨眼就消失在虛空中。

    他之所以將解藥給鹿長老,只是念著他當年初入宮門時,拿取了多種功法,都是出自此人之手,而且此人還曾勸誡過他貪多嚼不爛的道理,如今算是報了他的恩情。

    至于他下的毒,乃是奇花榜上排名第兩百九十五位的妖斑冥羅花,若是沒有解藥,鹿長老即使是化嬰境修士,十有八九也會隕落。

    當年商清在蓬島上突破修為時,吸干了一株此物。而妖斑冥羅花枯萎后,粉末被此女收了起來,后來煉制成了一種毒藥。這種毒藥她給了凌亦和東方墨,只是以凌亦的性格,對于使毒這種小道爾有些不屑一顧,但東方墨卻欣喜的將此物收下了,如今不想派上了大用場。

    “想走!”

    卜真人一聲冷笑。

    從東方墨一擊將他逼退,到將玉瓶扔出,期間不過眨眼的功夫,此時他就要閃身沖入那道裂縫當中。

    “卜宮主,白院首和邪長老兩人情況有些不妙。”

    可就在這時,一旁的禾雨卻忽然出聲。

    聞言,卜真人身影一頓,而后轉身看向了鹿長老手中昏迷不醒的耄耋老翁,還有那臉色血紅一片,胸口還有一個血窟窿的古板道士。

    他神識一掃,就發現耄耋老翁體內氣息雜亂,內臟都碎裂了不少。而古板道士胸口的傷勢還是其次,他體內的血液,不知為何變成了暗黑色,更是散發出一股古怪的腐蝕氣味。

    “好歹毒的小子!”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這兩人的確是身受重傷,若是不及時救治,有著隕落的可能。

    念及此處,他轉首看向周遭的諸多化嬰境修士道:“今日之事都是那小子引出來的,諸位就準備這么不明不白的放他走嗎。”

    “桀桀桀,當然不可能,本來想看看卜道友大發神威的,現在老婆子我不得不動動老骨頭了。”

    話語落下,婆羅門老嫗手中拐杖一跺,率先追進了快要愈合的裂縫中。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河北时时选号技巧大全 腾讯彩票专家预测 时时彩走势图重庆 欢乐麻将全集(腾讯) 澳洲幸运5计划专家 广东福彩26选5开奖查询 时时彩做号app qq游戏福州麻将辅助 足彩19070任九推荐 排列五直选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