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1006章 韓靈的打算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在焱羅星域某座千丈高度的活火山之上,山頂有一片寬闊的平臺。而平臺上坐落著一座由巖石打造的宏偉黑色大殿。

    在大殿深處某一間密室當中,韓靈此女盤膝而坐著。

    而今的她不但將整個密室的禁制層層開啟,還自行布置了一套防止人窺視的陣法。

    “呼!”

    不多時,只見此女長長吐了口濁氣,而后從呼吸吐納中睜開了雙眼。如今的她不但將這些年來因為長途跋涉的疲憊一掃而空,渾身上下更是恢復到了最為巔峰的狀態。

    沉吟片刻后,此女向著腰間一抓,從中取出了那只千機箱。

    接著,只見她揮手連連,對著此物一陣拍打。

    隨著她的動作,千機箱響起了一陣咔咔的機關聲響。而僅僅是十余個呼吸,“咔噠”一聲,此物瞬間彈開了。

    “唰……唰……”

    幾乎是剎那間,兩道人影同時沖了出來,下一刻就出現在了此女的對面。仔細一看,這二人正是東方墨還有雷音。

    只是如今的他們,臉色蒼白無比,體內氣息更是翻滾不定,方一出現,就胸膛起伏大口的喘息著。

    見此,韓靈輕紗下的嘴角一勾。

    正常情況下,活人是無法被藏入千機箱的,因為會遭到此物當中嚴重的空間擠壓之力。但因為東方墨兩人修為達到了神游境,而且肉身強悍無比,所以才能短時間隱匿其中。

    可即使這樣,二人承受了千機箱中的強烈擠壓,依然難受無比。尤其是在千機箱內,是沒有絲毫靈氣存在的,二人踏入其中,就像游魚被撈到了岸上。這也是方一出現,他們就氣喘吁吁的原因。

    韓靈之所以現在才將東方墨二人放出來,當然是故意如此的。

    因為她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巔峰,而東方墨二人則消耗劇烈,此消彼長之下,至少她能夠占據主動。

    若非她急于從東方墨口中得知關于韓家的消息,說不得她還要將這二人封印上一些日子。

    片刻后,韓靈就看向東方墨二人道:“好了,二位道友,現在安全了。”

    而在此女開口之際,東方墨兩人的神識便轟然探開。可是二人的神識只能罩住所在的這間密室,無法探出此地哪怕一寸。

    “韓道友,這是什么地方!”

    于是東方墨收回神識,看向韓靈道。

    “放心,此地乃是火皇族在焱羅星域給我我陰羅族暫時安排的寢宮,不會有人打擾的。”韓靈淡淡的開口。

    聽到此女的話,東方墨臉色不禁一沉。如此的話,豈不是只要韓靈愿意,打開這間密室,他二人依然會落在火皇族或者陰羅族人的手里。

    雖然他跟雷音二人同時在此女身上布下了禁制,可不見得這種手段就能對此女有絕對的約束。

    韓靈當然看出了東方墨兩人的擔憂,而這,也是她之前準備好的對付這二人的手段。那就是就算她將東方墨二人帶出了火河秘境,也不過是將他們從虎口轉移到了狼窩而已,這二人依然逃不出她的手心。

    眼看東方墨二人沒有開口,這時韓靈便繼續出聲。

    “當日我走出火河秘境之后,由我族長老引領,是沒有機會找到一個隱秘之地將二位道友放出來的。而且實不相瞞,我等斬殺了那些化嬰境修士的事情,的確讓火皇族的高階修士知曉了,因此我更要小心行事。其實二位也不用太過擔心,只要方道友告訴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我等再相互解開對方身上的禁制,那么我便會親自送二位離去,從此之后,便算分道揚鑣了。”

    聽完此女的話,東方墨陷入了沉思。不多時才聽他一聲輕笑:“那就多謝韓道友了。”

    韓靈神色一正,此刻翻手再度取出了那只木制的圓球,看向他道:“現在方道友可以說說看了,此物你到底是從誰人手中,又是如何得來的。”

