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1273章 修士大軍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只見在天際的盡頭,陡然浮現了一道道血色人影。密密麻麻,宛如繁星點綴在空中。

    仔細一看,這些人全部都是背后長著一對肉翅的血蝠族修士。

    從氣息上來看,這些人當中,修為最低的都是化嬰境,而修為最高的,則是二十余股隱匿在無數血蝠族修士后方的血云,從中散發出了歸一境的修為波動。

    而之前將陰羅族少女轟得爆開的黑光,正是從其中一股靈壓最為驚人,幾乎不亞于當年的殤長老的血云當中激射而出的。

    “唰唰唰……”

    僅此一瞬,五六道人影沖天而起,遙遙站在了梵城的上空,看向了前方天際盡頭,那根本數不清數量的血蝠族修士,長大了嘴巴。

    在這些人當中,赫然就有著梵城城主,那皮膚蠟黃,頭發灰白相間的四十余歲中年男子,王棟。

    “這……怎么可能!”方一出現,此人看向天際諸多的血蝠族修士,以他的修為,都覺得頭皮有些發麻。

    眼下的情形已經再清楚不過了,赫然是血蝠族率領大軍,入侵梵城,或者說入侵他陰羅族。

    這種事情,平日里他想都不會去想。因為這是根本不可能的,血蝠族絕對沒有這個膽子。

    可是眼下,這種事情不但發生了,而且就在他的眼前。

    并且他駭然的還不只是這一點,陰羅族統領著十三大附屬族群,但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所以在這十三大附屬族群當中,明的暗的,不知道安插了有多少陰羅族探子。

    可是直到此刻,這么多的血蝠族修士大軍,直接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他們對此卻沒有絲毫的察覺。所以此事給他帶來的震驚,完全不亞于血蝠族敢造反。

    梵城屬于北弧星域,而北弧星域處在陰羅族星云的邊緣,緊鄰著血蝠族星云。因此血蝠族想要造反的話,北弧星域必然率先遭殃。甚至此人已經能夠想象到,北弧星域絕對會在第一波修士大軍的沖擊之下,土崩瓦解。

    就算這片星域再多出一倍甚至數倍的力量,也無法抵擋得住血蝠族修士大軍。

    不止如此,除了北弧星域之外,恐怕周圍數十甚至上百片星域,都無法保得住。

    可即使知道這一切,他的反應依然奇快無比。此人手掌一翻,手中就多出了一顆人頭大小的晶瑩玉球,接著他揮手連連,對著玉球打出了一道道法決。

    隨著此人動作的落下,只聽“隆隆”的聲響逐漸傳來,腳下整個梵城都出現了震動。

    一層薄弱的光幕顯現,將整個梵城給罩了起來。僅僅是三兩個呼吸的功夫,這一層光幕就越發得凝實。

    梵城的護城大陣,即將開啟。

    突然間,從梵城城主面前數丈之外,一個鬼魅般的血影憑空出現,接著此人身軀原地轉了一圈,借力將手中一柄鬼頭墨刀向著他胸膛狠狠一斬。

    “嘶啦!”

    一道黑色的刀芒,從墨刀上迸發而出。

    這一擊尚未落下,一股強悍的法則之力已經將梵城城主給死死鎮壓,使得他身軀宛如被凍結一般。

    就是這一剎那的功夫,黑色刀芒已經瞬息而至,出現在了此人的面前。

    “嘭”的一聲,梵城城主盡管足下一跺的退開,可還是晚了一步。此人手中的晶瑩玉球被刀芒擊中,直接爆開。碎渣向著四面八方激射開來。

    “咚咚咚……”

    在這一擊之下,梵城城主的身形踉蹌后退了七八步才勉強站穩。

    這一刻的他,虎口崩裂,雙臂痙攣。胸前的衣襟,更是被之前晶瑩玉球爆開后的碎渣,擊得千瘡百孔。一滴滴殷紅的鮮血,順著他的手掌滴落而下。

    “巴天圖,是你……”

    梵城城主驚怒的看向前方,那個手持墨刀,身軀魁梧的血蝠族壯漢,難掩震怒之色。

    只因他認識此人,這壯漢乃是血蝠族中一個名叫流沙堂的掌舵,實力足有歸一境后期。沒想到這一次此人竟然也參與了造反。

    聞言,名叫巴天圖的血蝠族壯漢只是一聲冷笑,并未解釋什么。

    “轟隆……轟隆……轟隆……”

    與此同時,只聽三聲劇烈的爆響傳來。

    梵城城主驀然轉身,隨即就看到了在梵城的三個方向,冒起了三大團濃烈的火光,以及傳來了一大片慘叫。

    “該死!”

