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十四章 血氣之力(求推收)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田豐去休息了!于斌也去休息了!盛云武也去休息了!

    不但他們,整個定居點的血脈戰士,在唐銳做出選擇的時候,都去休息了!

    看著生存點大廳和坑道里或癱或躺的醉鬼,唐銳搖頭,扭頭往自己的住處走。

    “唐銳,退親的事我知道了!”虎妞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

    唐銳不知道應該給她說什么,有些拙笨地躲閃著。

    虎妞眼見唐銳一句話都懶得解釋,顯然很失望,臉上也冷了許多。

    “你是血脈戰士,我比不了你,但是你給我聽好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總有一日,我會讓你后悔的!”

    撂下這句話,虎妞揚長而去。

    退親,什么情況,這不該是我這個主角說的話嗎!怎么都讓虎妞給說了?

    不過此刻,唐銳可沒心思理會這些,和生存比起來,這兒女情長的事又算得了什么?

    不不不,這個彪悍的虎妞,唐銳自知駕馭不了,他這塊大石頭好像還沒捂熱呢。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自己的心里原本就不愛,又哪來的兒女情長呢。

    定居點沒有日月,照明靠一種會發光的磷石,而時間則是靠專門的人敲鐘。

    每天早晨六點和晚上八點,都會聽到定時敲鐘,以示這一天的開始和結束。

    “唐銳,都怪你個臭小子,負責敲鐘的老申頭兒喝多了,整整晚敲了半個小時!”于斌揉著額頭,半開玩笑的埋怨道。

    唐銳笑了笑道:“那下一次喝酒的時候,我負責敲鐘!”

    于斌連連搖頭:“敲鐘這種事情,怎么能讓你這個血脈戰士來?你記住,你現在是外勤隊的副隊長,你的任務是保護整個生存點的安危。”

    “力量越大,責任越大!”

    “唐銳,趁著交辦前的半個時辰,我將一些該交給你的東西,先給你傳授一下。”

    “血脈戰士對于強者來說,只是起點!”

    “當然,對大多數的血脈戰士來說,覺醒血脈,是他們一輩子修煉的終點,也不是沒這種可能。”

    于斌說到這里,臉上有些無奈,作為一個血脈戰士,他非常希望自己的修為能得以提升,但是很可惜,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成為血脈戰士這些年來,依舊處在血脈戰士初級,進入中級已經成為了一個他難以跨越的鴻溝。

    “血脈戰士的強大,不只是他們覺醒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對這種能力的使用。”于斌收拾了一下心情道:“只會簡單的用覺醒的能力,那是浪費。”

    “比如我覺醒的血脈是火系,你見過我戰斗的時候直接用火焰嗎?”

    唐銳暗道我就見過你一次戰斗!但是現在是于斌給他傳授知識的時候,唐銳要表現出足夠的尊重。

    “我要是單獨使用火焰,對于血脈兇獸的傷害很小,而且消耗非常大,一兩次火焰使用之后,我基本上就要失去戰斗力。”

    “所以,這就需要我們將覺醒的血脈,轉化為血氣之力!”

    血氣之力!

    唐銳的神色開始凝重,他覺得于斌說的東西,對自己相當的重要,甚至關系到了他今后的發展。

    “以血化氣,是為血氣之力。血氣之力不但可以用來戰斗,而且修煉血氣之力,還可以反哺我們覺醒的血脈,提升血脈的純度,為晉升靈血打好基礎。”

    “這以血化氣的修煉法門,是我人族歷代大能之士結合古武研究而成,可謂是我人族的根基之一。”

    “如果沒有這血氣之力的修煉,我人族恐怕連現在的狀況,都難以保住。”

    血氣之力的修煉方法,唐銳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他現在雖然頂著血脈戰士的名頭,但其實他真的沒有覺醒血脈啊!

    沒有覺醒血脈,讓他如何修煉血氣之力?

    “隊長,這血氣之力是不是只有覺醒血脈的人才能修煉?”

