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703章 誘敵深入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婆羅門門主出現在東方墨身后的剎那,此人抬起手中的拐杖,想也不想的向著他后背指點而去。

    東方墨雖然沒有轉身,卻好似早已將這一切洞悉。關鍵時刻,他驀然回頭,喉嚨鼓動了一下。

    在他張嘴之際,“咻”的一聲,一條血線筆直的迸射而出,幾乎是眨眼就到了婆羅門門主的面前,對著她的眉心刺去。

    如此近的距離,常人絕對難以閃躲。

    但婆羅門門主反應不可謂不快,此人手腕一轉,手中拐杖順勢變了方向。

    “邦!”

    血線刺在黑色拐杖上后,發出一聲干硬的聲響。

    “咚咚咚!”

    接著,就看到此人腳踏虛空,連連后退。

    足足退了十余步之后,她佝僂的身形終于站穩。

    這時她手臂微微震顫,只覺得一陣發麻,不想那一擊如此勢大力沉。此人抬頭看向東方墨,面具上的笑容不知何時已經消失,轉而浮現了一抹愁容。

    東方墨做完這一切后伸手一抓,拿出了一顆拳頭大小的青色珠子,接著手臂抬起一擲。

    “咻!”

    青色珠子立刻向著此人筆直的激射而去。

    “該死!”

    當看到這顆珠子的瞬間,婆羅門門主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濃郁的危機之感。

    此人足下一點,身形向后爆退。

    然而就在青色珠子從她剛才站立的地方掠過時,突然間方向一變,猝不及防的向著手指依舊掐訣連連的卜真人而去。

    并且青色珠子在距離卜真人還有二十丈的距離,東方墨口中輕輕的吐出了一個“爆”字。

    “轟!”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傳來。

    腳下的地面都在劇烈的震動,空間發出咔咔的聲響,好似被撕裂了一般。

    最惹人注意的,是虛空中一條條手指粗細的青色電弧,四處彈射,噼啪作響。

    方圓百余丈范圍,全都被這種電弧彌漫著。

    之前天雷子爆開的一瞬間,東方墨就感受到了身上黑白二色光柱的束縛之力驟降了下來。

    此時他一聲冷笑,體內陽極煅體術轟然爆發。

    “嗡!”

    下一刻,他的身形就再次輕易的從中光柱中掙脫,并向著遠處急速掠去。

    “唰……唰……”

    幾道破空聲響起,卜真人和婆羅門門主等四人的身影從四個方向掠了過來。

    四人此刻都有些狼狽,尤其是卜真人,蒼白的頭發都凌亂了一縷下來。兩道長眉,更有些許焦黑的痕跡。

    看著身后百丈范圍的虛空,全都被電弧肆虐,卜真人的神色陰沉如水。若是剛才那顆天雷子落在人多的地方,恐怕太乙道宮將損失慘重。

    念及此處,他伸出手來,就要繼續操控頭頂的虛空之眼。

    但就在虛空之眼注視著東方墨時,他卻詫異的發現,此時的東方墨,身形猶如瞬移一般,一閃即逝的消失,當他再度出現,已經在數十丈之外。

    這種詭異的身法,就算他也望塵莫及。

    如此的話,虛空之眼要鎖定他,變得異常困難。

    東方墨施展了隱虛步后,看著身后的卜真人嘴角微微上揚。

    虛空之眼當年在對付那兩個潛入太乙道宮的妖族修士的時候,就曾展示過不俗的威力。若是被此物鎖定,他將大大的受阻。

    而隱虛步乃是東海三大霸主之一幽冥仙子的主修身法。此術肉身越強,騰挪的速度就越快。以他的肉身強度,只是數個呼吸,就出現在了千丈之外。

    只要他逃出虛空之眼的籠罩范圍,就不會將這件寶物放在眼中。

    “卜老怪,你還在等什么,還不快將護宗大陣開啟,否則真要讓這小子跑了。”

    看著遠去的東方墨,婆羅門門主并未立刻追去,反而看向卜真人說道。

    “哼,要開啟的話貧道早就動手了,殺雞焉用牛刀,護宗大陣用來對付一個化嬰境中期的小子,你還真看得起他。而且此地并非你婆羅門,你倒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就算將此人困住,他必然會做困獸之斗,到時候損失的乃是我太乙道宮的弟子,貧道可折騰不起。”卜真人一聲冷哼。

