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245章 第一關!(一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來人正是楚流玥!

    所有目光都齊齊匯聚到了她的身上,反應不一。

    牧紅魚幾人立刻驚喜喊道:

    “流玥!你——你終于來了!“

    楚流玥朝著天麓學院的方向走去。

    牧紅魚已經按捺不住沖了過來,一把拉住了楚流玥的手臂。

    “你、你...”

    她很想問楚流玥嘖一天一夜到底去了哪兒,經歷了什么,有沒有受傷,但是想到這里還有無數雙眼睛盯著,到底還是忍了下來,只緊緊地盯著她,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楚流玥心中一暖:

    “讓你們擔心了。”

    牧紅魚連忙搖頭:

    “只要你好好地就行!”

    孫仲言此時也是忍不住上下打量了楚流玥一番,確定她似乎無礙,心里才終于松了一口氣。

    楚流玥笑道:

    “昨天有些事情耽擱了,不知現在還能否繼續參賽?”

    孫仲言立刻道:

    “能!當然能!”

    雖然現在時間只剩下了一個時辰,楚流玥能贏的可能微乎其微,但看到她這平靜淡然的模樣,卻還是脫口而出。

    “我看卻是不能!”

    成函忽然冷聲開口,皺著眉頭。

    “比賽馬上就要結束了,豈有這個時候參賽的道理?既然遲到了,便已經失去了繼續比賽的資格!”

    孫仲言反駁道:

    “成函兄,青驕會似乎從沒有過這樣的規矩吧?流玥雖然遲到了,但現在比賽到底還沒有結束,何況她之前的確報了名,如何不能繼續參加比賽?“

    成函對楚流玥厭惡至極,阻攔她參賽也不過是下意識的行為,聽到孫仲言如此維護,便冷笑道: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若是今天她繼續參賽了,那以后其他人也跟著效仿,又該如何?!豈不是混亂不堪!“

    孫仲言哈哈一笑:

    “那可未必!在場的人,只怕沒有幾個人在只剩下一個時辰的時候參賽吧?依我看,這不是亂了規矩,反而是心志堅定的表現!“

    成函一噎。

    論嘴皮子,孫仲言當是一絕,黑的都能說成白的!

    見此,伏雲山也是有些不贊同,說道:

    “仲言兄,不管怎么說,剩下最后這點時間,再讓她參賽,實在是有些不合適。”

    孫仲言雙手一背,似笑非笑。

    “難不成,雲山兄是怕流玥在這最后一個時辰內,將你們學院的學生反超?”

    伏雲山臉色一僵。

    這是赤裸裸的激將法!

    可偏偏,還真的有用!

    他若是再不同意,豈不是間接承認自己的學生還不如一個楚流玥?!

    他冷哼一聲。

    “既然你都這么說了,我自然沒有再反對的道理!不過,這是唯一一次!”

    孫仲言又看向成函。

    “成函兄以為呢?”

    連伏雲山都表示同意了,他若是再反對,反而顯得更小家子氣。

    成函揮袖:

    “既然你們堅持,那么盡管上場就是!”

    他還就真的不信了,楚流玥一個二級玄師,還真能翻出什么浪花來!?

    司徒星辰看了楚流玥一眼,不知怎的,心中有些不安。

    “師父,難道真的就這樣答允讓她繼續參賽?這...似乎不太合適吧?”

    “不合適又能如何?你沒看孫仲言是擺明了要幫楚流玥?那楚流玥似乎并不是他的徒弟,也不知怎的,對這個楚流玥倒是上心的很...”

    成函說著,不屑的扯了扯嘴角。

    “大概是看他們學院已經沒有人可以上場,這才想辦法找補的吧?不過,妄圖讓一個楚流玥幫他們挽回面子,也真是異想天開!咱們只管看戲就是!若是那楚流玥到最后連第一關都沒能破解,那才是天大的笑話!“

    ...

    見他們兩個都松了口,孫仲言心中稍安。

    楚流玥感激道:

    “多謝孫老。”

    孫仲言擺擺手:

    “這有什么好謝的,你只管上去!現在距離比賽只剩下最后一個時辰,你只要盡力就行,其他的,也不必想太多。”

    他心里其實也沒有抱著太大的希望。

    楚流玥輕輕頷首:

    “學生一定盡力。”

    說完,她便走到了仲裁老師的身邊,拿了屬于自己的木牌。

    奚婉婉擰眉看著她。

    因為前一天的武者比賽名次排在楚流玥之后,此時奚婉婉心里對楚流玥既有嫉妒,又有畏懼。

    看到楚流玥肩頭蹲著的那紅色的小小一團,她心中有些發怵,態度自然也不像是對待司霆一般張揚。

    她勉強維持著神色的平靜:

    ”本以為你拿了武者第一,今天這玄師的比賽,就不會來了呢。“

    楚流玥輕飄飄的看了她一眼,唇角微勾:

    “為什么不來?不來,怎么能看到這樣一場好戲?“

    說著,她的眼神似有所指的從奚婉婉的手上劃過。

    奚婉婉心中一驚!

    難道楚流玥知道——

    怎么可能!

    她做的時候悄無聲息,就連站在賽場旁邊的仲裁老師都沒發覺,楚流玥剛剛回來,怎么可能瞧得見?

    這話,肯定是在詐她!

    奚婉婉露出一抹有些僵硬的笑容:

    “看不出來,你和司霆似乎還頗有幾分交情,難道你也認為是我動了手腳,才導致他失敗的?“

    楚流玥笑的更深。

    “這和交情沒關系,和眼力有關系。”

    她似乎有些頭疼的點了點自己的眼睛。

    “我這雙眼啊,看不得臟東西呢。”

    奚婉婉平白打了個寒噤。

    此時明明溫度正好,面前的楚流玥也是笑著的,但她卻忽然從腳底生出一股寒意。

    仿佛...一切都被看穿了一般!

    她心虛緊張的轉開視線,似乎不想再多說什么,扭身離開。

    楚流玥盯著她的背影看了一會兒,有些好笑。

    真不知道該說這個奚婉婉是蠢還是笨。

    她難道真的以為,自己的那點臟污手段,沒人覺察么?

    但此時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她很快就收回視線,朝著臺上走去。

    迎面正遇到司霆。

    二人對視一眼,司霆的神色有些復雜,最后只說了一句:

    “你多加小心,盡力就好。“

    楚流玥笑吟吟的點頭。

    這一次,司霆的確是可惜了。

    按照他真正的實力,絕對是可以拿到第一的。

    可惜,半路殺出一個手段卑劣的奚婉婉。

    二人擦肩而過。

    楚流玥按照木牌上的數字,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棋盤之上,連棋子都還沒有擺上,一切都是尚未開啟的樣子。

    她屏息凝神,手腕輕輕一扣,棋盤之上紋路變換!

    第一關,立刻呈現在眼前!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北单上下盘开奖 双色球开机号试机号分析查询今天 爱彩乐天津快乐十分 四川时时变数字 牛彩网彩摘网 江苏7位数中奖查询 重庆时时 重庆时时彩个位4码计划 一分赛车计划app 天恒最新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