    “那當然,血脈沒有覺醒,你如何將血脈之中的能力化成血氣!”于斌毫不客氣的鄙視了一把唐銳道:“要不是這個限制,咱們生存點的戰斗力恐怕要提升一倍。”

    “這以血化氣的方法,名為玄合血氣訣,一共分為六重,每提升一重,以血化氣的速度,就能夠提升一倍。”

    “也就是說,你體內的血脈之力,在你修煉到第一重的時候,你能夠提取一分血氣之力,而當你修煉到第六重的時候,你就能夠提取六分。”

    “這玄合血氣訣的修煉,純粹看個人的悟性,有人血脈之力雖然不怎么強,但是悟性很強。這也是變強的途徑之一。”

    于斌的一番話,就像給唐銳再次打開了一扇大門,一扇屬于血脈戰士的大門。

    “于隊長,我們人族中,最強者有多強?”唐銳問出了一個他一直想知道的問題。

    “我只見過一次真血王者的戰斗。”于斌想了想,沉聲的道:“當時,我們好多定居點一起遷徙,遇到了一頭雷鱗蛇王,它使用的雷網,可以覆蓋方圓十里。”

    “要不是我人族真血王者趕到,就沒有我們生存點了。”

    “當時的場景,說了你也不明白,你只需知道,一旦到了真血王者級別的存在,每一個都能夠翻山倒海,御空飛行。”

    方圓十里的雷網,如果自己處在這樣的雷網中,恐怕連一個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會葬身其中。

    唐銳還想再問,于斌已經拿出一本書交給他道:“這就是玄合血氣訣,自己拿著修煉去吧,記住,千萬不要弄丟了!”

    “更不能傳授給那些沒有覺醒血脈的人,那就把他們給害慘了!”

    唐銳看著扭頭要走的于斌,忍不住道:“隊長,您不該給我傳授點什么嗎?”

    “傳授?這種法門的修煉,完全都是靠你自己修煉,我傳授給你有個卵用!”

    “當然,等你修煉兩天,哪里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問我,我知道的,肯定給你解答;我不懂的,你可以去問掌控者。”

    “對了,注意沐副掌控者!”

    于斌的提醒,聽起來漫不經心,但是唐銳聽的懂。雖然這生存點危機重重,大家都在為生存而奮斗,但是有人的地方,總是免不了爭端。

    于斌在前,唐銳在后,兩個人一起走出了生存點。看著于斌那寬闊的肩膀,唐銳猶豫自己是不是使用二級沾沾卡。

    于斌的力量雖然不是最低,但是和田豐等三個掌控者相比,還有一定距離。

    眼下只有一張二級沾沾卡,如果沾取了他的血脈,那對自己來說,可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等回去了,抽空去找一下田豐,倒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但是唐銳此時覺得自己心中癢癢。

    他很想試試,二級沾沾卡是不是能夠給自己帶來血脈之力。

    “隊長!”生存點外的聚集地,已經有十幾個值夜的外勤隊員在等候,一看見于斌,紛紛恭敬的行禮。

    于斌擺手道:“從今日起,唐銳就是我們生存點外勤隊的副隊長,你們一起見過。”

    唐銳剛剛加入外勤隊的時候,在這些外勤隊老隊員的眼中,他就是個孩子。

    但是現在,他在這些人的眼中,那就是覺醒者,因此,聽到于斌的吩咐,這些人幾乎第一時間朝著唐銳行禮道:“見過副隊長。”

    唐銳笑道:“各位不用客氣,以后還請多多關照。”

    唐銳的低調和他的誠懇態度,讓這些隊員心里很舒服。

    值夜的外勤隊員開始回歸,紛紛和唐銳于斌打招呼。

    于斌開始還滿臉帶笑,但是慢慢的,臉色就有些難看。因為本該回來的值夜副隊長,此時還沒有到。

    雖然副隊長晚來一會兒,好像沒什么大不了,但其實,在充滿了危險的地表,任何的差錯,都是致命的。

    “李鐵,陳龍隊長在哪里巡查?”于斌朝著一個面目黝黑的男子冷聲的問道。

    那李鐵有點窘迫道:“陳龍隊長一直在四處查看,兩個小時前,我還遇到過他。”

    “在什么地方?”

    “在大榆樹那邊!”

    “隊長,那里不會有什么問題吧?”

    于斌沒有回答,他朝著聚集的定居點隊員道:“你們該休息的回去休息,其他人跟我去看看,李鐵帶路。”

    李鐵明顯有些不情愿,但是他不敢忤逆于斌的意思。

    木薯坡地四周的環境,于斌等人已是輕車熟路,當他們接近大榆樹的時候,就看到了一具干癟的尸體,正無聲的躺在地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澳洲pk10开状结果 时时彩规律口诀 彩神破解 北京福利彩票快三开奖结果 现买什么基金稳赚 快3技巧稳赚方法 组选六中奖多少钱 排列三7码组六最大遗漏 双色球公开一注 腾讯在线人数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