    “這小子像泥鰍一樣滑溜,你想像上次那樣讓他跑掉嗎。”婆羅門門主沉聲道。

    “放心,這次他跑不了多遠的,他的氣息已經被虛空之眼記住了。”卜真人略顯嘲諷的笑了笑。

    話語落下后,他向著懷中摸去,拿出了一件八卦羅盤。

    此物銘刻著各種復雜的符文以及符號,在正中間,還有一根細小的黃色指針。

    如今那跟指針只是晃了晃,遙遙指向前方已經在數千丈之外的東方墨。

    見此卜真人身形一花,立刻向前追去。

    “唰……唰……”

    與此同時,那耄耋老翁和古板道士二人,緊隨他的步伐。

    婆羅門門主略一沉吟,亦是追了上去。

    東方墨在遠遁之時,就立刻拿出了一張石符,而此符乃是破禁符。他已經做好了準備,若是卜真人開啟太乙道宮內的禁制的話,他便毫不猶豫的激發此符。

    可當他看到身后四人只是向著他窮追不舍,并未有開啟陣法或者禁制的意思,眉頭不禁微皺。

    直到當他感受到身上有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機將他鎖定,這才釋然。

    “原本還在考慮,用什么辦法才能讓你們不產生懷疑的入甕,現在看來,事情似乎簡單多了。”

    只聽他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

    抬頭看了看身后的虛空之眼,東方墨暗道差不多應該逃出此寶的籠罩范圍了。于是他身軀一震,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的遁術全力施展開來。

    “嗖!”

    只見他的身形化做了一道青虹,一閃就消失在了兩千丈之外。

    看到這一幕,在他身后的卜真人和婆羅門門主等人嚇了一跳,不想東方墨的遁術如此之快。這般速度,比起化嬰境大圓滿修士,還要快上半分了。

    不過卜真人等并未慌亂,他揮手對著手中的八卦羅盤打出一道道法訣,就見八卦羅盤上的指針死死將東方墨鎖定著,指向他逃走的方向。

    并且下一刻,他將手中的桃木劍一拋。此物迎風化作了三丈之巨,卜真人身影騰起站在桃木劍上,法力鼓動之下向前破空而去,速度提升了一小半之多。

    婆羅門門主亦是有了動作,此人身上一股黑氣翻滾,將她包裹后,遁速同樣大漲。

    唯獨耄耋老翁和古板道士二人,速度落后二人一截。

    東方墨方一逃出太乙道宮的范圍,認準了方向,立馬向著布置了鎖龍陣的方向而去。

    后來的卜真人四人見此,自然沒有任何猶豫的緊追不舍。

    以幾人化嬰境的修為,速度何其之快,不消多時就前行了千余里。

    可就在這時,卜真人詫異的發現,在他手中的羅盤,指針時而就會震顫跳動,似乎對于東方墨的氣機,無法準確鎖定了。

    “有點門道。”

    卜真人略顯古怪的說道。

    而當他來到了一處毫無出奇之處的平野之地后,羅盤上的指針,飛快的旋轉,指向四面八方各個方向,完全失去了東方墨行蹤。

    卜真人身影從天而降,在此地停了下來。

    當他四下一望,只見此地碎石遍地,雜草叢生。

    幾乎是他前腳剛到,婆羅門門主后腳就趕來。

    卜真人神色凌厲的四下掃視了一圈。只聽他對著身旁婆羅門門主開口:“他應該就在此地,好好找找吧。”

    話音剛落,他將神識轟然探開,向著四周彌漫。

    婆羅門門主見此亦是探開了自己的神識。

    然而在二人的神識籠罩下,卻什么都沒有發現。

    就在二人眉頭緊皺之際,忽然間他們感覺到腳下的地面開始震動起來。

    這種震動起初細微難以察覺,可頃刻間就變得劇烈起來。

    “轟隆隆!”

    下一息,在二人方圓百丈的地面,一根根粗細不一,像是石柱一樣的東西拔地而起。

    “不好!”

    僅此一瞬,卜真人和婆羅門門主臉色紛紛一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竞彩篮球大小分玩法 重庆时时的正规网址 北京pk网 重庆时时彩漏洞骗局 广东福彩26选5开奖查询 生肖开奖现场直播 湖北麻将红中赖子杠 机选排列五一注 体彩36选7今晚开奖号码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