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1404章 空一、空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東方墨當年初次踏足高法則星云,在東方家的浩渺神舟上時。曾有一位絡腮胡和尚前來接應牧心此女,為了此女的安危,他便將靈寵影子留在了她的身邊。

    一別數百年,因為距離太過于遙遠,橫跨了不知多少龐大的星云,所以他這些年他始終沒有感受到影子的存在。

    直到這一刻他踏足大西天后,那種久違的心靈感應,終于出現了。

    就在這時,在身旁兩個小沙彌不解的目光當中,他忽然抬起了右手,并微微將食指屈伸。

    接著他便雙目一閉,像是細細地感悟起了什么。

    “這……”

    在他身旁的兩個小沙彌此時相視一眼,而后摸了摸剃得锃亮的光頭,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從之前東方墨現身之后,他們就打量著他。好像在審視東方墨到底是何方神圣。這一刻他們全都被東方墨的古怪舉動給吸引了。

    “撲哧!”

    就在二人疑惑不解之際,只聽一聲仿佛振動雙翅的輕響傳來。而后在東方墨右手屈伸的食指上,就多出了一物。

    仔細一看,那是一只渾身漆黑如墨,宛如鷹隼的靈獸。

    此獸看起來比巴掌大一些,可端是神駿無比。尤其是那雙眼睛,以及呈現出束狀的瞳孔,僅僅是看上一眼,就給人一種神魂一顫的凌厲感覺。

    “咕!”

    方一出現,此獸口中就傳來了一聲低沉的啼鳴。

    東方墨吸了口氣,并睜開了眼睛。看著眼前的此獸,他臉上露出了一抹會心的笑容。

    而今他的靈寵影子近在眼前,那種心神聯系的緊密感,讓他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并且讓他訝然的是,而今的此獸竟然有了神游境后期的修為。

    看來就算這些年離開他后,此獸的進階速度也不慢,這倒是讓東方墨有種意外之喜的感覺。畢竟他本以為此獸的修為會停滯不前的。

    打量此獸良久,而影子一如既往的漠然,目光當中沒有絲毫的情感波動,就算是面對他這個主人,亦是如此。

    直到一盞茶的功夫后,東方墨才心神一動,在身旁那兩個小沙彌瞠目結舌的目光下,影子雙翅一振,一閃就沒入了他腳下的影子當中。若是能夠看到的話,就會發現東方墨的腳下影子內,多出了一雙冰冷的雙目,時刻注視著周遭的一切。

    “咳咳……”

    只聽東方墨一陣輕咳。

    聞聲,那兩個小沙彌立刻醒悟了過來,目光再次落在了他的身上。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只聽二人口中叨念出了一聲佛號。

    只不過這一聲佛號卻是一前一后,配合得顯然不夠默契,這使得東方墨不禁莞爾。

    這兩個小沙彌一個胖一個瘦,看起來有些滑稽。此時他不禁想起了他在同樣的歲數,還干著偷雞摸狗的事情。

    “咦?”

    不過緊接著,東方墨看著兩人就露出了訝然之色來。

    因為他忽然發現,這兩個小沙彌竟然都是人族修士。

    念及此處,他立刻就想起了之前他傳送而來時,那宏德法場上的數十個圓形陣法。隨即又看了看他身后的大殿,心中就像是想到了什么,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不多時他才收回了心神,看向這兩個人族的小沙彌道:“兩位小師父,不知道怎么稱呼。”

    “小僧空一。”

    “小僧空二。”

    兩個小沙彌同時答道。

    “原來是空一空二兩位小師父,你二人為何會在此地呢。”東方墨問道。

    “啟稟施主,我二人是奉師父之命,特意在此地等待施主的到來的。”此時那名叫空一,胖一些的小沙彌率先開口。

    “原來如此,那你們的師父又是誰呢。”東方墨又問道。

    這一次不等空一開口,那瘦一些的空二就不甘示弱的立刻出聲,“施主,我們師傅是宇空大師。”似乎他就怕落后空一半拍。

    東方墨心中覺得好笑,看來這些佛門中人也不見得每一個都跟木頭一樣,至少這兩個小沙彌就童心未泯。

    于是他又道:“那你們為何要在此地等貧道的到來呢。”

    “啟稟施主……”這時空一空二異口同聲。

    話語落下后,當發現對方搶了自己的臺詞,兩人不禁互看一眼,而后露出了一副劍拔弩張的意味。

    “我先說……”只聽空一道。

    “不行,我來說……”空二毫不退讓。

    二人竟然當著東方墨的面,開始爭執起來。

    東方墨摸了摸額頭,這二人雖然都有著筑基期修為,可畢竟還是孩童。隨即他立刻伸手打斷了二人,“好了。”

    聞言,爭得臉紅耳赤的二人終于停了下來。

    只見東方墨看向那胖和尚道:“空一,你來說吧。”

    聞言空一得意的瞥了空二一眼,這才道:“啟稟施主,師父讓我等靜等施主前來,服侍左右。”

    “原來如此,”東方墨點頭,接著他又看向了空二:“空二,你們的師父讓你們如何服侍貧道呢。”

    一副怏怏不樂的空二聞言后,立刻來了精神,看向東方墨道:“啟稟施主,師父讓我們盡量滿足的施主一切合理需求。”

    “合理需求?什么是合理需求?”東方墨面露古怪。

    “這……”

    空一空二面面相覷,誰也答不上來。

    這時就聽東方墨繼續道:“那貧道想要找兩個女施主來暖床,算不算合理需求。”

