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603章 辣手摧花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東方墨只是念頭一轉,就猜測定然是之前天雷子自爆后,將此女重傷,而剛才他二人的短暫交手,尤其是承受了他本命石一擊,使得暫時被此女壓下的傷勢,再度爆發了出來。

    并且此女如今的情況,看起來比他還要嚴重得多。

    這倒是讓他心中感到無比怪異了。

    “咻!”

    此刻雪鷹族少女亦是伸手一招,那柄被東方墨擊飛的錐子就呼嘯而至,被她拿在了手中。

    并且仔細一看,在她另外一只手上,還握著一根五尺長度的火紅色羽翔。

    羽翔表面有一種圓圈狀的奇異花紋,隨風飄揚,輕若無物。

    可從此物上,東方墨分明察覺到了一股讓他心驚肉跳的澎湃火靈力。不用說他也知道,此物必然是一件威力巨大的法寶,這使他神色一抽。

    不過當感受到羽翔被此女拿出后,他丹田中一直無動于衷的那簇黃色火苗,微微跳動了一下,東方墨呼吸一窒,隨即他眼珠子轉了轉,就看向此女一聲輕笑:

    “現在這種情況,如果我是你,會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

    “你想多了。”雪鷹族少女臉上露出一抹寒芒。

    “嘿嘿,你留在這兒和小道僵持,莫非是為了之前那只箱子?”東方墨看向此女繼續問道。

    聽到他的話,雪鷹族少女目光中有一抹不易察覺的異色一閃即逝,但她掩飾的很好,立刻就恢復了過來。

    東方墨一直注視著此女,那一抹神情怎么能逃過他的眼睛。

    他心中一動,猜測那箱子當中必然是一件極為重要的東西。

    不然也不可能被這四個妖族從高法則星域帶來,更是拼死守護了。

    想到這里,他心中好奇之余,還生出了一抹貪婪。

    “小道很好奇,你們大老遠來帶的東西,到底是什么。”于是他接著道。

    “不用試探了,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雪鷹族少女冷冰冰的開口。

    “現在不說,一會兒你可不一定有機會說了。”東方墨大有深意的瞥了此女一眼。

    “就憑你……不好……”

    雪鷹族少女面露嘲諷,但隨即她就神色大變的霍然轉身。

    只見一只巴掌大小的白色小猴,不知何時,已經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她身側,一幅鬼鬼祟祟的樣子。

    沒想到東方墨之前和她說那么多,實則是為了轉移她的注意力。

    此女眼中依舊不屑,其玉臂彎曲,將手中的錐子向著白色小猴一擲。

    “咻!”

    錐子發出一聲尖銳的破空聲,帶著撕裂般的威勢,向著白色小猴襲去。

    眼看行蹤暴露,白色小猴神色大變,慌亂之下就要躲開。

    “叮!”

    但這時它眼前黑光一閃,關鍵時刻,一柄黑色的怪刃破空而至,擊在了那根錐子上,將其從此獸面前彈開。

    “咕嘰咕嘰……”

    白色小猴大喜過望,它毫不猶豫的將掌心那顆小球放在嘴邊,并對著雪鷹族少女用力一吹。

    “呼!”

    一股顏色駁雜的煙霧,頓時向著此女面門卷了過去。

    雖然不知道那股煙霧是什么,但雪鷹族少女絕不可能讓其近身。

    于是她將另一只手上那根火紅色羽翔,對著襲來的煙霧一揮。

    “呼呲!”

    一股猶如鮮血的火焰,從羽翔上迸發而出,就像一根熊熊燃燒的火鞭,悍然抽在了那股煙霧上。

    “呲呲呲……”

    霎時,就見那股顏色駁雜的煙霧,轉瞬就被焚燒成了虛無。

    東方墨即使站在遠處,此時也感覺到一股熱浪侵襲在他的皮膚上,使他有種灼燒之感。看來那羽翔的威力,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大。

    不止如此,燃燒的火鞭將煙霧焚燒后,其去勢不減,繼續向著煙霧后的白色小猴抽了過去。

    白色小猴嚇的魂飛魄散,一聲怪叫后,它身形一花,出現在了數十丈之外。

    雖然火鞭抽了隔空,可一小竄火苗還是沾染在了此獸的身上。

    當它站定后,手忙腳亂的對著身上被點燃的毛發一陣拍打。好不容易將火焰拍的熄滅,就發現此獸渾身上下雪白的毛發,已經變得焦黑一片,眉毛都沒燒掉了些許。那種火辣辣的疼痛,更是讓它齜牙咧嘴起來。

    看到白色小猴雖然凄慘,但此獸目光依舊炯炯有神后,東方墨便轉身看向雪鷹族少女一聲冷哼。

    他已經拿定主意,今日拼著重傷,也要將此女斬下。

    于是他伸手抓向腰間一只黑色布袋,而后將布袋一甩。

    “嗡嗡嗡!”

