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409章 天造地設的一對(三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對方沉默了一瞬:

    “誰?”

    他的語調清清淡淡,聽著有些縹緲,像是從極遠的地方傳來。

    但不知怎的,楚流玥竟是莫名聽出了一絲不悅。

    好像也不是不悅,但總歸是讓人聽著有些奇怪...

    楚流玥抿了抿唇,試探性的說道:

    “就是...隨我一同進來的那個人。”

    她相信憑借對方的本事,不會不知道她指的是誰。

    “他待你似乎不怎么樣,你現在卻要幫他?”

    那男人并未直接答應或者拒絕,反而是問出了這樣一句話。

    楚流玥愣怔片刻。

    ”你怎么知道他對我如何?“

    那男人頓了頓,隨即似乎輕嗤了一聲。

    楚流玥忽然就懂了他的意思。

    他既然對這里這么熟悉,想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自然是了如指掌。

    楚流玥有一瞬間幾乎以為這位大當家是一直都待在這帝陵之中的。

    當然,她也知道這不可能。

    不過...很顯然他之前就來過這里不止一次。

    楚流玥手握得更緊,喉間像是被什么堵住。

    實際上,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何會忽然說出那句話。

    無論從哪方面看,慕青和都不值得她出手相救。

    但...她的眼前,總是會浮現他跪在地上,淚流滿面的模樣。

    還有那一聲“殿下”。

    她不知道,他的悲慟哀傷之中,有多少真心。

    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背叛了她。

    可是...

    “他身份特殊,如果死在這,我也會有很多麻煩。”楚流玥垂著眼睛說道。

    慕青和和她出來的事情,簡風遲是知道的。

    如果慕青和真的死在這里了,那她肯定逃不了干系。

    按照簡風遲那性子,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何況...她還指望慕青和帶她回天令皇朝呢!

    “...所以,無論如何,想請您出手幫忙。但如果您不方便的話,那...”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理由嗎?”

    那男人忽然問道。

    “你求情,是為了你自己,還是為了他?”

    他的聲音依舊平淡,但楚流玥聽著,后背卻是莫名的生出一絲涼意。

    而且這話聽著,怎么有些怪怪的?

    但這話也的確讓她瞬間清醒了過來。

    她認真的思慮片刻,最終搖搖頭:

    ”為我自己。“

    重活一世,她學到的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凡事多為自己考慮。

    那些所謂的同情和悲憫,大多數時候,不會給她帶來任何益處,反而還會引來一連串的麻煩。

    慕青和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慕青和。

    而她,也不是以前的那個上官玥!

    “一個人情。”

    那位大當家終于開口,語氣比之前緩和了那么一絲絲。

    楚流玥莫名的就松了口氣,知道他這是答應了。

    “多謝大當家!”

    不知怎的,聽著他的聲音,她好像很容易受到影響...

    難道是因為對方氣勢太強?

    楚流玥其實還真的想現在就見一見這位神秘的大當家,但對方肯答應幫忙已經很難得了,她自然不會再做什么事情得罪對方。

    忽然,她想到了一個問題。

    ——自從剛才她將金字塔奪了過來之后,就一直沒什么時間去看了,也不知道現在慕青和是個什么情形...

    砰!

    一道悶響從身后傳來!

    楚流玥嚇了一跳,立刻轉身看去。

    慕青和正渾身是血的躺在她身后的黑橋之上,一動不動,看起來似乎...昏迷了?

    方才摔下來的那一下好像還挺重的,他胸膛一震,又吐出幾口血來。

    看起來,可真是凄凄慘慘...

    楚流玥眼角抽了抽。

    這...這出現的也太突然了!

    “他...他這是怎么了?”

    楚流玥看著他似乎比之前受傷還要嚴重的樣子,忍不住問道。

    “哦,昏過去了而已。摔一下不會死。”

    那位冷冷淡淡的說道,似乎不甚在意。

    楚流玥:”...“

    “...還是,你想讓他知道,是你救他出去的,從而對你多一份感激?”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楚流玥心中忽然像是被一把刀狠狠的刺了一下。

    “不用,這樣最好。多謝。”

    她快速的將心思整理好,再次去看慕青和的時候,心中已經一片平靜。

    那位大當家說的對,這樣才是最好的選擇。

    她曾經也救過他,他對她感激涕零,但最后呢?

    不過是一場笑話罷了!

    如今這一次,她只為自己!

    想到這,她走了過去,打算將慕青和背出去。

    然而,她剛剛俯身,眼角余光一閃,就有什么東西飛了過來。

    她立刻抬手,將東西接住。

    仔細看了一眼,才發現這竟然是一個原器?

    “用這個將他帶出去,別臟了我的路。”

    那男人語調冷冷。

    楚流玥心中忍不住嘀咕。

    原來這位大當家也這般...說的好聽點是講究,說的難聽點...嗯,和他那位夫人倒是不相上下。

    這橋乃是原力凝聚而成,哪兒會臟?

    再說了,它可是黑色的!還能臟到哪兒去?

    不過,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她當然不會當面這么說人家。

    再說了,用這原器也的確能幫她省下不少力氣。

    “你在說什么?“

    楚流玥一驚——她剛才嘴巴閉的嚴嚴實實,一點兒聲都沒發,這人是會讀心術嗎?居然連這都猜的到!?

    她立刻笑瞇瞇的抬頭:

    “沒什么沒什么!我只是在想,您和貴夫人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這句話顯然取悅了這位難搞的大當家,他笑了以上,語調和態度比之前好了太多:

    “我和我夫人也這么想。”

    楚流玥噎了一下。

    見過自我感覺良好的,但是好到當面這么夸贊自己和自己夫人的,她還真沒見過...

    “那、那祝您和夫人白頭偕老!我...我這就走了?”

    楚流玥很是上道的說道。

    對方低笑一聲,卻沒有再說什么。

    楚流玥這才放了心,將一道原力注入原器。

    嘭的一聲,那原器展開,懸浮在了半空,竟是一個六角的飛盤。

    隨后,那飛盤之上忽然垂下了一張網,輕松無比的將慕青和罩了起來。

    看著面前蜷成一團,縮在網兜之中的慕青和,楚流玥眼角跳了跳。

    幫忙是不錯,但是...這場景也真是夠精彩的...

    她咳嗽一聲,轉過身去。

    忽然,一道含笑的聲音傳來:

    “也祝你和你未來的夫君,伉儷情深。”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浙江福利彩票15选5走势图 云南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 体彩p5综合走势图 十一选五爱彩乐走势图 安徽时时网 下载至尊彩App旧版 玩时时彩教你三招 急速赛记录历史 福彩家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