    “施主,使不得……”

    “施主,萬萬不可……”

    二人臉色大變道。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話音落下后,兩人雙手合十,竟然叨念起了經文,一副仿佛使他們自己觸犯了佛門戒律的驚恐樣子。

    東方墨對此倍感無語,直到好片刻后,他才看到這兩個小沙彌長長吐了口氣,回過神來。

    于是他話鋒一轉,“空一,這地方就是貧道未來的修行之處了嗎。”說著他還看了看身后的大殿。

    “啟稟施主,此地正是大典開啟之前您的修行之所。”

    “空二,這地方就貧道一個人住嗎!”東方墨看向了瘦一些的小沙彌。

    “啟稟施主,就您一個人。”

    “那其他人呢,住哪里。”他又問道。

    可是聞言后,空一空二卻搖了搖頭,“啟稟施主,不知道。”

    接下來他又問了這兩個小沙彌一些其他問題,比如他現在所在的是大西天的哪一片星域,開啟佛門大典的燃燈法場又在什么地方。而這兩個小沙彌可謂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讓他極為滿意。

    從這兩個小沙彌口中,他得知他所在的這片星域,乃是佛門第一大星域,名叫皆空星域。燃燈法場也在這片星域上。甚至所有的像他這樣來參與佛門大典的外人,也都會被安排在這片皆空星域。

    又問了不少問題,東方墨才道:“走吧!”

    語罷他當先而行,竟然向著山下的集市走去。

    空一空二相視一眼,兩人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而后他們相互不斷地使眼色,仿佛要讓對方開口相詢,可是這兩人誰又不愿意做那個出頭鳥。

    最終他們竟然在東方墨身后猜起了拳來。

    片刻間就看到猜拳輸了的空二露出了一臉沮喪跟惱怒之色,在空一幸災樂禍的慫恿下,他還是看向東方墨的背影道:“施主,我等這是要去哪里。”

    東方墨頭也不回道:“去找一位女施主。”

    “什么!”空一空二兩人一聲驚呼,更是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

    而東方墨則沒好氣的瞥了一眼身后的兩人,這才繼續邁開了大步向前走去。

    見狀空一空二兩人連忙跟了上來,一副心驚膽戰的樣子。不過這一刻的兩人誰也沒有再開口,只是口中不斷念著“罪過罪過”之類的話語。

    東方墨閑庭散步一般從山頂上的大殿走了下來,來到了之前他所看到的那片“集市”上。

    此地果然熱鬧非凡,不但有著一個個和尚的身形穿梭不定,還有容貌各異的異族修士在其中。

    街道兩旁有著商鋪,可也有不少人將攤位擺上了街頭,高聲叫賣著。只不過他們所叫賣的東西,都是法器一類的物品。可不是真正集市上的那種凡俗之物。

    而此地赫然是一處坊市。

    只是讓東方墨震撼的是,行走在此地的人,修為最低的都是化嬰境,像他這樣的破道境修士,也隨處可見。

    雖然是坊市,可當年他在太乙道宮的南垂坊市跟此地比較起來,完全就是云泥之別了。

    “空一,這是什么地方。”此時東方墨頭也不回地問道。

    “啟稟施主,此地乃是三谷小市。”

    “三谷小市……”東方墨喃喃。

    “施主,像三谷小市這樣的地方,皆空星域上不勝枚舉,只是那些地方小僧二人都不曾去過。”此時只聽空二主動道。

    而他的舉動自然惹來的空一的一瞪眼。

    很快東方墨就走到了所謂三谷小市的盡頭,在此期間他只是四下觀望,倒是沒有踏入過一件商鋪。

    走出三谷小市的他沒有停下,而是大袖一卷,竟然將身后空一空二兩個小沙彌給卷了起來。接著騰空而起,向著綿延山脈的某個方向破空而去。

    空一空二可沒有感受到過這種驚人的速度,來人起初還有些驚慌,不過下一刻他們的小臉上就露出了一副振奮之情來,隨即更是樂在其中,幻想著什么時候他們才會有東方墨這種修為。

    東方墨向著前方一直疾馳了小半個時辰的功夫,他才身形驟然從半空降落了下來。

    此時他來到了一座郁郁蔥蔥的高山腳下。抬頭可以看到在高山上,還有不少亭臺樓閣,在山巒間若隱若現。

    不時還能夠聽到一陣陣鐘聲,以及佛音禪唱從山頂傳來。

    東方墨大袖一拂,邁步向著山上行去。

    而空一空二兩個小沙彌,則緊跟在他的身后。只是這一刻的兩人,苦著一張小臉,因為他們不知道東方墨到底要干什么。

    不多時,東方墨就來到了山腰位置的一間寺廟前,而當空一空二看到寺廟的門匾上,寫著“靜心庵”三個字后,兩人再也無法保持鎮定。

    “施主,請三思啊。”

    這一刻那個人竟然齊齊來到了東方墨的面前,更是擋著他的去路,雙手合十,一副苦苦哀求的樣子。

    他們沒想到東方墨竟然真的來找女施主了,而且找的還是佛門的師太,這可是犯了大忌,佛祖是不會原諒的。

    念及此處,他們眼淚都快留下來了,這一次他們必然會被師父給關禁閉,甚至遭到杖責。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388彩票 河北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重庆市彩时彩结果360 浙江12选5遗漏怎么看 重庆时时个人心得方法 内蒙古时时五星走势 河南481近500期开奖结果 22选5杀号方法 天津市体彩11选5天津开奖结果 湖北30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