    隨著一陣低沉的蟲鳴,一把米粒大小的黑色顆粒,頓時向著雪鷹族少女暴射而去,。

    “靈蟲!”

    看到那些黑色顆粒,乃是一只只猙獰的蟲子后,雪鷹族少女一聲驚呼。

    可接著她就不屑一顧起來,她依舊手持火紅色羽翔,簡單的向著密密麻麻的蟲云一揮。

    “呼呲!”

    一大股血色火焰迸發,將那些靈蟲卷入了其中。

    “嗡嗡嗡……”

    可緊接著,火焰中低沉的蟲鳴開始變得高亢起來,而后一顆顆黑點穿過火焰,繼續向著雪鷹族少女撲去。

    眼看手中羽翔激發的血色火焰,都無法將這些靈蟲焚燒,此女眼中露出一抹訝然。

    但她并未驚慌,而是背后一只羽翅一扇,一股颶風掀起,將撲來的魔沙吹的東倒西歪。

    東方墨本就沒想靠著魔沙將此女拿下,這時當感受到丹田中那簇黃色火苗跳動的越發活躍后,他伸手打了個響指。

    隨著啪的一聲,在他指尖一簇黃色火苗鉆了出來。

    而后他屈指一彈。

    “咻!”

    豪不起眼的黃色火苗,就向著雪鷹族少女眉心爆射而去。

    “跟我比火,不知死活。”

    雖然直覺告訴此女,那簇黃色火苗,應該不是表面看起來那么簡單。

    可在她看來,不管是什么火焰,都不可能比得上她手中火凰之翔激發的血焰威力大。

    于是她再度抬手,將手中火紅色羽翔向著那簇黃色火苗一揮。

    “呼呲!”

    一條火鞭迸射而出,瞬間抽在了那簇黃色火苗上。

    “嘩啦!”

    然而就在雪鷹族少女面帶譏諷的準備收回目光時,忽然間,那條血色的火鞭瞬間被點燃成了黃色。

    黃色火焰更是順著火鞭向著她手中的羽翔,速度快的不可思議的蔓延而來。

    此女神色驚變之下,法力向著手中羽翔中瘋狂注入。

    霎時,血色火焰兇猛大漲,就要將那股蔓延而來的黃色火焰吞噬。

    可讓她恐懼的是,隨著血色火焰大漲,就像給黃色火焰澆了一盆火油。黃色火焰沖天而起,蔓延的速度更快。幾乎是剎那間就呼嘯而至,將她手中的羽翔給包裹起來。

    與此同時,雪鷹族少女感受到手中傳來一股恐怖的高溫。此女一聲驚呼,如避蛇蝎的將手中羽翔一扔。

    讓她松一口氣的是,那黃色火焰似乎只對那一根羽翔感興趣,此物被她扔掉后,她輕易的就抽身而退。

    只是再看她的玉手,其上通紅一片,鮮血淋漓。

    此時她震怒的看向前方,就發現那根火凰之翔,在那股黃色火焰的燃燒下,發出噼啪的爆鳴聲。

    并且羽翔猶如活物一般,四處亂竄,想要沖破黃色火焰的壁障。奈何此物卻被黃色火焰死死禁錮,并且片刻間的功夫,就被燃燒成了一撮細小的灰燼灑落。

    至此,那氣勢洶洶的黃色火焰急劇收縮,又恢復成了一簇指尖大小,毫不起眼的火苗。

    火苗向著東方墨激射而回,沒入了他張開的口中,并且其喉嚨鼓動之下,直接被他咽了下去。

    “你……”

    見此一幕,雪鷹族少女大驚失色。

    東方墨靠著黃色火苗,輕易的將此女尚未將威力完全施展的那根羽翔給破了,這讓他都有些意外。

    但他可不會和此女解釋什么,其心神一動。

    “撲哧!”

    還來不及從羽翔被毀的震驚中醒悟過來的雪鷹族少女,在她頭頂忽然傳來一道微不可聞的振翅聲。

    此女霍然抬頭,就看到一只形似鷹隼的黑色靈獸,出現在了她的頭頂。

    當注視著此獸管狀的瞳孔,不知為何,此女神魂都出現了些許波動。

    “咕!”

