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1077章 力抗破道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東方墨反應不可謂不快,此時他借力向前一個滑行,轉瞬出現在了數十丈之外。

    至此,他才唰的一下轉身。

    而后他就看到一個倩影站在他身后不遠的地方,仔細一看,這是一個身形嬌小的血蝠族女子。

    此女模樣清秀,看起來跟他年紀相仿,不過臉上時刻帶著一抹冰冷之意,給人一種生人勿近之感。

    “咦!”

    眼看東方墨即使中了她一掌,但幾乎沒有受到什么傷勢,此女不禁一聲輕咦,顯然對此極為意外。

    她幾乎立刻就判斷出了東方墨的肉身,必然極為強悍,不用說也是一位體修了。

    而在看到此女后,東方墨可謂又驚又怒,他早就知道王城當中不僅僅只有華封修一個破道境修士,這一點這些年來他從劉廣口中也探聽到了一些口風。

    現在看來,眼前的這個女子,應該就是王城中的第二個破道境修士了。

    當他在感受到此女破道境中期的修為波動后,臉色終于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但東方墨深知現在這種情況,只有硬著頭皮上,姑蘇野已經脫困,他就算不是此女的對手,但僅僅是牽制住她的話,還是有幾分把握的。

    念及此處,他再度抬起了右手。

    “呼啦……呼啦……”

    一具具魔魂從他掌心涌了出來,盡數向著此女沖去。

    與此同時,東方墨足下一點,身形向著后方倒射而回,轉瞬就要消失在諸多的魔魂當中不見了蹤影。

    看到這一幕,血蝠族女子萬古不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譏諷之色來。

    而后就看到她雙手合十,從她背后忽然爆發出了三道金色的光圈,這一幕使她看起來頗有一種寶相莊嚴之感。

    更讓東方墨駭然的是,就在諸多的魔魂快將此女給淹沒之際,在金光的照耀之下,“砰砰”之聲連綿響起,無數的魔魂尚未靠近,就立刻爆開。

    而諸多的魔魂之氣,則像被烈日炙烤,化作青煙消散。

    “沒想到在這地方也能遇到一個跟贏良一樣,修煉了鎮魔圖的人,不過你施展起來的威力,比起他可就差遠了。”

    滅殺了諸多魔魂后,只聽此女淡淡的說道。

    其話音剛落,東方墨心中的震撼更甚,不為別的,只因此女竟然提到了贏良,而且看樣子似乎還認識。

    但不等他開口,在他面前的血蝠族女子便有了動作,此女背后肉翅一振。

    “唰!”

    此女的身形化作一道黑線,眨眼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并貼著他的身形一同向后退去。

    其速度之快,就算是東方墨同時施展了肉身之力跟隱虛步,也無法將此女擺脫。

    見狀東方墨一咬牙,他身形一頓的剎那,足下猛地一踩,這一次他不退反進,竟然向著此女掠去。

    方一靠近,他抓住拂塵的手臂掄動,立刻化作了殘影。

    “唰唰唰……”

    一道道銀白之芒當頭向著此女罩了下去。

    東方墨動作快若靈蛇,即使是破道境中期修為的此女,臉上也不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訝然。

    就在銀芒即將落在她身上之際,此女玉手輕撫而下。

    頓時一層血色的罡氣立刻浮現在了她的面前。

    當一道道銀芒落在光幕上后,爆發出砰砰的悶響。

    但除此之外,光幕并沒有絲毫碎裂的跡象。

    東方墨臉上戾色閃爍,法力鼓動之下,他手臂掄動的更快了,銀芒爆發出了刺眼的光芒。

    每一道銀芒若是落在神游境修士身上,必然是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但是此女的修為有著破道境中期,就算東方墨有著堪比破道境修士的實力,短時間也無法破開此女周身的罡氣。

    見此一幕,東方墨將手中拂塵向著下方一擲。

    在一道破空聲下,拂塵利劍一般插入了地面,接著他毫不猶豫的調動起了體內的魔元。

    僅此一瞬,他渾身上下頓時一條條蚯蚓般的魔紋立刻游走起來。

    不止如此,下一息他渾身金光一閃,除了魘極決之外,他還將陽極鍛體術亦是施展開來。

    做完這一切后,他五指伸直,向前跨出一步之后,手掌猶如刀刃一樣向著前方斜斜一斬。

    “嘶啦!”

    他的掌刃將空氣都給切來,而后落在了此女面前的罡氣之上。

    “噗!”

    此女面前的血色罡氣被他直接切開了一條長長的口子,接著“波”的一聲轟然碎裂。

    天賜良機,東方墨自然不會錯過。

    只見他左腳點地,身軀原地一轉,右腳一記鞭腿狠狠的掃向了此女的頭顱。

    這一擊不但勢大力沉,而且快若閃電。

    血蝠族女子臉色終于微微變了變,但她并未慌亂,此女玉手伸出,手掌一半呈現紅色,一半呈現金色,對著頭顱一側輕輕一拍。

    “啪!”

    只聽一聲脆響,她的手掌拍在了東方墨掃來的腳掌之上。

    一時間東方墨眉頭一皺,因為即使是他的肉身強度,這一刻也覺得腳掌發麻。

    但他沒有絲毫退縮,此時站穩之后,他雙拳振動,在呼呼聲中拳頭雨點一般向著此女的周身各處呼嘯而去。

    他只有比拼肉身,或許能夠拖延此女片刻,而且如今好不容易近身,更不能放過這個機會了。

    然而對于他兇猛的攻勢,血蝠族女子臉上始終抱著打趣的神態,此女亦是伸出了雙手,不慌不亂間,每每輕飄飄的一掌拍下,都能將東方墨的攻勢給輕松接下來。

    而且一看她的樣子,就沒有使出全力。

    東方墨終于無法保持鎮定,此女實力之強絕對不是他能夠對付的。

    “啊!”