    只聽他一聲怒罵。

    他一眼就判斷出,梵城中的三處傳送殿,已經盡數被毀了。

    “看來你們早有預謀!”

    此時梵城城主轉身看向了前方的巴天圖。

    “哼,明知故問!”血蝠族大漢冷笑的看著此人。

    話音落下的瞬間,此人雙手握住手中墨刀,高舉過頭。

    這一剎那,從此人頭頂的墨刀上,散發出了一股驚人的法則波動。

    “斬!”

    電光火石間,只聽巴天圖一聲爆喝。

    “嘶啦!”

    一道數百丈長的黑色刀芒,從墨刀上迸發而出,狠狠向著梵城城主天靈斬了下去。

    感受到此人蓄勢一擊的恐怖威勢,梵城城主大驚失色。

    可是當他低頭看向腳下諸多的低階修士之后,又一咬牙,像是做出了某個決定。

    只見他翻手取出了一張土黃色符箓,而后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噴在了黃色符箓上,一時間黃色符箓光芒大漲。

    至此,梵城城主手腕一轉,土黃色符箓立刻向著斬下的數百丈長刀芒激射而去。

    “嘭”的一聲,尚在半空土黃色符箓便爆開,接著無數的靈光凝聚成了一只百余丈之巨的黃色盾影,擋在了他的頭頂。

    “轟!”

    刀芒斬在盾影之上,爆發出了一道震耳欲聾的巨響。

    聲浪以此為中心,滾滾蔓延,剎那就罩住了梵城萬丈范圍。

    城中無數的煉氣期以及不少筑基期修士,被聲浪波及之后,連慘叫都沒有發出,頭顱便噗噗爆開,無頭身軀栽倒在地。

    還有一些筑基期修士,則“啊”的一聲慘叫,倒在地上雙手捂住不斷冒出鮮血的耳朵,翻滾連連。

    “咔咔咔……”

    不止如此,只見那黃色盾影,在巴天圖驚天一擊之下,頃刻間就遍布了網狀裂紋,而后“波”的一聲崩潰開來。

    “嘶啦!”

    那道數百丈長,威勢亦是被抵擋下了大半的刀芒,終于沒有阻礙的繼續向著下方斬了下來。

    見此一幕,梵城城主震怒不已。

    但此人根本沒有任何選擇的余地,只見他身形一花,身軀橫移了數十丈之遠。

    當他豁然轉身,就看到那道數百丈長的黑色刀芒,這一刻從天而降,劈在了梵城當中。

    “轟隆!”

    這一擊之下,整個梵城劇烈搖晃。

    凡是在刀芒籠罩之下的閣樓高塔,沒有任何一座能夠抵擋得住刀勢,具是被從中劈成了兩半。

    而被刀芒余波席卷的無數修士,就連破道境都不例外,連慘叫都沒有發出,身軀就嘭嘭爆開成了血霧。

    僅僅是這一擊,就有數百人死在了刀芒之下。若是加上之前那些煉氣期低階修士,就難以計數了。

    一條千余丈長,數十丈深的溝壑,浮現在了梵城當中,從高空看,宛如一條猙獰的傷疤。

    “殺!”

    這一擊落下,只聽巴天圖一聲低喝。

    “嗡!”

    此人話音剛落,一股驚人的氣勢,從遠處天邊爆發而出。

    只見密密麻麻的血蝠族修士,這一刻震動雙翅,具是向著梵城中殺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不但是梵城城主,就連梵城中的無數修士,亦是露出了驚懼之色來。

    ……

    “快跑!”

    ……

    “退!”

    ……

    一聲聲怒吼從梵城中響起。

    接著無數的修士,宛如潮水一般,瘋狂向著后方退去。

    “咕嚕!”

    與此同時,在梵城城中靠后的方向,一個身著道袍的人影,凌空而立,此時看著距離他數十里之外,那無數撲進了梵城的血色小點,以及無數向著他所在的方向逃遁的陰羅族修士,口干舌燥的咽了口唾沫。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彩客网官网 31选7阿四看球 重庆彩开奖号码查询 安徽时时快3号码 新一代时时彩计划 大乐透开奖时间 福建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上海天天彩选4今晚开奖号码 欧洲秒速赛官网地址 澳洲幸运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