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1018章 后會有期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鬼喪話音落下后,玉球上那雙眼眸目光一凌,接著從中傳來了一道男子冰冷的聲音。

    “這次好不容易才碰到這小輩單獨外出的機會,鬼道友竟然將此事給搞砸了。”

    “這也是鬼某沒有想到的。”鬼喪沉聲道。

    聞言,玉球中的男子語氣依舊陰沉。“這小輩乃是紅羅老祖極為溺愛的一個弟子,只要抓住她,說不定就能得知紅羅老祖當年跟那人族修士之間的瓜葛,從而打探到那件混沌玄寶的下落。而今鬼道友放走了此女,那紅羅老祖的怒火,你就自己承受吧。”

    “嘿嘿,那也要紅羅老祖能夠抓住鬼某才是,鬼某跟陰羅族對著干了這么多年,這不還是活的好端端的。”鬼喪一聲輕笑,不以為意的樣子。

    “反正這件事情你休要牽扯到我天鬼門的身上來。”玉球中的男子道。

    “哼!”

    回答此人的,卻是鬼喪的一聲冷哼。

    而玉球中的男子似乎也失去了跟他交談下去的興致,只見那雙血紅的眼眸瞬間熄滅了下去。

    鬼喪看了玉球一眼,接著翻手將此物收起,而后他身形一動,再度向著前方掠去。只有還有一絲希望,他就要嘗試將東方墨二人給追上。

    ……

    龐大的陰羅星云,由大大小小無數顆星域組成。這些星域有的靈氣濃郁,修士眾多。而有的則靈氣匱乏,修士相對也稀少,甚至稱得上荒無人煙。

    這些星域星羅密布,且毫無規律的填滿虛空,從遠處看,其形狀就像一個扁平的橢圓。

    若是站在更遠的地方,還能看到十三團大小不一,顏色各異,稍小一些的星云,將橢圓形的陰羅星云圍繞著。而這,便是陰羅族的十三大附屬族群了。

    在陰羅星云東南方,有一片平凡無奇,名叫北弧的星域。

    北弧星域雖然是高法則星域,但這片星域乃是在數千年前才被高法則星域同化的,而且它地處陰羅星云的邊沿位置,因此其上靈氣匱乏,修士極為稀少。

    而今在北弧星域某片荒涼的群山當中,有一座看起來毫不起眼,只有百余丈高的山脈。

    在這片山脈的內部,有一座被人簡單開鑿出來的石室。

    石室雖然簡陋,卻有兩間。

    其中一間當中,一個身著寬大道袍,頭上用一根桃木簪子將頭發扎起一個發髻的青年道士正盤坐著。

    另外一間石室內,有一身紅色長裙,臉上用輕紗遮掩起來,約莫十八九歲的少女。

    不用說這二人也是韓靈還有東方墨了。

    良久之后,當韓靈還在恢復調息之際,東方墨已經長長的吐了口濁氣,并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這時他嘴角翹起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歷時十二年的時間,他跟韓靈兩人終于趕到了陰羅族。

    而他們踏上陰羅族的北弧星域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恢復體內幾乎已經虧空的法力。

    這一路走來他們最擔心的,也就是被鬼喪追上的事情并沒有發生。

    不過雖然沒有碰到大風大浪,但一些小的波折還是遇到了不少。尤其是當他們越發靠近陰羅星云時,曾碰到過好幾波人馬,這些人都是干著殺人奪寶的勾當,堵在陰羅星云只之外虛空各處,就等著有人自動送上門來。

    這幾波人馬當中,大多數修為最高的只有神游境。遇到這些人東方墨跟韓靈兩人立刻聯手,不由分說的全部滅殺。

    但有一次他們遇到了數個神游境修士,外加兩位破道境修士坐鎮,總共十余人。

    東方墨二人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轉身便走,根本不與這些人正面交鋒。

    以兩人的修為跟本事,即使不敵對方,但要順利逃走還是輕而易舉的。

    有了前車之鑒,接下來的路程,二人便隱匿了身形,極為小心謹慎。最終在半個月前,有驚無險的趕到了北弧星域,并調養至今。

    這時的東方墨已然恢復到了最佳的狀態,一路走來耗費的法力、神識、還有體力全部達到了巔峰。

    并且他只是靜等了兩日功夫,在另外一間密室中打坐的韓靈,同樣恢復了過來,此女還極為主動的敲響了他的所在的石門。

    東方墨推開石門后,看向此女微微一笑:“韓道友恢復的如何。”

    “嗯!”韓靈聞言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

    東方墨微不可查的撇了撇嘴,此女的冷傲可以跟風落葉一比了。只是韓靈的冷傲,似乎是發自骨子里的,而風落葉只是外在而已。

    “接下來方道友有什么打算。”就在他這般想到時,只聽韓靈道。

    聞言,只見東方墨神色一正的開口:“小道要前往陰羅族的琥珀星域,當年我人族那位長老就是在琥珀星域時,本命魂燈突然熄滅的,此事必須追查清楚。”