    就在這一刻,又是一聲慘叫響起。

    原來此時除了那丑陋老嫗之外,王城九大都統的第八人,那有著神游境大圓滿的男子,亦是被諸多的魔魂鉆入了身軀,死于非命。

    看到這一幕后,血蝠族女子終于不再跟東方墨糾纏下去。

    此女法力鼓動之下,只見她后的三圈金光忽然大漲,照耀在了東方墨的身上。

    “叮叮叮……”

    每一道金光就像一柄利劍一樣,刺在了東方墨的身上,發出了金屬交擊的脆響,這是因為他的肉身之強,堪比鋼鐵。

    但遭此一擊,他依然不好受。只見他寬大的道袍變得破爛無比,渾身上下更是浮現出了一顆顆細小的紅點。

    這一刻他腳步踉蹌后退,臉色浮現出了一抹不正常的殷紅。

    “砰砰砰……”

    而隨著此女背后金光大漲,無數的魔魂被照耀之下,亦是紛紛爆開。

    眨眼間此女周身百丈范圍,就沒有一只魔魂以及一縷魔魂之氣的存在,并且金光還在不斷的擴散,照此下去,東方墨釋放的數十萬魔魂,必然會被此女全部滅殺。

    看到這一幕,東方墨心中一股戾氣油然而生。

    于是他雙手抱圓一劃,一大片木靈之氣在他面前凝聚而出,隨著他雙手一震再一推。

    “咻咻咻咻……”

    成千上萬由法力凝聚的木劍,組成了一柄巨劍,向著此女當頭一斬。

    見此血蝠族女子神色絲毫不變,她只是遙遙向前一指。

    一柄金光凝聚的長劍由下而上的一撩,二者剎那在半空劈在了一起。

    只見東方墨祭出的巨劍,瞬間支離破碎,每一柄木劍都爆開了,仿佛不堪一擊。

    “哼!”

    然而這一幕似乎早就在東方墨的預料之中,他臉上浮現了一絲淡淡的詭異笑容。

    看到他古怪的神情,血蝠族女子眉頭一皺,此女心中隱隱有一種不妙之感生出。

    而就在她這般想到之際,忽然間一顆鴿蛋大小,表面有著一縷縷青光閃爍的圓珠,從之前巨劍爆開后形成的紊亂氣流中,向著他激射而至。

    “該死,元磁珠!”

    看到此物的瞬間,血蝠族女子臉色為之大變,而后背后肉翅一振,想也不想的就要退走。

    但就在這時,忽然間一股擰緊的拂絲從她腳下激射而至,將她腳踝給死死纏繞了起來。

    “嗚嗚嗚!”

    另外在她頭頂,十余丈之巨的封靈環憑空出現,在不斷的轉動當中,灑下了一大片烏光落在此女身上。

    僅此一瞬,此女的肉身還有法力就被雙重禁錮。

    驚怒之余,她霍然抬頭,就看到那顆元磁珠已經出現在了她面前近在咫尺的地方。

    “轟隆!”

    隨著東方墨口中輕輕吐出一個“爆”字,在此女驚駭的神情下,只聽一聲巨響傳來。

    一股毀滅性的雷光,眨眼就將此女給淹沒在了其中,以元磁珠自爆為中心,方圓上百丈都遍布一種恐怖的撕扯力。

    東方墨站在遠處,此時目不轉睛的看著前方肆虐的雷光還有電弧。

    這顆元磁珠出其不意之下,能夠滅殺尋常的破道境修士,但此女有著破道境中期修為,顯然非比尋常之輩,能否斬殺她還是兩說的事情。

    “嗖!”

    果不其然,在他的注視之下,一個身軀略顯得殘破的人影,忽然從雷光中掠出,轉瞬就出現在了百丈之外。

    仔細一看,這人影正是血蝠族女子。只是如今的她手臂缺失了一條,之前被拂絲纏住的那條玉腿,也從小腿處斷裂。不止如此,在她背后一對肉翅浮現了數個大洞,渾身上下都是焦黑的恐怖傷口,看起來好不狼狽。

    見狀,東方墨眼睛瞇了起來,此女果然難纏。

    血蝠族女子方一出現,就站在遠處凌空而立。看向東方墨后,露出了怨毒至極的目光。此女大意之下,竟然差點損失了自己的肉身。

    “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聽此女咬牙切齒的說道。

    語罷,她渾身上下的傷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彌合,斷裂的手腳,亦是肉芽蠕動的生長起來。

    血蝠族修士的恢復力,在陰羅族及其十三大附屬族群中,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存在。而這一點東方墨當年在低法則星域時,從那些血族修士身上就領略到過。

    “轟!”

    就在這時,異變突起,只見東方墨還來不及開口,忽然間下方的石殿,穹頂被一只法力凝聚的巨大拳頭,轟出了一個大洞。而后這只拳頭尚在半空就五指張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閃電般將正在恢復肉身的血蝠族女子,給死死抓在了掌心。

    東方墨低頭一看,隨即就看到了姑蘇野的身形,從石殿被轟出的那個大洞當中,腳踏虛空而出。

    在他一只手上,還抓著一只雙目緊閉的小小元嬰。

    仔細一看,這元嬰赫然是彎月此女。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秒速赛计划数据 青海十一选五电子走势图 体彩第19073 七星彩3000历史记录 新时时彩模拟器 河南麻将扛吃 拾柴排列五苹果手机版 广东彩票客户端 福建体彩31选7绝密公式 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