    緊接著,就見此獸突然張嘴,發出一聲低沉的啼鳴。

    在這聲啼鳴下,她眼中浮現了剎那的茫然。

    好在這一抹茫然只是眨眼的功夫就消失無蹤,其眼中也再度恢復了神采。畢竟那靈獸只有凝丹境的修為波動,怎能奈何她。

    但讓她神色一變的是,借著她剛才陷入茫然的瞬間,之前那只被燒的焦黑的白色小猴,赫然出現在她面前近在咫尺的地方。

    此獸看著她咧嘴一笑,而后手臂向著她一拋,扔出了那顆顏色駁雜的小球。

    并且小球被扔出的瞬間,就砰的一聲爆開,化作了一股濃郁的煙霧,向著她當面罩了下來。

    盡管此女反應極快的玉足一點,向后倒射了出去,可她還是將那股煙霧吸入了一絲在口中。

    僅此一瞬,此女臉上就浮現了密密麻麻的各色斑點,顯得有些滲人。而且連她體內法力運轉,都出現了些許遲滯。

    “毒!”

    雪鷹族少女立刻反應過來,那煙霧是什么東西。

    “咕嘰咕嘰!”

    白色小猴一擊得逞,亦是向后倒射,出現在了東方墨的肩頭。此獸手舞足蹈,看著雪鷹族少女露出挑釁的神情。

    當看到雪鷹族少女臉上,浮現了妖斑冥羅花爆發的毒斑,東方墨微微一驚,暗道為何毒發會這么快。

    但隨即他就猜測,應該是此女本就身受重傷,所以其體內血液流速加快,使得毒發也更快的原因。

    無論如何,這對他來說,自然是好事。

    東方墨看著搖搖欲墜的此女神色一凌,而后大袖一甩。

    只見一團黑色的液體脫手而出,毫無花哨的向著此女襲去。

    之前他并未動用什么法力,就讓此女中招,現在不得不冒點風險了,他可不想此女從他手中溜走。

    眼看一團詭異的黑色液體襲來,雪鷹族少女伸手一招。

    “咻!”

    隨著一聲尖銳的破空聲,那根被怪刃擊飛的錐子破空而至,擊在了那團液體上。

    “波!”

    讓她一驚的是,那團液體輕而易舉的就被擊潰的爆開。

    見此一幕,此女非但沒有任何喜悅,反而心中有種不妙的預感。

    果不其然,那團液體爆開后,化作了漫天的雨珠,而后雨珠擴散開,形成了一個球形的水幕,電光火石間將她罩在了其中。

    “該死。”

    雪鷹族少女神色大變。

    若是她實力全盛,以她的身法自然能夠閃開,可她背后羽翅折損,行動大大受阻。

    此時她顧不得傷勢,猛的一提法力。

    “嘶啦……嘶啦……”

    她背后雙翅一振,直接將空氣撕開,化作兩道犀利的白芒,斬在了禁錮她的球形水幕上。

    “嘭嘭!”

    可這兩斬落下,就像斬在了堅韌的牛皮上,發出兩聲悶響。

    那層球形水幕雖然被斬出兩個夸張的造型,看似不堪重負,隨時都會破開的樣子,卻始終能夠死死頂住。

    “哇!”

    心神和黑雨石相連下,加上東方墨如今身受重傷,其身軀一個趔趄,張嘴就噴出了一口熱血。而在他體內的元嬰,裂紋再度加大。

    見此一幕,他深知不能再動用法力了,否則可能會給他造成無法承受的后患。

    只見他臉上露出一抹殺機,隨即用食指和中指,從腰間夾出了一顆黑色的圓球。

    在這顆圓球上,不時就會彈射出一道細小的電弧。

    此物赫然是他之前斬殺了蛇尾青年后,用其妖丹煉制而成的天雷子。

    當初將老說書的妖丹煉制成天雷子之前,為了穩妥起見,他率先將此物煉制成功,此時正好派上大用場。

    將此物拿出后,他大手一揮。

    “咻……噗!”

    天雷子激射而出,打在了遠處困住雪鷹族少女的球形水幕上。

    只見水幕一陣蠕動,將天雷子融入其中,使此物出現在雪鷹族少女面前。

    看著眼前這顆妖丹煉制的天雷子,此女神色終于露出一抹恐懼。

    “不……”

    只聽她一聲驚恐的尖叫。

    “轟!”

    可下一刻,一股毀滅性的雷光,就將她徹底淹沒。

    因為東方墨這時也立刻收回了法力的原因,此時黑雨石形成的水幕,在天雷子炸開后,爆開成了一顆顆水珠,噼里啪啦的四散落在了大地各處。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广东时时11选五app 老时时360 云南时时历史记录 江苏体彩彩票7位数 极速赛车彩票APP 彩票改20分钟意味着什么 一分赛 重庆时时彩专业版软件 南粤风采三十六选七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