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740章 祭出靈蟲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話語落下后,一股強大的氣勢猶如海浪一般滾滾而來,讓人心神震動。

    東方墨神色再變,只因說話之人,亦是一位破道鏡修士。

    不止如此,下一刻,一道道蟄伏的強大氣息,猶如從四面八方蘇醒,全部虎視眈眈的望著他所在的位置。

    東洲城中強者如云,而且此地還是姬家的族地。就算姬家不如東方家勢大,但家族中的強者數量,也不是一般人敢想象的。

    那朦朧人影以及青年男子二人,顯然是為南宮雨柔而來。如今深入姬家,并封鎖了周遭的空間,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將此女劫走。可東方墨用本命石法器,硬生生將二人封鎖的空間給打破,讓他們行跡暴露了出來。

    現在別說二人想要將人劫走,能不能自保都將是個問題。

    東方墨念頭轉動,以他的心智,自然是轉瞬就想明白了這其中的道理。

    于是乎他伸手將攝魂鐘收了起來,接著虛抓之下,本命石和震魂石也縮小被他捏在了兩只手的掌心,這才慢慢的向著南宮雨柔所在的方向后退。

    眼下的一切可以說跟他沒有任何關系了,他要做的就是確保南宮雨柔的安危,然后坐看一場好戲。

    這時在閣樓之外,孫然一的身形也凌空而立,此女之前一直守在外面,但卻始終沒有感受到了閣樓中有任何動靜。

    知道此刻看到閣樓坍塌,東方墨一副剛剛經歷過大戰的模樣,此女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本想行事低調一點,但現在看來是無法善了了。”

    當聽到那道冰冷徹骨聲音,再感受到周遭十余股強大的氣息,半空中的朦朧人影不但沒有驚慌,反而不以為意的一聲輕笑。

    接著此人忽然有了動作,他伸手一抓,掌心憑空多出了一桿三角小旗。

    抓住小旗后,此人高舉過頭,不斷揮舞。

    東方墨瞬間就感受到周遭的空間,就像流水開始結冰一樣,讓他的身軀逐漸被束縛、凍結。

    “放肆!”

    “爾敢!”

    四周響起了一道道怒喝,接著十余股攝人的氣息,紛紛向著此地掠來。

    雖然不知道此人要干什么,可東方墨自然也看清了眼前的形勢不妙。就算姬家眾人已經趕來,他也絕對不可能坐以待斃。

    此刻的他已經退到了南宮雨柔身側,一把扣住了此女的肩頭,他將魘極決和陽極鍛體術瘋狂運轉。

    “嗖”的一聲,向著遠處暴射而去。

    “挪!”

    可是他剛剛退走了數十丈,下一刻,就聽那朦朧人影口中吐出一個字來。。

    與此同時,他四周一黑,周身的空間也終于被凍結。

    “嗡!”

    隨之一陣天旋地轉猛地襲上了心頭。

    對于這種感覺,他并不陌生,每次動用傳送陣的時候他都能感受到。

    眩暈持續了數十個呼吸,他周遭白光才驟然大亮。

    東方墨雙目微瞇的四下掃過,發現他這時所在的位置,竟然是在一片荒涼的山野,根本不是之前的姬家。

    當他掃視了一圈后,就唰的一下將目光看向了不遠處。

    只見之前的青年男子,依舊遙遙站在半空。在此人身旁,還有一個頭發灰白,不茍言笑的布衣老者。

    從外形和氣息上,東方墨分辨出這布衣老者,就是之前那破道境的朦朧人影。

    不過除了這兩人之外,在他左側數十丈,還有一個面容普通,身著長袍的中年男子,亦是矗立在半空。

    此人一頭長發被一根紅繩束起來,垂在了后背。雙手倒背,目光冰寒的看向了青年男子和那布衣老者。

    “沒想到竟然跟來了,動作倒是挺快的。”此刻布衣老者看向中年男子淡淡的說道。

    “閣下應該是司馬家的人吧。”中年男子漠然開口。

    說話時,二人至始至終都沒有看東方墨,還有他手中的南宮雨柔一眼。

    “嘿嘿,既然你都猜到了,又何必明知故問呢。”布衣老者一聲輕笑。

    “這次你是為了那夜靈族修士的殘魂而來的?”中年男子又問道。

    “不錯。”布衣老者并未否認。

    “老夫以為夜靈族修士的殘魂,只會讓黑巖星域上的那些勢力窺視和覬覦,沒想到堂堂司馬家也很感興趣,更是用這種偷偷摸摸的伎倆,想要將其奪到手中,這倒是讓老夫費解了。莫非那夜靈族修士的神魂,還有什么秘密不成。”話到此處,中年男子不著痕跡的看了看東方墨手中虛弱的南宮雨柔。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布衣老者撇了撇嘴。

    接著又聽此人繼續道:“反正道友之前都打算將這小女娃娃往外推了,倒不如送給我司馬家,也好做個順水人情。”

    “如果你這次沒有親自出馬,說不定老夫還真就給你了,但你覺得如今這種情況,老夫還會答應你嗎。”中年男子道。

    能夠讓司馬家這位破道境修士,不遠萬里潛伏到姬家出手,他若是還不明白南宮雨柔身上那夜靈族修士的殘魂有秘密,這些年他也白活了。

    “你可要想好,姬家真想跟我司馬家作對不成。”布衣老者神色緩緩陰沉了下來。

    “司馬家又如何,老夫就不信你司馬家的爪牙敢伸到黑巖星域上。”中年男子沒有絲毫畏懼。

    “既如此那也沒有說下去的必要了。”

    話音剛落,布衣老者毫無征兆的對著東方墨大手一揮。

    “呼!”

