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1090章女相28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縣令夫人心情很興奮,原本以為尹雙雙帶來的銀霜炭只是普通的銀霜炭,沒想到這銀霜炭中竟然有香氣。

    最重要的是這香氣很是不俗,竟然還有沾衣不散的功效,更不要說這香氣還可以持續好幾日,這可是頂級香料才有的特點。

    只憑這一點,這銀霜炭的價錢就比普通的銀霜炭要翻上去二十倍不止。

    這已經不單單是銀霜炭了,而是一種消耗性奢侈品,以縣令夫人的眼光,她已經能想到,這獨特的銀霜炭一旦開始售賣將會引起的轟動了。

    她要把這銀霜炭賣到全國各地去,縣令夫人可以確定,她必然能夠日進斗金。

    縣令夫人激動之后,就開始思索這銀霜炭的價錢,這樣的銀霜炭已經注定不能當做普通的銀霜炭只用來取暖,而應該將這種銀霜炭打造成一種身份的象征。

    比如說冬日里宴客的時候,以燃燒這種銀霜炭為榮,縣令夫人是世家高門出身,所以她十分理解,那些高門大戶的夫人小姐,老爺少爺們最喜歡的就是能突顯身份的東西。

    價錢昂貴一點倒是無所謂,應該說價錢越貴,他們越喜歡,因為昂貴的東西才能襯托他們的身份,廉價的東西就是再好他們也不屑使用。

    所以這種銀霜炭的價格那可以大膽的定高一些,只賣給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尹姑娘,不知道你打算將這銀霜碳定價多少?”縣令夫人激動之后,試探性的問尹雙雙。

    縣令夫人這么問,其實也有一點想要試探一下尹雙雙到底適不適合做自己的合伙人,或者說頭腦夠不夠通透。

    縣令夫人不是圣人,如果尹雙雙這頭腦夠機靈,那么她就會給尹雙雙一個不坑人的進貨價錢。

    如果尹雙雙頭腦并不聰明,無法洞徹這銀霜炭的價值,那么縣令夫人也不介意做一把奸商,將進價壓到最低。

    尹雙雙十分平靜自然的道:“小女燒制這銀霜炭的時候,是想著將這銀霜炭只賣給那些有身份地位的人家,所以小女特意研制出了這一款香來配這銀霜炭。

    小女見識有限,想要將這銀霜炭打開銷路,小女自己是沒有辦法的,小女也只好找人合作。

    只是小女認識的人中,也只有夫人和珍寶閣的掌柜有這個門路,能將銀霜炭賣進富貴人家了。

    小女想著珍寶閣的掌柜主要是售賣首飾,所以小女才想和夫人合作是最好不過了。

    這銀霜炭的香氣,共有三種,都有這種沾衣不散的效果,夫人售賣這銀霜炭的時候,可以讓購買的人來選擇想要的香氣。

    至于定價方面,小女就不獻丑了,就請夫人給個定價吧!”

    尹雙雙這番話說得巧妙,既沒有回避自己不了解富貴人家所以不懂得如何定價的缺點,卻也點出自己知曉這銀霜炭的價值。

    同時尹雙雙也表明了自己不是沒有第二個合作對象,珍寶閣的掌柜雖然是賣首飾的,但他絕不會介意再開個鋪子賣這種特別的銀霜炭。

    而且珍寶閣是專門經商的,做的還是專和大戶人家打交道的生意,要真講售賣銀霜炭的能力,肯定比縣令夫人要強。

    尹雙雙這一點又表明了自己選了縣令夫人,是尹雙雙給縣令夫人的人情,而不是求著縣令夫人要和自己合作,將主場一下子就從縣令夫人那里轉回了自己這邊。

    最后尹雙雙又拋出了手中還有兩種不同的香可以加入銀霜炭中。

    這是尹雙雙的籌碼,表明尹雙雙不但能和縣令夫人合作賣銀霜炭,等到天氣暖了,銀霜炭不能再賣的時候,還可以和尹雙雙合作買香。

    尹雙雙研制出的這種沾衣不散的極品香,一向受那些大戶人家的夫人小姐們喜歡,就是不少男人也喜歡在身上帶香,絕對不會愁銷路。

    縣令夫人一開始只覺得尹雙雙是個難得聰明的姑娘,但是沒想到這丫頭還有這種一句話點出好幾個意思的本事,真是小瞧了她。

    縣令夫人有點兒感嘆,同時壓下了心里升起的小心思,決定和尹雙雙好好合作,她可不能讓尹雙雙真的和珍寶閣去合作。

    珍寶閣作為一個開遍全國的首飾鋪子,背后的靠山可比縣令夫人的背景只強不弱,尹雙雙要是真和珍寶閣合作了,她也不能把尹雙雙怎么樣。

    縣令夫人最后給出了一個及其公道的價錢,十兩銀子一斤銀霜炭,縣令夫人點明了自己賣的時候,這銀霜炭的價錢要到二十兩上。

    這樣貴的價錢主要在香氣上,而不是銀霜炭本身了。

    只不過縣令夫人要算人工,鋪面,稅,運費等各種雜七雜八的費用,賺的并沒有尹雙雙多,還要更費心些。

    縣令夫人為表誠意,當場給了尹雙雙二千兩銀子的銀票,作為頭一批銀霜炭的定金,之后兩個人又就將各種細節一一商量妥當,最后簽訂契約。

    生意談成,王氏跟著女兒暈暈乎乎的離開,全程蒙圈中。

    離開之后,王氏對尹正感嘆,“咱家雙雙可真厲害,和縣令夫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生意一點不落下風,這頭腦聰明的,像你這當爹的。”

    尹正得意,他的閨女當然最像他,順便問尹雙雙,“雙雙啊,你想好這十兩銀子的進價中,多少歸村民們了嗎?”

    這一點尹雙雙早就已經想好了,“銀霜炭的售價是一兩銀子,我這銀霜碳因為加了這獨特的香,才能賣上十兩銀子,所以給村里人一兩銀子一斤絕對是半點不虧大家的。

    日后從上山砍伐木材,到下山燒制銀霜碳,全都是他們自己動手,加入的香我在家中做好后提供給他們。”

    尹正點頭,其實這一兩銀子給的已經是很多很多了,銀霜炭的售價才一兩銀子一斤,能多賺的地方全靠自家女兒的香,和村民們沒關。

    既然銀霜炭能賺的多全靠自家女兒,那女兒拿大頭本就應該,甚至那一兩銀子中再抽出一半都不過分,只是女兒厚道才這么定價。

    況且升米恩斗米仇,尹正可不想讓村子里的人覺得自家不拿錢當錢,是個冤大頭。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频道 乐彩网3d论坛17500cn 江苏时时视频直播 安徽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彩票兑奖中心 福建时时官方网站 梭哈app推荐 四川时时下载 体彩浙江飞鱼开奖结果 陕西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