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734章 誰勝誰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聽著獨孤邪忽然冷冷的這樣說,洛河浮屠蒼老的臉眸上露出一股無奈的笑容。

    他現在確實是端木家族的大長老,這個事實他回避不了,所以他在那點了點頭。

    看到洛河浮屠承認了自己的身份,獨孤邪冷冷的吐出一個字:“好!”

    “我再問你,你今天難道也要阻止我進入端木家族?”獨孤邪繼續聲音冰冷在繼續那問道說。

    同時他那只左手中的劍,已經開始散發出森寒可怕的劍氣。

    那洛河浮屠能怎么辦呢?

    他被逼無奈該怎么做呢?

    只見此刻的洛河浮屠微微的輕嘆口氣,然后仰著那張像是古書一樣蒼老的臉龐……沉默了好大一會,才忽然的道說:“哎!老朽本意是想勸解雙方……目前看來是勸不動了!”

    “好,很好!”獨孤邪忽然聲音冰冷在那道說。

    “二十五年前,你我沒有分出勝負……今日看來該咱們做個了斷了!”一句話猛然的從獨孤邪的嘴中說了出來。

    在獨孤邪說出那句話之后,他手中的青銅劍慢慢的抬了起來。

    二十五年前沒有分出勝負的一場戰?什么意思?

    原來這獨孤邪跟洛河浮屠早在二十五年前就已經戰過一次!那個時候的兩人那一戰沒有分出勝負,誰也沒有贏的了誰?沒想到二十五年之后兩人再度的相遇!

    是緣?還是孽?

    嗡嗡的劍鳴聲音回蕩在空氣中……在他的周身迅速的彌漫著一股可怕而陰冷的劍氣。

    他要與那洛河浮屠真的一戰么?

    此刻所有人都帶著驚駭的目光望著那斷肢的獨孤邪,以及那邊瞎了眼的洛河浮屠。

    李天也是愣了。

    他本來實在不想和那個大長老洛河浮屠作對,可是現在他該怎么辦呢?

    他也沒有辦法,既然洛河浮屠執意要阻止他們進入端木家族,唯獨做的就只能闖過去。

    洛河浮屠被逼無奈!為了一個信譽,為了一個誓約。

    而這邊的鬼仆還有獨孤邪則是為了他們少主的命……既然現在和談不成,那么看來只有一戰了!

    獨孤邪的三尺青銅劍已經抬了起來,鋒芒的劍氣已經逐漸的籠罩他的整個全身,而且那些劍氣還在不斷的擴張,擴張,蔓延至整個周圍敵方。

    而那邊的洛河浮屠呢?既然這次他無法躲避此事,此刻看起來也唯獨只有一戰了!

    洛河浮屠從來沒有出過手,至少在他進了端木家族做了大長老之后,更是沒有再出過手,沒有知道他的武功到底有多厲害,也沒有人知道洛河浮屠到底有著多大的實力,唯一知道的就是這個老人別人可得罪不起。

    此刻唯獨能看到的就是在洛河浮屠身體周邊猛然浮現出一股若隱若現的金色光芒。

    他身邊站著的洛長風已經慢慢的退到了一邊……一雙眼眸謹慎的盯著自己的叔叔于那獨孤邪。

    而這邊的李天也是第一次看到那洛河浮屠出手,不僅皺著眉頭望著場面。

    場面很靜!

    靜的似乎能聽得到人的心跳聲。

    唯獨能感覺到的就是場上兩個人渾身上下散發的勁氣開始不斷的在空氣中碰撞……

    大戰,一觸即發!

    遠遠的野狼谷上方!

    任誰也沒有看到此刻有三個黑色的身影正一動不動的站在野狼谷的頂端位置,俯視著下面所發生的一切。

    下面的李天還有兄弟們以及那洛河浮屠等人的一舉一動全部的被他們盡收在眼底!

    他們是誰?

    怎么會無緣無故的出現在這里。

    仔細看著那三條身影。

    其中一個站在中間的是個有著修長身材的蒙面男人。

    一張黑布包裹著他的整個臉眸,唯獨能看到的就是他露出來那對陰寒暴戾的眸子,在那陰森森的望著野狼谷下的一切。

    而在他旁邊的則是一個矮胖的胖子。

    他的一張臉紅撲撲的,一雙眼睛懶洋洋的,好似跟想睡覺似的,同時腰間還挎了一個碩大的酒葫蘆,在那瞇縫著眼睛望著野狼谷的下方。

    而在最右邊地方的男人則是一身紫衣,臉龐英俊。

    只不過他的臉眸卻像是寒冷的冬天一樣,雙手背負而立,默默的站在那里。

    他們不是別人,正是那來自神秘組織地獄門的三大高手!

    勾魂使者!酒徒,以及歐陽龍巖!

    沒有人知道這三人是何時來的這里……更沒有人知道他們在這上面干嘛……唯一看到的就是這三個神秘人物站在那野狼上面,注視著下面所發生的一切。

    “邪劍對洛河浮屠……呵呵,這一戰有點看頭!”

    話語忽然的從那臉色紅暈的酒徒嘴中玩味的說了出來,他一邊說一邊瞇著眼睛望著下面一觸即發的戰況。

    “你們說,他們倆誰會贏?”那站在最中間的勾魂使聲音像是嬰兒一般的詭異難聽在那道說。

    只見酒徒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瞇著眼望著下面的局勢嘴里喃喃的道說:“一個是有著天下第一邪劍之稱的獨孤邪,另外一個則是縱橫南海幾十年的未曾一敗的洛河老兒……哎,說實話,他們兩個對決,還真不好說誰勝誰負!”

    那勾魂使者聲音詭異的笑了一下,然后微微的轉過頭望著自己右邊的歐陽龍巖:“你呢?覺得他們誰會勝,誰會敗?”

    聽著勾魂使這么問。

    那歐陽龍巖聲音極其冷淡在那道說:“誰勝誰敗都跟我沒有關系!”

    他的言語就好像他的人一樣冰冷,刺耳。

    那勾魂使聽到歐陽龍巖如此冷淡說話,倒也沒有在意,哈哈一笑。

    “確實,確實!”

    “不管如何,今日他們倆這一戰……都將成為咱們的鋪路石!”那勾魂使難聽在那說道。

    他嘴里所說的鋪路石是什么意思?

    難道說地獄門這次也想攙和到這件事情之中?到底地獄門的人想干嘛?

    “呵呵,也是!”

    “到時候等他們兩敗俱傷了……殺那姓李的小子就易如反掌了。”酒徒邪笑著說。

    三人站在野狼谷的上方就那樣陰險的望著野狼谷下的李天他們的一舉一動……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河北快3. 双色球拖胆投注计算器 平刷王北京pk拾赛车计划软件 六肖复式五肖连多少组 一天稳赚10元的软件 竞猜技巧 pc28技巧规律 河北快三窍门 香港小霸王精选36码中六 江苏十一选五胆拖复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