    一股肉眼可見,足有百余丈高的凌厲龍卷風,呼嘯著席卷而來。

    尚未接近,一股攝人的威壓率先而至,將他一身長袍都吹拂的獵獵作響。東方墨臉色大變,他猜測若是他置身于那龍卷當中,恐怕就算他肉身再強悍,也有可能被撕得粉碎。

    僅從這一招來看,破道鏡修士的手段,就不是他能夠抵抗的。

    “哼!”

    不過隨著一聲冷哼,無動于衷的中年男子屈指一個彈射,一縷若有若無的青煙,活物一般,快的不可思議的沒入了那股龍卷當中。

    “波!”

    也不知此人施展的什么手段,隨著青煙潰散,就見那股呼嘯的狂風土崩瓦解。

    至此,東方墨也感覺到那股氣勢逼人的威壓消失無蹤了。

    “司馬義,去將那小輩解決掉,另外那女娃一定要抓住。這次再把事情搞砸,回頭我拿你是問。”

    眼看自己的手段被破,布衣老者不為所動,頭也不回的對著一旁的青年男子吩咐道。

    “是。”

    聞言,叫做司馬義的青年男子躬身應是。

    “唰!”

    此人話音剛落,東方墨動作不可謂不快,他想也不想的抱起南宮雨柔,向著某個方向破空而去,眨眼就化作了一道青虹消失在天邊。

    青年男子腳下一跺,同樣一閃消失,而且看其速度,似乎比東方墨還要快上不少。

    就在兩人一前一后剛剛離開,布衣老者和中年男子同時動了。布衣老者祭出了一桿四角幡,其上魔氣翻滾不定。而中年男子,則張嘴吐出了一柄烏黑的長梭,旋轉著發出低沉的嗚嗚聲響。

    剎那間二人各自掐訣。

    只見四角幡上翻滾的魔氣不斷噴涌,并猶如滔天的洪水,向著中年男子洶涌而至。

    中年男子穩如泰山,在他的操控下,那柄烏黑長梭迎風大漲到十余丈之巨,咻的一聲,直接將魔氣給撕破,并沒入其中。長梭好似能夠看到魔氣后隱匿的布衣老者,直接向著此人眉心刺去。眨眼二人就斗了起來。

    破道鏡修士出手,威能根本不是常人能夠想象的,一股股強悍的波動四散蕩開,二人方圓數十里范圍,都掀起了毀滅性的風暴。此時就算是凝丹境修士靠近,說不定也會被直接攪碎。

    東方墨正一路風馳電掣,速度快的不可思議,根本不知他離開后發生了什么。

    他不時回頭向著身后看去,他能感受到青年男子的氣息越來越近,這讓他神色逐漸變的陰沉。因為照此下去,他必然會被此人追上。

    “一路向北。”

    就在這時,他懷中的南宮雨柔服下了一粒丹藥后,氣色好了不少,看向他低聲說道。

    東方墨低頭看了此女一眼,最終不由分說的向北疾馳。

    但就算他速度再快,兩個時辰后,他就發現身后浮現了一個黑點,仔細一看,不是那青年男子還能是誰。

    此時的青年男子臉色鐵青,他沒想到東方墨僅僅是化嬰境修為,速度竟然如此快,已經不下于一般的神游境修士了。

    眼看此人越來越近,某一刻,東方墨眼中殺機浮現。

    “真以為怕了你不成。”

    語罷,他身形在原地頓下,接著伸手向著腰間一抓。

    摘下一只布袋后,他直接向著追來的青年男子擲了過去。

    “砰!”

    布袋尚未靠近,就陡然爆開,接著嗖嗖的破空聲傳出。

    一大片黑白二色的甲殼狀東西,漫天爆射。

    青年男子在不明所以的情況下,亦是停了下來,他法力鼓動,周身一層黃色罡氣撐開。

    “砰砰砰……”

    密密麻麻甲殼狀東西砸在了他周身的罡氣上,發出一聲聲沉悶的撞擊聲。

    但好在他幾乎沒有費什么力氣,就將這些東西阻擋了下來。

    接著他抬頭四下掃過,就看到在他四周,懸浮著一只只拳頭大小的黑白二色靈蟲,細數之下怕是有五六萬只。

    最惹眼的是,在這些靈蟲中間,一只人頭大小,渾身漆黑如墨的蠕蟲,綠豆小眼轉動,兇光閃爍不定。

    周圍的數萬只靈蟲起先目光還有些迷茫,但下一瞬,它們眼中的光芒逐漸明亮,且冰冷起來。

    “嘰嘰嘰!”

    某一刻,那漆黑蠕蟲布滿利齒的圓形口器張開,發出一陣古怪的嘶鳴。

    “嗡嗡嗡!”

    僅此一瞬,半空的數萬只黑白二色靈蟲,好似回應一般,發出讓人頭皮發麻的震天嗡鳴聲。

    接著這些靈蟲就像是一股沖浪,對著中間的青年男子淹沒而去。

    “嘶!”

    當感受到這些靈蟲的氣息,青年男子倒抽了一口冷氣,心中生出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時他想要抽身而退,可他四面八方都是蟲群,根本避無可避。

    下一刻,此人的身形就被數萬只靈蟲給淹沒。

    從遠處看,之前分散的蟲群就像一個膨脹的黑色球體,驟然收縮聚攏起來。

    “啊,這些是什么東西!”

    僅僅是呼吸間,就聽一聲震怒的咆哮傳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秒速时时是私人的 天天彩4玩法 极速快乐十分网站 福彩3d今天几集几球 双色球蓝球五行走势图神州网 太原哪有老时时 在线 保定麻将游戏 大乐透前200期历史开奖 山东快乐扑克3复式玩法 大乐透近500期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