    而他所說倒也并不全假,青靈道宗宗主吩咐過,到達陰羅族后,每隔一段時間,都要跟其他幾位圣子圣女聯絡,相互匯報各自收獲的情報信息。而聯絡的地點就在琥珀星域。

    “琥珀星域!”韓靈喃喃起來,眼中也露出了一抹思索之色。因為陰羅族龐大無比,并不是所有的星域她都曾聽說過的。片刻后,只見此女取出了一枚白色的玉簡,貼在了額頭。

    不多時當她取下玉簡,便看向東方墨道:“琥珀星域在我陰羅族中心的東北方,距離此地還頗為遙遠,即使是沿途一直動用傳送陣,一路順利的話也要數年的時間。”

    聽到她的話,東方墨點了點頭,這點時間他倒是耽誤的起。沉吟間忽然他神色一動的看向此女手中的玉簡,道:“莫非韓道友手中的這枚玉簡是……”

    “我陰羅族的星域分布圖。”

    東方墨暗道果然如此,同時他心中也開始活絡起來。

    “怎么!方道友對此物感興趣?”韓靈似乎一眼就看穿他的心思。

    “呵呵,讓韓道友笑話了,小道初來乍到,若是有一枚陰羅族的星域分布圖,自然是幫助不小的。”東方墨打了個哈哈。

    見此韓靈一聲輕笑,接著她玉手一揮,手中的玉簡就向著東方墨激射而來。

    東方墨立刻接過,轉而詫異的看向此女。

    “送你了。”這時的韓靈卻只是簡單的吐出了三個字來。

    “這……那小道就卻之不恭了。”東方墨先是一愣,而后大喜過望。

    “既然方道友還有要事在身,那我就不打擾,此物你且拿著。”這時又聽韓靈道。

    語罷她伸手向著腰間一摸,掌心就多出了一枚圓形的玉佩,并再度揮手向著東方墨一擲。

    東方墨將此物接過后,放在眼前一看,就看到這面玉佩有著手掌厚度,其上的一面刻了九顆圓珠,還有一面則有“紅羅”兩個字。

    不等他開口,韓靈便繼續道:“方道友雖然實力強悍,可畢竟修為只有神游境,加上孤身一人在我陰羅族,行事必然有諸多不便,不過有此物在,日后在陰羅族遇到什么麻煩,只要出示的話,想來會對你有很大幫助的。”

    “韓道友果然是爽快之人。”這時東方墨看向韓靈,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激之色來。

    而他當初看到此女時并未立刻出手,同時還用傳送陣一同救下此女,等的就是這個結果,現在看來一切還是值得的。

    對于他臉上的感激,韓靈自然看在眼中,加上一路走來跟東方墨的接觸,她看得出東方墨是一個可以結交之人,于是又聽此女道:“另外,當初我曾承諾過,只要方道友能助我逃出鬼喪之手,日后便保證你在陰羅族的安危。方道友此行處理完自己的事情之后,可以趕往陰羅族九連宗,同樣出示這面令牌,就能找到我,而以我就九連宗的實力,陰羅族中沒有人可以動你一根汗毛。”

    “大恩不言謝,日后若是小道前來打擾,還望韓道友不要覺得麻煩才是。”東方墨這一次眼中的感激之色更甚了。

    對此韓靈點了點頭:“我倒不是那般膚淺之人。”話語落下,她忽然話鋒一轉:“另外……”

    看到此女欲言又止的模樣,東方墨神色古怪的問道:“韓道友有話直說便是。”

    “既然方道友如此客氣,那我就不遮遮掩掩的了。實不相瞞,我對你手中的一次性單向傳送陣很感興趣,不知方道友是否還有呢,若是有的話,我愿意跟你交換一套,至于交換之物,肯定不會讓方道友吃虧。”

    東方墨心中冷笑,看來此女是看上自己的傳送陣了,可陣法他雖然還有,卻只有最后一套,說不定這一套將來就能救他一命,又怎么可能跟韓靈交換。

    便見他苦笑著搖了搖頭:“韓道友太看得起小道了,這傳送陣也是當初小道僥幸才從姑蘇家一位嫡系后背手中換來,怎么可能會有多的。”

    韓靈一聲嘆息:“哎……看來是天意如此了。”

    并且對于東方墨的話,她倒沒有太過于懷疑,因為這種逆天的東西必然珍貴無比,常人有一套都會傾家蕩產,怎么會有兩套。

    話語落下,此女又繼續出聲:“方道友,后會有期了。”

    “好,后會有期。”東方墨拱了拱手。

    這時韓靈法力鼓動,周身被一層黃光包裹,接著玉足一踩向著頭頂掠去,眨眼就消失在了東方墨的眼前。

    當她的身形出現在了山脈上空之后,立刻擇準了方向破空而去,最終化作一個紅色的小點,消失在遠處天邊。

    直到此女離去足足一刻鐘后,東方墨依舊駐足在原地。良久之后,他才回過神來,看了看手中的玉佩,他嘴角一勾,接著轉身回到了密室當中。

    盤膝坐下后,東方墨雙目一閉,就此沉吟起來。

    他要好好的思考一下,接下來他在陰羅族中的打算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新11选5开奖结果 新加坡彩票资料站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 pk拾结果pk时间 重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电脑版 北京pk拾官方投注网 时时缩水工具手机 腾讯欢乐麻将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爱彩 腾讯二分彩官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