    東方墨心中念頭飛快轉動,隨即就聽他道:“此物乃是小道從一位自稱韓夫人的化嬰境女修手中,交換得來的。”

    而他話音落下的剎那,尤其是聽到“韓夫人”三個字,東方墨明顯看到韓靈嬌軀一顫。

    對此他裝作一副視而不見的樣子,繼續將心中早就想好的說辭,娓娓道來。

    足足一個時辰之后,東方墨才閉口不言。

    這時的韓靈,美眸當中有些失神,似乎陷入了某種悠遠的回憶當中。

    對此東方墨沒有打擾,而是內心冷笑。他之前將關于韓夫人還有韓家家主韓修,也就是此女父親的一切,選擇性的道出了不少。

    此女如果當真是個注重親情之人,內心自然是久久無法平靜的。

    直到良久之后,韓靈眼眸中才漸漸的恢復了神采,轉而有些復雜的看向東方墨。

    她當然聽得出東方墨所說不會有假,只有真正跟韓家接觸過,并且見過韓夫人以及韓修的人,才能說出這些話來。不然就是東方墨懂得陰羅族的無上秘術讀心咒,看得到她的記憶,只是這種事情不用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

    東方墨告訴了她這么多關于韓家的消息,而在此女心中,這些消息的重要性,遠遠超過了用火乳來淬煉肉身。

    因此她之前打算在事后,將東方墨二人一并拿下,以解火乳被二人捷足先登之恨的念頭,開始動搖了起來。

    “哎……”

    不多時,韓靈長長的嘆了口氣。

    “怎么,莫非韓道友跟這只低階傀儡,以及問及小道的那個韓家,有什么淵源不成。”東方墨這時明知故問道。

    聞言,韓靈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不多時就聽此女開口:“實不相瞞,方道友之前提及的韓家,就是我的家族,而我跟你一樣,同樣來自人族,是人族修士。”

    “哦?”東方墨難以置信的看著此女。

    而他的神情倒不似作假,是他沒想到此女愿意將這種事情都告知他,這讓他極為意外。

    但是為了不引起此女的懷疑,就聽他道:“那為何韓道友如今又會出現在火皇族星域,并且以陰羅族的身份,進入火河秘境呢。”

    “這跟我早年的一場經歷有關。”韓靈只是簡單的解釋了一句。

    而說完之后,這時她也不知不覺就想起了當年將他打入空間裂刃的東方墨。

    并且一想到當年東方墨一身道士的著裝,忽然間韓靈下意識的,又將目光投向了眼前的東方墨。

    只是當年東方墨的模樣化成灰她都認得,而且氣息也跟眼前這個道士完全不同。因此她立刻打消了心中的那個猜測,這二人不可能是同一人的。

    而她對此事之所以確信無疑,其實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東方墨身上有一只跟她的靈寵白靈,屬于兩個極端的雙生異獸,若是東方墨出現在此,白靈必然能夠感受到那只異獸的存在。

    要是讓東方墨知道此女心中所想,恐怕會仰天大笑。因為他的靈寵影子,在多年前就隨著牧心那小娘皮去了雷音寺,早就不在他身邊了。

    而不等他開口,這時韓靈忽然大袖一拂,一只玉瓶頓時向著東方墨激射而至。

    見此東方墨下意識的伸手將此物接了過來,并放在眼前一打量。

    “這東西一日分兩次服下,二位道友身上的毒便會解開的。另外,你們先在此地好好調養一番,過兩日我會親自送你們離開的。”這時只聽韓靈道。

    話語落下后,此女霍然轉身,并揮手打開了此地的陣法還有禁制,而后邁步走出了石室。至始至終,她甚至沒有提起她身上被東方墨二人種下禁制的事情。

    這時的韓靈要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消化一下東方墨告訴她的一切。至于她身上禁制的事情,東方墨二人反正走不了,過兩日再解也不遲。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漏洞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遗漏 网易彩票停售 江苏时时11选5 新二彩票网 上海时时 时时彩购买软件 广西快三走势图基本图一定牛 秒速时时最精准人工计划 广东好彩1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